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四十章:戮杀

  大自在智慧诀诡秘神奇,可施展此法,却需付出极大的代价。
  关键之处,在于燃魂二字。
  唯有燃烧自身魂魄,才能将大自在智慧诀施展出来。
  仙门道途弟子,讲求引气入窍,疏通百脉;行气如河,始养神魂;以气壮魂,以精养神。
  一旦施展出大自在智慧诀,固然能极大的加快修炼速度,可一旦魂魄被燃烧,那么诸如“行气如河养神魂,以气壮魂以精养神”,都成了笑话。
  魂魄都烧没了,如何养魂?
  大自在智慧诀可谓是一柄双刃剑!
  不过,魔功终归是魔功。
  在阴兵念诵出的口诀里头,另有一篇滋养魂魄的法门,这法门分作三个部分,分别是吃人、饮血、吞魂!
  燃魂之法与养魂之法,相互配合,不仅不会导致魂魄受损,反倒是会让魂魄越发的强大!
  山洞当中。
  阴兵以一种极为怪异的腔调,念诵魔功口诀。
  这腔调里,蕴含着一股极为神秘的诱惑之力,引诱着横江的心神,诱使他运转大自在智慧诀,诱导他凭借这种提升五官感知以及悟性的邪门秘法,去修炼其他仙门法诀。
  甚至于,隐隐有一道声音,在横江脑海里响起。
  “练吧!练吧!此时不练,更待何时!”
  “练了之后,修炼速度暴增十倍!”
  “练了之后,此生必定能修成纯阳,仙道可期!”
  魔音阵阵,穿心贯耳。
  噗嗤!
  横江喷出一口鲜血。
  他强行把舌头咬破了,才压制住魔音的诱惑力。
  “此等邪法,果真是邪恶至极!这邪法、这阴兵,到底是何来历?”
  横江大口大口喘着气,凝视着那依旧在念诵不休的阴兵,却发现阴兵的身躯近乎透明,只需再过片刻,就将烟消云散。
  几根香烛,被横江拿出,点燃在山洞里。
  他用仙门驱鬼之法,以香烛烟火,滋养阴兵,才让这阴兵魂魄稳固,不至于就此魂飞魄散。
  山间春夜,虫鸣阵阵。
  有一道脚步声,夹杂在虫鸣里,踏向横江所在的山洞。
  “赵无咎!”
  横江回头一看,当即眼神一寒,站起身来,将恢复了些许元气的阴兵收进金豆,纳入袖中。
  赵无咎面带冷笑,道:“我一路尾随你离开摩北城,跟着你来到此地,见你不住在村里,反倒是钻进了这山洞,我原本还以为,你宣明弟子一个个品德高尚,不愿意惊扰到村里的凡俗世人。可惜,我万万没有想到,原来你们这些宣明弟子,表面上看起来是正人君子,实际上却一肚子男盗女娼,竟然修炼了驱鬼之法!”
  横江略一凝神,眼中暗含杀机,徐徐说道:“仙门有诸般妙法,驱鬼之法只是其中的一种而已,用作正道则是正法,用作邪道则是邪法,我为何不能修炼?”
  赵无咎拍了拍身边大黑鸟的翅膀,上前几步,挡在山洞入口,冷笑道:“哼!好一个用正则正,用邪则邪!还请阁下告诉我,食人、饮血、吞魂,又是什么法门?”
  这赵无咎,竟是全听到了!
  横江眼神冰寒,不愿多说,只掏出了一柄寒光闪闪的法剑。
  赵无咎见了法剑,眼中更是杀气森森。
  只因这法剑本就是赵无咎之物,除夕夜他为了雷击木,杀入横江府邸,大战一场。
  战败之后,找去就不仅赔了横江一块可以雕刻符箓的羊脂白玉,就连他用来施展仙门御剑术的随身法剑,也被横江夺走。
  如今,赵无咎报仇来了!
  “你修炼了这等邪恶魔功,人人得而诛之!不过,你先前那句话倒是说的不错,用作正道则为正法,用作邪道则为邪法。如此邪恶的法门,合该落在我手里,将之化邪为正,用来斩妖除魔!”
  赵无咎手臂一挥,道:“今夜,就由我替天行道,来斩了你这妖魔!”
  大黑鸟似是与赵无咎心意相通,在赵无咎挥手之时,已冲入了山洞,翅膀像门板一样,扇向横江。
  横江眼神微冷,施展出九耀诀当中的真火法剑之术,举剑一斩,剑锋生火,烈焰熊熊。
  砰!
  黑鸟力气极大,将横江连人带剑,扇得倒退数步。黑鸟羽毛极为坚硬,铠甲一样,竟然连法剑都斩不断它的翎羽!
  好在剑上的火焰,点燃了黑鸟的羽毛。
  此鸟不知是什么种类,像是乌鸦又像是老鹰,极为凶悍,竟是不顾身上着火,冲向横江,扬起那铁镐一样的鸟喙,朝横江胸口啄来,要将他穿肠破肚。
  横江眼神冰冷,就地一滚,躲开了胸口要害之处,可后颈却被鸟喙撕开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好凶恶的畜生!”
  横江以手捂着伤口,强忍住痛楚,从黑鸟翅膀下面,钻到了黑鸟背后,一连数剑斩在黑鸟身上。
  熊熊烈焰,包裹着黑鸟。
  此鸟终于是怕了,扑通着跳出洞外。
  赵无咎自衣袖里掏出一张玉符,打在黑鸟身上,顿时一阵水雾扬起,将火焰熄灭,救了黑鸟一命。
  横江眼神一片冰冷,想道:“除夕夜里,我与他激斗的时候,曾用过几次火球术。如今,赵无咎竟然连灭火的符箓,都预先准备好了,他果然是有备而来!”
  “横江!你若肯引颈受戮,伸长脖子等着我杀,我可以留你一个全尸,你看如何?”
  赵无咎咧嘴冷笑,仿佛横江已是粘板上的鱼肉,只等他去宰割。
  一个铃铛,出现在赵无咎手中。
  轻轻一摇,就有震人心魄的铃声响起,震得横江头晕脑胀,头疼欲列。
  横江咬牙强忍,脸上却浮现一抹笑意。
  横江心中杀机横呈。
  他一心想要求仙问道,甚至把他与赵无咎之间的恩怨,都暂且放在一旁。却不料,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
  隐隐约约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横江心头。
  这等恩怨仇杀,令横江想起了求仙十年,闯荡天下的往事。
  这些年间,横江颠沛流离,不知经历过多少次生死杀戮。他前胸后背之上,那纵横交错的累累伤痕,就是这么来的。
  “果然啊,温柔乡是英雄冢!”
  一声叹息,出现在横江口中。
  冢者,坟墓也!
  “什么温柔乡,什么英雄冢?”
  赵无咎用力摇着铃铛,吼道:“死到临头,还不忘记装神弄鬼、故弄玄虚,不愧是邪魔外道之辈,合该死于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