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九章:直指仙门

  地道十余里长,众人进来的时候,担心地道里有什么危险,走走停停,用了两三个时辰才进入洞府。
  如今独孤信与横江一路飞驰,只用了片刻时间,就回到了地道起始之处。
  那些挡住地道另一端的青石,已被那些先行离去之人,轰开了一道缺口,只剩下满地乱石。
  剑光载着二人飞进缺口里,几个呼吸之后,就来到了地面。
  随着独孤信放开横江的手掌,再将手臂一挥,那雪白剑光立时消失不见,两人落在了软软的黄沙当中。
  空中夕阳西沉,洒下万里余晖。
  那些率先跑出洞府的仙门修士,已是无影无踪。
  放眼望去,周围空无一人,唯见大漠荒凉,西风萧瑟。
  横江在地底呆了大半天,如今被阳光一照,只觉得眼眸刺疼。当他再度睁眼,就发现独孤信闭着眼睛,脸色惨白,嘴角溢血。
  “你要的荐书,我早已经写好,你只要拿着荐书前往宣明道场,就能成为宣明道场的书吏。”
  独孤信擦去嘴角血迹,掏出一个信封,递给横江。
  “多谢了。”
  横江接过荐书,塞进怀里。他表面神色如常,可手掌却在轻微的颤动着。
  他七岁离开墟城,十年间浪迹天涯、颠沛流离。
  十七岁回到墟城之时,横江浑身上下已是伤痕累累,这十年里的艰难与辛酸,几人知晓?
  墟城三年,殚精竭虑,横江只为一缕仙缘。
  在荐书到手的那一瞬间,横江心中泛起无限欢喜。可短短一瞬间之后,又有无限喟叹,呈现在横江心头。
  横江知道,人在少年的时候,才是求学、求道的黄金时间。
  今年,横江二十岁。
  他二十岁才谋取到一缕仙缘,而站在他面前的独孤信,只有十七八岁,已经拥有了令人望而生畏的实力。
  横江错过了最好的少年时光,二十岁才得到仙缘,才有机会成为宣明道场的书吏。这就好比,一个文盲想要读书,却足足等到二十岁,才得到一个认字的机会!他若想成为宣明道场的正式弟子,却还要经过一场考举。
  往事如烟,记忆里诸多画面,像无数道闪电,闪现在横江脑海里,让横江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淡然、沧桑、孤独……
  独孤信突然问了一句:“高兴吗?”
  横江点点头,淡然说道“高兴。”
  “我本以为你会欢呼雀跃,没想到你竟如此气定神闲。”
  独孤信讶然一笑,又问道:“如今你仙缘到手,你对于成为书吏之后,以及成为宣明道场弟子之后的生活,是怎么打算的?”
  横江眼神一凝,说道:“道阻且长,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独孤信眼神一怔,抬头凝视着西沉的夕阳,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身躯轻轻摇晃着,似是昏昏欲睡。
  啪嗒!
  宣明剑印从独孤信掌中滑落。
  紧接着,独孤信身躯晃晃悠悠,摔倒在黄沙上。
  “独孤信!”
  横江呼喊一声,耳中突然听到了蜻蜓翅膀扇动的嗡嗡之声。
  他神色惊变,赶紧捡起宣明剑印,将之塞进独孤信怀里,再把独孤信背在身上,拔腿就跑!
  数不清的血色蜻蜓从黄沙里飞了出来,宛若蝗虫漫天,数不胜数……
  狂奔之时,横江朝身后扭头一看,顿时惊得浑身上下直冒冷汗,遍体生寒,可他的脚步却没有一丝凌乱,反倒是跑得更快。
  情急之下,横江没有发现,当他把宣明剑印塞进独孤信怀里之时,独孤信眼神中一闪而过的杀机;也没有发现,当他身上冒汗,浑身散发出汗味之时,独孤信修长的眉毛微微皱了起来……
  跑着跑着,横江耳中听到的嗡嗡声渐渐变弱,甚至还听到了喑哑的嘶吼悲鸣之声。
  他再度回过头去,见到阳光之下,飞在空中的血色蜻蜓身上,被晒出了一阵一阵青烟。
  青烟散尽之后,蜻蜓身上的血色也消失无踪,驱壳落到地上,被大漠里西风一吹,身体化作沙尘消散,只剩下空荡荡的骨骼支架,像枯枝一样躺在沙地里。
  远处地道方向,无数蜻蜓前赴后继飞出,飞蛾扑火一样追向横江,却被阳光照得青烟缭绕,再扑啦扑啦坠落。
  “原来这些蜻蜓惧怕阳光,被太阳一晒就死!”
  横江大口大口喘气,朝着太阳落山的方向,渐行渐远。而伏在横江背上的独孤信,早已悄然睁开了眼睛。
  直到天黑之后,横江来到了一个避风的石山下,停下脚步,将独孤信放在地上,他自己则依靠着一块石头,大口大口喘着气。
  夜风阵阵,飞沙走石。
  横江一身骨头都像是散了架,浑身酸痛,精疲力竭,有气无力的说道:“此处距离地道十几里,要是那些蜻蜓没有被太阳全部晒死,追了过来,你我必死无疑。独孤信,咱们要是真死了,你也别怪我,我反正是尽力了。”
  独孤信睁开眼睛,站起身来,问道:“你知道我醒了?”
  横江点点头,说道:“刚刚有一块碎石头,被风吹到你脸上的时候,你的眉毛动了几下。”
  “你倒是心细如发。”
  独孤信自衣袖当中,掏出两颗丹药,一颗自己吃了,将另一颗给了横江,说道:“我身受重伤,身体虚弱,你为什么不抛弃我,你一个人跑,肯定跑得更快。”
  横江一口吃下丹药,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说道:“你不曾抛弃过我,我为什么要抛弃你?”
  独孤信神色一愕,不知该如何回答。
  横江见独孤信不说话,就将遇到古骁与诸葛靖一事说了一说,又问易经壮骨丹有何功效。
  “易经壮骨丹,有着疏通经络,强壮骨骼的功效。此丹药效霸道,普通人吃了之后,药力会在体内横冲直撞,犹如烈火烧身,直到半日之后,霸道的药力渐渐变得平和,烈火烧身之感才会慢慢消失。再过半年左右,药力完全被身体消化,让你气血旺盛,助你培元固本,至少抵得上你三年苦修。你吃了此丹之后,竟然能强忍住浑身火烧的痛苦,背着我狂奔十几里,你这番毅力实在是……实在是令人生畏。”
  独孤信眼中带着一丝惊叹,正要再说,却发现横江已经睡着了,只能听到他鼻间均匀的呼吸声。
  以凡人之躯,背着一个人,跋涉十几里,横江实在是太累了。
  一夜无话,独孤信担心的血蜻蜓,也没有再度出现。
  第二天清晨,两人启程上路。
  也许是古骁的易经壮骨丹药力绵长,也许是独孤信的疗伤丹药十分有效,横江神清气爽,走路虎虎生风。
  独孤信受伤太重,竟然不如横江走得快,他又不让横江搀扶,故而两人一路上走走停停。直到几天之后,独孤信沉重的伤势慢慢恢复了些许,两人才走得快了些。
  两人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只能在茫茫大漠里,朝着一个方向前行,好在两人都吃过美人果,倒也不至于饥渴而死。
  不过,这一番结伴同行,独孤信虽话语不多,但两人的关系越来越熟稔,成为了颇有交情的朋友。
  如此又过了十来天,独孤信伤势未好,依旧不能飞行,但两人视线尽头,却出现了一处沙漠绿洲。
  绿洲里有一座驿站,住着几个管理驿站的兵丁,养着一些骆驼。
  横江在驿站里找人一问,知道这绿洲叫做月牙湾。
  以横江对大漠的了解,他在听到月牙湾这三个字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来到了距离墟城七百里外的地方。
  很显然,两人在沙漠里一路往西行走,完全是走错了方向,若是一路往东,只怕不需三天,就能回到墟城。
  两人风餐露宿十几天,好不容易找到驿站,就决定在此住上一夜,明日再赶赴墟城。
  驿站里的兵丁看到独孤信身穿云纹白袍,腰间挂着玄箓玉佩,头戴高冠,不敢怠慢,赶紧将好酒好菜端了上来。
  兵丁见二人不吃,又说驿站里有一口水井,井水清冽,若是站在太阳下将井水从头到脚淋下去,简直是舒爽透顶!
  那些兵丁见二人不为所动,就原原本本的给二人示范了一番。
  他们跑到了井边,脱掉赤条条只剩短裤,然后拧桶打水,往头上一浇,再高呼一声“爽啊”!
  这场面,简直快活似神仙!
  独孤信微微蹙眉,说道:“你去吧。”
  横江摇了摇头,说道:“我不习惯在别人面前洗澡。”
  独孤信转过身去,说道:“我也是。”
  横江不再多说,心里却忖度道:“这一路上,做了十几天的野人,怎会不想洗澡?我不愿意在别人面前脱衣服,是因为我身上缠着一块船帆,不想让别人看到。独孤信又不是女人,为什么不肯脱衣服洗澡,难道他身上也缠了宝物?”
  在驿站里休息了一夜之后,二人就买了骆驼,一路往东。
  当横江回到墟城之时,已是四月中旬。距离横江离开墟城那一日,足足一月有余。
  城墙依旧沧桑斑驳,城门依旧黝黑破败。
  城外黄沙万里,行人稀少,二人骑着骆驼,驻停在城外数百米处的沙丘上。
  横江没有直接入城,反倒是让独孤信先去城中。
  “墟城之人,都以为你死了,有人给你青石街建了一座庙,供奉着你的灵位。至于你留在墟城的产业,则大多都按照你的遗嘱处理,只有一间兵器铺,曾经被一个掌柜的独占,但后来那兵器铺的掌柜被其他掌柜联合诛杀,最终将七成的收入用来接济墟城的孤儿寡母、老弱病残。”
  独孤信在城中打探了一番,再来和横江说话的时候,语气已经颇为唏嘘,“世间人心叵测,就连我宣明道场戒律森严,也有难免会有些奸恶之徒。可你手下那些掌柜,就算认为你已经死了,却依旧能按照你的遗嘱行事,可见你御下有方,智略深远!你若非是生于普通的贫家,颠沛流离十余年,耽误了大好时光,若是像我一样,父母都是仙门修士,早早就步入了修行之门,只怕你一身成就,早已不在我之下。”
  “我以信义待人,人以信义待我。”
  横江凝望着墟城的城门与石墙,摇了摇头,说道:“我若像你一样,出生于修行世家,成了凡人口中的仙二代,也许我会成为一个纨绔浮夸,无所事事浪荡子。”
  “我可不是浪荡子。”
  独孤信哼了一声,心中却在揣摩横江所说的“信义”二字。
  横江洒脱一笑,说道:“宣明道场在哪个方向?”
  独孤信指了指东南方。
  横江转过身,朝东南方大步走去。
  独孤信高声问道:“横江!你真不打算进城?”
  “仙门在前,凡尘在后。我求索十数年,才寻到一丝步入仙门的机缘,那就理当勇往直前,直指仙门!”
  横江脚步不停,头也不回,朗声说道:“独孤兄,反正你伤势未好,无法飞行,此番可愿与我再度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