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28章 洗冤三关
“执法堂?”
郑十翼看了看面色冷峻的四人,这些人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是不是有点太巧了?
他转而朝躺在地上的朱宵看去,发现受伤朱宵脸上满是诡笑,便是傻子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其中一名执法堂弟子,拿出小册子,边写边喊道:“新入门弟子行为恶劣,在瀑布旁边,殴打同门弟子。”
“殴打?”郑十翼冷笑一声,反驳道:“执法堂师兄,你这样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明明是朱宵先出手,实力不济,被我打翻在地,怎么成了我殴打他了?难不成他打我我挨着,才不叫殴打吗?”
一名鼻梁高挺,嘴唇有点厚的执法堂弟子,重重的甩动衣袖冷喝道:“放肆!我陆明执法向来公正!朱宵打你,我怎么没看到?我只是看到你打朱宵了!”
“我们要是来晚一步,朱宵就死在你手中了!这种行为,不比殴打严重吗?”
郑十翼这一刻彻底肯定被人给算计了,而且还是联合执法堂的人一起算计了自己!
玄冥派的执法堂肮脏的可以啊!郑十翼气极反笑的说道:“好一个执法公正!那我想问问,要是被打的人是我,你们会出现吗?”

陆明踏前一步,脖子扬起的让脸都要冲着天空了,才说道:“当然会!”
“好干脆!”郑十翼嘴角噙满冷意,“连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没调查清楚,就做出这样的定论,我想问问,你何来的执法公正?”
“还说我被打了,你们会出现。我觉得你们到那时出现,是帮着朱宵来打我的吧。”
陆明一边挥手示意身旁的人将郑十翼抓起来,一边冷笑着说道:“你诋毁我执法堂,这又是一条重罪。”
“我不管你服还是不服,你既然打了人,就要被关地牢十天!朱宵也要被关,只是关你们的房间不同。”
郑十翼笑容越发的冰寒,这些人算计的还真好!若我在这里反抗,那就是公然违抗执法队,到时候整个门派谁都能来杀我!
若真那样,自己就彻底栽了!
不能反抗!郑十翼努力约束着自己,门派规矩历来详细,为防止有弟子被执法队冤枉,特地设置‘洗冤三关’!
弟子在被冤枉,并完成惩罚之后,就能以武力向上申诉,只要通过了“过三关”,便会有惩戒长老出现,帮忙洗刷冤屈!惩戒那些恶意害人的执法队成员!
想到这的郑十翼,只是攥紧了拳头说道:“你们就不怕我过三关?”
“少他妈废话!”一名走到郑十翼跟前的执法堂弟子,抽出剑喝道:“就怕你不去过三关!你这种废柴,去十个,死十个!”
郑十翼警惕的注意着执法队的成员,防止他们偷袭的同时,又望了望身后幸灾乐祸的朱宵,踏前走去。
这次被人算计了!婆婆妈妈的纠缠,是没有任何效果的!
是男人就认下来!自己疏忽了!被人给算计了!以后注意!同时等待惩罚结束,去过三关报仇!
郑十翼深吸了一口气,迈步朝着听说过,但没见过地牢走去。
地牢,是门派为了惩罚犯过错,还不至于逐出师门的弟子的地方。
里面有因偷东西进来的,也有因没完成师门任务进来的,更有因欺负其他弟子进来的。
因此,地牢中鱼龙混杂,没有谁愿意到这种地方来。
在一间有二十五个人的牢房中,一名胸口标有“法”字的执法堂弟子,正一本正经的对所有的人说道:“过会儿,将进来一名叫郑十翼的家伙。”
“那家伙得罪了徐飒!徐飒发话了,你们要是好好‘招待’他,那他就替你们说几句好话,减轻你们的刑期。你们可明白了?”
“明白了。”牢房中的人,顿时兴奋的都站起身来。
这里每一个人,几乎都是从这种被欺负的阶段过来的,他们最喜欢做的就是这种事,特别是,打了人还能减轻刑期,他们为何不乐意?
“进去吧!”
陆明将郑十翼带到人数最多的牢房中,就诡笑着离开了。
郑十翼刚刚进入牢房,那些蹲在墙根的弟子,一股闹的都围了过来!各个面带着坏笑的问道:“怎么进来的?”
“被人陷害进来的。”郑十翼很是冷漠的做着回答,同时观察着整个牢房的情况。
一名脸上有刀疤,身材魁梧的弟子冷笑着说道:“被陷害的?,这里边的哪一个,不是被陷害进来的?大家说,我孙剑是不是被陷害的?”
“没错!孙老大也是被陷害的!”
郑十翼看着充满敌意的众人淡淡说道:“我明白牢房的规矩,我不会惹你们。”
“行啊,挺上道啊。”面有刀疤的孙剑,拍了拍郑十翼的肩膀,指着角落处,脚上绑着锁链的光头男子说道:“小子,看到没,那是我们的老大刀哥。”
“你要是想活着出去,就给老子老老实实的。”
“不然,你连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完,脸上有刀疤的孙剑便领着其它人,回到了墙根,郑十翼找了个空位置打坐修炼。
快到中午的时候,负责送饭的执法堂弟子,把饭菜送了进来。
郑十翼刚刚拿起筷子,孙剑突然跑到了他面前,伸出脏兮兮的手,朝他的饭菜抓去。
郑十翼抢在手掌到来之前,把饭菜移到了一边。
“找事是吧?”孙剑的脸色沉了下去,那带着刀疤的面颊显得格外狰狞。
“我找事?”郑十翼皱眉反问,“你抢我饭,你说是我找事,还是你找事?”
孙剑的脸上这一刻终于有了笑容,打人的借口找到了!很好!
“你不是懂规矩吗?刚来不知道,孝敬孝敬老大吗?还敢跟我横,真他妈,以为我不敢弄你?”
孙剑骂骂咧咧的从地上抄起一块砖头,直接朝郑十翼头上拍去。
“找死!”
郑十翼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自己不想找事,但不代表怕事。
这刀疤男子却接二连三找他麻烦,尤其用砖头拍人,若不还手,那岂不是要被这里所有人欺负?
一拍地,他带着势大力沉的一拳,朝刀疤男子的砖头迎了上去。
“蓬!”
砖头在雷霆击的面前,脆弱的连块豆腐都不如,孙剑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郑十翼的脚已经踹在了对手小腹之上。
狂暴的力量将孙剑瞬间踹成了一个v字,身体更是在爆炸性的力量推动下,倒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击在墙壁之上,震落了不少尘土碎石。
一脚!孙剑便口吐白沫,四肢无力的瘫软在地上,失去了战斗力。
坐在角落里吃饭的刀哥看到这一幕,把手中的饭碗猛力一摔的吼道:“妈的,给我上!”
蹲在墙根吃饭的其它人,皆抄起武器朝郑十翼冲了上去。
这里不是生死台,动用无影刀杀人,那将彻底栽在这儿了。
郑十翼没用无影刀,雷霆击之力运转全身,七轮的气轮全力爆发,瞬间冲入人群之中。
“砰砰砰!”
拳影相撞,人影纷飞,郑十翼在人群中也不需要隐藏什么,把被暗算的闷气完全施展到拳脚之中。
防御?不用!这些人的拳脚还不至于致命!
受伤?魂种!给我治愈!
郑十翼被算计的心气不顺,这一刻战斗只求痛快,甚至抛弃了很多合理性,跟对手完全一副硬碰硬的战法!
凶暴蛮横的硬干方式,令战斗结束的非常快,郑十翼魂种治疗上受到的伤害,看着躺在地上的众人,心中的憋闷大大减弱。
一口闷气出来,郑十翼甚至有开口向这些打算欺负自己的人说声谢谢。
“哎哟,我的手臂是不是断了,怎么这么疼啊!刚才明明是我击中了他的手臂,为什么,他没有事,我的手臂反倒断了?”
“还有我的双腿,我明明踹中了他的胸膛,为什么他一点事都没有?”
摸着断了的手臂、双腿的这些人,一边哀嚎着,一边如看怪物一般,看着郑十翼。
明明大家出手在先,都准确无误的击中了郑十翼,为何到头来受伤的是自己,被击中的郑十翼,反倒没有受伤?
一直倚在墙上吃饭,仿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光头刀哥,将嘴中的饭菜吐掉,一甩手臂,将筷子甩向郑十翼,站了起来。
郑十翼轻轻一侧身,躲过了射来的筷子。
光头刀哥冷冷的看着郑十翼,“有点意思!刚进来半天不到,就敢对我赵三刀的兄弟们动手,看来真的要给你上点规矩了。”
他乃气轮境九轮,这里是他的地盘,这里的人,除他之外,没有第二个人戴着脚链,进来的人,就算再狂傲,看到他的脚链,哪个不老实下来?
这新来的小子倒好!手下从他跟前拿孝敬自己的饭菜,他不但不给,还打伤了这么多兄弟,这种挑衅一次都不允许出现!若出现一次,日后便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赵三刀双脚一撑,脚链上发出了“铛铛”的脆响。
看到准备出手的刀哥,被打的惨叫连连的小弟们,这一刻也都来了精神,顾不上自己的伤势,纷纷叫嚣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