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十章:宣明道场,众妙之相

  中土帝国有一本《帝国志》,刊行全国。
  此书第一页,画着一幅中土帝国的地图,图中数万里山河,数十座仙门道场,清晰可见。
  独孤信与横江相处了一个月,早已知道横江博览群书,必然看过《帝国志》。独孤信也明白,横江问他宣明道场在何方,是明知故问。
  于是,当横江说独孤信无法飞行的时候,独孤信脚下生出一道剑光,身形腾空而起,追到了横江身边,再伸手一抓,将横江拽到了剑光上面。
  二人一前一后站在剑光之上,朝着东南方向,御剑飞行而去。
  横江问道:“你不是伤势未好,怎么突然就能飞了?”
  独孤信淡然一笑,说道:“你不也装作不知道宣明道场在何方吗?”
  “我问你宣明道场在何方的目的,是想给自己找一个勇往直前的理由,你呢?”
  二人越飞越高,横江站在剑上,转身回望,凝视着视线里越变越小的墟城,说道 “莫非……莫非独孤兄的目的,是为了找一个与我同行的理由?”
  独孤信回过头来,朝横江点了点头。
  横江讶然失笑,问道:“我要勇往直前,是为了坚定求道修行的信念,独孤兄与我一路同行,又是为了什么?”
  独孤信答道:“我既要举荐你进入宣明道场,怎能不考察你的品行?你若是一个奸诈小人,品行低劣,就算你成了宣明道场的书吏,我最终还是会将你逐出宣明道场。”
  “如今呢?”
  横江问道:“你我一路同行多日,独孤兄觉得我品性如何?”
  独孤信沉默不答,背对着横江,缓缓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低垂着,似乎每一下细微的颤动,都轻轻地,犹如羽毛。
  剑锋飞驰,飙射如虹,一日三千里。
  十天左右,就从中土帝国西北的墟城,飞到了帝国东南的宣明道场。
  周围百里,尽是崇山峻岭。
  一夜大雨之后的清晨,青山如洗,白云如画。
  横江与独孤信,出现在一座极为险峻神秀的高山之下。
  此山就叫做宣明山。
  山下有路,是六尺宽的山路,叫做求仙路。
  求仙学道的宣明道场,就位于此山当中。
  有诸多宫阙殿宇依山而建,走廊遍及。
  飞桥横架白雾当中,楼台耸于苍云之上。
  山脚下求仙路的入口处建着一个凉亭,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少年,坐在凉亭里看书,他见到独孤信远远走来,立即前去见礼。
  独孤信朝他点点头,领着横江徒步上山。
  “就连一个守在山脚下的童子,都丰姿英伟,气度不凡,远非凡夫俗子可比……”
  横江心潮翻腾,打量着四周景致。只见山峦清幽,云雾飘然,空中有灵禽仙鹤翱翔,地上百兽不畏行人,怡然自得。
  二人来到山腰之处,行至一座偏殿。
  一个宣明道场的弟子,正在殿中闭目打坐。独孤信尚未进入大殿,此人已经睁开了眼睛,长身而起,微笑道:“独孤师兄有礼了。”
  独孤信点了点头,“杜明师弟有礼了。”
  杜明问道:“今日师兄来此,所为何事?”
  独孤信说道:“藏书楼里的书吏职位,可有空缺?”
  “藏书楼?”
  杜明略一沉吟,朝站在独孤信身边的横江看了一眼,说道:“藏书楼了的书吏,都是每年书吏考举的前几名。”
  独孤信问道:“这是我宣明道场明文规定的门规,还是我宣明道场不可违背的戒律?”
  杜明苦笑道:“那倒不是,不过算我们外院,约定俗成的规矩了。”
  独孤信目光如剑,语气冷然,问道:“那又如何?”
  宣明道场分作内外两院,被正式收入门墙的,算是内院弟子。至于道场的书吏,雇来的工人、奴仆、杂役等人,都归外院管理。
  杜明又看了看横江,问道:“敢问独孤师兄,和这位兄台是什么关系?”
  独孤信微眯着眼眸,淡然说出四字,说道:“生死之交。”
  生死之交?
  横江则不置可否的微微一笑。
  杜明则呆了一呆,良久之后才说道:“独孤师兄放心,此事包在我身上。从今日起,这位兄台就是我宣明道场外院,藏书楼里的书吏。”
  “告辞!”
  独孤信辞别二人,翩然而去。
  横江目送独孤信远去,摸了摸那封收藏在衣袖里的荐书,心中颇有疑惑。
  大殿之内,只剩横江与杜明二人。
  杜明先是问了横江的名字,再走至一张书桌旁边,拿出纸笔,替横江登记在册。
  随即,杜明又给了横江一块大约有半个巴掌大小的玉牌,说是宣明道场书吏的身份牌,也是进出藏书楼的凭证。
  然后,杜明给横江安排了一座单独的小屋作为住所,又陪着横江领取了衣服被褥等等杂物,还亲自陪着横江走向藏书楼。
  “那就是藏书楼。”
  杜明远远指着藏书楼,又问了一句:“横江,你真是独孤信师兄的生死之交?”
  横江微笑点头。
  “藏书楼里的那几个书吏,是在去年考举之时,考了前五十名,这才得到了在藏书楼做书吏的机会。你初来乍到,就在藏书楼里做了书吏,其他人必定不服。那些书吏,都是只差一线就能成为道童的不凡之辈,你好自为之。”
  杜明眼含审视之色,上下打量着横江,说道:“独孤信师兄是我宣明道场千年以来,最为杰出的弟子。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宣明道场门人弟子极多,其中不乏一些对独孤信师兄心生嫉恨之人,你好自为之。”
  “多谢师兄指点。”
  横江神色一正,口称师兄,拱手致谢。
  “你先休息三日,先将我宣明道场的规矩、戒律熟记在心,三日后再去藏书楼就职书吏。”
  杜明叮嘱了几句之后,告辞而去。
  “杜明师兄将那句‘好自为之’,一共说了两次,显然是故意为之,让我小心行事。我若不把我和独孤信的关系说出去,那些书吏肯定会排挤我。我若说我是独孤信的生死之交,那些书吏虽不敢再针对我,可宣明道场里诸多嫉恨独孤信之人,只怕会恨屋及乌,一个个跑来找我的麻烦……”
  横江恍然摇了摇头,大步走向杜明安排给他的小屋。
  宣明山很大,这小屋虽然简陋,却也独门独户,周围上百米皆是树林。
  宣明道场的师门戒律不多,都是些名门正派的教条,诸如,第一条谨守信义,第二条不可滥杀……
  至于师门的规矩,也都是些尊师重道,礼仪章程一类,与横江的处事理念并不相悖。
  规矩与戒律写在一张纸上,加起来也不过数百字。
  天黑之前,横江已把规矩戒律牢记在心,又将自己的小屋打理了一番。
  到了吃饭时间,横江也没有去外院食堂吃饭。他和独孤信御剑飞行之时,各自吃了一个美人果,半月之内无需吃饭喝水。
  等到天黑之后,横江点了灯,关上了门窗,准备将缠在身上的船帆解下来,仔仔细细的研究一番,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
  横江开门一看,见是独孤信,就将其请进屋中。
  “藏书楼里那些书吏,在知道你要去藏书楼做书吏之后,心生不忿,准备在晚饭时间,在食堂里狠狠的整治整治你。他们没想到你料敌先机,根本就不打算出门,如今还一直等在食堂里……”
  独孤信随口说着,挥手间将一些玉符洒在屋中各个角落,布置成了一道阵法。
  “等我?”
  横江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倒了一杯茶,与独孤信对桌而坐。至于藏书楼里其他的书吏,横江还真没将他们放在眼里。
  “这个书简,你先看看。”独孤从衣袖当中,掏出一方漆黑的书简,摆在桌上。
  “这是……”
  横江将书简打开扫了几眼,书中文字都是虫书,其中大部分文字都是罕见字,十分难认,加之语句晦涩难懂,微言大义,禁不住皱了皱眉。
  独孤信说道:“这是我当初在大阵当中独自断后,得来的一本书简。这书简由墨玉雕琢而成,墨玉万年不损,可这书简上已有玉斑,至少也是万年之前的古物。我今夜来找你,就是想让你替我翻译书简里的文字,报酬就是与你一起分享这个书简。”
  横江合上书简,将之推回独孤信身边,沉吟道:“此物必定极为珍贵,独孤兄何必与我分享?你若是把书简里的文字打乱,将一个字一个字抄录下来,再让我翻译,也不至于泄露了书中的讯息。”
  独孤信摇了摇头,将书简推到横江身前,说道:“你我生死之交,何必多言?”
  “容我仔细观之……书中写是炼器之法,记载着如何炼制一件名叫‘众妙之相’的宝物。不过书中文字罕见,字句十分深奥,以我对虫书的研究,至少也需数月时间,才能将之初步翻译出来。”
  横江再度翻开书简,良久之后,又说道:“《道经》有云,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其意为玄奇当中的玄奇,就是天地之道、一切奥妙的由来。书中记载的宝物,竟以众妙二字为名,如果留下此书之人,不是个口出狂言的狂徒,那么此书记载的宝物,必定是稀世之宝!”
  “众妙!众妙!此人好大的口气!好猖狂的念想!”
  独孤信深吸一口气,乌溜溜的大眼睛睁得圆圆的,盯着横江手掌书简,惊叹道:“这人简直就是一个狂徒!莫非此人以为,单凭这区区一件法宝,就足以将世间奥妙、将修行至理、千般神通、万种道法,全都包涵了进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