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十一章:藏书楼

  一阵惊叹过后,独孤信的神态缓缓的趋于平和,可他的目光依旧驻留在墨玉书简之上,久久不曾转移。
  在横江印象当中,独孤信素来处变不惊、临危不乱。哪怕是在古代修士遗迹中,在那危机重重的大阵里,独孤信甚至还做出了独自断后的决定,这才使得墨玉书简,落到了独孤信手里。独孤信有着山岳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性格,再加上他出身于修行世家,定然见多识广,对于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理当是见怪不怪。
  可是,独孤信在知道这书简里头,记载的宝物之名的时候,却如此失态!
  横江审视着独孤信渐变的神态,一边用手指轻轻敲着墨玉书简,心中想道:“这件宝物单凭一个名字,就已经令独孤兄这样的人惊叹莫名!一旦我将墨玉书简翻译读懂,再将书中这件名作‘众妙之相’的宝物炼制出来,只怕单凭此宝,我就足以立足于这修行世界。不过,炼器之事,绝非一朝一夕就能成功,还需做许多准备工作。其中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早日成为仙门修士。只有仙门修士,才算是真正的步入了修行之门,才有资格炼制法宝……”
  良久之后,独孤信回过神来,却发现横江一直在打量着他。
  “你看我作甚?”
  独孤信有些恼怒,站起身来,走至窗边,背对着横江,面向着紧闭的窗户,似是不肯让横江看到他的脸,“你先把书简里的虫书抄录一份,等到你将全文翻译出来,我们再做打算。”
  “如此甚好。”
  横江点点头,拿出毛笔和一张空白卷轴,开始抄录翻译秘籍,书写之时,他随口问道:“不知独孤兄今年多少岁了?”
  独孤信冷冰冰的说道:“十八。”
  横江见独孤信神态不悦,就不再多问,低头继续写字,心中想着,难道问你年龄,也是犯了你的忌讳?
  独孤信明亮的眼眸盯着房中跳动的灯火,神态时而平静,时而冷漠,时而喜悦,时而蹙眉,不知在想些什么。
  半个时辰之后,横江已经把墨玉书简里的虫书,全都翻译在了纸上。他放下毛笔,揉了揉有些发酸的手腕,将墨玉书简与翻译好的秘籍卷轴递向独孤信。
  “金钩铁划,笔走龙蛇,好字!”
  独孤信赞了一句,随即低头阅读。
  读了一遍之后,独孤信就将卷轴放到桌上,只把墨玉书简收入衣袖里,说道:“藏书楼里收纳的书籍,虽然算不得什么仙门秘籍,却不乏一些与修行基础有关的精品典籍。你阅读之时,最好仔细挑选一番,免得你读的都是些无用的杂书,白白浪费了时间。我宣明道场的考举,就在八月十五,中秋之夜。”
  横江拱手致谢:“多谢独孤兄提点。”
  独孤信摇了摇头,道:“考举由陆青皇师叔监考,他会当场挑选出前五十名,授予他们一个步入仙门的机会。”
  横江微眯着眼眸,想起了藏书楼里,那些考了前五十名却无法拜入仙门的书吏。
  很显然,那些人只是得了一个步入仙门的机会,却没能把握好那个机会。
  月明星稀,山风爽朗。
  独孤信已经离去。
  横江独自坐在屋中,盯着桌上摆着“众妙之相”秘籍卷轴,目光深邃得就像夜空里最亮的星辰。
  宣明道场,名扬天下!
  世人所谓的仙门,指的就是宣明道场这样的修仙门派!
  如今横江成了宣明道场的书吏,算是站在了仙门的边缘。只差临门一脚,就能得偿所愿,成为宣明道场的弟子。
  一步踏入仙门内,从此不与凡人同!
  “就连独孤信,都对这宝物极为震惊,此物必定不凡!我成为宣明道场的正式弟子以后,一定要将这‘众妙之相’炼制出来!也不知这样的宝物,到底需要多少材料,需要多少时间和精力,才能炼制成功……”
  横江将翻译出的秘籍卷轴打开,逐字逐句的阅读。
  像这样的东西,带在身边,终究是不安全。唯有将卷轴里一字一句,都牢牢的记载脑海里,再销毁卷轴,才能确保万无一失。
  卷轴大约有三千余字。
  横江一夜不睡,终于将之倒背如流。
  他本来就擅长记忆东西。
  要不是记忆力好,他又怎能在无人教导的情况下,靠着自学,在短短数年时间里,做到精通虫书?
  清晨时分,雄鸡报晓。
  横江烧了卷轴,直接前往藏书楼。
  书吏,顾名思义就是书记员。
  藏书楼里的书吏,就是负责协助管理藏书楼。这工作不忙不累,还不耽误在藏书楼里看书。
  横江一走进藏书楼,就见有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拿着个扫帚,在楼中打扫。
  那人见到横江进入藏书楼,立即抓着扫把挡在横江面前,问道:“我以前怎么从没见过你?你不是我们宣明道场的人吧?”
  横江也不多说,直接将杜明给的身份玉牌拿了出来。
  那少年见到玉牌,很是憨厚的笑了笑,说道:“原来你是新来的书吏,我叫吴冠,也是这藏书楼的书吏。”
  “我叫横江。”
  横江随口回答着,他见楼中空空荡荡,只有吴冠一人守在此处,便问:“藏书楼不是有好几个书吏么,为何就剩下你一个人在这里?”
  吴冠挠了挠头,说道:“其他人现在应该还在饭堂里吃早饭,他们吃过早饭之后,还会再玩耍一番,要等到日中正午的时候,再来到藏书楼,点个卯、报个到。这藏书楼里里外外,都是我打扫的,你要是愿意帮我,就陪我打扫打扫。你要是不愿意,那也无所谓。”
  横江也不再多说,走至墙角拿起另一个扫把,直接上楼去打扫卫生。
  昨日杜明师兄早已说了,在藏书楼里做书吏,每月都能领取到十两银子的俸禄。这已经算是高薪的工作,毕竟对于寻常百姓而言,四口之家一个月的开销,也只需二三两银子。
  食人之禄,忠人之事。
  藏书楼一共有七层,这里的书吏原本有六个,加上横江正好七个。若是将打扫卫生的事务平均分配,恰好一人一层。
  于是,横江只将顶层打扫了一番,就回到了大厅里。
  那个相貌憨厚的吴冠,却还在慢慢悠悠的打扫着第一层,他见横江下了楼,咧嘴一笑:“你可真快呀!”
  “是你慢!”
  横江摇了摇头,走至墙角放好扫把。
  门外传来了一阵嬉笑吵闹的声音,横江抬头一看,见那些人的腰间,也挂着一块与他同款的玉牌,而且人数正好是五个。
  这五人年纪有大有小,年纪小的和吴冠差不多,年纪最大的也只比横江略大。
  吴冠拄着扫帚,抬头擦汗,朝门外那些人呼喊道:“诸位师兄,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我这还没打扫完毕呢。”
  无需多想,横江就知道这五个人,定然就藏书楼的另外几个书吏。
  “今日听说来了一个同僚,我们就刻意早一点回来。”
  “吴胖子你长得肥,扫不完就慢慢扫,就当做是减肥了!听说今天来了个新人,以后你可以让他陪你一起打扫,也算是有了个伙伴。”
  “也不知他是何许人物,竟然能说动杜明师兄,直接将他安排在藏书楼里做书吏。要知道你我都是在去年考举当中,考取了前五十名的好成绩,才得到了在藏书楼做书吏的机会。我倒要问问,此人到底何德何能!”
  这些人句句不离横江,可却无人肯在说话之时,多看横江几眼,加之语气轻蔑,显然不将横江放在眼里。
  吴冠讪讪的笑了笑,不敢搭话。他快步走至横江身边,低声道:“横江,你赶紧躲一躲,他们应该是故意要找你的麻烦。”
  横江朝吴冠点头一笑,也不多说,直接迎着那几人走了过去。
  “横江!他们人多,而且在外院颇有势力,你肯定是费尽千辛万苦,才做了藏书楼的书吏,可不要意气用事啊!”吴冠追着横江走了几步,边走边劝。
  见横江不仅不听他劝,反而越走越快,吴冠便不敢再追,也不敢再多说。
  “哎呦,有些胆色!”
  “莫非这人是愣头青,受不了我们冷嘲热讽,想找我们理论理论?”
  “依我看,他是想找我们打一架,要将我们都打趴下,以此来出一口恶气。”
  “一个打五个,他打得过?难道他早已经修炼有成,成了仙门修士,这才丝毫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五个书吏你一言我一语,就像是猫戏老鼠,全然不将横江放在心上,仿佛是吃定了横江,却没有看到横江眼中的戏谑与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