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二十八章:三十六宫都是春

  “堂堂七尺男儿,却像个姑娘一样,这实在令人难受!”
  一念至此,横江神色一凛,转身告辞。
  在横江的印象中,独孤信已经有好几次,莫名其妙脸红,而横江就觉得会浑身恶寒,心里也是极为别扭。
  于是,横江走得很快,仓皇逃离。
  独孤信站在宣明塔第三层窗口,目送横江远去。
  等到横江消失在了求仙路拐弯之处,独孤信才拿出一卷竹简,临窗看书。
  天色渐晚。
  继而,明月高悬,天边挂着两三颗星。
  独孤信眺望着夜空看了许久,再关了门窗,将戴在头顶的玉冠摘了下来,随即轻轻甩了甩头,顿时青丝如云,披在肩上……
  也许是看书看得兴致勃勃,独孤信竟是将书里的诗词浅唱低吟,载歌载舞:“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舞姿翩迁,歌声柔美。
  这是古曲《绸缪》,讲的是君子淑女的故事。
  以观星术而言,三星在天,主姻缘。
  歌舞一曲,独孤信就离开了宣明塔,踏步在满山风雪里,消失不见。
  北风从宣明塔外吹过,沿着求仙路,吹到内门院落,却没有将独孤信的歌声,传送至横江耳边。
  横江也在读书,读的正是九耀诀。
  “九耀诀一共分作九层,每一层炼成,都会在丹田当中,修炼出一颗真火凝结而成的火种,直到修炼至九道火种生生不息,九耀诀才算大成。”
  “所谓真火,就是仙门修士火系法术的基础。”
  “九耀诀与凤凰晒翅之法不同,凤凰晒翅之法是内炼的心法,用来提升修炼境界。而九耀诀则是外用的法术,每一道由真火凝结的火种,都可以用来施展法术。火种越多,法术的威力也就越大!”
  “这九耀诀里,记载了很多仙门法术,其中威力最大的火龙术,甚至可以施展出一条火焰真龙,火龙一出,方圆千米之内,烈焰滔天!可惜,我实力低微,只能由浅入深,等到修炼出第一颗真火种子之后,再去学九耀诀里最基础的法术:火球术。”
  横江看完了九耀诀之后,就一直在修炼凤凰晒翅之法。
  也许是因为天气原因,在这隆冬时节,天寒地冻,凤凰晒翅之法这种火系法诀的修炼速度,比起以前要慢了不少。
  横江倒也不急,他早已明白,步入仙门之后,若想修炼有成,就需要勤修苦练,靠的都是水磨的功夫。
  不知不觉,已到半夜。
  横江听到院外有人敲门。
  “难道是独孤兄?”
  横江站起身来,打开院门,顿时就有一个大胖子,风风火火冲了进来。
  “来来来!”
  御龙升直接扯着横江进了屋,从食盒里端出一碗汤,道:“快喝!快喝!”
  横江问道:“这是何物?”
  御龙升道:“这修行汤药,名叫‘三十六宫都是春’,可以培元固本,养精益气,比你吃过的易经壮骨丹,差不到哪儿去。”
  横江微微一笑,将汤药一口喝光。
  御龙升见横江如此爽快,嘿嘿一笑,问道:“好小子,难道你就不怕我在汤药里面下毒,将你毒死吗?”
  横江神态平和,给御龙升倒了茶,道:“只有独孤信师兄知道我吃过易经壮骨丹。”
  “聪明的人,一般活得久。可是讲义气的人,往往死得早。独孤师弟说你聪明又讲义气,也不知你到底能活得长久,还是会死得早。”
  御龙升脸上肥肉颤动,笑着喝了茶,“等你们今年新入门的七个师兄弟,都修炼了道法,就要结队下山,去历练一番,到时候生死未卜啊。”
  生死未卜?
  横江心有疑惑,正要再问,腹中突然一阵发热,像是有一股烈火,焚烧在五脏六腑里。
  “哈哈……药力发作了。这汤药虽好,却凶猛如虎,药力会在你体内横冲直撞,让你难受至极。你好好修炼,我先走了。”御龙升促狭一笑,提着食盒,大步离去。
  横江盘膝坐下,运转凤凰晒翅凤凰晒翅之法。
  紫布散发温和的热意,沁入横江体内,将那五脏俱焚的痛苦一扫而空,让横江觉得浑身暖洋洋的,好似正在泡热水澡。
  “这块紫布,当真不凡!”
  横江深吸一口气,只觉得体内那由凤凰晒翅之法修炼出九道炎流,越发的汹涌澎湃,最终九道炎流汇聚在丹田当中,合成一股汹涌澎湃的热潮,沿着胸腹之间的经络,冲击而上,直达头顶。
  横江闭着眼睛,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头顶大放光芒。
  突然间,他听得脑顶传来咔嚓一声响,随即就有清冷的气流,从头顶直贯而下,冲入体内,冲刷在五脏六腑之间。
  此乃天地灵气入体,冲刷肉身,有着洗精伐髓之功。
  这等情形意味着仙窍已开!
  横江已从道童境界,突破至道徒。
  他细细体会着开启仙窍之后,体内发生的变化,身上的气度越发的坚忍不拔。
  横江早已知道,修行之事,素来不易。
  夜尽天明。
  横江推门而出,刚刚走出院门几步,脚步却突然一停,站在风雪当中。他愕然看着漫天风雪,再朝自己身上打量了一番,心有欢喜。
  大雪飘扬,却没有一片雪花,能落到横江身上。
  “橫师兄,你也突破至道徒了啊!一定是突破了!道徒开启了仙窍,天地灵气环绕周身,才会出现这种一羽不能加,片雪不沾身的景象!”
  纪嫣然的惊呼声,从隔壁院门传来。
  这一声惊呼,将其他五个师弟,都引了过来。
  大家围绕着横江,一边恭喜横江开启了仙窍,一边指指点点品头论足。
  纪嫣然穿着厚厚的棉袄,昂起下巴,像一只骄傲的小熊,大眼睛忽闪忽闪打量着横江,道:“我也快可以开启仙窍啦!都怪我们宣明道场的奇怪规矩,说什么为了让我们打好根基,不给我们吃灵丹妙药。要是像其他道场一样,弄一些辅助修炼的丹药给我们吃,我们肯定早就可以修炼成道徒。”
  闻言,其他几人,纷纷点头。
  “肤浅!”
  韩剑冷哼一声。
  纪嫣然气得跺脚,高声道:“你凭什么嘲讽我?”
  韩剑傲然不答,将分景之剑抱在怀里,大步离去。
  顾惜风却说道:“师姐你说丹药之事,我曾经问过韩剑师兄。当时,韩剑师兄说,就算师门给他丹药,他也不吃。”
  纪嫣然气鼓鼓的道:“难道丹药有毒,吃了对修行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