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神门 > 第九百零八章 一只手捏死你
  “你已经出了一剑了,为什么现在又不动手?”云轻舞终于再次开口,但这句话却显然并不是跟女子所说。
  或者说,在方正直出现之后,云轻舞的视线便一直没有离开过方正直,至始至终都并没有多看一眼。
  “我们这个少帝有点儿冷啊?都不理人家。”女子似乎有些不满。
  “是傲。”男子开口。
  “这就算是傲?那我这样算是什么?挺……傲吗?”女子舔了舔嘴唇,然后,又朝着男子眨了眨眼睛。
  “……”
  “你身边这个贱婢……似乎有点儿不太听话啊?”方正直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打断了男女的对话。
  当然了,他的这句话同样不是对女子所说,而是看着云轻舞开口,一双眼睛更是变得越来越红。
  “小子,你敢说我是贱婢?!”女子的脸色突然间一冷。
  “难道不是吗?堂堂上古战场中走出来的妖,神境强者,却听令于一个聚星境的凡人之言,你不是贱婢,难道要我说你是狗奴才吗?”方正直一边说的同时,也一边往前踏出一步,手上握着的无痕剑更是不断的发出剑鸣声。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我刚才那愤怒的样子,是不是让你觉得有机可乘?让你觉得三两句话就可以挑拨我和少帝的关系?来啊,继续说,骂我是贱婢,或者狗奴才?还没有更难听的?”女子在听到最后,也莫名的笑了起来,身体不断的摇晃着,看起来无比的疯颠。
  “蔺姬,你先退下!”云轻舞的眉头皱了皱。
  “噢……知道啦,难得碰上这么好玩的一个人类,人家都还没有玩够呢。”女子蔺姬听到云轻舞的话也嘟了嘟嘴,显得有些不满,但是,却还是很快的退到了云轻舞的身后,不再开口。
  而站在云轻舞正前方的男子在听到云轻舞的话后,也同样往旁边移了移,站到了云轻舞的身边。
  可以看得出来,在云轻舞开口之后,无论是男子还是蔺姬都没有再开口的打算,脸上多少有些沉默。
  这样的一幕,落在北山村的村民们眼中倒并没有什么,毕竟,他们并不知道上古战场与神境强者代表的意外。
  可是,落在周围的魔兵们眼中就多少有些让他们震憾了。
  事实上,在方正直开口挑拨的时候,他们的心里便升起了担忧,因为,这一男一女实在太强了。
  强到这种境界……
  真的还会甘心听令于云轻舞吗?
  即使,云轻舞是魔族的少主,即使,云轻舞有着非凡的智慧,但这样的强者,真的会心甘情愿的听令云轻舞,而且,绝不反抗吗?
  没有人敢肯定。
  那么,魔兵们自然也无法保证。
  但眼前发生的一幕却似乎告诉了他们,无论是女子蔺姬,还是冷厉的男子,似乎都对云轻舞的话绝对服从。
  有些诡异,诡异的让人有些不敢相信。
  但是,却是真实的发生在眼前。
  方正直的目光看着退到了一边的男女,拳头也下意识的捏紧了,在他的记忆中,从魔界神门中走出来的裂空魔神似乎并没有第一时间承认云轻舞的身份。
  虽然,裂空魔神与云轻舞的赌注输了,后期臣服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但是,那是在特殊条件下形成的。
  而后来的天禅山……
  显然并没有那样特殊的条件。
  从内心而言,方正直还是很佩服云轻舞的强大领导能力的,他也很确定,云轻舞一定有她的办法能让从妖魔两界神门中走出来的强者为她所用。
  但他还是必须要赌。
  他赌的是时间。
  从妖魔两界神门开启到现在,时间不过一个半月,在短短的一个半月的时间内,两名神境强者真的会唯命是从吗?
  这是方正直要赌的地方,而事实上,云轻舞似乎真的做到了,在他那样的言语下,女子蔺姬依旧没有任何抗拒的意思。
  云轻舞!
  这就是云轻舞吗?!
  “为什么你还不动手?”云轻舞看着方正直,还有方正直身边那股如同实质的杀气,再次开口问道,同样的话,语气却已经与刚才不一样。
  方正直没有说话,他只是紧紧的握紧了拳头,他很想动手,真的很想,他并不畏惧那所谓的神境强者,只是,他如何能动手?
  云轻舞距离方厚德和秦雪莲实在太近了,近得只有一步之遥,只要云轻舞稍微动一动手指,方厚德和秦雪莲便不可能再有性命。
  这样的情况下,他如何能去赌这一把?他真的赌不了,因为,他根本就承受不住赌输的后果。
  那可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两个亲人,是他的亲生父母啊!
  方正直做不到,他真的做不到,他可以随意的用千虞,甚至圣上林慕白来设局,但是,他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拿自己父母的命来赌云轻舞的仁慈。
  “你害怕了?”云轻舞看到方正直沉默,身体也莫名的有些颤动,神情间更是突然间变得有些激动起来:“你在怕什么?到底你在害怕什么?”
  这是很少能在云轻舞身上看到的表情,可是,此时此刻,云轻舞表现的确实是一种激动,压仰不住的激动。
  “云轻舞!!!”方正直的拳头发出咔咔的声音,胸口更是急剧的起伏起来,这同样是很少能在他身上看到的表情。
  愤怒,强烈的愤怒。
  “在南域的时候,你在万军之中一人冲上风谷山崖上的时候,你没有害怕,在圣域中,你独自上到阴阳殿抓道魂的时候,你也没有害怕,后来,到凌云楼,又到天禅山,你一次都没有害怕,为什么这一次,你却怕了?”云轻舞的情绪在激动过后,又突然间平复了下来,凤目中莫名的闪过一抹黯然。
  但这一次,她却并没有再继续等方正直开口的意思,黯然的神情一闪即逝,很快的,云轻舞又恢复了平静,如湖水一样的平静:“嗯……说起来,你确实应该害怕,因为,你的父母正我的手里,不是吗?”
  “你到底想怎么样!!!”方正直终于开口。
  “其实,我本来并不想怎么样,不过,你既然说了,我总该想一想……你稍等一下,我想一想啊……有了,我想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条件,而且,我可以确定,你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云轻舞在说到最后的时候,平静的嘴角也露出一抹不经意的笑容。
  很微妙的笑容,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确实在笑,只是,这种笑却并不是开心的笑,相反的,似乎还有点儿苦。
  “好,我答应!”方正直现在的心情自然是不会注意到云轻舞的表情,他的心里只有一件事情,救出方厚德和秦雪莲,无论云轻舞提出什么条件,他都无所谓。
  所以,在云轻舞的话音刚刚落下,甚至连条件都还没有说出来的时候,他便直接答应了下来。
  “包括娶我吗?”云轻舞随口问道。
  “娶她?!”
  “这个恶魔少主……竟然要正直娶她?”
  “怎么回事?”
  北山村的村民们听到云轻舞的话,都是尽皆一愣,一个个的神情都是无比的震惊,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同样的,魔兵们也是完全愣住了。
  毕竟,即使是他们,也不可能想到,云轻舞口里所说的有意思的条件,竟然是要方正直娶她?
  “怎么样?不愿意吗?娶我,然后,为我妖魔两族效力,你答应吗?”云轻舞并没有在意村民们和魔兵们的震憾,而是再次问道。
  方正直手中的无痕剑在这一刻举了起来,直指云轻舞,一双眼睛红得如同鲜血一样,可是,很快的,他手中的无痕剑也放了下来。
  因为,他看到秦雪莲和方厚德,在云轻舞和两名妖魔强者的面前,秦雪莲和方厚德站在那里,就如同两片快要落下的落叶一样。
  “好,我跟你去血影城!”
  “……”
  “正儿……不行!你不能听跟这个恶魔走啊……”秦雪莲的身体一软,眼前也莫名的一黑,若不是小萝卜立即一把扶住,秦雪莲的身体早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秦伯母,秦伯母你怎么啦?”小萝卜使劲的抱住秦雪莲,脸上涨得通红,小小的胳膊上竟然有着一股子强大的蛮力,竟是死撑着秦雪莲的身体不让秦雪莲倒地。
  而方厚德在看到秦雪莲昏迷后,脸上也是急切无比,直接就一步抢了过来,与小萝卜一起将秦雪莲扶住。
  “孩子他娘,你不能倒下啊,孩子他娘……”方厚德憨厚的脸上,竟然落下两行泪水,铁打的汉子,在这一刻已经再也忍耐不住:“正儿,你想救爹和你娘,爹能理解,但是,你不能为了救我们而与整个人类为敌啊,不能啊……正儿,你是我们北山村的骄傲,是我们的骄傲啊!”
  “爹!!我不能让你和娘死,孩儿无论如何都要救你,相信孩儿……”方正直的身体一颤,眼睛都有些湿润,身上的杀气更是不断的波动着,朝着四周散去。
  “正直……”
  “好孩子,真是好孩子啊!”
  “正直,我们都为你骄傲,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们都支持你,即使,你的决定是错的。”
  村民们看到这一幕,一个个也都是落下泪来。
  “呵呵,没想到你真的会答应。”云轻舞在这个时候笑了,笑得有些苦涩,凤目中竟然有着一种难掩的悲伤。
  “我已经答应你了,现在放了我爹和我娘!”方正直并不知道云轻舞在想什么,他也不需要知道,他只需要知道,他不能让方厚德和秦雪莲死,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方厚德和秦雪莲死。
  “正直哥哥,你真的要娶她吗?”一个稚嫩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很纯洁,纯洁得不染一丝的尘土。
  “小萝卜,以后北山村就交给你来保护了。”方正直的牙关咬得很紧,但是,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嗯,正直哥哥放心吧,小萝卜会的,小萝卜就算是死,也一定会保护好北山村!”小萝卜郑重的点了点头。
  “我相信小萝卜。”方正直的表情在这一刻也同样认真,而在说完之后,他的目光也再次看向云轻舞:“放了我爹娘,还有北山村的所有村民,我可以跟你走,去血影城,任由你们处置!”
  “少帝,你不会真的要嫁给这个小子吧?他配吗?”一直在云轻舞身后的女子蔺姬在这个时候似乎也终于有些忍不住了。
  “你觉得呢?”云轻舞反问道。
  “从相貌上来说……这小子长得倒也不算丑,还算有点特色,但是,要说有多帅,我却又看不出来。”蔺姬摇了摇头,随即,目光在方正直的身上再次扫了一眼,接着说道:“然后,从实力上来说,有潜力,够天才,但是,却还不够强。”
  “你认为他不够强吗?”云轻舞再次问道。
  “当然,或许他在凡人境中算强的,但是,与我们相比,却实在太弱了,弱得我都可以一只手捏死他。”蔺姬肯定道。
  “一只手你可捏不死他。”旁边的男子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麟雨,你什么意思?你是想涨这小子的威风,来灭我的志气是不是?我告诉你,我至少有十种方法用一只手捏死他。”
  “我可不信。”男子麟雨似乎一点也不为所动。
  “不信?那我就让你看一看!”蔺姬一听,也再次站了出来,同时,一只手上也很快的布上黑色的鳞甲。
  而云轻舞在看到这一幕后,却是再次皱了皱眉头,目光看了蔺姬一眼,脸上的表情并不是太好看。
  蔺姬看到云轻舞的表情,也吐了吐舌头,然后,又重新站回了云轻舞的身后,竟然完全没有要逾越的意思。
  男子麟雨的嘴角往上一扬,接着,目光非常仔细的在方正直的身上看了一眼:“我觉得吧,虽然这小子现在还不够强,但是若能跟随在我等身后,以现在这个世界中的情况……不出五年,倒是真的可以成为一方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