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62章 神秘女人【二连更】
郑十翼有些后悔出门前不该不去看下黄历,难道今天不宜出门?还是小心女人?短短的时间遇到了三个古怪的女人。
前面两个不怎么言语,拔剑就要斩人!这第三个女人,干脆就直接不说话!
郑十翼无力的撇了撇嘴说道:“貌似能听到我说话的样子,那前辈定然不是聋子……”
“可是我该如何离开呢?莫非真的要跳进去?”郑十翼一脸怅然的看着前面的死亡深潭。
女人始终是完全不搭理的态度,郑十翼发现能离开的只有一条路!可是……刚才险些死在里面,难道真的要走这条路?
女子的脸色忽然变了,她的脸越来越白,周身竟慢慢结出了冰霜,股股寒意不断从她身上散出,使得四周的温度立马降了下来。
“好冷!”被这股寒意惊到的郑十翼,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
郑十翼将目光转向了散着寒意的女子。
女子面无血色,双手抱着腿,被冻得不断打着哆嗦。她的脸上、身上,布了一层白霜,发梢之间满是冰渣。
“这……怎么回事?”郑十翼困惑的看着女子,想过去问问情况,不过……又打消了这种念头,“刚才我发问,连搭理一下都没有,我为什么要≯管你的死活?”
郑十翼转过身就要走。
女子“咚”一声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郑十翼闭目叹息,在连连摇头中转身看向地上突然晕倒的女人,“你对我不理不睬,我可不能这样无情,发现都要死了,却不救你。”
“可,这个怎么救??体温如此低?我手边又没有保温的丹药。放着你不管,你必然会冻死。”
看了看四周,郑十翼并没有发现有取暖的木材,他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这里除我的体温外,也没有什么可以暖身的东西了。”
“希望我的体温,能起到作用吧。”
郑十翼蹲下身,将女子抱在了怀里。
在女子入怀的刹那,道道冰凉到极致的寒气,从女子身上散出,沿着郑十翼的身体,向他体内涌去。
这股寒气,真的是太凉了,被寒气侵入的地方,立马出现了一层白色冰霜。这层白色冰霜,冒着腾腾白气。
两人身体触碰过的地方,竟结结实实的黏在了一起,想挣脱都不行。
大股大股的寒气,源源不断进入郑十翼体内。
冷!郑十翼从来没感觉过这样的寒冷,刚刚接触的刹那,就冻的他叫喊出声来,想要挣脱却已经不能。
郑十翼暗叹情况不妙,这样下去……自己很快就会被冻死,可是!挣脱?没可能啊!这冰寒之力的黏吸之力太强了!会死人的啊!
分开?没可能……两人就这样紧紧的贴在一块儿。
没多久的时间……郑十翼发现自己的嘴唇已经变成了紫色,浑身极为刺痛,皮肤感觉都要爆裂了,一层层冰晶,开始出现在他的体表。
便是脸上也布满了冰霜,发梢上结了一层层冰渣!
“好冷,好冷!”他唇齿打着颤,感受着体内血液流动的越来越慢,再这样下去就真的咬死了。
魂种!救命啊!郑十翼催动真气猛烈的冲击着沉睡的魂种,之前还一动不动的魂种,在这一刻缓缓的跳动了起来。
“呼呼!”
一股吸力从魂种中散出,随着魂种的转动,吸力越来越大,竟牵引着郑十翼体内的寒气,向里面进入。
寒气流动的越来越快!很快……竟形成了一股寒气流,急速向魂种中流去。
在魂种转动前,从女子体内散出进入郑十翼体内的寒气,似是达到了饱和,不再进入。
疲惫!郑十翼从来没有感觉到这般疲惫,便是修炼八荒步都没有这样疲劳!作为武者,必须要时刻保持清醒。
可是作为一名疲惫到死的人……郑十翼实在扛不住上眼皮跟下眼皮要亲热的冲动,到最后……彻底睁不开眼,缓缓沉睡了过去。
“唰唰!”
两人之间的寒气,不断被吸进魂种。随着随后一缕寒气被吸走,魂种停止了转动,再度像之前那样有节奏的跳动着。
两人体表的冰霜渐渐消失,两人的体温正在迅速回升。
体温恢复,被郑十翼抱着的女子,很快就醒了过来。
她还没睁开眼,便感觉到已经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舒适的躺在这里了……她晃了晃身子,感觉有东西在束缚着她。
她很喜欢这样的感觉。随后,又用身子撑了撑,发现依旧被紧紧的束缚着。
她嘴角微微翘起,再次美滋滋的又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种舒服。
不过,她很快又睁开了眼睛!昏迷过去前,明明是躺在地上的!现如今躺的地方,离峭壁那么远,怎么会有东西束缚着自己呢?
她扭头向束缚物的方向看去……
映入她眼帘的是一张俊朗的脸!那个从水池子里喷飞出来的那名少年的面颊!
非礼我?女人心中的怒气,顿时不打一处来,第一时间猛然撑开了束缚着她的臂膀,在那臂膀的主人睁开眼,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一拳轰在了对方的胸口上。
郑十翼喷吐着鲜血,被轰飞到了不远处的峭壁上。
痛!痛!痛!
郑十翼像是一枚被煮熟了的大虾,蜷缩在地上不停抽搐着,口中连连吐着鲜血,他摸着被拍断的胸骨怒骂道:“你神经病啊!我好心好意救了你,你就这样报答我吗?”
“醒来不分青红皂白,就给我一拳!”
女子蹙眉微皱看了看体表,果然没了白霜!身体……也没了之前那么冷,这时才确信对方没有说谎,是对方救了自己。
救我?女人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感激,反而升腾起不屑的冷笑:“你这样假惺惺的对我并不会有效。”
郑十翼被女子莫名其妙的话搞懵了,自己出于好意救她,哪来的什么假惺惺,下意识的说道:“你这疯婆子,有病吧?我至少对得起自己了,懒得管你!”
女人听着郑十翼的抱怨,漂亮的唇角勾起更多不屑的冷笑。
郑十翼懒得搭理女人的古怪反应,只是觉得自己今天真的不适合跟女人打交道,干脆打量起了四周的绝壁跟死亡深潭,郑十翼暗叹道:“这疯婆子疯疯癫癫的,看来也指望不上了。”
“我在这里呆了这么久,那两个女人也应该走了吧。我还是跳下去试试看,能不能离开通过水道离开这里。”
郑十翼纵身跳进了湖中,溅起数米的水花。
女人望着郑十翼跳下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气愤,“夺了我的宗门,还想来抢我宗门的传承功法,想都不要想!”
随后,她又盘膝坐了下来。
跳入水中的郑十翼,自然没有听到女子说的话。
一进水,他便像之前那样急速下潜,很快就发现,湖底也有跟之前一样的漩涡,“难不成那个漩涡是我送进来的,而这个漩涡是送我出去的?”
不等他想完,漩涡中传来的巨大吸力,吸着他急速向下面沉去。
他不断挣扎,最终还是被漩涡中的吸力,吸了进去。
漩涡中的绞力,再度让郑十翼尝到了骨肉分离的折磨,他不断在湖底嚎叫着,与撕扯之力搏斗着。
魂种在以比之前还要快的速度跳动着,恢复着他的身体。
在历经险些被撕扯成碎片的惨痛折磨后,漩涡下方再度像之前那样,有一股巨力喷出,冲着他的身体,急速向上。
“蓬!”
他摇摇晃晃的冲出了水面,一直到了半空中,周围不再像之前那样是悬崖峭壁,而是他跳入死亡深潭前的熟悉情景。
望着这一幕,郑十翼知道,事情果然像他想的那样,湖底的那个漩涡是送他出来的。
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他喊了出来,“哈哈,我终于出来了!”
不过……这种兴奋,很快被站在湖边的两个女人给止住了,“她们怎么还在这里?”
郑十翼看着不远处那两个把自己比如湖中的疯婆娘,兴奋的心情瞬间消失了,本应该稳稳站在岸边的身形,也因为两个疯婆娘没走的关系,令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痛!郑十翼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起,顾不上去揉屁股上的疼痛,继续呆下去……下场只能被这两个娘们给弄死。
“你们这么想男人吗?我年纪还小……真不适合你们……”郑十翼暗骂一声,爬起身就向湖中跳去。
“给我回来!”
白莲一甩手臂,一条红色丝带顺势从袖中窜出,急速向郑十翼飞去。
“还好我跳的及时,不然真要死在这两个女人手中了!”
听到白莲的呼喊,郑十翼暗叹幸运。
就在他身体跃到空中,即将落入水中的那一刻,一条红色丝带,如长蛇般,绕在了他的腰上,将他缠了起来。
一股拖拽之力从丝带的那一头传来,缠着郑十翼向丝带那头回缩。
“可恶!”郑十翼叫骂一声,赶忙抽出无影刀,去斩断拖拽着他的丝带。
“混蛋,你休想斩断我的丝带!”
丝带若被郑十翼斩断,那郑十翼必然又要掉回湖中。白莲一手拽着丝带,迅速让丝带回缩。
另一只手已从抬起的左脚上,将绣花鞋抓了过来,一举砸向郑十翼砍向丝带的无影刀,试图将他的刀打偏。
郑十翼自然看到了打来的绣花鞋,忙加快了挥砍的速度,一刀斩断了丝带。
“扑通!”
郑十翼跟绣花鞋一块掉落进湖中。
绣花鞋正好落在了缠绕着郑十翼的丝带上,随着他一路下潜。
ps:喜欢的话,记得收藏,推荐票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