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三百一十五章:一桃一命
  众多护法神将席卷阴风,骑着高头大马,一路往西,疾驰而去。
  空中照下的血色月光,越来越浓。
  护法神将周身,已被染上了一层红光。
  护法神将本是鬼物祭炼而成,根基乃是魂魄,看上去虽有手足四肢,却全是由阴气凝聚变化而成。
  这红光就似春阳融雪一样,融化着护法神将以阴气聚成的肉身,散出丝丝缕缕青烟,出滋滋的响声,让护法神将苦不堪言。好在横江师门的驱鬼之术虽算不得高深奥妙,却是堂堂正正的仙门正宗手段,护法神将虽痛苦至极,对横江依旧是忠心耿耿,浑然不顾身躯被月光消融,只一门心思护送横江在山间飞驰。
  先被完全融化的,是护法神将座下的骏马,被月光与山间粘稠如血的土壤急消融身躯。这等纸马,本是横江用黄纸绘制符箓,烧给护法神将当做坐骑,如今已返本归原,变成了原来的模样,最终化作一匹纸马,飘落在地。
  坐骑消失,护法神将便将横江抬了起来,卷起阴风在山间飞驰。护法神将实力有限,无法抬着横江在空中飞驰,只是稍稍悬空,离地三尺,浮空而行,势如奔马。
  不一会儿,已翻过两重山峦,奔至十余里外。
  大日火鸦在空中呱呱叫着,竭力焚烧魔影,却因横江被护法神将护送着远离战场,于是大日火鸦因没了横江的掌控,轰然炸开,散称满天烈火,烧向魔影,虽让魔影的身形再度变得虚弱了几分,可魔影依旧挥动手臂,一层一层撕扯着天幕。
  月光越强,横江越是难受至极。
  时至此刻,横江脑海中依旧产生了幻觉,生出了一幕幕幻象。在那些幻象当中,横江已修至长生不老的天尊境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掌控数百万里疆域,一言而定苍生之生死,每日每夜酒池肉林,沉溺女色,淫靡不堪,又大摆宴席,桌上尽是人血人肉制成的菜肴,饮血如饮酒,食肉如食粥。
  横江道心坚如磐石,维持本心不失,可幻象中那等违背他本意,大口大口食人饮血吞魂的画面,却叫横江更是苦不堪言。
  随着时间推移,横江脑海中浮现的诸多画面,竟然内显域外,在横江身边显化出一面一面大镜子,镜子里诸多不堪入目的画面,轮番播放。
  横江道心坚定,见了此等画面,亦能保持本心不失,可护持横江奔驰而去的十几个护法神将,却被镜子里奢靡淫靡的画面吸引,一个个双眼痴傻,浑身僵硬,竟是停下了脚步,呆如木鸡,不肯动弹了。
  “醒来!”
  横江奋起余力,暴喝一声。
  可时至此刻,他这等呼声,却完全没有用处。
  如今横江一身道法,全然施展不出,自然也无法使用仙门啸法十五章里的手段。他只凭着嗓子大吼一声,如何能唤醒这些护法神将?
  这些护法神将,原本穿着金甲,骑着骏马。骏马早早就被月光消融,如今身上穿着的金甲,也被融化了大半,露出了里头由魂魄所化的森森白骨。
  血肉消融的过程,本该痛苦至极,可十几个护法神将却浑然不觉,竟一个个脸上浮现起满足的笑容,令人觉得毛骨悚然。
  “我苦求仙道多年,好不容易才得了修仙问道的缘法,难道今时今日,将死在此处?”
  横江心有万分不甘,却不可能就此放弃求生的念头。
  如今这等护法神将呆如木偶不肯动弹,横江便咬着牙,奋起余力,从护法神将手中挣脱开来,噗通一声摔到地上,溅起许多鲜红呕心的血浆,将凤凰羽衣染得鲜红一片,看上去极其可怖。
  横江只得拿出十余年前炼制的槐木令牌,将十几个奄奄一息的护法神将收入木牌当中,再翻身爬起,深一脚浅一脚,踩在被血月光芒照得化为血浆的地上,再手脚并用,爬到了一块石头上。
  飞马远远跟着横江,却因横江身上有魔气浮现,不敢靠近了。
  “马儿!快来!”
  横江站在上风处,大声吆喝。
  飞马甩了甩马尾巴,却不肯靠近横江。
  横江眼神一闪,忽而想起了些什么,从衣袖当中,掏出了沧海君赠送的龙泉酒,倒了一些淋在手中,让山风将酒香吹向飞马,又道:“马儿快来,我请你喝酒!”
  龙泉酒中蕴含诸多药力,此酒是沧海君以世间稀有的灵药酿造,对于仙门中人,最有益处,灵兽一类心有灵性,只要闻到了酒香,自然就知道这酒非比寻常。只可惜如今漫山遍野,土壤成了血浆,铺天盖地尽是浓浓的血腥味,龙泉酒的酒香尚未被风吹到飞马鼻间,就已经被血腥味冲淡。
  飞马只看了看横江手中酒坛,又低下头去。
  横江收起酒坛,拿出一颗红得紫的灵桃,咬了一口,奋力朝飞马丢去。
  可惜,因为心瘾爆,横江浑身上下使不出多少力气,即便仙门中人自道童以来,就养精蓄锐,锻炼肉身,举手投足有着远常人的力道,可如今这飞马和横江相隔百余米,横江手中那灵桃却丢不了这么远的距离,只飞了二三十米,就往下方坠落,噗通一声,落到了血浆地面。
  飞马朝灵桃落地的方向看了看,又低下头去。
  横江没有其他的法子,只得又拿出一颗灵桃咬开一个缺口,再从乾坤袋里,拿出当年在封魔岛里,捆绑金乌扶桑木船的冰蚕绳,用绳子的一端绑住一颗灵桃,另一端则持在手里,再持着绳子不停的在头顶甩圈子,借着灵桃画圈回旋的力道,丢套马索一样,将桃子朝飞马投掷而去。
  冰蚕绳虽长,却因质地是冰蚕丝,很是轻便,横江到也还丢得动。
  可这一番投掷之后,横江身上仅有的力气,也已经消耗得干干净净,他只得躺在石头上,浑身软,动弹不得。石头早已被月光照得变成了血色水晶,出滚烫的热意,好在横江有凤凰羽衣在身,能抵挡火焰,否则已被石头血晶的高温,煎成肉香弥漫的熟人。
  横江眼也不眨,盯着飞空而去的桃子与冰蚕绳。
  这是他最后的办法。
  如若这一丢还不能把灵桃丢到飞马身边,他再也拿不出第二根轻便的绳子,自然也无法再将灵桃丢到飞马嘴边,他已无计可施。
  此情此景,横江纵有千般智谋,万般策略,已派不上多大用场。
  嗖!
  灵桃飙飞而去。
  飞马眼睁睁看着灵桃飞来,眼神似是有些呆滞,任凭灵桃从它头顶数米之上,飞跃而过。
  横江这一丢,准头还是有些不够,丢的位置高了几分。不过,横江却没有半点泄气,依旧是眼也不眨,盯着飞马。
  灵桃虽从飞马头上越过,可这一颗桃子,早被横江咬开了一个缺口。
  此等灵桃产自封魔岛桃林大阵当中,是世间少有的灵物,最是鲜美,最是汁多柔嫩,最是香甜可口。
  当灵桃从飞马头顶越过的时候,桃子馨香却从那一处被横江咬开的缺口当中,弥漫而出,飘散四方,飞马虽位于下方,却也闻到了灵桃的香味,猛地抬起头来,却现桃子已经飞远了。
  扑腾!
  飞马扇动羽翅,雪白的身形似一道白虹,追向灵桃,一口咬在桃子上,将桃子叼进嘴里,大口大口的咀嚼着。
  吃完之后,飞马便转过头,远远看着横江,眼里满是乞求之意。
  “带我离去,我请你吃桃!”
  横江大吼一声,脸上终于洋溢起了一道笑意。
  飞马咀嚼着桃子,犹豫了片刻,最终将那冰蚕绳咬在嘴里,扇动翅膀飞至横江身边,再用硕大的马口一咬,咬住了横江的腰带,带着他腾空飞起,朝远空疾驰而去。
  横江的心神终于放松了些。
  他浑身汗水湿透,如今被风一吹,以他仙门修士寒暑不侵的体质,竟然冷得浑身颤抖。此时此刻,哪怕横江再如何温文尔雅,再如何饱读诗书,也禁不住满口脏话,骂道:“不给灵桃,便不肯救我!真他娘是一个吃货!”
  这一刻间,横江再度感受到,灵兽对于仙门中人的重要性。
  “若没有这飞马在此,我在劫难逃。”
  “可若这灵兽飞马,并非是从仙门据点里,采买而来,而是我以仙门豢养灵兽的手段,在飞马刚刚出生不久,就一直养在身边的,这飞马必定将我视为最亲之人,休说是我身上冒出魔气,即便我变化成了妖魔,只要它还能认出我来,就会不离不弃……”
  “以后若有机会,必定要自己养一只灵兽,带在身边修行。”
  横江对于飞马先前把他丢下,如今又要靠灵桃引诱,才肯护他离去的行为,谈不上有多讨厌,毕竟这是半路买来的灵兽。这飞马在他身上出现魔气之时,没有吓得立刻逃走,而是远远的跟在后面,已算难能可贵。
  飞马的度和先前护法神将带着横江离去的度,快了不知多少倍,用不得多久,就飞了上百里,飞出了血色月光的范围。没了血月照耀,横江渐渐恢复了几分元气,施展出一道御风术,翻身从马嘴下方窜了出来,坐上马背,再转身朝后方天宇看去,只见那巨如山岳的魔影已消失无踪,唯有暗红色的天宇之上,那一片被魔影撕开了天幕的天穹,鲜红一片,极为惹眼。
  横江将目光自远空收回,看着下方如浪涛一样后腿的灰暗山川,想道:“我自仙道世间而来,这一生也只曾修炼过一次魔功,自此再也没有使用过,且不曾食人饮血吞魂,先前从我身上冒出的魔气,到底从何而来?”
  长夜渐渐到了尽头,天空越的明亮起来。
  横江带着众妙之相眼罩,视线看得极远,隐隐约约见到了西北山脉深处,有一抹在深渊地狱里难得一见的森林绿意,组成一座八卦阵势。
  此处必有仙门中人。
  横江眼神一凝,却没有向那八卦阵势方向飞去,他一心只想早些到达目的地,不愿在中途再做耽搁。
  可前方却出现一个衣裙飘飘的女子,脚踏一缕祥云,迎着横江,腾云驾雾而来。
  见此女出现,横江眼神一变,骑着飞马转身飞遁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