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十四章:凤凰晒翅

  横江没有拒绝杜明的邀请。
  二人一起离开藏书楼,一路走至杜明的院子。
  杜明管着宣明道场的外院,身份地位非比寻常,有着一座独立的院落,院子里甚至还有仆役和侍女。桌上摆着的菜肴,也都是些珍奇的大补之物,哪怕是寻常王公贵族,也难以与之相比。
  横江吃完之后,只觉得腹内一阵温热,神清气爽。
  当他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却发现独孤信早已等在房中。而那一张原本空无一物的桌子上,已是摆了高高的一堆卷轴。
  “这是往年考举的考题,都是由陆青皇师叔亲自出题。”
  独孤信指了指桌上试卷,又从衣袖里拿出一本书籍,以及一张表格,递给横江,“这是我给你列的书单,你可以根据这个书单去看书。这本秘籍,是我仙门中人,最为基础的修炼法诀……”
  桌上考题卷轴,多达上百份。
  书单中的书籍,则比先前吴冠给横江列的书单,略略少了基本,大体上却相差无几。
  至于独孤信给出的那本基础法诀,则恰恰是横江最想要的东西。
  “仙门法诀!”
  横江压制住心中的兴奋之前,翻开秘籍,逐字逐句细细读了几行,说道:“宣明道场戒律森严,师门功法不得外传,就算是最基础的修行法诀,你偷偷的给了我,也算是违反了戒律。”
  独孤信蹙了蹙眉,道:“那你还看?”
  横江头也不抬,道:“戒律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必定会成为宣明道场的弟子,这秘籍我迟早都会得到,独孤兄给我秘籍,绝不算是触犯师门戒律。要是在考举的时候,被陆青皇师叔发现了我曾经修炼过基础法诀,我会说这是家传的功法,绝不会让你为难。”
  独孤信皱了皱眉,道:“好。”
  横江低头看书,也不答话。
  “考进了前五十名,并不意味着就能步入仙门。”
  独孤将吴冠曾经对横江说过的有关悟性与感悟道韵之事,再度说了一说,又道:“你将这基础法诀修炼到一定程度,就算悟性再低,也有二三成的机会,能够感悟到祖师爷留下的道韵。”
  横江放下秘籍,抬起头来,透过天窗,看向那朗朗夜空,叹道:“机会只有两三成,实在有点低啊。”
  “那你就努力修炼,争取把机会提高几成。。”
  独孤信立身于天窗之下,月光洒落,在他身上镀上一层莹白色光华,显得他更是俊秀,宛若玉人。
  “在墟城刚遇到独孤兄的时候,你见了酒楼里的虫书字画,就夸我是一个雅人,又总是让我请你喝茶,那时候我还以为,你应该是一个很有雅趣的人。如今看来,独孤兄当初表现出的雅趣,都是为了让我给你认字而装出来的。独孤兄不仅没什么雅趣,反倒是闷得很。”
  一念至此,横江哑然失笑,摇了摇头,道:“独孤兄长得俊秀至极,若单论外貌,我十余年来,见到的人当中,不论男女,男的没你俊美,女的没你秀气,简直无人能及。这种外表实在太过出众,女人站在你面前,多半都会自惭形秽,只顾着自卑去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勾搭你。而你的性格又闷得很,根本就不会主动去勾搭女人……独孤兄这样的人,应该没谈过什么恋爱吧?”
  独孤信转过身来,眸子微微有些颤动,道:“仙门中人,清心寡欲,何必要去谈什么男女之情?”
  横江指着基础法诀里那一行字迹,说道:“胡说!这书中就说了,孤阴不生,孤阳不长,男女之间的阴阳相调、龙凤相合,才符合大道之理。要是没有男女之情,你我打哪里来,难道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独孤信脸色微红,咬咬牙,抿着嘴不说话。
  横江放下书,抬头看了看天窗,道:“我现在正在想,要是找到了合适的姑娘,一定给你介绍一个。”
  “不要你多管闲事!”
  独孤信脸色一冷,语气清幽,转身离去。
  房中,只剩横江一人。
  “刚刚还聊得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不高兴了?”
  横江将门窗关紧,凝视着天窗外郎朗明月。
  他能够感觉到,自从他与独孤信一起御剑飞行赶赴宣明道场以来,独孤信的脾气就越发的闷了。
  “这真是让人好生费解!”
  横江摇了摇头,继续研究秘籍。
  这本秘籍原本的封面被人撕掉了,用一张牛皮纸代替了封面,于是横江也不知道这秘籍叫什么名字,干脆就将之称作基础秘籍。
  秘籍当中,记载着仙门中人成为真正的修士之前,所需的修炼之法。
  其中对于正式修士之前的修炼等级,也有明确的解释。
  仙门中人在成为正式修士以前,有两个修炼等级,分别是道童,道徒,至于成为正是修士之后,又有着怎样的实力划分,这数里并未记载。
  其中道童境界,讲求锻炼身体,培元固本,养精蓄锐,为求开窍。
  而道徒境界,则讲究引气入体,打坐练气,疏通百脉,始养神魂。
  “这书中写得明明白白,天资平庸,三年锻体,十年培元,三年养精蓄锐,三年开窍,苦修二十余年,才能引气入体,成为道徒。天资上佳,被名师看中,领入门中,辅以丹药,短则三月,长则半年可开灵窍,成为道徒。”
  “以我的资质,从道统修炼至道徒,就需要二十余年。秘籍中没有写明,资质平庸之人,到底需要多少年,才能从道徒修炼成真正的修士。也许是资质平庸之人,这一辈子都难以修炼成真正的修士,于是秘籍里才没有相关的记载。”
  横江的脸色,略略有些苍白,他早就测试过自己的资质,知道自己就属于天资平庸之人。
  今年,横江已经二十岁。
  若按照这秘籍所写,若想成为道徒,需要二十余年苦修。二十余年之后,横江已经四十岁。
  常言道,四十而不惑。
  这意味着人到四十岁,已经步入中年。
  “四十岁才修炼至道徒境界的人,这一辈子到底有没有机会,在临死之前,成为真正的修士?”
  横江自问了一句,目光却越发的坚定。
  “来到宣明道场之前,我虽没有修炼仙门法诀,却一直在习武强身。在远古遗迹里,我又从古骁那里骗来一颗易经壮骨丹吃了。这三年锻体,应该可以略过。接下来只需按照这仙门法诀,培元固本、养精蓄锐……”
  横江将秘籍合上,揣进怀中,站在月光之下,按照仙门秘籍记载的仙门法诀,闭上了眼睛,双臂舒展开来,像翅膀一样缓缓抬起,再将一只脚弯曲离地,只用一只脚站着。
  这个动作,类似于鸟儿在太阳下晒翅膀。
  此乃法诀里记载的独特修炼方式,叫做凤凰晒翅之法。
  这是横江二十年来,第一次正式的修炼,却没有发现,当他闭上眼睛之后,有一圈光芒,出现在他腰间。
  这个光圈,银白透亮,宛若玉盘。
  似乎有一道玄黑色的鸟影,在银白玉盘里,若隐若现,展翅翱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