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二十六章:一门两纯阳

  次日。
  众人如约前往传道大殿。
  陆青皇敲响编钟。
  这一次讲的是仙门局势。
  在中土帝国里,有数十座仙门道场。
  帝国东南方位,有七大道场,分别是宣明、洪都、蝠池、辟雍、东关、兰台,石室。其中宣明道场与洪都道场,关系最佳,与那蝠池道场,辟雍道场,关系最差。
  陆青皇又将师门一些历史,略略讲了些。
  五千余年之前,祖师东方索在宣明山,开宗立道。
  随后,东方索将掌门之位,传给了弟子张空阙。
  张空阙又将掌门之位,传给了弟子独孤明。
  至于内门长老陆青皇、入室长老孙录堂,真传长老左宣,以及守卫涅槃洞府的邋遢道人陈操之,则都是张空阙的徒弟。
  如今到了横江这一辈,则是宣明道场的第三代弟子。
  “五千余年,我宣明道场才传承了三代。直到一百多年前,独孤师兄继承掌门之位,我宣明道场才广开门墙,大肆招收弟子,如今内门以上,也不过区区数百人而已。至于那蝠池道场,辟雍道场,门中却有着成千上万个内门弟子。”
  陆青皇微闭着眼眸,扫视众人,沉吟道:“你们以后遇上蝠池与辟雍之人,切不可因为对方人多势众,就畏畏缩缩,落了我宣明的威风!”
  众人赶紧点头,连说不敢。
  “今天就讲到这里,事不过三,我已经讲了两场,明日你们就不要来了。争取早日考试过关,学取一门道法。”
  陆青皇放下敲钟的小木槌,甩了甩衣袖,道:“我有一亲传弟子,名叫御龙升,在厨房管事。你等有何事情,直接找他就是。”
  众人辞别而去。
  至于陆青皇所说的御龙升,众人早已见过,那是一个肉山一样的男人。
  几人走在求仙路上。
  崔颢拨弄着额前发丝,叹道:“陆青皇师叔口气真大,竟然让咱们以后遇到蝠池和辟雍的弟子之时,不要畏畏缩缩。咱们人少,他们人多,咱们怎么打得过人家!”
  “你刚来师门,有所不知,我们祖师爷东方索,以及师祖张空阙,都是纯阳修士!”
  吴冠抬起头来,凝视着万里晴空,眼中很是难得的出现了一丝傲气,道:“中土帝国东南有七大道场,唯我宣明道场,一门两纯阳,傲视群雄!”
  崔颢惊了一惊,便不多说。
  他一直在家中为了考举而闭门苦读,对于各大道场的局势却不十分了解,到了今日才知道,原来宣明道场的底蕴,在东南七大道场里,竟是最强的一派。
  此事,横江也是第一次听说。
  “纯阳!纯阳!”
  横江突然间回想起,古代遗迹门口的那副对联,想道:“也不知我此生此世,能否修至纯阳。也不知我是不是也像那遗迹的主人一样,修至纯阳人已老,到时候白发苍苍,垂垂老矣。”
  接下来的日子, 横江就与六个师弟师妹,在内门里读书,帮工打杂。
  读书的书籍,都是御龙升从内门藏经阁里借来的,至于帮工打杂之事,也全由御龙升安排。
  大胖子脾气火爆,对纪嫣然却格外的好,连带着对横江几人,也是和颜悦色。
  不知不觉,就过了二十余天。
  九月初九,重阳佳节。
  嗡!
  一道钟声,从宣明山响起,传遍周围百里。
  宣明塔下香火缭绕,人影憧憧。
  今日是宣明道场的收徒大典,除了宣明道场里的师门前辈,以及四类弟子,要来参与大典之外。东南七大道场里,其他几个道场也会派出门中修士,前来观礼。
  横江七人穿着内门弟子云纹道袍,腰缠玄箓玉佩,头戴玉冠,站在宣明高塔前方,面对着端坐在高塔之内的掌门独孤明。
  掌门弟子独孤信,则站在独孤明身边。
  主持大典之人,就是陆青皇。
  陆青皇捧着一张表文,神色凝重,朗声说道:“今日拜师大典,一如往昔,你们七人并非是拜某一认为师,而是将我宣明道场拜为师门!自今日起,拜见了掌门,祭拜了祖师之后,你等就是我宣明道场弟子,要牢记师门戒律……拜!”
  横江等人依言而拜。
  叩拜之时,横江仰头看着宣明塔,只见一道一道电弧,时隐时现,攀爬在宣明塔周围。
  高塔一层一层往上,也不知到底有多少层,直入云层深处。
  众人拜了掌门,接下来就是祭拜祖师。
  “恭迎师祖法驾!”
  陆青皇将表文在香炉里烧了,再开坛做法,继而空中云雾降下,在祭坛上聚集成一道高达人影。
  紧接着,人影由虚变实,五官清晰,衣袂飘飘,正是宣明道场开山祖师东方索。
  “拜见师祖!”
  陆青皇与掌门独孤明施礼而拜。
  东方索朝横江等人指了一指,立时就有七道光辉,自他指尖迸出,落到了七人腰间的玄箓玉佩上。
  突然间,东方索眼神一动。
  陆青皇神色一紧,问道:“师祖有何吩咐?”
  东方索指了指横江与韩剑,道:“这两人叫什么名字?”
  陆青皇道:“年长的叫横江,年幼的叫韩剑。”
  东方索道:“横江得了凤凰晒翅之法,韩剑得了虚空凝剑诀,本该是真传弟子,为何身上佩戴的却是内门弟子的玄箓玉佩?”
  陆青皇将感悟道韵之日,发生的事情,对东方索说了一说。
  东方索眼神一凝,目光落在韩剑与横江身上。
  横江只觉得这祖师爷的视线,宛若两道电芒,似乎能透过他身上的云纹道袍,将他的肌肤表里、五脏六腑、三魂七魄,全都看一个透彻!
  当横江回过神来,祭坛上的东方索已经消失不见。
  此刻,横江已是满头大汗,脸色惨白。而韩剑则身躯颤抖,摇摇欲坠,全靠咬紧牙关强撑着,才没有瘫倒在地。
  “单凭一道眼神,就如山岳压顶一样恐怖,这就是纯阳高手的实力吗?”
  横江心中感慨,凝视着前方高不可测的宣明塔,想道:“终有一日,我也要修至纯阳,就像这宣明塔一样,渺万里层云,俯视苍生!”
  韩剑则大口大口喘着气。
  直到拜师大典结束,前来观礼的各派修士离去,横江和韩剑才恢复过来。
  按照宣明道场的规矩,等到宾客离开之后,他们这七个新入门的弟子,也该各自回去了。
  可陆青皇却只让其他五人离去,却将横江和韩剑留了下来。
  横江有些心神不定,他就担心祖师爷已经看穿了他的底细,知道他的凤凰晒翅之法来历不明,要对他严惩不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