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三百一十九章:宙船
  大船极为宽广,长达十余里,宽达二三里。
  横江自幼生长在中土帝国西北墟城当中,那墟城位于大漠之内,虽是一座偏离的城池,却也是方圆数千里的大漠当中,唯一的一座大城。数千里疆域之内,大漠居民,若想采买诸多物资,都得前往墟城当中置办。
  可就连墟城,也没有长达十余里的城池。
  唯有仙门中人,才能将一艘舟船,建成长达十余里,宽达二三里的模样,且离地悬浮,高飞在空中。
  这何止是舟船,简直是一只能翱翔在星海宇宙当中的宙船。
  横江远远一看,便见得舟船当中,不仅有亭台楼阁,有飞檐画栋,更有纵横交错的街道,以及在街道当中,来回飞驰的仙门中人。
  以横江的智略,只需远远一瞧,便能看得出来,这宙船当中,至少也生活了数以万的仙门中人,人口极为密集,比起他一路往西飞驰而来,所看到的人烟稀少,地面荒芜的深渊地狱景象,不可同日而语。
  “还一座仙门宙船!”
  横江暗自赞叹一声,飞进宙船当中。
  他刚刚来到宙船周围,就有身穿金丝铠甲的仙门中人,犹如流星飞驰一样,飞到了他身边,将他团团围住,问他从而何来,倒此处所为何事。
  这些把横江围住之人,一个个神色警惕,凝神戒备,似乎很怕横江是深渊诸魔变化而成,前来此地探索底细的深渊诸魔细作,故而问的很是仔细,直到横江将那九崇山道君争千秋的玉牌拿了出来,给周围之人验证,在说出了前段时日,翟青衣道君半路受到魔女拦截,导致众人失散一事,尽数说了出来,周围之人才肯相信横江,把横江放入了宙船之内,。
  这宙船远看是一艘飞驰在空中的大船,飞到了大船当中,才知道船上有纵横交错的街道,正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城池。
  “此地与其说是仙门营地,还不如说是一座城池。周遭街道,纵横交错,周围建筑,雕梁画栋,若论排场,比起我师门宣明道场,不知强横了多少倍!”
  横江飞进宙船当中,朝船上街道景致,稍稍打量了一番,便寻一个走在街上的仙门中人问了路,找到了这船上大殿所在的方位,直接登门拜访。
  这一艘大船,叫做三宝船。
  横江即将要拜访的大殿,也叫做三宝大殿。
  这三宝二字,对于仙门中人而言,实则很好理解。仙门中人,自有三宝,名作道宝,经宝,师宝。所谓道宝,即为仙道之宝,诸如飞剑法宝、丹药符箓一类,都算是道法宝。经宝则是法诀,经文一类。而师宝,则是师门法统,门中长辈。
  这宙船当中的大殿,以三宝为名,正好符合仙门大义。
  横江在大殿门口,稍稍驻留了片刻,便从衣袖当中,拿出一张金箔,就地取材制造成了一张拜帖,写上自己的名字与来历,交给守卫三宝大殿的仙门守卫。
  那人得了拜帖,就让横江在门外稍等,随即走近了殿中。
  横江站在殿外,等候了约莫一个时辰,那拿了拜帖走近殿中果断仙门侍卫,才再度回到门口,对横江说道:“殿中使者,今日另有其他事情,出门而去,暂且没有回到三宝大殿,你不妨在这宙船当中,稍等些许时光。”
  横江问他,殿中使者,需要再过多久,才能回来。
  那守卫大殿的侍卫也不知晓具体时间,只说道:“短则三五日,长则两三月,使者必定回到宙船大殿,阁下稍安勿躁。我三宝大殿,已替阁下准备好了暂住落脚之地,稍后便有侍女,领阁下前去暂住。”
  横江心有疑惑,直接就问对方,是否可以将宣明道场众人在深渊地狱里的下落,告知于他,可那使者却说,他只是守卫在殿宇之外的门卫,对于横江所问之事,他一概不知,还需等到殿中使者回来之后,才能问一个清楚。
  横江别无他法,只得顺应这使者的说法,在这宙船城池当中,暂且住了下来。
  住店之时,横江闲来无事,便在城池当中,四处闲逛。
  街中一片祥和,虽有诸多店铺,贩卖飞剑法宝丹药法衣一类的仙门宝物,可一切卖家皆是井井有条,全无凡俗世间那等恃强凌弱,强买强卖的场景。
  横江四处逛了逛,只觉得十分繁琐,不知不觉之间,已是来到了一座类似于藏经楼的阁楼建筑面前。
  这阁楼大门口,站着一个约莫只有道徒修为的仙门中人,手中持着一柄令旗,正在对着街中之人,大声吆喝,道:“快来看一看,快来瞧一瞧,走过路过,机会不要错过。本店大量出售仙门法诀,各方道场的修行秘法,因有尽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本店办不到,过了这个村,就没有了这个殿。”
  竟有仙门法诀贩卖!
  此等叫卖的声音传来,即便横江道心极为坚定,也惊了一惊。
  不过,当横江现街中往来的仙门中人,对于这阁楼里的叫卖声,已经是熟视无睹,见怪不怪的时候,横江也只淡然摇了摇头,脚步不停,从这阁楼前方大步走过。
  不料,一道清风,从阁楼当中吹了出来,束缚住横江的脚步,将他拉扯到了阁楼当中。
  “客官请留步!”
  站在楼中柜台后面的掌柜,朝横江拱手施礼,道:“未经道友允许,就将道友引至殿中,多有得罪之处,还请道友海涵。不过,我把道友引来殿中,也完全是一番好意,我看道友修为不高的,道行浅薄,显然是一个步入仙门,不满百年的仙门修士。我看道友气宇轩昂,一看就是人中龙凤,卓尔不凡,这才把道友招到殿中。道友只需在我店铺当中,任意购买些许仙门法诀,定能平步青云,早日修至神魂境界,甚至直达纯阳仙人也不是没有可能。我看道友五行属于金,最适合修炼剑诀,施展锋芒毕露的剑道手段,我手中这一本天罡御剑术,则正好符合道友的天生五行属性。”
  听闻此言,横江微微一笑,也未曾立即拒绝,而是走进了店铺当中。
  果然,这店铺和那掌柜的说的一样,真的是各种仙门法诀,应有尽有。横江将这店铺阁楼上上下下都看了一遍,虽没能看到诸多秘籍中书写的具体文字与内容,却大概的阅览了一番诸多秘籍的名字,竟然现了有些秘籍之上,竟然堂而皇之的写着春秋剑印、凤凰晒翅之法、太乙庚金剑气,等等名目。
  这等法诀,在横江从6慎那里得到的凤凰晒翅之法当中,都有记载。
  “莫非仙道世间里的法诀,到了这深渊地狱,都成了不值钱的东西?”
  横江心中生疑,不再在这店铺当中多留,辞别而去,回了那三宝殿安置给他的院落,稍作休息。
  不知不觉,夜幕降临,天色已晚。
  横江正在房中盘膝打坐,眼观鼻鼻观心,心如止水,突然间遁入了梦境。
  这梦境正是前段时日,横江骑着飞马,在深渊地狱当中,日以继夜赶路的画面。横江梦到自己,正在赶路,坐下飞马扇动着羽翅,急飞驰,可那魔女却从后方天宇,追杀而来。
  “休要再跑!”
  女子只伸手指了一指,已将飞马禁在了空中,犹如一座雕塑,动弹不得。飞马停滞不动,往下坠落,横江对飞马施展出一道飘羽术,使这一匹数人高的飞马身躯轻如羽毛,这才让飞马飘在空中。
  “我与阁下素不相识,阁下为何要缠着我不放?”
  横江凝神戒备着,已是认出来了眼前这个女子,就是那天夜间,出现在山中,闯入九脉求魔剑阵里的鬼修道君!
  若是昨夜诸多护法神将,没有被血月的月光烧伤,横江还能施展五行法术当中是水法,召集一团雾气,再令护法神将潜入雾气当中,把九脉求魔剑阵布置出来。此剑阵里的诸多玉剑,虽已生出裂纹,却暂且未曾损毁。凭着九脉求魔剑阵,横江虽胜算依旧不大,却有一战之力。
  以实力而言,横江没有半分可能,胜过对方。
  仙门修士与道君之间,差距犹若鸿沟。
  女子娉婷一笑,问道:“别人都说我很美,还说这世间任何男子,见了我之后都会怦然心动。为什么那天晚上,你我在山中相见,你不仅没有对我生出喜爱之心,反倒是对我拔剑相向?我对你捏花微笑,你却持剑要杀我?”
  横江沉默不语,敌强我弱,他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