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世天君 > 第9章 截杀
郑十翼点了点头,想要绕开郑德胜。
老人伸出背负着的左手阻拦住他的去路,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心中有气。郑玄他们的做法,确实过分了些,但不论如何,我们毕竟是一家人,看在我的份上,你就不要记恨他们了……”
“我为何要看在你的份上?”郑十翼少年心性的火气,几乎到了无法压制的地步:“我被抽走无上神魂沦为废物,被人欺负的这一年中,为何没见你来安慰我?”
“刚才郑玄他们都要杀我了,也没见你阻拦!要不是秦伯出现,我现在都被郑玄打死了!”
“你现在让我不要记恨他们,我就不记恨他们!你是谁啊!”
“还一家人,一家人有这样对待一家人的吗?”
一年来的心酸、委屈,因为郑德胜的一句话,再度浮现到了郑十翼的眼前,他几乎是在心中把这些话喊出来的!
可他面上,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
看着这般模样的郑十翼,郑德胜知道刚刚点头只是做给自己看的,忙解释道:“之前我没帮你,我是有苦衷的。”
郑十翼很想忍着点头继续收拾行礼,可年轻人心中被压了一年的气,在这一刻再也无法忍下去,他抬头说道:“我了解。你的苦衷,就是让抽走我无上神魂的人,逍遥法外,帮着郑玄把郑松,还有郑山,送进玄冥派!是吗?”
郑德胜面色有些苍白的道:“看来你对我的成见还是很深啊!”
他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你拥有无上神魂,对于我们郑家来说,绝对是千年,甚至是万年来,难得一遇的天才!”
“我们何尝不想将你培养出来,引起祖地的注意,进而提高我们郑家的地位。谁知道,祖地竟派人来抽了你的无上神魂。”
“我们又打不过祖地,这让我们怎么帮你?”
郑德胜显得很无奈。
郑十翼嗤笑道:“你们曾想过帮我吗?要是真有这种想法,为何还容忍郑松的告密,并最终将他送进了玄冥派?”
“不!”郑德胜连连摆手,解释道:“我们也想过把郑松废掉,只是,你被抽走了武魂,没了进入玄冥派的资格,我们要再把郑松废掉的话……”
“那谁接替他进入玄冥派?他要是不去玄冥派的话,将来谁来守护我郑家?我从家族的长远考虑,才出此下策的。还请你能够谅解我。”
郑德胜不断摇晃着脑袋,尽显自己的无奈。
“我谅解你!”郑十翼摇头说道:“但我不认同这个做法。家族的昌盛,是依靠的公平,相亲相爱,而不是向破坏规矩的人妥协。”
“唉……”郑德胜望着这般模样的郑十翼,他知道郑十翼对家族真的很心凉了,不过又有什么办法呢?
家族对不起他在先,他心中有怨恨也是应当的。
“他服用了焚脉丹,潜力都被榨干了,就算进入了玄冥派,也不会有多大的建树。他将来应该不会给我郑家带来多少威胁。”
郑德胜知道郑十翼不会原谅郑家,没再阻拦,而是提醒道:“郑松进入玄冥派,已经有一年了,以你如今的实力,去找他报仇,只会取得适得其反的效果。我看你还是尽量躲着他吧。”
郑十翼抱拳道谢道:“谢谢家主的提醒,既然如此,那我就走了!”
拜别一声,他便出了房间,从马厩中牵出“追风驹”,踏上它便朝城外走去。
“三长老,郑十翼出城了!”
就在郑十翼走后不久,一名穿着青衣,贼眉鼠眼的探子,跑进了郑玄的房间中,跪在他面前说道。
“下去吧!”
郑玄摆了摆手,那名探子便乖顺的退了出去。
看着躺在床上面色苍白,还在昏迷状态中的郑平,他狠狠的攥紧了拳头,“废物,你敢把平儿伤成这样!我不把你杀了,我就不是郑玄!”
一甩衣袖,他便离开了房间。
避开了其它人的视线后,他走到了一座落魄的宅院中。
此时,一名脸上有一道长长疤痕,眼睛中满是狠戾的少年,正盘膝吐纳着。
看着走进宅院的郑玄,少年猛地站了起来,抱手低头朝郑玄打招呼道:“主人!”
郑玄点了点头,命令道:“郑阳,跟我到城外,把那废物杀掉!”
“是,主人!”
郑阳恭敬一点头,马上换上了黑衣,并将他的面部,用黑布缠绕了起来。
随后,两人便骑着马,朝城外追了过去。
骑着“追风驹”的郑十翼,一路狂奔,很快将生活了多年的天方城甩在了身后。
翻过前面的山头,他就将踏出天方城的区域,进入陌生的地带了。
“哒哒哒!”
就在这时,两道急促的马蹄声,忽然从身后传了过来。
郑十翼还以为赶路的人有急事,忙牵住缰绳,为他们让路。
“废物,你怎么不跑了?”
就在他牵住缰绳,使得“追风驹”速度降下来时,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笑声。
接着,疾驰而来的两人,便出现在了他面前。
郑玄,还有一名蒙面黑衣人。
“难怪马蹄声如此急促,原来是来追我的!难得我还好心,停下来给他们让路。”
郑十翼看着眼前的两人,冷笑了起来,同时暗暗观察着四周,准备进行突围!
郑玄眼中寒光闪烁,脸上的肌肉因为仇恨而变得越发狰狞,他冷笑道:“小畜生,你的运气倒是不错。我多次想杀你,都没有机会。现在我看谁还能帮你!去死吧!”
郑玄翻身下马,手掌直逼“追风驹”,只要他一掌将“追风驹”拍死,那郑十翼便没了逃命的依仗。
“郑玄,你休想伤害翼儿!”
在郑玄刚要出手时,不远处忽然传来“哒哒哒”的马蹄声,接着,一道黑影腾空而起,一掌击退了他。
郑玄望着再度阻拦计划的郑宏,气恼道:“郑宏!你到底想怎样!你三番两次破坏我的计划,难不成想让我杀掉你不成?”
郑宏并没搭理他,朝郑十翼催促道:“枫儿,我给你拦住他们,快走!”
“多谢四长老!”
双方实力悬殊,留在这里只会拖累郑宏,使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郑十翼抱拳道谢一声,便拍打着“追风驹”,疾驰而去。
“休想走!”
郑玄想翻身上马,郑宏却先他一步,拦在了前面。
“你这是找死!”
郑玄眼中杀气涌动。
郑宏多次阻拦他杀郑十翼,他早已对他恨之入骨,鉴于他是长老的身份,才没有对付他。
没想到这家伙不知天高地厚,竟是追出了城,既然如此,他要再不杀他的话,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他朝黑衣蒙面的郑阳命令道:“那废物就交给你去处理了!”
“是,主人!”
黑衣人登上马,一拍马屁股,迅疾的朝郑十翼追了过去。
郑宏想来阻拦,郑玄却将他拦了下来,暴喝道:“郑宏,明年的今日就将是你的祭日,去死吧!”
“想让我死,还没那么容易!”郑宏毫不示弱。
然后两人便厮打在了一起。
“砰砰砰!”
身后不断有猛烈的撞击声传来,郑十翼却无暇顾及。
骑着“追风驹”的他,不断拍打着马屁股,试图让“追风驹”跑的更快一些。
朝他追来的黑衣人,则不断冷笑道:“再跑快一点儿!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挣扎多久!”
“你到底是谁?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联手郑玄,来杀我!”
郑家的人,要是想杀自己的话,他们会像郑玄一样,正大光明的来杀自己,倒不像追来的黑衣人,他刻意遮蔽着脸颊,显然是不想让别人,看清他的真实相貌。
黑衣人拍了拍马匹,笑道:“我是谁并不知道,重要的是,今天你必须死在这儿!”
“死?”郑十翼恍如听笑话般,回身望了黑衣人一眼,夹紧“追风驹”,道:“等追上我再说吧!驾!”
“追风驹”带起阵阵尘埃,一眨眼冲到了几百米外。
“追上你还不简单?”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掏出匕首的他,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就刺进了马匹的背部。
“呜……”
被刺中的马匹,带着呜鸣之声,咆哮着就朝郑十翼去了。
“哒哒哒!”
身后越来越响的马蹄声,使得郑十翼立马转过了身,看着不断迫近的黑衣人,他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
黑衣人的马匹,的确比“追风驹”快,可要想追上他,至少也得等他进入前面那片密林。
到那里,就算对方追上了他,他也能在密林的遮蔽下,摆脱对方。
倒不像现在,他还没靠近密林,就被对方追了上来。
对方与他的距离,在一步一步被缩短,在对方离他还有十几米时,他看到了马背上的那把匕首,鲜红的血液不断从刺入处流出。
郑十翼恍然大悟,“难怪他这么快就追上了我,这果然是心狠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