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45章 一个,都不放过!
“都是姓徐的做的是吗?跟你没有半两魂石的关系是吗?”郑十翼的笑容里充满了冷酷,那是大仇得报才有的痛快冷笑:“自作孽不可活!既然有置别人于死地的想法,就该有失败被杀的觉悟!斩了!”
“什么?竟连执法堂队长,都要斩了!执法堂队长,代表的是执法堂的脸啊!”
“这小子杀了徐飒,也就得了!他还要斩杀陆明?疯了,他简直是疯了!”
执法堂在门派中的地位极高,不论是外门弟子,还是内门弟子,都对执法堂弟子毕恭毕敬,绝不敢招惹他们。
这小子竟然要斩杀外门执法堂的队长陆明。
难道他不知道,外门执法堂跟内门执法堂内部,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吗?执法堂的弟子,只能让执法堂的弟子欺负。
其它弟子,敢做欺负执法堂弟子的事,执法堂会让这人,永远无法在门派中生存下去。
郑十翼斩杀了徐飒,得罪徐家,他顶多进不了内门,成为内门弟子。但!他若是斩杀了执法堂的人,那他彻底在执法堂混不开了
所有人看向郑十翼的眼神,都觉︽得这家伙是个白痴,连这种事都敢做。
魏长老也被郑十翼的这种举措,给震惊到了!
心中的恨意,好似杂草一样疯狂滋长着,他的脸上也浮现出了坏坏的冷笑:“好张狂的小子,杀了我孙儿也就罢了,还想杀执法堂的人,简直是活腻了!”
惩戒长老对于郑十翼的决断,彻底被折服了,便是自己年轻胸藏万丈豪情时,也没这小子如此凶猛。
杀了徐家的人,又要把与害他有关的人杀掉!尤其是……这人还是执法堂的人!
拥有这种魄力的人,真的是……好久没有见到了!
惩戒长老赞赏的看了郑十翼一眼,道:“好!”大步向陆明走去。
离他们很远的地方,霍老一手捋着胡须,一手背负在身后,满意的连连点头,“这小子天赋极佳,悟性高。”
“又吃得了苦,又有胆识跟魄力,不愧是一棵好苗子啊!”
“门派的风气,败坏成这样,他这样出来搅合一下,未尝不好。”
看着向陆明走来的惩戒长老,他身后发呆的三人,立马明白过来了,跪倒在地拼命的给惩戒长老磕响头,“长老,您就饶我们一命吧!”
“求求您了!”
陆明见状同样重重磕起响头,“我这次真的知错了,给我一个机会的话,我绝不会再做这种事了!”
“还想让我给你机会?”郑十翼冷冷的看着陆明,“我能饶恕你,那之前被你害了的人的,他们能饶恕你吗?”
“若不是我福大命大,在地牢跟魔血洞窟挺过来的话,我早就跟像我一样,被你们折腾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了。”
“若非为我意志坚定运气好,闯过了三关,你会跪在我面前求我?你对我的一切折磨,我可以原谅你!”
“但要想让我不杀你,除非被你们伤害过的人,饶恕你们!”
郑十翼与他们无冤无仇,他们为了卖给徐飒一个面子,就将他抓进了地牢折腾他,后又将人丢进了魔血洞窟。
郑十翼可不相信,他们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
“你们几个,今日谁都别想活!长老,请把他们都给杀了!”
“好!”惩戒长老三步并作两步,不待几人来得及反抗,已来到他们身边。
挥起的手掌,依次划过这些人的胸膛。
“噗……”
四人喷吐一口鲜血,带着不甘死过去了。
死了……死了!执法堂的四个人……居然都死了!
望着死去的四人,众人知道,得罪过郑十翼的人,今日都没有好下场。
生怕殃及到他们,他们纷纷向后倒退。
魏志兴杀人的眼光,很快暗淡了下去,“有惩戒长老撑腰,这小子谁都不怕。我可不能惹怒了他。”
郑十翼让杀谁,惩戒长老就去杀谁,着实吓坏了魏志兴。
就在刚刚,他还向郑十翼发出了死亡性的威胁。
在重力关的时候,将重力调到气轮境九轮,完全超出了门规,郑十翼已经杀的眼珠子都红了,天晓得他会不会发疯的连长老都敢动?
“唰!”
郑十翼将目光转向了魏长老,冰凉的目光,使得魏长老脸部凉飕飕的,身体不自觉的颤动起来。
这小子说过,他只要通过了三关,就让折腾他的人,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徐飒跟陆明他们的死,都应验了之前的话,现在该轮到他了。
越来越觉得不妙,魏志兴攥紧了拳头,自己毕竟是长老,若真的到了困兽斗的地步,那自己也不是好惹的!
郑十翼若是敢张口找惩戒老祖接着杀人?魏志兴呼吸变得很是粗重,那么……自己就在惩戒长老动手之前,抢先动手抓郑十翼做人质逃走!然后把人杀掉!
郑十翼连看对方的一眼的力气都懒得用,只是很平静的说了一句:“杀掉吧。”
杀掉吧?
简单而又平静的三个字,在整个三关堂却掀起了惊天的巨浪。
包括惩戒长老都没想到,郑十翼会对魏长老做出这样简单,却又异常凶猛的决定。
这……可是杀长老!
外门弟子,杀长老!这是何等的逆天?
这是何等的强势!
这是何等的快意恩仇!
短暂的沉默,惩戒长老才豪气的应道:“好!”
“惩戒长老……”
魏长老惊恐中释放出了自己的武魂,那是一团黑色的阴影,其中藏着什么可怕的存在,几乎没人知道!
同徐飒,陆明等人不同!
魏志兴不打算坐以待毙,身为三关堂长老的他,从来不是待宰的绵羊!
一股逼人的气势由魏志兴的体内冲出,逼得郑十翼连连后退数步才稳住身形。
“惩戒长老……还请您别为了一个外门弟子,逼我!”魏志兴摆出了战斗状态:“我无意与您为敌……”
惩戒长老面带着几分淡然的笑容,只是眉宇间的凶厉之气暴涨,声音带着几分自嘲:“好,好,好!很好!现在的后辈,居然敢对我动手了!看来,很多人已经忘了老夫的外号……”
“‘无生手’程天宇!”霍老的眼睛陡然睁大,嘴角挂着一丝戏虐的笑容:“魏志兴这个蠢货,居然敢对老程动手?现在……他想痛快的死,都难了……”
“程前辈……”魏志兴声音带着几分颤抖,在看到惩戒长老程天宇的表情发生变化时,他突然想起了一些曾经忘掉的事情。
无生手!程天宇!
出手无生!
“晚了……”
程天宇的声音还是那样平静,只是……他的人……却一点都不平静!他的速度极快!快到包括郑十翼都无法看清他的身影。
众人能做到的,就是听。
那是一阵疾风暴雨的拳脚轰鸣,那是一阵疾风暴雨般的骨头断裂炸鸣之响。
当魏志兴再次出现在众人视线中时,他的人已经完全变形,全身上下找不到半块好的位置。
一个瞬间!仅仅只是一个瞬间!魏志兴便废了!
三关堂长老,甚至连惨叫跟闷哼都来不及发出,就彻底废了。
魏志兴躺在地上全身抽搐,他努力的想要挣扎站起身,他想逃跑……可……身体没有一根骨头是完好的。
痛!魏志兴痛的快死过去了,可……偏偏又没有没真的死过去。
丹田,碎了……经脉断裂……骨头没有一块完整!
这!就是无生手程天宇的手段!
众人怔怔的望着魏志兴,三关堂的长老……就这样了?
程天宇仿佛没有看到犹如死狗一样的三关堂长老,走向自己闭关打坐的位置淡淡说道:“放此地七天,过后上报掌门,收尸!”
七天?魏志兴惊得眼睛瞪大,他想要张嘴求惩戒长老给自己一个痛快,却发现下颚早就被打碎,如今连说话都做不到!
七天!众人很快明白,这位无生手大人,为了给郑十翼出头,居然要让三关堂长老在此地活活折磨他七天,才让他死。
“多谢前辈替晚辈,洗刷冤屈。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晚辈该离开了。”
跟惩戒长老道别一声,郑十翼在看到程天宇挥手后,便离开了三关堂,快步朝住处走去。
吴冬时而托着腮,时而在院子里踱着步,脸上写满了焦急之色,“不知道郑十翼在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他都进去那么多天了。”
“嘿!”一只大手忽然从吴冬身后,伸了出来,拍打在了吴冬肩膀上。
“谁!”吴冬身体颤动一下,一只手顺势去抓拍他肩膀的手,另一只手已攥成拳,翻身向拍他肩膀的手的主人打去。
“怎么连我都打了?”郑十翼被吓了一跳,忙开口道。
吴冬身体迟疑了一下,“好熟悉的声音。”
郑十翼正抱着手臂,很是开心的的看着他。
“兄弟,你怎么回来了?”吴冬惊讶的连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郑十翼被抓进执法堂后,整个人的消息就断了。他曾派跟他们一起进山的兄弟,四处打探郑十翼的消息。
可惜,他们除了知道,郑十翼进入牢房后,被带到其它地方外,并不知道郑十翼如今的情况。
ps:若觉得爽,那么,推荐票之类的,之类的,不要少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