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三十七章:轰天雷法

  良久之后,朝阳初升,雷霆尽去。
  横江走至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将十几个阴兵放出来,细细打量了一番,见其中一个阴兵神色萎靡,似是受了莫大的损伤。
  他几步向前,伸手探向阴兵,那阴兵却瑟瑟发抖,口中絮絮叨叨,竟是说出了一段前言不搭后语的口诀。
  “摧仙伐道,无上魔力,饮血为基……口吐深渊之火,魂浸幽冥之光……”
  这等口诀,一听就知不是仙门正道的法统。
  横江听得入神,想要多知道一些,朝阴兵喝问了数次。可那阴兵却无多少灵智,只像个傻子一样, 翻来覆去就是这几句话。
  “开口‘摧仙伐道’四字,难道创出这法诀之人,是要颠覆仙门,毁灭仙道?至于那深渊之火,幽冥之光,到底又是什么样的火,什么样的光?这阴兵是听到雷声,才出现了这等状况,莫非是受了惊吓之后,才会念诵法诀?”
  一念至此,横江施展出九耀诀,手中燃起一团熊熊烈焰,光焰高达数尺。
  可是,那阴兵见了火焰,却直接扑了过来,把整个身子都放在火上烧烤。
  火焰当中,阴兵的身形渐渐变得暗淡起来,显然是被火焰烧得元气大伤,可阴兵却高兴得手舞足蹈,连连高呼,“魔火!我要魔火火!”
  横江神色一变,赶紧收了火焰。
  只因,若再这样烧下去,只需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这阴兵就会被火焰烧得魂飞魄散。
  “这阴兵实在古怪,对天雷恐惧至极,却不怕烈火。阴兵虽无多少灵智,却应该有着趋利避害,贪生畏死的本能。可这阴兵明明就要被火烧得烟消云散,却快活至极……”
  横江越想越觉得不对。
  红衣早早的起来做了早餐,眼睛红红的,应该是一夜没睡好,不过神色却十分雀跃,看向横江之时,大眼睛忽闪忽闪。
  “少爷……”
  红衣试探着问道:“您是仙门中人吧?”
  横江随意吃了几口早餐,放下碗筷,点点头。
  红衣满脸惊喜,道:“我早晨出去买菜的时候,听人说昨夜那些恶霸,准备寻衅滋事,来找少爷的麻烦。现在知道少爷是修士大人,红衣就不怕他们了。”
  “那等人欺压弱小,如同草芥。昨日不杀,算是网开一面,留他们一线生机。他们若干侵扰我的府邸,我必杀之,为民除害。”
  横江站起身来,从衣袖里掏出一方玉符,交给红衣,道:“我在这院中,布置了一座阵法。如果那些人趁着我不在府中,打上门来,你就躲进后院里,到时候大阵自会发动,收了他们的魂魄。你有玉符在手,法阵伤不到你。”
  红衣喜滋滋的将玉符捧在手心,视如珍宝。
  横江挥挥手,大步走出府外。
  摩北城不大。
  横江在街中买了一坛陈年美酒,走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来到了荀誉府外。
  大院高墙,朱门石狮。
  就连守在门口的两个门子,也是颇为威武,低着眼睛扫视着街中来来往往的人群,颇有几分宰相门前三品官的派头。
  不过,当横江说自己是宣明弟子,有事来寻师兄的时候,这两个门子立即满脸堆笑,朝横江点头哈腰,让他稍等片刻,赶紧分出一人跑进院内禀告。
  横江进入院中,只觉得是进入了一个大花园。
  昨夜才是除夕,今日初一,本该万木皆枯,花叶凋零,可这院子里却如人间仙境,园林秀美,百花齐放。
  荀誉在客厅里备了茶水,站在门口迎接横江。
  横江将美酒送上,只说是给师兄拜年。
  荀誉接过酒坛,哈哈一笑,走进客厅,道:“师门早有规矩,长幼有序,师弟给师兄拜年的时候,于情于理,师兄都要给师弟封一个红包。我本以为,你会晚一点才来,暂且没做准备,如今你来的这么早,我倒不知如何是好了。”
  二人相对而坐。
  横江摇头道:“师兄不妨将这封魔岛里各方局势,纷争冲突,对我告知一二,就算是一个大红包。”
  “封魔岛一共有八座大城,位于八个方向,分别是摩东、摩北、摩南……”
  荀誉将岛中巨石略略说了一说,又掏出一卷竹简,道:“昨夜师弟与人激战,左手扛着铁锅,右手拿着铁铲,看来师弟尚未有多少御敌手段。我有一本雷法秘籍,算是雷法里很粗浅的入门法诀,师弟正好可以拿去修炼。”
  横江也不推辞,直接接过了竹简。
  “爽快!以前我遇到过一些师弟师妹,我给他们功法,他们还不要,都爱说什么师门戒律森严,道徒弟子只能修炼一种法术,否则就是违背了门规。他们也不想想,这封魔岛里凶险重重,若不多看几本法诀,多学几种保命的手段,哪那么容易活下来?”
  荀誉面带微笑,又道:“不过,师门只让道徒弟子学一种道法,也是有道理的。我们师门的法诀,每一篇都极为高深,包涵着由道徒到纯阳,由低到高,诸多法术神通。若没有数十年光阴,休想融会贯通。你想想,咱们需要苦修数十年,才能学通一篇法诀,哪有那么多时间,去学其他的法诀?可是,若在这几十年时间里,挤出个三五年,来学一些其他粗浅的法诀,数月就能学会一篇,也不知能学会多少篇……”
  横江细细听着,又与荀誉喝了一会儿酒,就辞别而回。
  “荀誉师兄今日满腹牢骚,说出的那些话语,若是传到了那些古板固执的师门前辈耳中,只怕会斥责荀誉不够尊师重道,甚至会骂他欺师灭祖。”
  “不过,荀师兄所言,不无道理。”
  “我学来的九耀诀,其中林林总总有诸多法术神通,其中最为强横的火龙术,甚至要纯阳境界才能施展出来。而道徒层次的法术,仅有寥寥几个,诸如火球术这种法术,不仅威力不够,而且容易被人躲闪……”
  横江回了府,坐在院中,略一沉吟,就拿出了雷法竹简,翻开一看,只见当头第一页竹简上,就写着“轰天雷法”四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