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号红人 > 正文_第1651章:老狐狸算命

  李睿现在工作与生活中没有任何忙是需要季刚帮的,之所以这么说,是不想让他对这个电话产生怀疑。要知道,以两人目前的关系,李睿是没有义务或者情分告知季刚这件事的,如果他不等季刚来问,就主动跟他说起法愚的下落,很可能会引起季刚与于和平的怀疑,毕竟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而如果索要条件,那就变得不一样了,季刚与于和平关注的重点将被转移到所提的条件上面。
  季刚哪知道他心里的弯弯绕,爽快的道:“好说,你说吧,什么忙。不过,你市委一秘都需要帮忙的事情,我也未必能够解决啊。”李睿道:“小事一桩,我有个干弟弟,大学毕业后一直没能找到工作,现在在省城送快递,我干爹气得够呛,托我给他在市里安排一份体面工作,我想请季主任帮下这个忙。”季刚奇道:“你自己不能帮他安排吗?”李睿笑道:“我是能帮他安排啊,但我不想到处欠人情啊,正好有这个机会,就想让季主任帮我省下这个人情。”
  季刚也知道,眼下这件事上,自己算是欠了他的人情,既然如此,那就还他一个人情呗,反正安排一个大学生到市里还是不麻烦的,痛快说道:“好,我答应了,改天你把你兄弟的简历发我一份。”李睿笑道:“季主任真爽快,也够仗义,好吧,那我就不瞒着你了,那位高僧目前正在城西的菩提寺挂单,你到了寺里一问就能找到他。不过他现在不一定回寺里了,你还是明天再带市长过去比较合适。那个和尚算卦极准,市长被他算中后肯定会非常高兴,高兴之下,季主任你的功劳就跑不了啦。”
  季刚欣喜不已,对他大加感谢,说了几句拜年话后,挂掉电话,立即起身去见老板于和平,心中暗道,李睿这小子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比较可恨,但有时候也还算讨人喜欢,不过功不抵过,他还是自己的对手与敌人,自己决不能因为这次他给的小小人情就丧失了对他的警惕之心。
  于和平听季刚说完后也是又惊又喜,上次听说那神僧的本事后,就想见见他了,哪知缘悭一面,天幸老天爷开眼,又给了自己与他相遇的机会,如果这次真能见到他,得他算上一卦,不仅可以赶运遇吉,还能化灾避祸,简直胜过十世造化啊,而若是因为自己这边的耽搁而与其失之交臂,恐怕会后悔一辈子,激动的起身道:“走,立刻去菩提寺!”
  季刚忙劝:“不行啊老板,他现在未必回到寺里了,可能还在市里转呢,等明天再去吧。”于和平道:“明天?明天他要也不在寺里怎么办?”季刚登时哑然。于和平兴冲冲的道:“他既然在菩提寺挂单,那今晚肯定会回寺里的,我们现在就去寺里等他,哪怕等到夜里也在所不惜。当然,去了能见到他是最好!”
  季刚不敢拒绝,忙联系司机,做好出发准备。
  上车后,于和平沉思半响,忽然失笑出声,鄙夷的道:“这个李睿,还挺精明,知道你我对这种高人感兴趣,竟然倚之为奇货,玩了一手奇货可居,趁机要你帮他办事。”
  季刚回头对他道:“他的要求倒也不难办到,不过,要看今天算卦的结果。如果那位高僧算得真像他说的那么准,我就帮他办了;可如果要是不准,那他就哪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于和平点点头,没再说话。
  一路无话,二号车很快开到了菩提寺门外,于和平下车后,望了望四下里的景致与周围停着的小车,道:“这里游客还真不少啊。”季刚道:“现在人们生活水平好了,就都想有点信仰,可不就让这些古老的寺庙火起来了?”
  于和平迈步跨过高高的石质门槛,进入寺内,随口说道:“前几天省委书记黄新年和我们开会,强调我们这些市委常委们要紧密团结在宋朝阳身边,与他同心协力共创事业。这话的潜台词就是,要唯他宋朝阳的马首是瞻,不允许有不同想法与意见,不允许出现反对派,还借机点了我一下,因此,在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我和宋朝阳要和平共处,在这段时间内,你不要对李睿那小子动手,只盯着他便是。”
  季刚暗暗苦笑,心说我倒是想对李睿动手呢,把他彻底整下台,可我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啊,面上老老实实恭恭敬敬的道:“是老板,我知道了。”
  两人边往院里去,季刚边找寺里的和尚打听了法愚的下落,听说法愚在寺里,主仆二人都是欣喜若狂,加快脚步奔了西北方向上的祖师殿。
  二人来到祖师殿,一看殿里只有一个和尚,正坐在一张桌后,给围上来的香客们算卦。二人对视一眼,各自点头,心里都踏实下来。
  于和平悄悄把季刚拉到一旁,道:“不用加塞,我们就先在旁边观察一阵,看他算得是不是真那么准,探探他的虚实再说。”季刚点头表示明白,于是二人站在人群外围观瞧起来。
  不瞧不知道,瞧了五六分钟后,于和平与季刚都是满面惊愕之色,因为法愚算得实在是太准了,五个人里四个准,剩下不准的那个也擦边。
  于和平笑得眼睫毛都要开花了,人世间哪有算卦这么准的人?这法愚根本就不是普通人嘛,肯定是天上的神仙下凡来点化世人的,自己要能得他一卦,以后的小日子还用发愁不美好不幸福吗?
  季刚也是看得心痒难挠,低声道:“过会儿我也要算一卦。”
  两人等了十来分钟,等那些先来的香客都走了之后,终于靠近桌前。
  还没等季刚开口,法愚先对于和平一笑,起身道:“老先生是贵客,贵客可不能这么慢待,请两位随我去西厢房细谈。”于和平惊得不行,失声道:“大师认识我?”法愚摇摇头,道:“不认识,我是望气望出来的,施主头顶有道紫黄之气,高有三尺,俨然是地位尊崇之辈,小僧岂敢慢待?”于和平激动得都要哭出来了,老眼发红,叹道:“大师真乃神算,神算啊,我算是服了!”
  法愚把二人带到西厢房,西厢房跟祖师殿一样的空旷,只有一桌一凳,除此外什么都没有。法愚请于和平坐在凳上,自己站他对面,笑着将竹签筒子递过去,道:“老先生先请抽一签。”
  于和平有些紧张,手臂颤抖的抬起,右手伸到竹筒上面,看着这么多竹签很是发愁,不知道该选哪个好。
  法愚笑道:“淡定,老施主要淡定随意。”
  于和平顿时下了决心,随手抽了一支签子出来,一看是个中下签,老脸立时变了颜色。
  法愚拿到手里看时,先念了几句如诗如词的解语出来,只把于和平与季刚二人听了个懵懵懂懂,不过尽管二人都听不懂,却也知道,这位神僧非常厉害,否则怎么能背得下这么多的古诗词?
  法愚念完解语,开始给于和平讲述他在身体、婚姻、家庭与工作方面的情况。于和平听后震骇莫名,既钦佩又惊惶的看着他,如同看着一只白日里出现的活鬼。
  法愚不无自得的笑道:“施主,小僧算得可对?”于和平叹服说道:“对,对,实在是太对了,我从来没算过这么灵的卦。大师,您真是神僧啊,怎么什么都能算出来?”法愚笑道:“雕虫小技而已,不劳施主夸赞。”于和平语气热切的道:“还请大师为我算算接下来的运途如何?”法愚却收起笑容,道:“施主,你未来的运途不算也罢。”于和平大为奇怪,忙问:“为什么啊?”法愚表情凝重的道:“施主被小人伴身,奸邪作祟,连命途都堪忧,又怎么谈得到运途?”
  此言一出,于和平与季刚都是面色大变。于和平第一时间看向季刚,季刚则脸色青红不堪的自我辩白道:“不是我,老板,我可不是那个小人,真不是我……”
  于和平惊疑不定的看着他,法愚却又适时说道:“确实不是这位,小人另有其人。”于和平大吃一惊,转目看向他,问道:“是谁?大师你能算出来吗?”法愚道:“这我可算不出来,我能窥天机已经是侥幸,也仅能得悉其中三昧,具体细节可就不清楚了。我只能算出,其人性阴,应该是个女子,且年纪不大,她自带凶兆,伴在施主身边以来,施主开始转运,以前都是好运傍身,逢凶化吉,现在却化不了了,凶就是凶,最近一次逢凶险些有生命之忧,是不是?”
  法愚之前所讲述的于和平在婚姻、生活等方面的情况,是他自己算出来的,但是在工作方面以及现在说的这个“最近一次逢凶险些有生命之忧”,却是不久前李睿告诉他的。李睿就是要通过这些细节,来提升法愚在于和平心目中的神算形象,以此让老狐狸对他的话深信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