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十二章:何其惨烈

  横江没有半分惧色。
  他早已知道,这些宣明道场的书吏,还不够资格修炼道场里的功法秘籍,他们的实力也就和普通的书生差不多。
  横江没有与五人理论,也没有跑出去和他们大打出手。
  藏书楼门口,摆着一个柜台,柜台上摆着一些账本。
  楼里借书与还书的诸多账目,都记在这些账本里头。
  横江走到了柜台内侧,端端正正的坐在凳子上,随手拿起几个账本翻了翻,再抬头凝视门外五个书吏,淡然说道:“我叫横江,是新来的书吏。如今这藏书楼里,加上我一共七个书吏。既然你们喜欢出去玩耍,那我们就采取轮班的制度,七日一轮,每日一人,轮番坐在这柜台后面值班。七日之内,我只负责值班一天,余下的六天,你们自己如何分配与我无关,若是出了什么乱子,也由你们自己负责。”
  这一席话语,让门外五人很是惊愕。
  他们早就讨论过了,今日该如何惩治横江,如何去和横江理论,甚至如何打架,却没料到横江竟然是这般反应,竟然直接对他们发号施令。
  这种感觉,就好比使出浑身力气打出一拳,却打在了硬邦邦的石头上,最终把手指都打折了,疼得人浑身难受。
  五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那站在中间年龄最大之人,走到了柜台前,讥笑道:“我们宣明道场戒律森严,最注重尊敬师长,我们比你先来,就全都算是你的师兄。可是,你却以一个新人的身份,对我们这些师兄发号施令,以下犯上!你可知道,按照我宣明道场戒律,以下犯上之辈,该当何罪?”
  “卢师兄消消气,不要动怒!”
  吴冠赶紧走了过来,朝柜台外面那人连连拱手赔罪,说道:“横江一进藏书楼,就把顶楼打扫得干干净净,也算是一个很懂规矩的人。他刚刚那一番话语,应该是意气用事,纯属无心之举,无意间冒犯了诸位,还请诸位多多包涵。”
  “呵呵,打扫卫生?”
  卢师兄冷冷一笑,道:“既然那么喜欢打扫卫生,为什么只扫了一层,为什么不将整个藏书楼都打扫干净,难道还要我们去扫吗?”
  吴冠道:“我这就扫,这就扫。”
  “很好!”
  卢师兄抬起手,在吴冠脸上拍了几下,道:“人一定要要懂规矩,要懂味,要识趣,知道吗?”
  “知道,知道!”
  吴冠眼中含着一丝怒意,不敢反抗,只是唯唯诺诺,连连点头。
  卢师兄心满意足用手在吴冠身上擦了擦,又转身看向横江,抬起了手掌,想在横江脸上也拍几下,“你呢,你是识趣还是不识趣?”
  可是,他的手掌一伸过去,就被横江按在了柜台上。
  卢师兄勃然大怒,问道:“你想干什么?”
  横江冷冷一笑,懒得开口说话,直接用实际行动来答复这个卢师兄。他抓起摆在柜台上那一方磨墨的青玉砚台,猛然砸下。
  砰!
  卢师兄的整个手掌都被砚台砸扁,疼得他嗷嗷直叫。
  “横江!此事我们定会禀告陆青皇师叔,让他将你赶出仙门道场!”
  “我宣明道场戒律森严,最忌同门相残,此事就算是杜明师兄出面,也保不住你!”
  “横江你个狗曰的……”
  门外余下四人赶紧冲了过来,扶住卢师兄,甚至有人对着横江破口大骂,却被横江丢出砚台砸到了脸上,顿时就不敢做声了,只满眼怒火盯着横江。
  “禀告陆青皇师叔?就凭你们,也配去找陆青皇师叔,也配在他面前告我的状?这藏书楼里,原本有六个书吏,可这些账本里的笔迹,都出自于同一个人,全都是吴冠做的账目。平日里打扫藏书楼的,也只有吴冠一人!你们身为书吏,拿着十两银子一个月的俸禄,却滥竽充数,什么事都不做,此事若被陆青皇师叔知道,你们觉得比我更早被赶出宣明道场!”
  横江冷然一笑,拿起柜台上一个账本,随手扬了扬,道:“账本在此,证据确凿!若不想被逐出宣明道场,这藏书楼从今日起,就由我来做主!”
  “哼!”卢师兄疼得满脸冒汗,眼神极为阴沉,冷声道:“若是我等被逐出宣明道场,你也逃脱不了同门相残的罪名,同样会被赶出去!”
  “那又如何?”
  横江神色倨傲,淡然言道:“我一个人的前程,换你们五个人的前程,值!”
  卢师兄嘴唇颤了颤,还想说些狠话,却被其他几个书吏拉住,对他说今日之事不能再闹下去,否则大伙儿一起完蛋。
  “算你狠!你给我等着,咱们走着瞧!”
  卢师兄捂着受伤的手掌,在其他几个书吏的陪同下,找地方治伤去了。
  直到中午时分,他们才结伴回来的时候,卢师兄手上已经缠了一层厚厚的绷带,至于那个脸被砚台砸中之人,则在脸上贴了一剂大膏药。
  再度回到藏书楼,卢师兄等人也不再找横江的麻烦,他们各自在书架上找了几本书,凑在一起,一边看书一边交头接耳讨论几句。
  “你怎么不看书?”
  吴冠偷偷的看了看卢师兄几人,又道:“再过几个月就要考举了,他们几个,去年都考进了前五十名,现在依旧在努力复习,你怎么不看?”
  横江指着远远近近的书架,说道:“这里的书籍成千上万,可谓是浩瀚如烟,距离考举只有区区数月,我如何看得过来?”
  吴冠问道:“我猜,你肯定是在等杜明师兄,等他来此给你介绍书籍么。”
  横江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杜明师兄管着外院许多书吏,日理万机,万一他忙不过来,把给你介绍书籍的事情给忘了,那就不好办了。考举之事,一年才有一次,耽误一天就少一天,我先给你介绍些与考举有关的书籍吧。”
  吴冠不等横江回答,就抓起纸笔,洋洋洒洒写下了十几本书的名字。
  横江笑道:“我倒忘了,你小子也是靠进了前五十名的学霸!”
  “学霸有个卵用?能抓住陆青皇师叔给的那一缕仙缘,才能步入仙门,若抓不住,考第一名也没用。”
  吴冠的目光从卢师兄几人身上一扫而过,说道:“这几人天天捧着书,上次考举他们全都考进了前五十名,全是学霸,还不是被你镇压服服帖帖的?如今他们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多半是在想什么坏主意要害你!”
  “害我?”
  横江淡然一笑,继续闭目养神。
  他七岁离家,闯荡十年,不知历经多少风雨,闯过多少磨难。这些日日捧着书的书吏,在横江面前只算跳梁小丑而已。
  这等只顾着读死书的学霸,何足道哉?
  横江似是已经忘记了卢师兄的手是被他砸扁的,淡然说道:“前五十名只有六人在这里做书吏,剩下的四十四人都抓住了那一缕仙缘,只有六个没有抓住仙缘,这机会不低了。”
  “哪有四十四个啊?去年的五十人里,就还只有九人抓住了仙缘。剩下的四十一人里,六个留在藏书楼做书吏,其他人都是世家贵族子弟,看不上书吏的身份,他们自然是各自回家去了。”
  吴冠掐着手指算了算,唏嘘不已,道:“我们藏书楼现在就有七个书吏,伙房食堂有十几个,矿山有几十个,药园有几十个,余下还有工坊、作坊等等,这些部门的书吏加起来,就有数百人之多!除此之外,还有诸多中土帝国的世家贵族子弟,也能弄到参加考举的资格。考举只取前五十名,这意味着你比别人多考一分,就能挤掉百人!”
  这简直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竞争何其惨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