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二十五章:御龙

  纪嫣然的水缸很小,只能装三五桶水。她力气小,挑水的时候只装小半桶水,也只需三五个来回,就能将水缸装满。
  横江的水缸最大,不过他早已成年,早年在外闯荡的时候,不知吃过多少苦头,这挑水之事自然不成问题。
  其他人的水缸,大小相差无几。
  韩剑看上去身材高挑,却十分瘦弱,力气不足却不肯服输,每次打水的时候都将水桶装得满满的,可走起路来却摇摇晃晃,水桶里的水不停的往外洒,等他回到厨房之时,他木桶里的水,已经只剩半桶。
  在挑水的路上,韩剑甚至摔了好几回,连手臂都摔得红肿了一大块。
  于是,其他人都将水缸装满了,横江和韩剑的水缸才装了一半。
  “我完成啦!”
  纪嫣然站在自己的水缸旁,很有成就感的拍了拍手,也不忘记嘲讽韩剑,鄙夷道:“花架子,中看不中用,还喜欢逞强。装水的时候装得满满一大桶,一路上洒了一半,回来就只剩下小半桶了,还是橫师兄厉害,一点水都不会洒出来……”
  韩剑咬咬牙,沉默不语。
  其他几个师兄弟都说要帮他挑水,大伙儿只需一个来回,就可以帮韩剑把水缸装满。
  韩剑摇头拒绝。
  横江却道:“韩师弟,不如你将我这水缸,也装满了吧。”
  这一句话,将其他几人,全都惊到了。
  就连纪嫣然都有点看不下去,跑到横江面前,气鼓鼓的说道:“橫师兄!你怎么能这样!”
  可是,韩剑不经没有发怒,反倒是横江笑了笑,道:“谢谢!”
  横江把空桶放到一旁,又去厨房买了几个大西瓜分给大家吃,他竟真不准备挑水了。
  众人又说要帮横江挑水,横江却说这是韩剑的事,无需众人插手。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纪嫣然恨恨的瞪着横江,道:“我鄙视韩师兄,是因为我想鞭策他。你身为我们的大师兄,本该关爱师弟师妹,可你却这么折磨韩师兄,简直可恶!韩师兄也是个软骨头,被你欺负了还对你说谢谢,他简直无药可救!”
  吴冠叹了一声,把一瓣西瓜递到纪嫣然面前。
  “不吃!”
  纪嫣然一掌将西瓜打落在地,怒道:“这无情无义之人买来的东西,会脏了我的嘴!”
  崔颢、李青莲、顾惜风三人也将吃到嘴边的瓜果放了下来。
  仿佛觉得,这瓜果吃到嘴里,很不是滋味。
  唯有吴冠大口大口的啃着水果。
  “吃吃吃,就知道吃!”
  纪嫣然恶狠狠的盯着吴冠,骂道:“你个没心没肺的!”
  吴冠愣愣的道:“橫师兄不是那样的人。”
  “哼!”
  纪嫣然瘪了瘪嘴,小脸儿红扑扑的,坐到了树荫下,背对着横江。
  不久之后,韩剑挑水回来。
  吴冠拿了一瓣西瓜给他。
  韩剑问是谁买的。
  吴冠说是横江。
  韩剑接过西瓜,三两口吃完,再抓起扁担,继续挑水去了,众人就坐在树荫下等他挑完。
  随着时间推移,韩剑挑水的姿态越来越稳,每一次回到厨房之时,他水桶里的水也是越来越满。
  直到夕阳西沉,天色将晚,韩剑才将最后一担水挑到了厨房。他虽疲倦不堪,却脚步平稳,就连水桶里的水,也是满满当当,一滴不洒。
  众人看着满满的水桶,又看了看横江,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哼!幼稚!”
  纪嫣然舔了舔嘴唇,又瞪了横江一眼,随即抓起一瓣西瓜,大口大口啃着,可因为吃的太快太急,一不小心竟噎住了,连连咳嗽。
  嗡!
  食堂钟响。
  开饭的时间到了。
  七人一起去饭堂吃饭,又感受了一回仙门里流觞取食的奇妙。
  内门弟子人数不少,来食堂吃饭之人颇多。
  师兄妹七人是内门的新面孔,在食堂里备受关注。
  甚至有人朝横江与韩剑指指点点,说这两人都是傻子,放着真传弟子不做,偏偏要跑来做内门弟子,简直是脑子进水了。
  也有人说,横江与韩剑光明正大,不肯把家传法诀说成是真传妙法,是两条耿直率真的好汉,又说那些讽刺二人之辈,都是些想着投机取巧的奸妄小人。
  于是,这两类人,就在食堂里吵了起来,大声唾骂对方。
  “吵什么吵!你们吵吵嚷嚷,还让别人怎么吃饭,不想吃的都给我滚!”
  一个大胖子从后厨冲进饭堂,他每走一步,地板都会被压得嘎吱作响。
  众弟子赶紧对大胖子施礼,尊称其为师兄。
  大胖子名叫御龙升,步入仙门业已多年,他是内门厨房的掌勺大厨。
  “哼!横江和韩剑虽有家传法诀,可那法诀却残缺不全,直到感悟道韵,才得到了完整的功法。若说他们是得了真传,也能说得过去,若说他们没有得到完整的真传,那也讲得通。做不做真传弟子,都是他们的事情,与你们何干?”
  御龙升用滴油的大菜勺指了指众人,道:“要是再让我听到你们在饭堂里吵闹,从明日起,我这菜里头就不放盐了,你们爱吃不吃!”
  众人连说不敢。
  御龙升这才心满意足的点点头,转身走向后厨,却不料纪嫣然端了一杯酒跑过来,对他说道:“御龙师兄,我敬你一杯!”
  御龙升讶然问道:“为什么要敬我酒?”
  纪嫣然赞叹道道:“师兄路见不平一声吼,真是一条汉子,我纪嫣然敬你!”
  御龙升嘿嘿一笑,问道:“纪嫣然?考举之日,指着陆青皇师叔的鼻子,骂他老流氓的就是你?”
  纪嫣然重重的点了点头。
  御龙升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大步走回后厨,就像一座平移的肉山,头也不回说道:“纪师妹……你才真是一条汉子!”
  饭堂里众多宣明弟子哄堂大笑。
  “汉子?”
  纪嫣然歪着脑袋,有些不解。
  众师兄见她如此呆萌,笑得更是开心。
  纪嫣然恼了,跺了跺脚,坐回横江身边,闷头大吃。
  晚饭过后,众人各自回去。
  横江关了门,先将学来的两道咒法念了几遍,再修炼凤凰晒翅之法。
  如今他实力低微,只是一个道童,难以领悟两道咒法的奥妙,不过念咒之后,也觉得神清气爽,别无其他功效。
  至于凤凰晒翅之法,横江也只修炼到了体内产生炎流的层次,尚不知这法诀到底有何妙用。
  窗外明月高悬,景致清幽。
  好一派仙门气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