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十三章:吾将上下求索!

  考举一定要参加,而且要获取前五十名。
  所以,书还是要读的。
  横江虽不将藏书楼里这几个学霸书吏放在眼里,可他若想步入仙门,按照宣明道场的规矩,他除了让自己也变成学霸之外,似乎没有其他办法。
  吴冠直接按照自己的考试经验,将横江用得着的书,都搬到了柜台上,叠成一座几尺高的小书山。
  横江翻了翻书,问道:“为何这些书大半都是新的?”
  “每年都有上千人参加考举,如果藏书楼里,每本书只有一套,大家怎么能读得过来?这种与考举内容有关的书,书院印了不少,甚至中土帝国各处都有贩卖,世人把这个叫做‘参考书’。”
  吴冠说起此事之时,语气唏嘘不已,说道:“这种参考书,也只流传在世家贵族手里,普通人得到也没用。因为普通人若想得到考举的机会,简直难于登天!我小时候很聪明,是我们家乡远近闻名的神童,官府得知此事,就派人来到我家,测出我资质极佳,就把我送到了宣明道场做童子。”
  横江微微一笑,道:“原来你是个天才。”
  “步入仙门不仅需要资质好,还需要悟性高。陆青皇师叔说过,修仙之人,资质固然重要,但是悟性更加重要。可惜我悟性不够,抓不住那一缕仙缘。”
  吴冠很是无奈的摇摇头,道:“如今我已经考了两次前五十名,若是今年再考上前五十名,却依旧无法把握住那份仙缘,我就再也不能参与考举了。这是道场的规矩,事不过三。要是三次都把握不住仙缘,就意味着悟性太低,此生再无机会踏入仙门。”
  横江微微皱眉,又问道:“那一缕仙缘,又是什么?”
  吴冠说道:“陆青皇师叔会把考举的前五十名,带到道场祖师东方索,当年闭关悟道的地方,那里存留着祖师爷留下来的道韵。能够感受到道韵的人,就是有悟性,不能感受道韵的人,那就是没悟性。至于道韵这个东西,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反正我已经去那里悟了两次,都没感悟到任何东西。”
  原来如此!
  横江点点头,不再多问。
  时至此刻,他对步入仙门的几个步骤,已经有所了解。
  第一步:获取考举资格。
  第二步:考进前五十名。
  第三步:把握住那一缕仙缘,感悟出祖师爷东方索留下的道韵。
  横江在墟城谋划三年,硬生生闯过了第一步。
  至于第二步,几乎没有任何捷径可走,只能老老实实的去参与考举。独孤信已经说过,陆青皇会亲自监考,有那样的高手坐镇,参与考举之人完全没有半分作弊的可能!
  而第三步,感悟道韵,则要靠悟性。
  悟性这东西,玄之又玄,谁知道自己的悟性到底是高还是低?
  于是,在横江看来,这第三步似乎有着一定的运气成分在里头。
  横江素来不相信运气。
  他早已习惯,任何东西,都要通过自己的谋划,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横江打开一本考举参考书,深吸一口气,潜心阅读。他知道,只有在完成了第二步的情况下,才有资格去考虑第三步。
  其他几个书吏都去吃饭的时候,横江依旧在潜心苦读。
  他在数日之前吃过一颗美人果,半月之内无需吃喝。至于管理借书还书的账目之事,则全由吴冠代劳。
  叩叩叩……
  柜台上响起手指敲击之声。
  横江从书山里抬起头来,见到杜明师兄站在柜台旁边,门外已是夕阳西沉,几近黄昏。
  “横江师弟,打扰了。”
  杜明和横江说话之时面带微笑,当他看向楼中其他书吏之时,脸色已经有些不善。“我听人举报,说你们藏书楼这几了老书吏,今天合起伙来欺负新人!我宣明道场严谨同门相残,违者绝不姑息,你们谁来回答我,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欺负新人?
  卢师兄脸上的皮肉抖了抖,他已经看出来了,杜明这态度,分明就是一心向着横江。
  卢师兄赶紧说道:“没有,绝对没有!”
  杜明问道:“你手上的伤,以及你身边那人脸上的伤,从何而来?”
  卢师兄看了看横江,心道:“这还用问,分明就是横江打的。”
  可这些话语,他半个字都不敢说出口,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结结巴巴的说道:“摔的,不小心摔的。”
  杜明又问道:“一不小心你们都摔了?依我看,你们两个分明就是打架斗殴,同门相残,最终打了个两败俱伤。那些往来的弟子见到你们打架,误以为是你们在欺负新人,这才找我举报。”
  “真不是!”
  “我和卢师兄绝对没有打架斗殴!”
  两人赶紧否认。
  “若你们真的同门相残,按照师门戒律,必须逐出师门……”
  杜明虽在斥责那两个受伤的书吏,可眼神却落在了横江身上,却发现横江正在一心一意的看书,仿佛这两人受伤之事,与他没有半点关系。
  “这个横江……”
  杜明只觉得这个独孤信所说的生死之交,实在让人难以捉摸。
  横江确实是在用心看书,正逐字逐句的阅读,一段一段的背诵,口中轻轻的读出声音。
  杜明沉吟片刻,才再度开口,朝那几个书吏说道:“法理不外乎人情,既然你二人都说是摔的,今日这件事情,暂且就这么算了。若你们为了排挤新人,做出了什么出格的事情,我必定严惩不怠!”
  卢师兄连连摇头,说道:“不会!绝对不会!”
  “那就好。”
  杜明点点头,又朝横江说道:“黄昏已到,改用饭了。我已经让人备下了酒菜,给横江师弟接风洗尘,不知你意下如何?”
  这一句话,惊得卢师兄脸色惨白。
  他原本还以为,横江是靠着赠送奇珍异宝,拉关系走后门,才打通了杜明的关系,混进了藏书楼做书吏,实际上这两人并无多大关系,只是权钱交易而已。如今杜明说已经备好了酒菜,要给横江接风洗尘,卢师兄才恍然大悟,认为横江与杜明绝对关系匪浅。
  “若是早知杜明与他关系这么好,我又怎会和他发生冲突,白白被他砸扁了手掌……”
  卢师兄后悔万分,时至此刻,他已经完全断绝了报复横江的念头,只在心中战战兢兢的想着:“横江的靠山这么硬,他若是惦记着今日之事,以后只需在杜明师兄那里说我几句坏话,就足以让我吃不了兜着走,我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