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三十三章:雷云滚滚

  阴兵又叫冥兵,实际上也是鬼物的一种。
  不过,诸如山鬼一类的鬼舞,有自己的灵智,而阴兵则灵智浅薄,只剩下一些本能,且受人掌控。
  炼制阴兵也不算太难,只需在人死之后,将魂魄抓了抹去灵智,再用法术祭炼一番,就能做成阴兵。
  “对于我辈仙门中人而言,用人魂来炼制阴兵,未免过于邪恶。不过,你们这些坛罐罐中的阴兵,已经被那山鬼炼制好的,如今我来拿使用,只算是物尽其用。”
  横江凝神看着诸多坛罐,语气淡然,沉吟道:“等到我成为了玄门修士,必定要以我宣明道场,光明正大的养鬼之法,将阴兵培养成护身的神将,让其享受我仙门香火,再修炼我正道鬼仙一脉的法门,以求修成正果,福寿延绵。”
  哐当!
  哐当!
  坛罐震动了几下,像是点头一样。
  “你等竟然能听懂我的话语,也算是有几分道行。”
  横江点了点头,又将阵旗研究了一番,神色越发的深沉,想道:“这个阵法,竟然是一座拘魂法阵。此阵虽算不得什么高深的阵法,可我修为尚低,若是受山鬼蒙骗,冒然闯入此地,一旦山鬼发动阵法,我的魂魄就会被法阵拘走。一旦魂魄被拘,哪怕凤凰羽衣再如何玄妙,我今夜也难逃一死。”
  封魔岛本就是镇压群魔之地,凶险重重。
  哪怕是来此历练的仙门弟子,也多有折损,甚至会有人死在岛中。
  江湖险恶!
  横江眺望远处黑黝黝,高高低低,宛若怪兽铁脊一样的山岗,想起了在外漂泊闯荡,颠沛流离的十余年光阴,心中对于求仙问道一事,更为坚定。
  他用了半夜时间,把那拘魂法阵学会。
  随即,横江就盘膝坐在门口,运功修行。
  这一回,坛罐里的阴兵,终于不再乱动,坛罐也不再哐当哐当的响。
  不知不觉,天色已亮。
  横江洗刷完毕,在屋中搜寻了一番,又在床底下发现了一堆白骨、以及装在箩筐里的银票与金银。
  “这箩筐里竟然收着数千两银票,以及诸多金银元宝。也不知这山鬼,到底害了多少人,才能聚拢这么多的财物。师门的历练任务,太过轻松,一个弟子只需斩杀十个妖魔鬼怪,就算是历练完了。若是每人要杀一百个妖邪,才算历练成功,只怕这封魔岛里诸多小妖小鬼,早已被杀得干干净净,又怎会有山鬼在这路上害人?”
  横江恍然摇了摇头,暗下决心,要在这段留在封魔岛时间里,多多斩妖除魔。
  要消减岛中凡人,受那妖魔迫害之苦。
  随即,横江又在路边削了一块槐木,在槐木上雕刻了一些符文纹路,做成一个粗糙的槐木令符,再坛罐砸了,把几个阴兵收进令符里。
  当横江离开茅屋之时,已是日头高照。
  走了大半日,直到下午,才见到城池。
  此城叫做摩北。
  摩与魔同音,摩北的意思就是封魔岛北方。
  几个兵丁,守在城门口。
  横江站在城门外观望了一番,见那些进进出出之人,都得给兵丁交入城税。
  唯独那些穿着云纹道袍的仙门中人,不仅不需要纳税,兵丁反倒是会给他们行礼,又大声吆喝着让其他人给仙门中人让路。
  横江拿出几枚铜钱,交税入城。
  他不想节外生枝。
  最好是这摩北城里的人,都把他当普通人看待,让他能安安稳稳,在这城中修炼一段时间。
  横江在城西一条巷子里,买了一顿独门独户的府邸。
  他不习惯被人此后,也不准备聘请丫鬟使女之类,只请来一个名叫红衣的少女做管家,打理府中杂物。
  家具用具一类,都交给管家红衣去办。
  横江刻意嘱托红衣,平日里不要进入内院。
  他要在内院修炼仙门法诀,怎能容人轻易打扰?
  红衣倒也老实忠厚,也不找横江要钱,只说可以让人送货上门,货到付款,随即就出门采买居家的用具去了。
  横江对这红衣颇为满意,直接关了内院的院门,拿出御龙升赠送的大铁锅,按照药方配好药材,生火熬药,炼制“三十六宫都是春”。
  汤药熬成之后,满院尽是药香。
  横江奔波了一整日,滴米未进,如今闻到药香,顿时满口生津。他也不用碗筷,直接抓着汤勺,将小半锅汤药,全都吃进肚子里。
  此刻,已是黄昏时分。
  红衣在院外敲门,“少爷,该用饭了,我已经做好了饭菜,也不知合不合少爷的口味。”
  横江随口答道:“我喜欢亲手熬汤喝,你自己吃吧。”
  红衣又问:“少爷刚来摩北城,要不要红衣陪少爷去城里四处走走?今夜是除夕夜呢,大街小巷都会挂花灯,可好看了。”
  除夕夜!
  横江心神一震,猛地抬起头来,仰观天穹,眺望夕阳。
  一心求仙问道,竟是忘却了年月时间。
  若是当年在墟城,横江必定会在过年之前,就早早准备年货,再召集青石街的鳏寡孤独,热热闹闹的过新年。
  “不知不觉,又过了一年啊!”
  横江推门而出,走向院外,“既是新年到了,那就去街上逛逛,给你买几身新衣裳。”
  “不要的,不要的。”
  红衣连连摇手,道:“我有衣服穿的,不敢浪费少爷的钱财。”
  横江面带微笑,大步走出院外。
  城中万家灯火,张灯结彩,喜气盈盈。
  也许是摩北城风俗不同,今夜虽是除夕夜,街上行人却比白天更多,摩肩擦踵,显得热闹非凡。
  二人走走停停,四处观光,不知不觉,街头街尾就响起了一阵阵锣鼓喧天之声,十分嘈杂刺耳。
  横江停下脚步,问道:“城中为何敲锣打鼓?”
  “因为吉时到了呀!”
  红衣将手捧在胸前,做出一个祈福祷告的动作,道:“每年除夕夜,咱们封魔岛都会有三次雷声,大家都说,在这个时候许愿最灵了,少爷你也赶紧许愿吧。”
  许愿?
  横江素来不信。
  他抬头看着天空,只见南方天际,星月已经被云层遮住了,隐隐可以见到,云中电光乍现。
  轰隆!
  惊雷一声响,天地震动。
  横江只觉心神巨震,正待仔细思考着春雷为何能震动他的心神,突然间觉得藏在衣袖里的槐木令符,猛烈的跳动起来,似乎要冲出衣袖,直上云霄,追逐春雷而去,翱翔九霄云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