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教化儒仙 > 第三百八十章 九天府、推荐信

?  说来话长,实则历史长河之内,时间流速缓慢,从黄书开始书写易经,到后来成就大儒,仅仅过了寥寥片刻而已;
  稍稍熟悉了一番大儒的实力,黄书不由缓缓睁开了双目,却见天机老人,正满脸震惊的盯着自己不断观望,
  黄书疑惑的看了看自身,奇怪问道:“前辈为何如此看我?可是有何不妥?”
  “不妥,当然是不妥,而且是大大的不妥!”天机老人双目圆睁,惊声道:“就在刚才,你的气息还是若隐若现,
  但寥寥片刻之后,你却浑身气势内敛,再无丝毫泄露,好似跟整个天地融为一体一般,简直比我这个天机阁阁主都还像是天机阁主,
  要知道,我当初修炼天机推演之术的时候,从刚刚入门,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可是足足修炼了上千年的时间,
  这还是因为老夫有天机阁世代相传的推演秘法,而你小小年纪,就能够将推演之术修炼到天人合一之境,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黄书闻言,微微一笑,摇了摇头,开口道:“此乃我儒家秘术,但弊端颇多,危害甚大,不可流传,其中细节,不便多言,咱们还是继续下棋吧!”
  事实上,黄书之所以气息内敛,并不是因为修行到了天人合一之境,而是因为他利用将历史长河炼入自身的原因,这相当于是将天地纳如自身体内,
  表现在外,或许与天人合一相似,但实则有着本质性的区别,
  只是,黄书刚刚才决定,不可将此法随便流传,以免犯下大错,此时自然不好与天机老人多言此中蹊跷;
  天机老人虽说好奇,但与苍天打交道这么久了,自然清楚,这种与推演相关的功法神通,诡异莫名,危险多不胜数,一句话不当,都有可能带来严重后果,
  是以到不会觉得黄书是在避技自珍,反而觉得黄书心志坚定,懂得取舍,不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反倒是对黄书心生好感;
  当即,也不多言,心神一动,再次开始推演天机,与黄书下起了推演棋来;
  却见黄书大手一挥,六十四个挂盘显现苍穹之上,不断旋转,每个挂盘之上,都在推演着下一招的棋子走向;
  望着那八八六十四个挂盘,顿时让天机老人心中大惊,面孔缓缓严肃起来,甚至不由自主的探手入怀,掏出了一个罗盘,却是开始使用起法宝辅助;
  要知道,黄书刚刚起了一个卦盘,就与天机老人杀了个难解难分,如今六十四个卦盘齐齐发威,难度顿时暴增六十四倍,
  即使天机老人在如何自信,也不会觉得要胜过黄书是个简单的事情!
  而能被天机老人珍而重之的当做杀手锏使用的罗盘,自然也不是普通的罗盘,
  而是天阁历代阁主,总结自身推演天机的经验,制造而成的罗盘,其上灌输着历代天机阁阁主的推演心血,乃是一件地地道道的推演类天地重宝,
  甚至这罗盘在所有的天地重宝之中,那也是可以排得上号的,天机老人用它来推演天机,厉害程度可想而知;
  黄书与天机老人,可谓是龙争虎斗,将遇良才,杀的是你死我活,小小的棋盘之上,每一枚棋子都好似重如千斤一般,甚至压的石桌都开始嘎吱作响,多出了道道裂痕!
  见此,一旁围观的百离殇顿时面露惊奇之色,高手下棋,他见过很多次,下到高深之处,棋子变得重若千斤也是正常,
  但那都是下棋下的好的,才能在小小的棋子之中,灌输进自己的意志,使其彰显奇效,黄书二人这棋下的如此差劲,为何也能蕴含意境,甚至连石桌都压坏了?
  难道这棋只是看似简单而已,实则高深莫测,另有隐情,只是自己棋艺粗浅,没看出来?
  百离殇在那里疑神疑鬼,暂且不提,且说黄书与天机老人的棋局却是终于到了最后关头,
  八八六十四卦联合之下,下起棋来,简直非一般的快速,而且招招料敌先机,天机老人虽说厉害,奈何在黄书周易之下,还是技差一招,不幸败北!
  “我输了!”呆愣的望着棋局发了一会呆,天机老人不由叹息一声,丢下手中棋子,
  随即开口向黄书道:“老夫说话算话,从今日起,这天机阁就并入你儒家书院门下,所有人手任凭调遣,
  不过,老头子我年老体衰,已经作用不大,也没有你们年轻人的活力与激情,怕是无一直身随左右,这样吧!”
  说罢,转过头来,向百离殇喊道:“臭小子,从今以后,你就跟着你大哥吧,黄山主有什么事情,尽管让这臭小子去做,不用跟我客气!”
  黄书闻言,不仅无语,这天机老人果然是个老狐狸,难怪刚才会这么轻易的就答应,输了棋局要投靠儒家书院那,整个天机阁总共就他们两个人而已,
  而百离殇与自己本就是结拜兄弟,有困难,找他帮忙,相信百离殇绝不会推脱,有没有天机老人认可都差不多,
  至于天机老人自己,又不出手,那天机阁投不投靠儒家书院,根本就没多大差别,顶多是天机阁的名声会变差一点而已,
  但天机老人修炼天机推演之术到了这等成都,早已看穿一切,不将这些虚名看在眼里了;
  不过黄书虽说有些不甘,但也不会太过贪心,天机阁的投靠,只是意外收获罢了,他的真实目的,还是为了水月涵和黄铁崖;
  至于天机老人的投靠,相信有了这一场棋局,已然在他的心灵之上开了一条缝隙,只要自己持之以恒,早晚能将他忽悠过来,给自己出死力帮忙的,
  现在自己的实力,还应付的过来,倒是不必急着将天机老人拉上自己的战车!
  而百离殇对于彻底听命与黄书,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此时还在研究那盘棋局那,
  但无论他怎么研究,也看不出这盘棋局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明明就是水平一般的一场棋局啊,两人怎么会下出这么厉害的效果那?
  显然,百离殇无论如何也不会知道,黄书与天机老人的棋艺都是半吊子而已,仗着推演之术下棋,那棋力真是遇强则强,越弱则弱;
  这局棋虽说下的缓慢和慎重,蕴含着天机推演之术的最高成果,但其本身,还真只是一局普普通通的棋局而已,丝毫没什么值得研究的地方,
  或许这就是返璞归真吧,任何技能,不管多么的绚丽,到最终,终究会回归平凡本质。
  闲话少叙,且说棋局既然胜利,黄书一颗也不拖延,直接想天机老人问道:“前辈如今可否告知,如何救活家妻了?”
  天机老人闻言,叹息一声道:“既然你非要知道,本尊自然也只能告诉你,
  五百年前,我曾与机缘巧合之下,遇到过一只凤凰,要知道,凤凰一族,得天独厚,乃是神兽,
  但也因此受到苍天的诅咒,每一只凤凰,都会遭受天谴而死,而那只凤凰便是天底下最后一只凤凰了,可惜那凤凰因为天谴的原因,重伤垂死,甚至无法浴火重生,
  当时老夫年轻气盛,还不知天高地厚,一心想着逆天改命,于是就施法替那凤凰延续生命,助他浴火重生;
  但最终,终究是功败垂成,老夫也糟了天谴,从此家破人亡,孤苦到老,而那凤凰临死之前,则留下了一朵涅槃之火。
  那是凤凰一族的传承之火,只要它在,凤凰一族就还有机会复活,最终那涅槃之火,被那凤凰送进了九天府内藏了起来;
  你若想要救活你妻子,那么只需要前往九天府,将那代表了凤凰传承的涅槃之火找到,并与你剩余的那一簇灵魂之火用我天机阁秘法相合,便可复活过来!
  只是如此一来,那凤凰一族将会就此灭绝,那涅槃之火上面,还凝聚着整个凤凰一族的诅咒,危险无比,这也是我为何不愿意帮你的原因之一!
  如今,九天府开启在即,你只要前往九天府,找到涅槃之火,就可以了,其余的事情,交给老夫就行,老夫既然答应了帮你复活妻子,那就一定会倾尽全力的!”
  “多谢前辈!”黄书闻言大喜,连连向天机老人致谢,随后开口问道:“这九天府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还请前辈不吝赐教?”
  天机老藤叹息一声道:“九天府,本是上古时期的一个****遗址,其内有无数遗宝,更是以盛产合天府而闻名于世,
  那里的每一种材料,甚至连路边的一块石头,都可以拿来炼制合天府之用,而合天府正是成就合体境强者的必须之物,
  是以这九天府这吸引了无数分神境强者,前赴后继的前往探索,不过,九天府遗址外的防护太强,每过数百年,才会有短暂的开启时间,
  现在,离九天府开启,还有两个月时间,入口就在天机山不远,你若是不介意的话,可以留在山中等待两个月!”
  却是天机老人知道黄书等不了太长时间,既然得知了涅槃吧之火在九天府,这次定会前往,干脆为他安排起了起来!
  “多谢前辈收留,那黄某就打扰了!”对此,黄书也没有拒绝的打算,当即就答应下来,随即继续向天机老人道:“另外,黄某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想要请天机前辈,在山脚下给黄某划出一块地,吾用来建立书院,以招贤纳才之用!”
  九天府开启还有两个月时间,黄书也闲不住,自然是需要找些事情做的,既然天机老人已然名义上加入了儒家书院,黄书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么好的资源,多少占占便宜才行;
  这山外,围着的无数强者,都是前来求天机老人办事的,只是都吃了闭门羹,自己要是在山脚搞个书院,搞不好能忽悠几个高手加入儒家书院那!
  对于黄书的打算,天机老人自然一眼看了出来,却也并不在意,外面那些人天天围着天机山,看着烦都烦死了,
  如今黄书愿意替他解决,天机老人心中可是高兴的很,当即点头应道:“此事容易,看到我天机山外,环绕的那些合天府了吗,
  你随便跳上一座,送给你了,就相当于儒家书院在天机山的驻地了,也方便今后联系!”
  黄书闻听此言,欣然答应,倒是并没什么过激反应,这些合天府都是炼制过的,原主已然死去,即使找个分神境强者炼化了,那也只是一个伪合体境而已,并无多少成长空间,
  对于黄书来说,这种合天府杜绝前路,弊端太大,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根本就没多大作用,也只能当做普通的洞府用了;
  倒是祝火几人,却是长大了嘴巴,合天府啊,那可是所有分神境修士都梦寐以求的合天府啊,天机老人大手一挥,这就送了黄书一座?这也太大方了吧?
  “好了,正事谈完了,咱们说一说其他吧!”虽说送出了一座合天府,未来又平白多了次逆天改命的天谴危机,但天机老人的豪情被黄书激发了出来,心情自是大好,
  望着黄书,呵呵一笑道:“常听闻,黄山主诗词无双,举世无敌,今日既然来了老夫这小山,不作上一首诗赋,吾可不能让你走!”
  黄书微微一笑道:“送前辈一首诗赋倒不是不可以,不过前辈要在帮我写上一封推荐信才行!”
  “推荐信?”天机老人微微惊奇,随即掐指一算,因黄书没有遮掩,很快就算了出来,不由面露苦笑道:“你可真会给老夫找难题,
  我天机阁祖上与天秀宗是有些交情不错,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天秀宗的那群女人疯得很,老夫可不敢招惹,已然好些年没联系了!”
  黄书微笑道:“没关系,前辈写一封推荐信,能让我前往天秀宗后,不被打出来便可,不会让前辈太过为难的!”
  要知道,天秀宗也是高级宗门之一,而且向来也是以神秘著称,等闲之人甚至都不知道他的驻地在那里,
  最关键的是,这天秀宗只接待熟悉的女客,没熟人介绍,黄书这个大男人,连山门都进不去,更不用说是进去找人了;
  说不得,只有找天机老人写上一封推荐信,相信以天机老人的面子,最起码能让自己在到了天秀宗后,能有个不错的身份,也好方便自己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