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26章 生死台上斩一刀
一道粗犷的声音,夹杂着“噔噔噔”的脚步声,从房门外传了过来。
不等郑十翼走到门口,那声音的主人,直接一脚踹开了房门。
这一刻,郑十翼也看清了来者的模样,常人的身材,眼睛圆鼓,下巴比寻常人宽大些许,此类陌生人见一次,便会留下深刻的印象。
来人一见郑十翼,便第一时间叫嚷了起来:“你就是郑十翼?”
郑十翼挑眉看着突然冒出来的挑衅者,如此嚣张的前来踹门,还真有人不把门规放在眼中啊!
“踹我门?”郑十翼打量着来人:“你又是什么东西?”
“你应该称呼我为胡斌师兄!”男人为了提高自己说话的气势,眼珠子瞪得更大:“看来,你就是郑十翼了!今天,我是来我们老大郑松传话的。他说你在家族中,偷鸡摸狗,丢人现眼也就罢了,别给他在门派中丢脸!”
“你偷了徐飒的人头,他命你现在,就把魂石还给徐飒师兄!”
郑十翼脸上多了几分恍然的冷笑,眼睛眯起成一条缝说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郑松派来的一条狗。怪不得3,不会敲门。”
“难怪郑松这狗东西,用卑鄙手段进入门派后,还能活到现在,原来是又做了人家的狗啊!他还真是有做狗的天赋……”
“还想让我把魂石给徐飒?亏他能想出来!你,回去告诉那狗东西,他愿意做别人的狗,就继续去做吧!我郑十翼没兴趣!”
郑十翼懒得在搭理胡斌,挥手像是赶苍蝇一样,让对方滚远点。
那狗东西偷偷向祖地告密,让林天羽抽了自己的武魂!还没找他算账,他倒是又想用自己得来的魂石,讨好徐飒!
别说是自己把魂石用完了,就算没用完,自己也不会将魂石,供奉给徐飒。
胡斌裂开嘴,森冷的盯着郑十翼,道:“狗东西,你这是找死!敢骂我们老大!”
“别人不知道,你是怎么进入门派的,我怎么会不知道?”
“你用那卑鄙手段进入门派也就罢了,你还要在门派中,做那偷鸡摸狗的东西,偷了徐飒的人头,还不把东西还给人家?”
“居然还敢骂我们老大!徐飒是什么人,你不清楚?要不是看在我们郑松老大的份上,他早来找你麻烦了!”
“听说昨天在苏黎长老面前,你还诋毁徐飒,说邱天浪的人头是你的!就凭你那点实力,你能杀的了他?”
“你不是说,那人头是你的吗?你既然有那实力,敢不敢跟我上生死台?”
跨上生死台,生死由天,谁也不能干涉!
胡斌连珠炮式的把话说完,心中掀起一阵得意,越发的佩服自己竟然如此机智,几句话就能把对方逼的不好拒绝自己上生死台!
要知道!郑松老大因为郑十翼这狗东西抢了他弟弟,进入玄冥派的资格!对这狗东西恨之入骨,只是一直碍于门规,不敢动手。
这次若是因此事,将郑十翼约上了生死台?以自己气轮境七轮的修为,定然轻轻松松斩杀郑十翼。
到那时,自己在郑松老大面前的地位,将得到怎样的提升?
想到这,胡斌瞳孔一缩,脸上露出几分得色的说道:“狗东西!敢还是不敢?”
“生死台?”听到外面动静的吴冬,赶忙走出了房间,听到胡斌要将郑十翼约上生死台,忙摆手道:“兄弟,你可千万别答应!”
“上了生死台,活下来的只有一个人。门派有着规定,被约者要不同意,约战者是不能将其强行拉上生死台……”
“你给我闭嘴!”胡斌蛮横的打断了吴冬的解释。
郑十翼是新入门弟子,他可能不知道门派的这条规定,自己正是想以此把郑十翼激上生死台的,没想到吴冬竟出来阻拦!
他一边用手指着吴冬,一边朝郑十翼轻笑道:“门派的确有这样的规定。像你这种胆小鬼,也不可能……”
“既然你找死……”郑十翼眼神变得冷漠:“那就去生死台杀你,便是。”
胡斌愕然的望着郑十翼,没想到对方会这样轻松的就答应了上擂台,这样轻易的将立功的机会送给自己。
郑十翼扫了一眼胡斌眼角那正在扩散的笑意,心中冷夏,对方既然敢约自己上生死台,说明这胡斌根本瞧不起自己。
面对这种上门挑事,又瞧不起自己,想要自己命的人,那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杀掉!
“按照门规!答应了,便不能反悔!我在生死台等你!”胡斌冷冷的瞥了郑十翼一眼,快步朝生死台方向走去。
吴冬一把抓住郑十翼的手腕,着急的沉声说道:“你不该答应他……”
郑十翼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而后,快步朝生死台去了。
吴冬着急的看向四周,双眉紧紧锁成了一个川字,怎么办?现在该如何救十翼?他虽然有自信,可那胡斌恐怕也不是省油的灯!
不行!我也要跟去!真的出现什么危险,我拼了命也要帮老郑一把!吴冬把牙猛地一咬,迈步追了上去。
生死台设在门派的一个小山脚下。
弟子们之间的恩怨情仇,到了不得不用生死来解决时,弟子们通常会走上生死台进行生死决斗。
一上生死台,生死由天,就连门派的长老,都不能干涉!
因此,走上生死台的人,都是实力相近的弟子。
不然,与对手的实力相差太多,走上去就不叫决斗了,而是叫做送死!
生死台!平日里的弟子们,便是有矛盾也会想办法妥善解决,平日里谁会没事上生死台?可这里,只要有人站在上面,便会很快的引来大量人的注意。
今天!胡斌站在生死台上,抱着手臂,令他感觉自己就是整个门派的焦点!这种感受……以前从来没有过。
看到郑十翼出现,胡斌冲着郑十翼勾了勾手指笑道:“郑十翼,你不是说邱天浪是你杀的吗?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把我胡斌杀掉的!”
“他就是偷了徐飒东西的郑十翼?”
围观的弟子们,还在思量胡斌的对手是谁,听着胡斌的喊声,顺着他目光望去,很快就锁定了朝这边走来的郑十翼。
“他好大的胆子啊,竟是连徐飒的东西都敢偷!”
“我听说他偷了之后还不承认,这不是找死吗?”
“偷了徐飒的东西,徐飒就算再恨他也拿他没辙。碍于门规,只要他不答应跟徐飒上生死台,他就死不了。”
“谁知道呢!居然同意跟胡斌上生死台?胡斌的修为虽远不及徐飒,但至少达到了气轮境七轮,他一个刚入门弟子,顶破天就是气轮境六轮!”
“这是找死了……”
围观的弟子叹息着摇了摇头。
郑十翼没有理会周围人的嘲笑、冷眼,更加懒得跟这些人解释人头的事情。
自从失去了无上神魂之后,郑十翼便很清楚,跟他们解释再多也没用!便是他们知道你占理也没用!力量,才是真正的道理!他顺着栏杆,爬上了生死台。
胡斌看着郑十翼的上擂台方式,不由的撇嘴冷笑:“连生死台都跳不上来,也敢上来战?真是感谢你送我这份功劳啊。”
郑十翼上了生死台,胡斌更不怕他跑掉,脸上那克制了很久的得意笑容,在这一刻全面爆发出来:“蠢货,老子能告诉你,老子是气轮境七轮吗?”
“七轮?”郑十翼眼睛一眯,嘴角带有嘲弄,“猪还比我重很多呢!还不是摆脱不了成为我盘中餐的下场?”
擂台下面众人立刻掀起一阵笑声,胡斌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居然把自己比作猪?
“找死!”
胡斌爆喝一声,搭在剑柄上的手,猛然攥住了剑柄。
别说像郑十翼这种新入门的弟子,就算是入门半年以上的,都不敢在他气轮境七轮面前撒野。
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那就怪不得自己了!
他右臂向上一用力,长剑出鞘!刺目的寒光,伴随着发出了“噌”的脆响令其气势瞬间暴涨,眉宇间得意神色再显:“能让我拔剑,死在我的剑下,算是你的荣幸了!”
没有更多的言语!胡斌身体弯曲前倾,跨步冲出宛如猎豹捕食,长剑连连抖动发出刺耳剑鸣,顺势将郑十翼完全锁定!
快!胡斌的快剑一出,令不少围观者纷纷皱眉,暗暗计算自己恐怕无法躲过这一快剑!
郑十翼眼中胡斌的快剑光芒暴涨,体内六道气轮高速转动,五指猛地握紧无影刀,身体斜斜向前迎上半步,战刀自上而下的一刀斩出,在空中顺势留下一道模糊的刀影。
后发先至!
胡斌的剑快!郑十翼的刀更快!
战刀在空中拉出一道翻着冷光的刀影,刀身掀起的劲气已经笼罩在了胡斌的额头位置,锐利的刀劲令他全身皮肤都发紧收缩。
不好!
胡斌心头狂跳,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快的刀?
他像是的将长剑上挑,想要阻止这斩落的战刀,却发现上挑的长剑刺到的刀子,也不过是一抹无尽真实的刀影罢了!
真正的刀……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颈部!
冰凉的刀锋给他的脖子带去了最后一丝冷寒,随即那撕心裂肺的疼痛,也快速的消失,令他连喊疼的机会都没有,脑袋便掉落到了地面。
死亡,有时来的就是那样快,那样不经意。
ps:今天三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