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11章 仇人在门派中相见
经过七天的赶路,第八天早上,郑十翼赶到了玄冥派。
将“追风驹”拴好后,他便朝挂着“玄冥派”,那龙飞凤舞的牌匾山门走去。
负责接待的是身穿青衣的弟子,他们正在审核跟郑十翼一样,到玄冥派报名的人的令牌。
“请出示你的令牌!”
轮到郑十翼时,一名嘴角有一颗黑痣的青衣弟子,伸手拦住了他。
郑十翼将邀请令掏了出来,递给了他。
他翻看着令牌,当看到令牌背部的“郑”字时,冷漠的脸上,忽然多了一丝微笑,朝郑十翼笑道:“原来是郑家派来的啊,你们上年派来的人很出色啊。”
“希望你也能像上年派来的人一样出色,进去吧。”
很出色?郑十翼眉头紧锁,实在说郑松吗?看来他在这玄冥派一年的时间里,混的很不错!不然偌大的玄冥派,怎么一个接引弟子,也能说出很出色?
“多谢!”
郑十翼道了声谢,踏进了山门,便发现山门附近站着不少迎接自家新弟子的老弟子们,正三五成群的朝这边赶来。
在这些人中,郑十翼看到了一道熟悉的影子。
他虎背熊腰,右腮上有一个红色印记,笑起来露出的牙齿,参差不齐。
这不是害的自己武魂被抽的郑松,还能是谁?
“郑松!”
郑十翼心中怒火中烧,双拳不自觉的紧紧握成了团。
郑松走在最前面,跟在他身边的,是郑家之前派来的弟子。
他们正认真的听着郑松的讲述,“我弟弟郑平,天资聪颖,去年就进入了气轮境五轮。他进入了门派,你们可要照顾着他点啊。”
“放心吧,郑松表弟,都是郑家人,我们怎么会不照顾着他点呢?”
“更何况以郑松表弟在门派中的威名,只要一提出他是郑松表弟的弟弟,谁还敢欺负他?”
这些人客气的看着郑松,一个来到门派仅仅一年就能打上门派风云榜的人,已经成为了玄冥派之中郑家弟子的领头人。
郑松极为得意的迈开大步,催促道:“几位兄长,我弟弟到门派应该有一段时间了,我们还是走快点吧!”
旁边的几人点点头,迈开大步跟了上去。
“郑松师兄好!”
从郑松身旁经过的弟子们,不断向他打招呼。
“郑平,当你看到你哥,在门派中混的这么好,你会不会高兴的跳起来呢?”
怀着这种兴奋,他再度加快了步伐。
就在他以为马上就能接到郑平时,出现在他面前的人让他顿时僵在了原地:“怎么是你?”
郑十翼面上带着仇人都能理解的笑意说道:“很意外吗?去年如果不是你干出那卑鄙的事情,我去年就该在这里了。”
“我弟弟呢?”郑松瞪眼看着郑十翼。
郑十翼笑了起来,笑容里透着带有发自内心的高兴!
这郑松联络祖地的人,抽走自己的无上神魂,抢了自己进入门派的资格,如今还想要让他弟弟也进入门派!
看着郑松算盘落空的神态,郑十翼心中异常的高兴,他抬手索性指着自己笑道:“你说我都站在这里了,你弟弟会在哪呢?”
郑松脸上最后的一丝笑容消失了!凝重的面色因为唇角连连抽动!郑十翼因为自己而被抢了武魂,失去了进入了进入门派的资格,他一定对自己及身边的人恨之入骨。
郑平的性子不及自己阴柔,反而处处争先,事事强硬!对待郑十翼时的做法,定然是在族比上面强势动手吧?
郑松沉默了半响的说道:“你……”
“是啊。”郑十翼点了点头:“我废了他!跟你不同的是,我亲手废了他!没有像狗一样的跑去祖地作什么出卖的事情。”
“你!”他抬手伸出的食指几乎要按在郑十翼的鼻子上咆哮着:“你在找死!伤我弟弟还敢到玄冥派来!这是你做的最错的事情!”
郑十翼抬手将那几乎要贴在自己鼻子上的食指缓缓推开,冷笑着说道:“你还生气了?该生气的人是我吧?”
“你当时为了加入门派,去祖地告密,让祖地的人抽走了我的武魂!”
“你弟弟,为打废我让其他人弃权!你爷爷更是颠倒黑白!”
郑松面色陡然涨红,也不知道是因为羞愧,还是全然的愤怒,他大喝道:“你放屁!我向祖地告密,是为了向祖地尽忠。无上神魂本来就该献给祖地,让祖地变得更强大!”
“你不把武魂交给祖地,就是私藏武魂!”
郑松拍拍胸膛指着自己说道:“你看我向祖地尽忠,祖地给了我多少好处。数不尽的高级功法、丹药,在它们帮助下,我的修为突飞猛进。”
“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去参加祖地的宗族大会,到时候,在宗族大会上,一战成名,给我们郑家争光,让我们郑家得到祖地的重视!”
“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家族好啊!你竟然把我当成了卑鄙无耻的小人!”
“我真是心寒……”
郑松越说越越来劲,仿佛他这些都是正义之举,激动的面颊越发红光
郑十翼轻轻鼓掌的笑着,郑玄一系的不要脸见过太多之后,再听到这样的话,都不会是愤怒,而是单纯的觉得好笑:“我以为郑玄那老匹夫就够不要脸了,你居然可以做到比他还不要脸。”
“拿着我的武魂,换取了好处,还说的像是我冤枉了你似的。”
“你还想去宗族大会上,一战成名,我看你是去跪舔的吧?佩服佩服,做狗做成你这样,真佩服啊。”
郑十翼鼓掌连连,令郑松的面颊再添三分红光,他继续说道:“宗族大会?我也会去的!我会看着你怎么跪舔郑天羽!我也会告诉你,你跪舔的主人,会被我打成废人!”
“一个依靠强夺他人无上神魂,对自己如此不自信的人,在我看来才是真正的废物。”
郑松很想立刻出手把郑十翼打死在当场的想法,但他却不敢真的动手,因为门派有着规定!打死同门弟子,是要被废去修为,逐出门派!攻击同门弟子,也一样会遭到重罚!
郑松冷笑着,自己好不容易进入了门派,可不会傻到这种地步,抬手指着郑十翼道:“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才进到这里的,但你在这里最好给我老实点!”
“而且,我还能明确的告诉你!你在这里呆不过三个月,三个月后的新入门弟子考核,我会亲自把你送回去的!”
郑十翼拍开他指着自己的手说道:“用卑鄙手段,进入门派的,你说的是你自己吧?不要告诉我,你通过新入门考核也是用的这种方法吧?这次又是出卖的谁?跪舔的谁?”
“你在家族丢人现眼也就得了,怎么还跑到这里丢人现眼来了?难道想让所有人知道,郑家出了一个叫郑松的卑鄙小人吗?”
“新入门弟子考核?我会到时把你给打废……”
郑松被郑十翼一顿抢白,知道继续呆下去只能在言语上被侮辱,干脆的说道:“我懒得跟你逞口舌之便!我倒要看看,三个月后,你怎么通过考核!”
转过身的他,猛然朝旁边的人,摆了摆手。
旁边的人,忙跟了上去,小声问道:“郑松表弟,不把他带上山吗?”
“嗯?”郑松瞪了几人一眼,几人忙闭上了嘴,退到了他的身后。
看着没被带走的郑十翼,站在不远处的老弟子们,都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这小子要完了,他竟是被自家的老弟子,给抛弃了!”
“没有老弟子的庇护,新弟子要想在门派中立足,又岂是那样容易?”
郑十翼耸肩的笑了起来:“我要是真被他带走了的话,那才是彻底的完了。三个月之后,他就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