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55章 天才陨落
只有一颗洗髓丹?郑松眼中的谄媚变成了失望,无上神魂这样的存在,居然只换得了一颗洗髓丹?不是说有可能直接进入祖地吗?
短暂的意外,郑松的脸上再次浮现出了谄媚:“天羽少爷,您不是说完事后,就把我带进祖地吗?”
郑天羽瞥了他一眼,冷笑道:“一条狗,有什么资格进入祖地!”
没有更多的话,郑天羽转身在人的搀扶下离开了房间。
郑松愤恨的握着手中的“洗髓丹”,内心暗暗狠道:“我一定要好好利用这丹药,洗髓伐脉,到那时我的潜能一定会被激出来!到祖地会武的时候,我一定会大放异彩!”
闻讯而来的郑家长老、弟子,站在门口,任凭雨水打湿了他们的衣裳,他们却如没受到影响一样,死死的盯着告密的郑松。
沉默!一股肃杀的沉默气息在院子里散了开来!
四长老郑宏攥紧拳头,将牙齿咬的吱吱响,他抬手很是干脆的一掌拍向郑松,“畜生!去死!”
凛冽的杀意混合着强劲的掌风,将暴落的雨滴吹散,转瞬间来到了郑松跟前,这一掌下去,郑松必死无疑!
“老四,你休想伤我孙儿!”三长老郑玄呼啸而出,抢到郑松身前一掌拍出,将郑宏震退了两步。
“郑玄!你什么意思?”郑宏面带怒色指向刚刚从死亡线上转了一圈的郑松吼道:“这畜生出卖家族,该死!”
郑宏话音未落,他的身后冲出数人直扑郑松,各大绝招将雨水打的全部散开!
郑玄身旁的武者身躯一震,同样冲了出来,迎上了朝郑松打来的一伙人。
“砰!砰!砰……”
密集而又短促的拳脚碰撞声响起,相撞在一块儿的两伙人,同时被震退了数步。
郑宏眼中寒光涌动,愤怒的看着出来阻拦的人吼道:“你们还护着那叛徒!给我让开!”
郑玄横臂将郑松护在身后冷声道:“老四,你少在那儿给我胡说八道!我孙儿何时成叛徒了!”
“要不是我孙儿,做出这么明智的决断,若是祖地的人,知道我们私藏无上神魂,不上交,那我们郑家受到灭门的惩罚,都是有可能的!”
“郑林汉那老糊涂,作为家主,不主动让郑十翼把无上神魂交出来,还帮他隐藏,不进献祖地!他的下场,你们还没有看到吗?”
“我孙儿救了你们,你们非但不感激他,还要杀他,你们还有点良心吗?”
郑宏怒极反笑道:“郑玄,你还能再不要点脸吗?”
“我们郑家从郑十翼出生到现在,一直都替他保守他有无上神魂的事!除我们郑家人外,我们所在的天方城,都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祖地离我们这里十万八千里,要不是那畜生去告密,祖地的人,能知道吗?”
“我们郑家,每年都向祖地缴纳大批的贡品,你难道不知?我们若能摆脱祖地的控制,我们把要缴纳的贡品,分给我们的族人,该多好?”
“郑十翼拥有无上神魂,却又一点都不骄傲,比任何弟子,努力数倍的修炼,我相信给他一定时间,他一定能具备让我们郑家摆脱祖地控制的实力。”
“那畜生倒好,为了一己之私,做出那丧尽天良的事,你说不杀了他?留着他?还等着让他再次祸害我们家族吗?”
郑玄身后站出一个矮胖子帮腔道:“好你个郑宏!亏你还是家族的长老,今天我总算看清你的为人了。”
“没有祖地,怎么来的郑家?向祖地缴纳贡品,那是我们的义务!你倒好,竟有想摆脱祖地控制的想法。”
“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你是怎么能说出口的!”
“你今天想摆脱祖地控制,明天说不定就想脱离我们郑家!”
“郑宏,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郑宏身后立马也有人跳了出来,指着说话之人,大骂道:“放你妈的屁!你做狗做惯了吧!狗有什么资格在人面前叫唤!”
“我们每年向祖地上缴的贡品有多少,你应该知道吧?我们这也该算是仁至义尽了吧?可祖地管过我们的生死吗?”
“若不上缴那些贡品,我们郑家早就称霸天方城了!”
“那畜生竟毁了我们的希望,不将他杀掉,还留着干嘛!”
被骂之人,脸色极为难看,一甩手怒指着骂他的人冷笑道:“希望?你觉得那废物,拥有无上神魂,就能带领家族,摆脱祖地控制了?”
“我是说你天真好呢,还是说你傻好呢?祖地的人不论是天赋还是资质,都不是我们小小的郑家能比的。”
“那废物将来根本不可能,达到带领我们家族摆脱控制的实力。培养他,无异于浪费资源!”
“郑松将无上神魂献给了天羽少爷,也算是攀上了天羽少爷。我们家族若是遇上了事,让郑松去找天羽少爷,天羽少爷会不管?”
“你们现在将他杀了,将来遇上事了,我们怎么去求助天羽少爷!”
“还有就是,那家伙已变成废物了,我们家族的年轻一辈中,除郑松外,没有谁达到气轮境五轮,你们若将他杀了,今年我们难不成要把气轮境四轮的弟子,送进玄冥派?”
“那样岂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
“要我看来,非但不能杀郑松,还要好好的培养他!”
郑松旁边的人连连挥臂高喊道:“对,必须要好好培养郑松!”
郑宏面色阴寒,叛徒居然如此恬不知耻!
郑宏指着所有人怒骂道:“陷害人的人,非但得不到惩罚,还要得到栽培!这还有天理吗?”
“要这样下去,我们郑家还怎么立足?怎么长存?公平、公正,是一个家族的立足之根本!”
郑玄瞳孔一缩面色冷峻的看着郑宏喝道:“老四!我知道你护着那小子,但你不要往我孙儿头上扣屎盆子!”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算我们郑家将那家伙拥有无上神魂的事,隐藏的再好!祖地始终会知道的!”
“给我们定一个私藏武魂的罪名,我们还能立足,还能长存?别天真了!”
郑玄气势凌人,一步也不避让。
他身后的郑松,极为得意,时不时向趴在地上的郑十翼望去。
不知何时苏醒来过来的郑十翼面无血色,连呼吸都相当困难。即便如此,他依旧用凶恶的目光看着郑松。
“都死到临头了,还敢用这种眼神看我!”
郑松感受着郑十翼的眼神很是不爽,连忙向郑玄添油加醋道:“爷爷,天羽少爷收获了无上神魂,他应该高兴才对,可他走的时候,脸上却写满了不悦。”
“你说他是不是因为郑林汉出手,感到不爽啊!他要是因此找上门,那我们家族可就真的完了啊!”
“我们还不如赶快将那小子杀掉,免得天羽少爷找上门啊!”
郑松的话,仿若惊天炸雷,很快打破了这僵持不下的局面。
郑玄心中大喜,郑松不说,他倒忘了这事了,他连连点头道:“松儿不说我倒忘了。郑林汉袭击天羽少爷的事,不是小事。”
“祖地的人,若是动怒,我们谁都别想活了!”
“为了家族的长久,必须把这家伙杀了!”
说话间,郑玄及他旁边的人,都隐隐有了要向郑十翼移动的迹象。
郑宏等人赶忙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喝道:“你们这群王八蛋!郑十翼被那畜生害成那样了!你们非但不帮他报仇,还要听那个畜生的,要把郑十翼给杀掉!”
“小畜生,你的心到底有多黑!”
郑宏双眼赤红的看着郑松,巴不得现在就上去,将郑松杀掉。
将郑松护住的人,抽出武器,指着郑宏及他跟前的人,好像他们敢踏前一步,就动手杀掉他们。
郑十翼忍着剧痛,强撑着身子抬起了头,目光森冷的看着郑玄道:“这件事背后,应该另有其人吧。”
“我包括在场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祖地在哪,郑松怎么会知道?”
众人都疑惑的看向郑松,只有长老们跟家主,才知道祖地在哪,郑松怎么会知道呢?
郑松噙满笑意,脸上的得意,并没因众人的目光,有一丝动容。
郑玄不以为然的向郑十翼点头道:“是我告诉我孙儿的。我孙儿预感到,你的无上神魂早晚有一天会给家族带来祸患,就来找我商量。”
“我一听确实是这么回事!你的无上神魂不交出去,家族就会全力培养你。可要是有一天,祖地现你有无上神魂,将其抽去的话,你岂不是就变成了废物。”
“家族耗费这么多心血培养你,总不希望培养出一个废物吧。”
“培养你,既浪费家族的资源,将来又有可能,给家族带来灾难。”
“你想害家族,我自然不能让你得逞,我便把祖地的位置,告诉给了我孙儿!”
“我这是为家族考虑,有什么错吗?”
“你……好无耻啊!”郑十翼被气的气血翻腾,他让郑松向祖地告密,抽了他的无上神魂也就罢了,竟说出这样冠冕堂皇的话。
“噗……”
一口鲜血从郑十翼嘴中喷了出来,郑十翼眼前一黑就彻底昏迷过去了。
“枫儿!”
郑宏被气的眼中火光四射,一边摆手让旁边的人过去照顾郑十翼,一边将头转向了郑玄,冷漠的吼道:“郑玄!”
“想不到,是你这个老东西,纵容那个畜生,害我枫儿的!今日,不论付出何种代价,我也要将你们给杀掉!”
“小畜生,受死吧!”
郑宏眼中寒光一闪,将目光对准了郑玄身后的郑松,郑松被吓得连连倒退。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