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三十二章:阴兵、阵旗

  “修士大人误会了,我并非是山鬼。我是这山间的猎户,名唤白氏。”
  女猎户白氏将虎叉放下,又道:“我本以为,大人是四方游学的书生,这才请大人去我家做客,等到天亮之后再走。”
  横江抿着嘴唇,不言不语,只把手掌端在身前,掌中一团鲜红的火焰,熊熊燃烧,跳跃如莲,哔啵作响。
  女猎户又问:“大人是否来自宣明道场?”
  横江眼神一凝,冷然道:“你若再不让开,休怪我手中火焰无情,将你烧得魂飞魄散!”
  “唉,大人你误会了。”
  白氏摇摇头,道:“此处距离宣明别苑,虽有二三十里山路,可若仙门修士御空飞驰,只需片刻就能赶赴此处。镇守在宣明别苑廖长空大人,是宣明道场的真传弟子,法术通玄。我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在宣明别苑附近撒野。”
  横江眼眸微眯,问道:“你既然不敢在此撒野,为何要阻扰我赶路?”
  “大人有所不知。廖长空大人素来只护持这周围二三十里山林。若是出了这二三十里,就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了。”
  白氏指着前方月色下黝黑的山峦,说道:“大人若是再往前走,一旦翻过前面那座山,廖长空大人就不管了。大人孤身一人,若是遇上的一大群妖魔鬼怪,只怕双拳难敌四手。”
  “照你这么说,今夜我只能留宿你家了?”横江深吸一口气,眼神却越发的明亮,收缩的瞳孔里已经是暗藏杀机。
  白氏笑着摇了摇头,道:“大人不一定要留宿我家,只要今夜不翻过前方那座山就行。不过,大人去了我家,好歹也有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我也正好将打来的野味下厨,给大人做下酒菜。我独自一人在家,有大人相陪,正好多了个伴。”
  “也罢!”
  横江淡然一笑,将燃着的火焰散去,道:“今夜便留宿你家,算是你我结一场善缘。”
  “好咧!”
  白氏喜笑颜开,扛着虎叉。
  她本是挡在了横江前行的道路上,如今要走回灯火之处,自然是朝横江迎面走来。
  “大人,等到大人回宣明别苑的时候,还请大人在廖长空大人面前,美言几句。这周围二三十里山林,都归她管哩,只需她开心了,我们猎户人家的日子就好过了……”
  白氏随口说着,几步走至横江身边。
  倏然间,数道黑影,从她衣服当中冲出,幻化成几只黑森森的爪子,抓向横江双肩。
  “啊哈哈哈……”
  时至此刻,白氏口中絮絮叨叨的话语,已是变成了桀桀怪笑。原本那中年妇人的样貌,也变成了血盆大口,嘴中犬牙交错的恶鬼模样!
  可她只笑到了一半,声音却戛然而止。
  只因她抓在横江肩膀上的爪子,竟像是干柴遇到了烈火,猛烈燃烧起来。
  继而,横江浑身上下,火焰熊熊。
  乍一看去,他恍若是火中修炼而成的鬼神。
  “鬼物终究是鬼物!”
  横江冷然盯着白氏,再张开双臂,抓着白氏的肩膀,将她死死抱入怀里!
  这一刻间,浑身燃烧着烈焰的横江,就好比是一个人形熔炉,而被横江抱在怀里的白氏,则成了熔炉当中薪柴……
  白氏放出黑气,拼死抵挡火焰,口中惊吼道:“怎么可能!刚刚我从你身边经过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你虽天地灵气缠身,却气息不稳,意味着你不久之前,才刚刚突破至道徒。区区一个初入道徒之辈,怎能施展出如此厉害的法术?”
  横江用力抓着白氏肩膀,冷笑道:“井底之蛙,竟敢语天!区区山鬼,怎知我仙门法术之玄妙?”
  此刻,白氏放出的黑气越来越少,已是被火焰烧到了身上。
  她惊恐至极,面容已经扭曲得不像人样,死命在横江怀中不停的挣扎着,嘶吼着,却全无效果。
  山鬼白氏只得苦苦求饶,“大人若肯饶我一回,我必生生世世,结草衔环报答大人!”
  “你还想有来世?”
  横江冷然一笑,任凭白氏如何求饶,如何挣扎,他心思依旧是坚若磐石,未曾有丝毫动摇。
  良久之后,山鬼渐渐的停止了挣扎。
  横江依旧站立不动,直到烈火将山鬼烧成了灰,只剩下一缕残魂,他才散去身上烈火。
  他本想连夜赶赴远方城池,在城中安家修行,如今看来,这夜路是不能随便乱走了。
  “在师门的书籍当中,山鬼只是上不得台面的山中猛鬼而已,可今夜这一战,却极为惊险。区区山鬼,竟然也懂得使用阴谋诡计,三番两次来算计我。”
  “若非我身上穿着的,是祖师爷传下的凤凰羽衣,衣服上刻画有一副凤凰涅槃阵图,有着火焰护体之功,只怕今夜还需多费周折,才能诛灭这只山鬼。”
  “封魔岛中处处凶险,我若是一不小心,遇到了某些法力高深的妖魔鬼怪,生死难料……”
  横江深吸一口气,拿出收妖袋,将那残魂装入袋中。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大步朝着先前路过的,哪一处亮着灯火的人家走去。
  灯火所在之处,只有一座孤零零的茅屋。
  屋门旁边,摆着一些坛坛罐罐。
  屋檐下的晾衣杆上,只挂着一些中年女人的衣服,看来果真那山鬼是孤身一鬼,住在此处。
  横江直接走进屋里,盘膝坐了下来,运转凤凰晒翅之法,开始了这一夜的修炼。
  哐当!
  哐当!
  一阵坛子罐子晃荡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横江眼神一凝,停止修炼,门外声音立即消失,当他再度修炼,门外声音便会再度出现。
  如此三番几次,横江越发的觉得不对。
  “我也曾在师门典籍里见到过,有一些擅长养鬼之人,喜欢把蓄养的鬼物阴兵,装在坛罐或者葫芦一类的器具当中。莫非门外那些坛坛罐罐,也是收藏阴兵之物?”
  一念至此,横江站起身来,出门细看,只觉得那些坛罐当中,隐隐散发出阴寒之气。
  仿佛有一团团森冷的冰霜,被封存在坛罐之内。
  横江站在门口,打量着周围景致,蓦然间又发现了,围着茅屋的篱笆,铺在院子里的青石,摆设得颇为讲究。
  这篱笆与青石的格局,竟是一座像模像样的阵法。
  横江又在屋里寻找了一番,终于是找到了一面控制阵法的阵旗。
  “坛罐里装着阴兵,屋外布置阵法,看来死在我手中的那个山鬼,果真有些能耐。只可惜,区区山鬼无福消受,如今正好成全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