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三十八章:道法小成

  轰天!
  好大的口气!
  横江眼神一凝,将竹简从头到尾看完,脸上却出现了一道无奈的苦笑。
  只因这雷法,简直是法如其名!
  正像荀誉赠送功法之时说的那样,这本秘籍,果真是入门秘籍。其中记载着如何引动天地灵气,分判阴阳二气,再阴阳相悖为雷,施展出雷法。
  这些都是雷法基础理论,横江在师门读书的时候,曾读到过,却没有得到正儿八经的口诀,今日才算有了修炼之法。
  可是,这篇法诀却怎么都让认觉得不靠谱。
  只因秘籍结尾之处,用朱红色显眼的字迹,写着:“轰天雷法,法如其名,最重气势。此法声势第一,威力第二。与人争斗,力求先声夺人,雷声一响,惊退敌手。”
  至于威力……
  横江将秘籍塞入藏在衣袖中的乾坤袋里,淡然一笑,反正有法术总比没法术要好,若真能雷法一出,就惊得敌人抱头鼠窜,也是不错的,必须要修炼一番。
  于是,自这一日起,横江每日除了修炼凤凰晒翅之法、九耀诀、熬制三十六宫都是春,燃烧香烛凝炼阴兵,祭炼金豆豆以外,就多了一项修炼雷法,以及雕琢雷击木。
  他要将雷击木雕刻成一柄木剑。
  “此木本就受天雷轰击,受到至阳之刚的天雷气息浸润,用来辅助施展雷法,事半功倍。我若以雷击木雕刻祭炼成法剑,再施展轰天雷法,必定更是声势浩大。”
  横江在摩北城除了一个师兄,就再无亲友,正月里无需四处走访,也无人给他拜年,倒也乐得清静。
  直到初七,横江的门庭一下子就热闹起来。
  诸多街坊,乡老邻里,都来给他这个仙门中人拜年。
  众人进了府中,却不敢直接来找横江说话,只拉着红衣絮絮叨叨的说着。
  红衣很是机敏伶俐,她把众人送来的礼物,调调换换,又各自退了回去,倒也不至于让人空手而回。
  横江在内院修行,听着外院的动静,也不出门,只顾修行。
  “少爷,有一人不肯走,执意要见少爷。”
  下午时分,红衣敲响了内院大门,怯生生的站在门口,道:“那人身上背着一柄剑,年纪不大,眼神却很凶,就像猛虎一样,可吓人了,我都不敢多跟他说话。”
  横江淡然问道:“他可知道我是仙门中人?”
  “他知道的。”
  红衣说道:“他说他知道少爷是宣明道场来的,还说只要少爷肯收留他,他就卖身为奴,给少爷做牛做马。”
  偌大一个府邸,横江只收了红衣一人,哪怕红衣每天忙得像小蜜蜂一样,也有些忙不过来。
  “若那少年性子不错,收了也无妨。”
  横江走至外院,见厅中站着一个背剑的少年。
  少年身材不高,黑瘦黑瘦,其貌不扬,唯独眼睛凌厉有神,他一见横江,就跪拜在地,“拜见大人。”
  “起来!”
  横江皱了皱眉,道:“男儿在世,上跪天,下跪地,跪父母,拜师尊。除此四样,怎能轻易跪人?”
  少年不肯起来,道:“我想卖身入府,大人就是我的主人,迟早是要跪的。”
  “你若继续跪着,那就走吧。你骨头太软,我府中留不下你。”
  横江眼神一凝,指着西北中土帝国方向,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二百年多前,中土帝国的开国皇帝,只是一个卖身为奴的放牛娃,最终却夺了杨炀帝的江山,一统山河,定鼎天下!你年纪不大,未来一切皆是未知之数,怎能如此骨气散尽,卑躬屈膝?”
  少年眼神颤了颤,站起身来。
  横江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道:“霍孤城。”
  “为何要入我府中?”
  “大人是仙门中人,宣明道场是天下闻名的名门正派,我想跟着大人斩妖除魔。”
  闻言,横江剑眉一挑,道:“我不信。”
  霍孤城咬咬牙,终于是说了实话,“我想……请大人帮我报仇!”
  这霍孤城年幼的时候,家中靠他爹打猎维持生计,结果却在一个阴雨天气,被山中鬼怪抓了去,他母亲前去寻找,也被鬼怪抓了去。霍孤城在家中等了几日,直到天色放晴,艳阳高照,才敢上山去寻找,却只在一出山坳里,找到了他父母的遗物与一堆白骨。
  自那一日起,霍孤城就立志报仇,勤学武艺,苦修剑术,又在摩北城找了一个看家护院的活计,维持生活。
  去年冬天,霍孤城觉得学有所成,就去山中寻鬼怪报仇,却不是鬼怪的对手,要不是武艺不俗,只怕已经被鬼怪吃了。
  报仇失败,霍孤城痛定思痛,认为剑术再强,也难以伤不了鬼怪,只有法术才能有效,于是就来给横江拜年,希望借卖身为奴之事,换取一个报仇的机会。
  “降妖除魔,是我辈仙门中人分内之事,我府中正好缺一个护院,你留下来也未尝不可。我宣明道场戒律森严,你若借着我的名声,为非作歹,我必严惩不怠!”
  横江将宣明戒律讲了一遍,又道:“我门下只收仆,不收奴,也无需口头跪拜。”
  霍孤城正要跪谢,听横江这么一说,立即挺直了腰杆,至于横江所说要求,他自然是一一点头应承。
  初七一过,府中又宁静了下来。
  如此过了一月有余,横江将九耀诀里第四种法术,真火法剑之术学会,同时掌握了轰天雷法的精要,也炼出了十几颗金豆子。
  就连诸多阴兵,也被香烛烟气淬炼得精神抖擞,原本只浮于阴兵体表的金光,已经化成了一层金甲穿在阴兵身上,看上去就像是民间传说里的神将。
  金豆已成,阴兵化作一股阴气,沉入金豆里。
  等到使用之时,只需捏动法诀,口念咒语,将金豆抛洒而出,便是撒豆成兵之术。
  凡俗间也有些民众见过这等法术,却以讹传讹,说是召唤天兵天将之法。实则归根到底,这都是仙门中人的驱鬼之术。
  至此,横江才算是道法一途略有小成。
  这意味着横江在这封魔岛,终于是有了几分安身立命的根基,能凭此斩妖除魔。
  阳春二月,繁花似海。
  横江把雷击木雕刻而成的雷木剑,金豆子,以及从顾惜风手里夺来的法剑,纳入衣袖之内,大步走向外院。
  霍孤城见横江虎步龙趋,似是要远行,他顿时满脸惊喜,试探着问道:“大人是要去斩妖除魔吗?”
  横江道:“准备坐骑行装,随我出城。”
  “好!”
  霍孤城应了一声,不一刻间牵来了两匹骏马。
  显然,他一直在期待着这一天,早已是准备多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