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42章 不管对错
“武道一途,何来平坦?本就坎坷……”郑十翼眼白一翻,笑容里带着几分不屑:“我若连受到了侮辱,都不敢给自己讨回公道,还修什么武?”
“先前所受之苦,便是为了接下来的反击!”
郑十翼双臂一震,刚猛之气,荡漾而出。
魏志兴因为愤怒导致眼角连连抽搐,他把愤怒的眼神瞪向了陆明,责怪对方怎么能让一个油盐不进的新人安全到达三关堂?为什么不在路上就宰了他?
陆明没好气的白了魏志兴一眼,干掉郑十翼?你知道个屁!有霍老的命令,他若是不能安全到这里,我会立刻死掉!本想靠你三关堂帮忙,结果……三关堂根本就是废物!
刚刚还是盟友的两人,在这一刻开始相互埋怨着对方。
惩戒老祖漠然的对着郑十翼开口道:“三关你也过了,说出你感觉到的不公平。”
郑十翼心中堵着的那口闷气,在这一刻终于感觉到有了宣泄口!
魏志兴这一刻面如死灰!不想发生的事情,最终它还是发生了!惩戒长老出面,便连威胁对方的机会都没了。
》︾
陆明缓缓向后撤离,他隐隐觉得,会有不好的事,可能发生在他身上。
徐飒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心中暗暗打鼓,一双贼眼偷偷打量着惩戒老祖,不停的猜测着,叔爷爷是三关堂的长老,惩戒老祖也是长老!长老跟长老之间,总该有些面子吧?大人物,难道还会为了郑十翼这种小虾米,产生内部的不合吗?
陆明身后执法队成员,都紧张兮兮的看着郑十翼,生怕他在盛怒之下,把自己也给抖落出来。
郑十翼将目光停在了徐飒身上!
徐飒被这目光盯得心头狂跳不止,神态之间却依然保持着强势,这种类似的场面,自己不是没有遇到过!
上一次,还是在执法堂!执法堂的长老,就曾经看在叔爷爷的面子上,走了走过场,摆了摆样子,给自己一个不痛不痒的惩罚而已。
这次?三关堂跟执法堂,应该没有什么太多区别吧?
郑十翼看着徐飒的表情,心中暗暗揣测,难道这三关堂真的也是走过场的地方?不然,他为何这么自信?
算了!无论如何我要试一次!郑十翼冲着惩戒长老抱拳大声说道:“老祖!我所受到的冤屈,第一个人便是来自于他!徐飒!”
“数日前,我加入一支小队,进入仙灵山脉,打兽核!偶然发现了邱天浪的足迹,并且我们最后真的找到了邱天浪!”
“那时的他,受伤已经非常的沉重,在我们小队队员的合力攻击下,将他给击杀!因此割下了邱天浪的人头!”
“我到苏黎长老那儿兑换奖励,谁知徐飒跳出来诬陷我,跟所有人说邱天浪的人头,是我从他那儿偷的,让我将人头还给他。”
“我自然不给,与他发生了争执,在队友们的证明下,他没有得逞,怀恨离开!”
“敢作敢当,徐飒,你敢不敢在惩戒长老面前承认?”
郑十翼目光如炬,灼热的盯着徐飒。
徐飒在回答前,偷偷的看了一眼魏志兴,发现这位叔爷爷的面色不是很好看。
要否认!徐飒很是干脆的摇头说道:“我确实说过!但,那是因为我认错了!我以为我击杀的是邱天浪,后来发现不是!我也并没有拿到奖励不是?你何来冤屈?”
认错?郑十翼冷笑连连,心中越发的肯定,根据徐飒的反应,这里应该不是走过场那么简单,不然对方那嚣张的样子,怎么会不干脆承认下来。
郑十翼重重点头继续说道:“第一,你当时没有承认认错!第二,你没有得到奖励,是因为我的朋友帮我证明了!但就因为这事,你对我怀恨在心,在我通往练功的路上,让朱宵找我麻烦。”
“我给他让路,他还故意来撞我,还凶悍的说我挡了他的路,抡起拳头打我。”
“我出手还击,就被执法堂的人,抓进了地牢。”
“在牢房中,我遭到了二十多名弟子的围打。还好我承受力强一些,在与他们殊死搏斗后,捡回了一条命。”
“执法堂的人因此事,将我送进了魔血洞窟,经过我不停的在里面杀戮,我成功击杀掉了五千个魔物,走了出来!”
“从地牢到魔血洞窟,一个比一个危险,要不是我命大,我还能活到现在?”
“要不是你怀恨在心,想报复我的话,我的处境会变成这样?”
“我今日若不为我讨回公道,指不定你哪天就会将我害死!”
“你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想撇清你犯下的错,你觉得可能吗?”
郑十翼的这番讲解,听的众人冷汗直冒,他在被二十几个人围打下,存活下来,本来就是一种奇迹。
他还被送进了魔血洞窟,他那时一定是伤痕累累。
魔血洞窟及其凶险,别说是受伤了,就算是不受伤,也不能轻易的从里面走出来。
出来之人,要么变得疯疯癫癫,要么像变了个人似的,做事畏首畏尾。
像郑十翼这样,还来挑战“过三关”的,倒是没有一个人。
“难怪他一定要为自己洗刷冤屈,原来是受到了莫大的折磨啊!”
郑十翼所经受的这些折磨,放在他们身上,他们没有一成的把握能经受住。
惩戒长老的脸,一如最初那样平静,让人看不出他的心思是什么。
徐飒偷看着惩戒老祖那波澜不惊的神情,心中暗暗大定,执法堂的堂主长老,上次也是这样的神情。
“是这么回事!”徐飒耸耸肩膀很是轻松的说道:“但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在领取奖励处先不给我面子!所有的错误并不是我一个人的……”
魏长老面色“唰”一下,变成了惨白,心道:你小子傻了,疯掉了吗?在惩戒长老面前说这种话,不是找死是什么。
魏长老伸手猛拽徐飒的胳膊吼道:“你给我闭嘴!”
徐飒幽怨的看了魏长老一眼,心中暗是抱怨,上次,上上次,上上上次!那些在执法堂的每一次,都是您教我这样应对的啊,你们上层之间都暗中有利益交易的啊!
魏长老不等徐飒把话说完,赶忙将他拖到了身后,胆怯的看了惩戒长老一眼,解释道:“惩戒长老,我孙儿的确与郑十翼有过节。”
“但情况并不像他说的那样。我当时确实是认错了通缉者,才错误的诬陷了他。”
“后面找人来,找这小子麻烦,这完全是一时被冲昏了头脑。还请长老看在他年幼的份上……”
“牢房中他被人打,完全是因为,他太过狂妄,与我孙儿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这种品行的人,不被送进魔血洞窟削削锐气,那还了得!”
“这小子刚才摆明扭曲了事实,还请惩戒长老,替我孙儿做主,惩罚这卑鄙狂傲的小人啊!”
魏长老一脸的委屈,好像受委屈的是徐飒一样。
郑十翼心中冷笑,明明受苦的人是自己,到头来竟被说成了诬陷别人的人,魏志兴这老东西跟徐飒一样,不是什么好东西!
惩戒长老抬起头,眼中的寒芒,顿时让所有人都闭上了嘴。
“我出面,不是管谁对谁错的。”惩戒老祖圣印平静的没有半分情绪:“今日我来是为闯过三关之人,伸冤、洗刷罪名。”
“你们若不服气,完全可以挑战三关。”
霸道到了完全不讲理的发言,令在场的众人都有一种窒息的错觉。
惩戒长老走到郑十翼跟前,指着徐飒,一一细说道:“你说,邱天浪的人头,明明是你获得的,徐飒说是你偷的?是吗?”
“按照门规第三十五条,诬陷诋毁同门弟子,杖责五十到一百不等。徐飒行为恶劣,应判一百杖!”
“徐飒心存不服,找同门弟子挑衅,使得你被抓进牢房,险些被众人围殴致死。”
“按照门规第二百一十条,陷害同门弟子,险些或致使同门弟子送命,必须废除修为!”
“什么?废除修为?”除徐飒之外,所有人听到这一条,脸都变成了墨绿。
修为要是被废除,那将彻彻底底的变成普通人。
让一个修炼了多年的人,突然失去了修为,那比杀了他还痛苦。
徐飒紧张的开始吞咽唾沫,他很清楚的感觉到身旁的魏志兴长老,此时的手心里全部都是冷汗!
他想阻止惩戒长老说下去,可是被惩戒长老瞪了他一眼,他立马把话压了下去。
惩戒长老继续说道:“因为先前的事,你被送进了魔血洞窟,险些死在魔物之下。”
“按照门规第七百四十九条,因陷害同门,使得同门进入魔血洞窟,等危险地带,险些送命者,除被挑断手筋脚筋外,还要将其逐出门派,永世不得进入门派!”
“你因为受到冤屈,不得不通过‘过三关’,为自己洗刷冤屈。”
“按照门规第八百零八条,因陷害同门,使得同门不得不通过‘过三关’,为自己洗刷冤屈者,以死处理!”
“徐飒犯下的错该受的罪责,我已说完!”
“他数罪同犯,你说怎么罚,我就怎么执行!”
惩戒长老像待命的侍从,等待着郑十翼的命令。
其它人立马将目光转向了魏志兴……
他毕竟是三关堂的长老,他的身份虽与惩戒长老,相差十万百千里,但!他至少是名长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