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二十一章:到此觅长生

  “胡闹!”
  邋遢道人脸色一沉,冷声道:“你荆州韩家,祖祖辈辈都是读书人,虽出过好几个宰相,却连一个仙门修士都没有,怎会有人传你虚空凝剑诀?”
  韩剑说道:“反正是家传的!”
  邋遢道人皱着眉头。
  陆青皇轻叹一声,问道:“既是家传功法,你理当早就修炼过虚空凝剑诀,体内早就产生了稳固的剑气才对。为何你丹田之内,只有一丝根基不稳,似有若无的微弱剑气?”
  韩剑只有十五六岁,看了看横江,眼神有些闪烁,道:“我的家传功法,也是残缺不全的,因此我一直都无法修炼成功。直到今天感悟道韵,我才领悟到了完整的法诀,修炼出了第一丝剑气。”
  “胡扯!”
  邋遢道士怒道:“哪有那么巧的事情?”
  “罢了,罢了。”
  陆青皇摇摇头,审视了横剑与韩剑几眼,沉默良久,道:“既然领悟的都是家传功法,那么你们二人,都做内门弟子吧。”
  横剑神色如常,淡然接受。
  韩剑嘴角微微翘起,显得有些得意。
  陆青皇心中喟叹,摇了摇头。他只得先把这七个弟子送回宣明道场,随即再返回涅槃洞府。
  “师兄,那横江与韩剑两人,只要稍加变通,不说他们悟出的功法是家传功法,他二人就都会成为宣明道场的真传弟子。”
  陆青皇恍然摇头,叹道:“可这两人却放着真传弟子不做,要去做那内门弟子,实在令人费解。”
  “那凤凰晒翅之法,横江修炼了多年,可谓是略有小成,此事骗不了你我。他若坑蒙拐骗,说这是今日才悟出的真传功法,我必会废掉他一身修为,将他逐出宣明道场。不过,这横江却直接说那是他家传的功法,丝毫没有以此来谋夺真传弟子之位的心思,足见这横江有一颗赤子之心,是个真心情之辈!”
  邋遢道人咧嘴一笑,又道:“至于那个韩剑,则是靠着虚空凝剑诀,坑蒙拐骗,谋夺了一个内门弟子的身份。”
  陆青皇愕然问道:“横江倒也罢了,凤凰晒翅之法本来就是他的家传功法,他将此事直接说出来,足见他‘意诚’、‘心正’。可韩剑明明是在悟道之时,才得到了虚空凝剑诀的真传,他为何故意去学横江?”
  邋遢道人掏出一个葫芦,咕噜噜灌了一口酒,“韩剑绝世聪明,却心高气傲。”
  陆青皇皱眉沉思,问道:“真传弟子在四种弟子当中,身份地位最高。韩剑若绝世聪明又心高气傲,怎会故意不做真传弟子,反倒要做四种弟子当中,最低的内门弟子?”
  邋遢道人喷着酒气,说道:“因为横江。”
  陆青皇心中更是迷惑,问道:“这和横江又有什么关系?”
  “韩剑虽惊才艳艳,却不如横江啊。”邋遢道人答非所问。
  陆青皇怀着满心疑惑,回到了宣明道场,安排好了七个新入门弟子的食宿等等诸多杂事,就回了自己独居的道院里,拿了一坛好酒,飞向涅槃道场。
  他打定了主意,这次一定要找邋遢道人问个明白,到底那韩剑是怎么想的。
  宣明道场分作内外两院。
  外院里大多都是些书吏、杂工、仆役之类。
  内院和外院不同,内门、入室、亲传、真传这四种弟子,都住在内院。
  外院位于宣明山的下半截山峰,内门则在上半截山峰。于是外院和内院又被成为下院和上院。
  两院之间,隔着一座高达数十米的牌坊大门。
  一条青石道路,从大门通往山顶。
  石道位于山腰的部分,两侧是一片方圆数里的竹林,林中建着一座座独门独户的院子,这便是内门弟子的住所。
  横江身为榜首,第一个挑选住处,他选的是竹林深处一座景致清幽的院子。韩剑则选了横江隔壁的院子。其他几人,也选择了住在近处。
  众人将行李收拾了一番,就弄来扫帚之类的器具,打扫了院子。
  横江出门倒垃圾的时候,纪嫣然正在大声怒骂着韩剑。
  这两人的院子,正好是对门。
  纪嫣然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对门院子里正在搬弄石桌的韩剑,骂声不绝,“……都怪你这剑人!要不是你,横江师兄肯定已经是真传弟子了。”
  剑人!
  这两个字和“贱人”同音。
  韩剑毫不理会,仿佛被骂的不是他。
  纪嫣然不依不饶,又骂道:“你这剑人,简直坏透了!你宁可自己不做真传弟子,也不想让横江师兄做真传弟子,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你都干得出来,这天底下还有什么坏事你干不出来?”
  韩剑在院子里摆好石桌,又掏出一柄小刀,在石桌上雕刻出纵横交错的直线,看样子是在雕刻围棋的棋盘。
  “你这剑人……”
  纪嫣然正要继续唾骂,却发现了隔壁院子里的横江,她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粗鲁,赶紧捂住了嘴巴,低头跑回房,啪的一声关了门。
  直到这时,韩剑才抬起头来,看了横江一眼。
  横江点点头,准备转身回屋,继续打扫卫生。
  这时候,纪嫣然将门推开一条缝隙,大眼睛忽闪忽闪,道:“横江师兄,今天是我们步入仙门的大好日子。我准备去把其他几个师兄也叫来,到时候我们一起吃吃喝喝,相互认识认识吧。”
  “可以。”
  横江点了点头,转身看向韩剑,道:“你也一起来吧。”
  韩剑不言不语,只顾着低头雕刻。
  不等天黑,纪嫣然已经找齐了众人,在几个院子之间的坪地里,摆了桌子凳子。
  吴冠沿着求仙路走下山,去内门食堂去买吃的。
  纪嫣然活泼率真,身上洋溢着少女的青春与活力,很是讨喜,与其他几人攀谈着,时不时开怀大笑。
  横江站在一旁,听着琴声与纪嫣然银铃般的笑声,眺望着渐渐西沉的斜阳,他的目光变得越发的深远。
  韩剑依旧在雕刻石桌。
  桌边众人,在谈理想,谈梦想。
  他们说以后一定要成为仙门高手,要修炼出移山填海,移星换斗的大手段……
  “哇!好美的夕阳啊!”
  纪嫣然顺着横江的视线,极目远眺,惊声赞叹,又问道:“横江师兄,你来自哪里呀?你来到宣明道场之后,最大的理想是什么?”
  这一问,让众人都安静下来,转头看着横江这个榜首。
  就连韩剑也停止了雕刻,侧耳倾听。
  横江迎着夕阳,缓缓闭上了眼睛,沉吟道:“我从凡间来,到此觅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