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道横行 > 第三百一十四章:血月

      

  “我屈指一弹,力道很小,只怕连鸡蛋都弹不破,可这些满是裂纹的玉剑,却承受不住……我这些后来制造的玉剑,远远比不得陆师布置之剑,毁了也就毁了,我再雕琢一些就是。可陆师所留那九万多柄玉剑,如今也隐隐生出了裂纹,若是尽数损毁,我如何还能再布置出九脉求魔剑阵?”
  “这九万多柄玉剑,每一柄都雕琢了云纹箓痕,都算是仙门法宝。我先前虽雕琢玉剑补全了十万之数,将九脉求魔剑阵布置了出来,可这剑阵终究是以陆师留下的玉剑为主。如今,众剑已有裂纹,一旦全数碎裂,这九脉求魔剑阵必将在我手中烟消云散,即便我再雕琢出十万玉剑,因剑上没有了陆师当年淬炼出的云纹箓痕,我亦不能再将此阵布置出来……”
  “我在仙道一途,修炼天赋终究是太低了些,对于炼器、布阵之类,道行太低。否则,我早就该察觉到这十万玉剑出现的变化,及早思忖对策。不过,以我在炼器布阵一途的水准,就算提前知晓,也是无计可施。”
  “九脉求魔剑阵虽强,却不知还能再用几次,不可滥用!”
  当横江收拾一番,再度踏上旅程之时,他已不再像以前一样步行。
  通过这二十余日的山间行走,横江对于深渊地狱的环境,已有了切身体会,再在地上踏步而行也无益处。
  横江一直朝翟青衣所指的仙门营地,飞行之时,他不停的在空中用众妙之相眼罩观察四方,在数日之后,终于是在一处群山之间,见到了些许一片树林,那林中建了一些仙道世间里才能见到的殿宇楼台,横江猜测这里也许有仙门中人,便小心翼翼的打探了一番,才知道这是一处由仙门中人建立的据点,由一位纯阳仙人镇守。这据点当中,除了那纯阳仙人以外,还有十几个神魂高手。至于仙门修士,则一个也见不到。
  此地纯阳仙人听闻有人到此拜访,亲自见了横江一见,直到确认横江是仙门中人,并非是深渊地狱的诸魔变化而成,这才叮嘱横江千万要小心行事,不可葬送了卿卿性命,旋即那仙人就回房静修去了。
  “按这纯阳仙人所说,此地周遭千万里,都是算是我仙门中人的势力范围,极少出现实力强横的魔物。他们那一处据点,实际上是一处哨所,众人镇守在哨所里,为的就是剿灭哨所周围万里之内,那些实力寻常不成气候的深渊诸魔。”
  “我如今所在的地方,距离战争前线,有近千万里之遥。”
  “由这哨所往西,百万里之外,就是先前翟青衣所指的那处营地。过了营地,再往西数百万里,才是我仙道世间与深渊地狱交战的前线战场。”
  横江在此稍作休整,买了一只灵兽飞马代步,旋即马不停蹄,赶赴百万里外的目的地。
  飞马身高体壮,有三人来高,背生双翅,展翅十数米。马背也很宽阔,鞍鞯具备,很是舒适,横江盘膝坐了下来,日以继夜,不肯耽搁了修行时间。
  “难怪仙门中人虽能御空飞行,在万里高空来去自如,却依旧会蓄养飞行灵兽,用以代步。只因凭着自身道法仙术飞行,终究要损耗心神,除了少数能一心多用的天纵之才以外,寻常人凌空飞行、长途跋涉,总会耽误修行。像我如今这样,有飞行灵兽代步,安安稳稳的坐在灵兽背上,则一刻都不会耽误。”
  不知不觉,又过了数日。
  深渊地狱天空暗红,见不到日月星辰,自然也没有月圆月缺的说法。
  可横江体内心瘾,依旧极为准时,如期爆发。
  这一回心瘾爆发之时,即便横江早已习惯了这等折磨,也被心瘾冲得险些心神失守,身躯一抖就从飞马上栽了下来,横江赶紧施展飞行法术,却发现浑身抽搐动弹不得,一身道术竟一样都施展不出!
  嗖!
  飞马通灵,察觉到主人不在背上,赶紧飞回来,正好落到横江身下,将横江再度载在马背上。
  “好马儿!”
  横江趴在飞马背上,强忍住苦痛折磨,赞了一句,正要坐起来,却被周身痛苦折磨得险些失去了意识,完全坐不起身,只得像虾米一样蜷缩在马背上,瑟瑟发抖。
  一缕一缕魔气,从横江身上散发出来。
  这种现象,在横江修炼十余年以来,从未有过。
  以前虽每当月圆之日,横江都会心瘾爆发,却绝不会像如今这样,浑身冒出魔气。这等魔气在横江头顶,聚集成一道巨大的半透明魔影,扭动着高达上百丈,犹如山峦的身躯,张牙舞爪化,伸手朝暗红色的天穹抓去。
  飞马察觉到横江身上冒出魔气,吓得第一时间就想把横江从马背上甩出去。可它终归是灵兽,在强行压制住本能的恐惧之后,急速飞到了下方一座山顶之上,身躯一摇让横江自马背上滑落,躺倒在地,旋即飞马迈动马蹄,走到了上百米外,守在一旁远远的站好,却不敢再靠近横江。
  它对横江身上魔气极其恐惧,却又惦记着横江是它的主人,这才不离不弃,若换做凡俗世间寻常骏马,只怕早已逃之夭夭。
  横江感觉到头顶有魔气汇聚,强忍着痛苦,仰天躺在地上,朝天空看去,只见魔影挥手用力撕扯着天穹,竟把暗红色天空,撕下了一层一层水幕一样的红光。
  横江认得这个魔影!
  当年横江前往封魔岛地底深处,在九崇山道塔最下方一层,曾剑道大自在魔尊被禁锢住的那颗巨大的头颅,也看清楚了大自在魔尊的面容。如今这魔影的身形相貌,与那大自在魔尊,竟然一般无二!
  当魔影挥手朝着天空撕了数百次之后,天空暗红色的光芒越来越淡,仿佛罩住天地的幕布越来越薄,横江已能透过红色天宇,看到遥远的天际深处,有一轮血月,红得似乎要淌出鲜血!
  “果然如此,师门典籍里记载无误,深渊地狱天穹深处,真有一轮血月!这一轮血月对于深渊诸魔而言,就相当于我仙道世间的太阳对于世间众生。若太阳消失不见,天地就会昏暗无光,众生就会渐渐凋零。只怕这一轮血月,对于深渊诸魔而言,亦是不可或缺,甚至可以说是至高无上之物。”
  横江盯着血月看了看,又看了上空魔影一眼,猛地自衣袖当中,掏出了一串手珠。
  呱呱!
  大日火鸦燃烧着一身烈焰,腾空飞翔,在魔影身上来回飞驰,以烈火焚烧魔影,将本就半透明的魔影,烧得越发的身影暗淡。按照这大日火鸦焚烧魔影的速度,最多也只要一炷香的时间,就能让魔影消失无踪。
  可当大日火鸦出现之时,魔影撕扯天穹的动作,陡然加快。
  魔影位于高空,横江已然落地,可横江身上散发出的丝丝缕缕魔气,却犹离弦之箭,不停的朝空中魔影飞射而去,相继融入魔影体内,助长魔影的声威。如此一来,空中那一只又大日火鸦丹珠显现而成的火鸦,想要烧毁魔影,更是难上加难。
  只怕在大日火鸦将魔影烧得灰飞烟灭之前,魔影已经将暗红色的天穹一层层撕破,让那一轮血月,直接照在横江身上。如今,即便那血月依旧被血色天幕挡住了几分,可照在地上的红光,却已越发的强烈。
  横江虽在地上打滚,可他位于山顶,眺望四方之时也算居高临下,只远远一瞧,就看到了方圆数十里内,被血月照得泛起了红光。
  横江不知血月照在他这等修炼了魔功之人身上,到底会产生什么后果,却本能的产生了莫大的危机感,心知绝不能让魔影如愿。
  “魔影不顾大日火鸦焚烧身躯,一心只想让血月不被暗红天幕遮挡,直接照耀在我身上。如今我浑身抽搐,使不出道术,连路都走不动,想要躲避,就只能依靠土遁术,钻进地面。可如今看来,只怕是藏在地底,也逃不开月光照耀……”
  地上已鲜红一片。
  石头被月光一照,变得晶莹剔透,仿佛是鲜血凝固而成的血色水晶。而山间土壤被月光一照,竟渐渐融化成了黏糊糊的血浆,沾在横江身上,让他连滚都有些滚不动了。
  天马畏惧魔气,不肯再载横江,横江使不出其他法诀,只得抖动衣袖,让藏在袖子里的金豆豆洒在地上,显出一个个护法神将。
  横江咬牙怒吼道:“速速带我离去,一路往西,不得迟疑!”
  诸多护法阴兵手忙脚乱,抬手的抬手,抬脚的抬脚,似是搬运货物一样,抬着横江朝西方疾驰而去。那飞马见横江被护法阴兵抬走了,也远远跟在护法阴兵后面追了过去,却不敢靠的太近。
  远处天宇当中,那魔女藏在暗处,她见横江所在的那一片山峦土地,被血月一照,化作了血晶和血浆,便想要出手助横江一回,却见横江被十几个护法神将抬走,魔女便散去了法诀,藏在空中静观其变,只脸色阴沉,自语道:“先前,我偷偷在你身上施展手段,本是想要送你一番好处,未曾想到,你竟然修炼了大自在魔尊的魔功,使得我施展那一道法诀所凝聚的魔气,全被你体内暗藏的魔种吸了去,如此算来,倒是我好心办坏事,差点坏了你在仙路一途的修仙根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