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七章:易经壮骨丹

  轰!
  一声震响,从阵中传来。
  横江眼眸一凝,盯着前方包围着诸多大殿的阵法,想找到声音的来源,可阵势之威却将阵中诸多景物隐藏了起来,看上去虚无一片,只能远远看清楚大阵中央之处,那几座空荡荡的大殿。
  视线里看不出大阵之内出了什么状况,可阵中震响之声,却越来越强烈。
  轰隆隆!
  轰隆隆!
  响声震耳欲聋,似有无数天雷,冲击在大阵之内。
  “难怪早在多日之前,独孤信就让我处理好后事。想必独孤信早已料到,他未必能安然无恙,从遗迹里活着出来……这古代遗迹,果真是凶险重重!”
  横江神色深沉,眼神中晃过一丝忧色,心思却依旧坚定。
  轰隆隆的巨响越来越急促,响声越来越声势浩大。
  继而,这座方圆数里的洞府,也开始颤动起来,洞顶有一块块石头,当空坠落,砸在诸多建筑之上,嘣隆作响,掀起滚滚烟尘……
  这番景象,意味着横江所在的这座洞府,已经是毁灭在即!
  嘣!
  一只长达二米有余,金光灿灿,犹如纯金打造而成的独角,将大阵撕开一道缝隙,从大阵里伸了出来。
  “独脚怪物?”
  横江猛地屏住呼吸,随即就看到那金色独角,是被一个仙门修士抓在手里。
  这些来到遗迹里的仙门修士,都在观海楼住了一段时日,横江对他们已经稍有了解,认得这手持金光独角之人,是洪都道场的弟子,名叫陈浮生。
  那金光独角,多半就是这陈浮生的法宝。
  “快跑!”
  陈浮生急急忙忙冲出大阵,眼中带着惊慌之色朝横江呼喊了一声,再将手中独角往身前一抛,随即飞身而上,踩着独角腾空飞起,在经过横江身边的时候,伸手一拽,把横江也拽到了独角之上。
  横江转身回望,只见大阵缝隙里冲出一个个仙门修士,其中不少人面色青紫,口吐白沫,明显是中了毒。
  不过,横江却没有在人群当中,看到独孤信的踪迹,他赶紧问道:“敢问阁下,独孤信怎么没有出来?”
  陈浮生咬咬牙,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说道:“大阵里突然飞出数不清的毒虫,转瞬之间就将好些人被咬伤。毒虫实在太多,我等抵挡不住,只能撤退……独孤信义薄云天,主动让我们先行离去,他甘愿孤身一人,留在阵中断后!”
  义薄云天,甘愿孤身断后?
  这洞府眼看着就要毁于一旦,独孤信竟然选择替众人断后!
  突然间,横江想起先前独孤信与他率先进入洞府,飞进藏经殿抢夺秘籍之事;以及独孤信三言两语,就使得众人答应让他率先挑选宝物之事。
  横江恍然摇了摇头,心道:“这些仙门修士,来自于不同的门派。他们在我酒楼里住了近半个月,平时也没见他们彼此之间有多深的感情,只算是泛泛之交,独孤信怎会冒着生命危险,替他们断后?独孤信智略非凡,他甘愿独自断后,那就意味着阵中肯定有宝物,而且他有把握在得到宝物之后,全身而退!”
  就在此时,洞顶悬挂着的钟乳石纷纷下坠,有好几块长达十余米,重达数万斤的巨石,正好砸向陈浮生与横江头顶。
  此刻,陈浮生正在回头打量着大阵方向,没有察觉到头顶落下的钟乳石,
  直到巨石靠近,横江听到了风声,猛地抬起头来……
  “小心!”
  横江大吼一声。
  陈浮生猛地抬头,顿时脸色一片煞白。
  情急之下,陈浮生赶紧扭转飞行方向,手中甩出几块玉符,打向头顶,却只轰碎了其中一块巨石,身躯被紧随而来的另一块巨石砸中,将陈浮生与他脚下的独角,在空中撞得横飞了数十米。
  横江早在出声提醒的时候,就已经蹲了下去,紧紧抱着脚下金色独角,恰好险之又险的避开了头顶袭来的石头。
  噗!
  一口鲜血,从陈浮生口中喷洒而出,他赶紧催动金角,往下方飞去。
  等到落地之后,陈浮生已是面如白纸,浑身颤抖,摇摇欲坠,那只金角则变成了香蕉大小,飞入陈浮生衣袖当中。
  横江立即扶住陈浮生,防止他摔倒。
  陈浮生咳了几口血,气息虚弱,说道:“我是飞不动了,你找其他人带你……”
  横江尚未来得及开口说话,就有一个仙门修士飞驰而来,抓住陈浮生的肩膀,朝地道口瀑布方向飞去。
  这二人飞走之后,又有诸多修士,在横江头顶飞驰而过,却无一人肯稍作停留,飞到地上将横江带走。
  世人各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
  横江扎了一个马步,站在颤动的地面上,抬头看着那一道道飞射远去的人影,心中沉吟:“洪都道场,陈浮生!若不是带着我一起飞行,他未必会被巨石砸中。我若不死,今日这份情义,必有厚报!”
  唰唰!
  突然间,有两道飞驰而来的人影,落到了横江面前。
  左侧那人叫做诸葛靖,横江对此人只算是见过多次,却并不熟悉。至于右侧那人,横江则印象深刻,此人正是那蝠池道场的古骁。
  “哼!凡人!”
  古骁哼了一声,再冷笑着说出“凡人”二字,就不再说话,只从衣袖里掏出一个羊脂玉瓶,倒出一颗丹药,捏在手里,药香四溢。
  “易经壮骨丹!此乃灵丹,价值不菲!”
  诸葛靖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丹药的来历,惊声问道:“古骁,你这是何意?”
  古骁指着横江,笑道:“给他吃啊。”
  横江看了看那颗丹药,又看了看周围环境,心念一转,便明白了古骁的目的。
  “……我和古骁原本无冤无仇,我只是不肯给他做奴仆,他就一直记恨在心,竟然还想出了如此歹毒的毒计!”
  一念至此,横江眼中一片冰冷,想道:“这颗易经壮骨丹,我权且先吃了,算是这古骁预先付给我的利息。等到我修炼有成那一日,必定连本带利,从古骁身上讨回来,免得他活在世上祸害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