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六十三章 脱胎换骨,破而后立
此时此刻,青云宗灵药田,丙字三字区,木屋外,小道童们跪了一地,大气也不敢出。【】
“行了,大家都是兄弟,不用这么怕我,实话告诉你们,今天小爷我约了一个女道童儿到这里来幽会,你们几个王八蛋都长点眼神,爱滚哪去滚哪去,爱怎么逍遥怎么逍遥,但是谁敢露任何一点口风……嘿嘿,我现在要是想弄死你们,可是不用受罚啊……”
方行冷笑着躺在他以前最喜欢的躺椅上,半威胁半嘻笑的说道。
“不敢……不敢……方老大放心,我们一定守口如瓶……”
王志等人都快吓尿了,谁能想,这小魔头才离开药田不到一年,竟然又回来了?
“去吧,这二十两金子拿去随便花,花不完不许回来!”
方行丢出了二十两金子,顿时又让王志等人欣喜不已,点头哈腰的去了。
“嘿,真是天生道童的命,我已经把炼精化气的法子告诉了他们,竟然一个修出了灵力的都没有……”
方行有些无奈的看着这几个家伙,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
又在木屋外坐了一天时间,眼见夜幕已至,始终无人来,这才进入了木屋之中。
盘膝坐在床上,方行从瓷瓶里倒了一粒破阶丹在掌心,露出了一脸期待的表情。
“灵动四重,老子来了……”
深吸了几口气,平复心情,方行猛然将破阶丹扔进了自己嘴里。
初时无事,过了十几息之后,方行渐渐感觉自己体内有一道烈焰燃烧了起来,他深深喘息了一口气,竟然感觉自己喷出的乃是淡青色的火苗,这让他心神一凛,急忙收敛心神,运转灵力,等待丹力完全化开,他并未施展太上化灵经,只让破阶丹以正常速度化开。
再过几息,体内那道烈焰,忽然间一下子爆开,猛烈了数倍。
在这一瞬间,方行只觉自己体内像是吞了一个不停炸开的火球,在自己体内肆虐的释放着强烈的火力,而且这火力竟然还是活的,在不停的钻入自己的经脉之中,所过之处,自己全身的经脉都在崩碎,一截一截,消失不见,而后灵力乱窜,乱蛇一般游走全身。
偏偏在这肆虐的火力之中,还带有种种强大的药性,一刻焚毁了他的经脉,下一刻却又在将他的经脉修复完整,然后在这整个过程中,方行的整个体内都在不停的焚毁与重生。
脱胎换骨!
方行知道这是正常的现象,强自忍耐着。
修行之路,便是一个不停的破开自身极限,重筑自身的过程。
灵动一二三重,就是一个引灵气入体,留驻在自身的经脉之中,而后用灵力冲涮体魄,将体内杂质排除,将自身所有的潜质都挖崛出来的过程。
在方行达到了灵动三重巅峰之后,便已经达到了他自身的极限。
换句话说,他的力量、速度、五感、耐力、灵力,都已经达到了自己如今的体魄所能达到的极限,再也无法提升一丝一毫了,这样拖延下去,方行哪怕拥有再丰沛的资源,惟一能做到的,也就是一直维持自身的这个状态,使自己不致于修为倒退而已。
而破阶丹的作用,就是破而后立。
它以强大的药力打破方行的极限,重筑体魄,使他拥有更大的潜力。
也正是因此,服用破阶丹的过程,便是方行的身体被焚烧而后重筑的过程。
一个浴火重生的过程!
如凤凰之火,涅槃重生,所以破阶丹又有一个别称,便是“涅槃丹”!
十息之后,方行已经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坐在一团熊熊烈火之中,像是钢铁一般被锻烧着,暴戾的火焰在将自己的体魄一点一点的焚烧而后修复,等若是换一个身体,在这个过程中,他咬着牙,维系着心灵的宁静,不加干预,让这个过程缓慢而自然的进行。
在此之前,他已经研究过了服用破阶丹的讲究,知道这时候自己若是忍耐不住这份煎熬,失去理智,起身乱闯的话,那道丹火,真有可能将自己烧死。
渐渐的,半个时辰过去,方行陡然睁开了双眼,瞳孔之中,竟有宛若实质般的精光四射。
体内,似乎多了一个饥饿的野兽,在向着虚空嘶孔。
方行张口,一口气吸入体内,竟然感觉有丝丝灵力在渗入自身的血脉。
是灵力!
方行本来是不适合修炼的体质,之前根本无法从空气里汲取灵力,如今却能够感受到天地间的灵气在进入自己体内,虽然不多,但比起之前来却有天壤之别。
“呼……”
方行拿起身边的葫芦,一口浓郁的灵酒吞了下去,运转太上化灵经将其化开。
立刻,便有滚滚精流散开,浓郁的灵气散入了他的经脉之中。
方行一刻不停,大口吞咽,半晌之后,半葫芦灵酒都被他饮了下去。
也直到此时,他才感觉自身灵力充沛,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充斥在全身。
那就是力量感,不同于灵动三重,他感受到了一种超脱凡俗的力量感。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方行忽然抬起头来,朝着虚空中一抓,陡然间,一道无形力量激发,王志床底下的一坛子酒飞了出来,悬在他面前不动,而后方行拇指一翘,坛子上的泥封便被无形的力量掀飞了,而后方行灵力牵引,登时有一道酒柱飞了出来,直灌进葫芦。
直到葫芦灌满,一道酒柱没有泼洒分毫,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哈哈……”
方行忍不住大笑,如今随着修为增涨,他的擒龙控鹤功也更加娴熟,远比当初候清施展出来的更精妙。
他甚至有种感觉,修成了这门法术,凡俗间的种种暗器刀剑,便很难伤到他了。
灵动四重已破,从此真正的超越了凡俗,真正的踏入了道门。
方行慢慢站了起来,心念一动,一道引力带他掠出了茅屋。
正值太阳初生,第一缕紫气映在他身上,胸中顿时豪气陡生。
“嗖……”
方行站在木屋外面,伸了个懒腰之后,便忽然间脚下运力,整个人离弦之箭般射了出去,一霎间,整个人竟然已经到了三丈之外,他感觉自己体内似乎有着源源不断的力量,但是身体却无比的轻盈,自己似乎可以无尽的加快速度,可以举起万斤的巨石……
他甚至,感觉自己可以飞!
他也确实可以飞,在奔出了十几丈后,前面出现了一道沟壑,方行抬腿一迈,整个人顿时跳到了两三丈高的高度,轻易跳过了这道沟壑,眼见得身形就要下落,方行忽然间心里一动,伸手到了脑后,马尾辫上洞天指环里的九蛇金炎剑立刻飞到了空中。
方行一脚踏出,正踩在飞剑上,借势再次跳起,身形如雁般前掠。
而那九蛇金炎剑,则被他踏的往下一沉,旋及便在他的神念引导下再次追了上来。
脚下便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灵药田,正开出了淡黄色的小花,远远望去,无边无际,仿佛一片黄色的花海,而方行则在这面花海之上,身轻如雁,一纵一掠,便飞出了四五丈,在他身边,九蛇金炎剑仿佛有灵性一般,每当他身形下沉,便会飞到他脚下。
而在他身边,九条金色的小蛇盘旋飞舞,如臂使指,便似九个忠心的护卫!
“哈哈……”
方行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劲风扑面,胸中热血沸腾。
“这就是修行者飞天遁地的感觉吗?”
他仰望青天:“或许有朝一日,我会真正的脱离大地的束缚,直飞九天,亲近星空……”
如今的他,只是借助灵力,勉强飞掠而已,并不是真正的飞行。
“看样子,还是要学习道门的掠气术与法术,有了修为,不会运转,一样没用!”
方行在一株大树树梢下停了下来,九条金蛇重归于金炎剑,然后金炎剑飞入了指环。
他望着道门方向,暗想:“我也该去内门报道了,当初二叔叔说,一个人到了新地方,难免会多出一些麻烦,遭人欺凌,除非你比别人狠,让人有顾忌……”他眼睛眯了一下,冷冷一笑:“恰好也正有人打我的主意,我就先拿你做个榜样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