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破万穹 > 第994章:收场
  叶白没事儿喜欢和韩伊开玩笑,但没有别的意思,他对于韩伊没啥感觉,更何况人家还是个有妇之夫,他不是羽西城那个混球,就连有夫之妇也不放过,疯狂的追求韩伊,好在知道的人不多,要不然弄个满城风雨的将来都不好收场。
  叶白在女人方面的原则性很强,虽然他的女人不少,但是除了妻子,外面还真就没有什么女人,而且他从来不会去找那种成家或者有了男友的女人,感觉那样很不道德。
  当然了,这也是分情况的,如果是仇人的女友,他怕是也会抢上一抢的,那时候他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
  众人通过安检,乘坐电梯来到白夜传媒总部的顶层,那里整体都是一个大厅,地面上铺着漂亮的大理石,有拼花点缀其间,衬托灯光和各类装饰,看起来富丽堂皇,好似皇宫一般。
  事实上,皇宫也没有这里看着大气,但这里的费用可比皇宫不知道便宜了多少倍。
  t台已经搭建好,观众席上已经坐满了人,不过当叶白走进来的时候,随着主持人一声:“欢迎叶白先生来到服装发布会现场,欢迎您的到来!”,众人都起立鼓掌,叶白微笑鼓掌,直接走到了舞台最前面,接过主持人薛萌手里的麦克风,看了一眼这个白夜传媒第一位女主播,她穿着一身紫色的晚礼服,大波浪的长发披散,垂落在她美好雪润的肩头上,看着高贵而又魅惑。
  薛萌是昨天才过来的,这次来到除了探亲,以后就不会回云龙那边了,她究竟是为了事业而来,还是为了什么而来,只有她自己知道,不过作为她前世的男人,叶白是不会允许她成为谁的女人,她只能是他的女人,这不是霸道,而是原则的问题!
  薛萌给叶白热辣辣的目光看得俏脸发红,她有些受不了这样的注视,赶紧转头去看别处,心儿砰砰乱跳,脑中都是一片空白。
  叶白站直了身体,他那高大魁梧的身体在黑色晚礼服的衬托下显得异常的巍峨,好似一座大山耸立天地之间。
  这是一种感觉,并不是真实的存在,但确实给在座的人不小的心理压力。
  叶白扫视过全场以后朝自己的女人微微一笑,说道:“各位先生,各位女士,欢迎来到白夜传媒总部基地参加我夫人墨灵公主的服装发布会,上一次因为时间缘故,我没有到场,感觉十分的愧疚,这一次终于赶上了,得为我夫人摇旗呐喊一番。否则她估计会非常的生气,回去我就要跪搓衣板了,这种经历是比较恐怖的,已婚的男士应该多多少少有这种体会,我在此深表同情,并且表示同病相怜。”
  众人笑了起来,墨灵公主俏脸飞红,温柔的看着叶白,她可没有那个胆子让叶白跪搓衣板,事实上叶白的夫人虽然个性不同,但要说是温柔体贴,却一个比一个厉害,都比赛似的对他好,跪搓板,怎么舍得,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好好的甜蜜一番呢。
  叶白这么说,即便是在男权至上的蒙特克人耳中,也没有觉得他丢了男人的脸,事实上谁都知道叶白多么牛叉,他这么说就是在开玩笑,让他跪搓板,这个世界上好像都找不到那个人。
  但是,叶白的话很有意思,让人对他十分敬佩,敢于在众人面前承认怕老婆并且力撑老婆场面的男人,值得敬佩和学习,尤其是对于已婚男人来说,都应该具备这样的素质!
  叶白又道:“常言道衣食住行,这四种需求是人类最基本的需求,而其中衣占了第一位,甚至比食物还要重要,究其根本,如果人类没有穿上衣服的话,就不会懂得羞耻,就没有礼仪和文化的产生,在人类成为人类的最初,衣服的重要性没有什么能够比拟。”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衣服已经渐渐从最初的遮羞演变为身份地位的象征,现在更是品位内涵性格等等内在的外在体现,所以现在的衣服应该叫做时装!所谓时装,就是同时代同时间同时尚变化而变化的服装,服装是引领潮流的排头兵!”
  叶白解开了黑色晚礼服的一颗扣子,说道:“或许有人以为我夸大其词了,蒙特克无数岁月没有时装这种东西,也都过得很好,难道说没有时装就不活了吗?”
  叶白这话说到了很多在场蒙特克人的心里面,至于另外那些来自国外的宾客,则是想知道接下来叶白会说些什么,对于这位文坛霸主,商业霸主,以及诸多霸主于一身的叶白先生的讲话,没有几个人会置若罔闻!
  因为,叶白的一句话,可能就意味着世界的一次变化,那变化可能不大,但是在某个行业里面,却很有可能是一次巨大的变革和发展,或者是一次巨大的疯狂的浪潮来袭!
  这就是叶白的力量,他的呼吸已经在影响整个世界某些部分的脉动!
  “我们蒙特克一直都没有时装,是因为我们以前没有那样的土壤,现在我们有了,很多人手中都有了闲余的金钱,我们有了电,有了电器,有了顺畅的交通,我们有了电视台,我们有了很多很多,我们眼中以前很大的世界已经变得很小,我们会有更多的时间走出去,去旅游或者工作,当我们外出的时候,或者是在家里的时候,如果能够穿上一身得体的服饰,那会鼓舞振作我们的精神,给人看到会展现出自己的风采,人活一世,面子不是最重要的,但面子毫无疑问非常重要,而时装正是人的面子,是一个人给外人的第一印象,这个很重要。”
  叶白觉得自己都被说动了,下面的人更是觉得叶白说的太有理了,而这场服装发布会是通过电视直播的,听到叶白这些话的人,也大多觉得很有理,但是有些人认为叶白是在教唆奢侈之风。
  不过,叶白接下来的话就改变了那一部分人的看法。
  叶白道:“但是,盲目追赶潮流是一种非常虚荣轻浮愚蠢的事情,时装的真正含义不是说别人穿什么你穿什么,什么流行就穿什么,更不是不管自己的实力如何,不管供养自己的父母长辈实力如何,就盲目追赶潮流是一种应该被唾弃的行为。”
  叶白目光深沉清澈,缓缓说道:“时装的真正含义是在应时的季节里,根据你自己的实力和特质,选择最适合你穿着的衣服,真正时尚的人,永远都不会盲目追赶潮流,而是独立特行穿出真我的风采,让自己成为潮流,让别人追赶自己的脚步,这才是时装和时尚的真正含义。所以,时装不是最贵的就最好,而是最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你今天穿着地摊上买来的衣服,如果能够衬托出你的气质,就没有必要非得去高档百货或者店铺中去买那些昂贵的东西!”
  叶白这些话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同,他说的没错儿,人是应该注意自己的形象,注意自己的衣着,但是应该量力而行,不应该盲目消费,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最贵的不一定就意味着最好。
  叶白说道:“最后,我要说的是,虽然我夫人墨灵公主创立的这个品牌是定位中高档时装,但是其实我们还有一个工厂,专门生产物美价廉的地摊货,但是这些衣服不会摆地摊,而是会进入一家专门经营此类产品的超级市场,为了防止假冒伪劣出现,我们将自主经营这些超级市场,蒙特克的大小城市都将有这样的市场出现,每件衣服的利润去掉各类费用不会高于百分之三十,大家如果经常买衣服的话,应该明白,这已经算是不赚钱了!”
  “可能有人要问,我们这样做岂不是在抢自己的生意吗,我觉得不会,地摊货物美价廉不错,穿上也会非常体面,但是对于有购买力的人来说,更加钟情的肯定是中高档服饰,一分钱一分货,这是很实在的道理,我们想要做的就是让所有蒙特克人都能穿上自己喜欢的衣服,体面的活着,我们要做的就是各取所需,蒙特克人需要什么,我们就生产什么,但是金币和黄金什么的就算了,那个我们也无能为力,只能靠大家的智慧和双手来赚取!”
  叶白咳嗽了一声:“我最后说一句,劳动光荣,懒惰可耻,只要每个人都勤力一些,蒙特克就会让你得到你想拥有的一切,白夜也愿意为你提供那个纵横驰骋的舞台!梦想有多远,就能走多远!”
  叶白最后两句声音很是高亢,话音一落,掌声如雷。
  叶白走下了舞台,在他把麦克风递给薛萌的时候,指尖触到了她的掌心,她脸蛋一红,羞涩又温柔的瞄了他一眼。
  那一眼,风情万种,那一眼,怦然心动!
  叶白回到了自己夫人中间,几个美人都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心中满是骄傲和自豪,他真的太会说了,像他这么会说又会做而且还做得很好的男人,天地下就只有这么区区的一个,而这一个就是她们的丈夫,她们实在是太幸福了,她们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最幸福的女人!
  墨灵公主都忍不住抱着他偷偷亲了一口,这偷偷亲的一口就给某些记者拍了下来,更给现场直播的镜头拍了下来,让全世界的人民都目睹了这一幕。
  现在白夜电视台很多重要活动都是进行全球直播的,譬如说白夜传媒总部基地的建设过程,还有现在的这个服装发布会,都是和白夜传媒合作进行的全球直播。
  不要小看蒙特克这边的事情,虽然有的不能算是国际盛事,但是因为对蒙特克的强大好奇心,白夜传媒自从开辟了蒙特克频道之后,收视率节节攀高,远远的高于其他频道,这令很多电视台包括央视台都无比的羡慕嫉妒恨,不过白夜传媒马上就有相关的合作,所以央视台还是在为蒙特克频道摇旗呐喊,效果很好,那是一定的,毕竟人家是帝国最大的电视台,有着其他电视台无法比拟的优势和资源!
  怡亲王正在家里看电视,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噗的一声,把嘴里的茶都给喷了。
  贵妃刚好走进来,嗔道:“你看到什么了,这么大的反应?”
  怡亲王道:“哎,你看,就是这个,又放了一遍!”
  屏幕上,墨灵公主红着俏脸偷偷亲吻叶白的镜头又被慢腾腾的具有历史意义的重新放了一遍,贵妃刚刚喝到嘴里的果汁也给喷了,不停的咳嗽,怡亲王赶紧给她捶背。
  怡亲王道:“还说我呢,你不也是一样的吗?”
  贵妃指着屏幕道:“这,这还是咱们的宝贝女儿吗,她怎么都这样了呢。”
  怡亲王叹了口气:“可能是因为成了家的缘故吧,成家的女人总是会有一些变化的,譬如说不温柔的温柔了,温柔的厉害了。”
  “嗯?”贵妃萧蜜蜜玩味的看着亲王的胖脸:“王爷,你这是在说奴家吗?真的是在说我吗?”
  怡亲王打了个寒噤,拼命摇头道:“没有没有没有,我怎么会说贵妃呢,贵妃最温柔最贤惠了,整个天底下就没有你这么好的妻子了,我能娶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幸!”
  贵妃这才笑了:“算你会说话,不过你说女儿怎么会变成这样儿呢,这可是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啊,她怎么就不害臊呢?”
  怡亲王道:“她以为她是偷偷干的,所以就不害臊,要是知道给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了,她会那么干就不是我们的女儿了,不过也没有什么,恩恩爱爱的挺好。”
  贵妃也点头:“是啊,恩恩爱爱的挺好,我原来还担心叶白会对她只是一时的热情呢,现在看起来不是那么回事儿,这个叶白虽然本事大,妻子也不少,倒不是个风流的人,反而是个重情重义的人,还懂得体贴,难得啊。”
  怡亲王得意一笑:“我的眼光,那肯定是不会错的,要不然我怎么能够把你这么好的女人娶到手里呢。”
  贵妃嗤之以鼻:“你是骗的,要不是你阴谋诡计那么多,我怎么可能嫁给你,我早就成了皇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