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三十六章 勾心斗角
抱着相当不错的打算,方行便小心翼翼,沿途而行。【】
此时深林之中,已入深夜,一轮明月高悬,皎耀铺洒,亮如银辉,只是妖瘴山内,处处是参天巨木,遮蔽了月光,却使得周围一片昏暗。好歹方行已经达到了灵动二重巅峰,目力提升了许多,可以自如视物,而且有阴阳神魔鉴相助,一些危险的存在早早便发觉了。
而一些阴阳神魔鉴都无法发觉的,便是一些普通蛇虫,却也奈何不了他。
向前跟了一段,却见道路折向深山而行,显然他们确实还是打算去斩杀妖蛤了。方行停下来想了一会,想起候清阴险狠辣,不是个善茬,自己直接这样追上去,恐怕有可能倒被他算计了,因此行走起来更是小心,更是在打量,寻找合适的地方下设下机关,以防万一。
这一路走上,弯枝为弓,搓藤为弦,也设下了几处陷阱,不过方行想了想,又觉得这些陷阱威力太弱,恐怕连自己都伤不到,更不用说修为与武技均高过自己的候清了,便不甘心的继续搜寻,很快便听到前方呼呼有声,同时心里起了一层警觉感。
蹑手蹑足的过去一看,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却在一株粗如三人同抱的古树下,竟然盘着一条粗如人腰的巨大妖蟒,竟然是二阶的妖兽,此时似乎吃饱了,中间蟒身有一个巨大的鼓包,里面也不知有什么猎物,方行心里暗喜,却也没有惊动它,慢慢的退到了一边,这巨蟒正在呼呼大睡,并未警觉。
其实即便警觉了,方行也不怎么怕,这巨蟒妖兽看起来可怖,其实习性却比较温驯。
妖气与魔气不同,妖气摧发的野兽,一般都保持着自身的天性,只是力量强大了而已。
但若是魔气摧发的妖兽,那便带有魔性,即便原本是非常温驯的野兽或人类,被魔气摧化了之后,也会变得非常凶残,甚至于理智全失。
这两点的区别,也正是魔气与妖气的区别之处。
看到了这妖蟒之后,方行蹲在旁边想了一会,便又悄悄设下了一个陷阱,这才继续前行。
又慢慢走了约半个时辰,他终于在山林外的一片崖下看到了候清与柳三,他们正点了一堆火,盘坐在火堆旁边说着话,而在他们旁边,却还横倒着一个人,看衣服正是钱通,他身上五花大绑,像个敌人一样被捆着,身上满是鲜血,只是不时的抽动一下,可见并未死去。
“妙极,这几个王八蛋果然内哄了……”
方行大喜,四下一瞅,打算找个好地方,靠近一些听他们说话。
刚摸近了不到三十丈,方行忽然间耳间听得有弓弦响动声,顿时大吃了一惊。
“嗖嗖……”
两只竹箭飞快的向他射了过来,在黑暗之中,几乎无可分辨。
“他妈的,留了一路的机关,竟然反中了他们的机关……”
方行大怒,身体霎时间抱成了一个球,飞球后翻,同时挥刀搁开了两枝竹箭。
以他如今的修为,竹箭自然伤不了他,不过方行心里也明白,这陷阱根本不是为了伤人而设,只是警戒之用,自己踩中了陷阱,必然会惊动候清与柳三,因此他格开了竹箭之后,立刻拔腿就跑,身形如鬼影子般窜进了林子里,连回头看一眼的功夫都没有。
就在方行中伏之前,候清也正与柳三说着说,他们所说的人,正是方行。
柳三道:“候师兄,你真觉得那小子还会再追过来?”
候清淡淡道:“我刚才想了很久,这小子在潜河逃走之后,竟然还不忘了用道袍设下埋伏,显然他早就想好了,你既然擅长追踪术,便一定会以追踪之术寻他,这份心思与老练,可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小孩子能有的,我们也不能以对付普通小孩子的想法来推测他……”
柳三沉默,确实如此,一般小孩子得到了机会,只顾逃命,心思哪有这么缜密。
同样的道理,普通的小孩子得了机会,恐怕会尽量的远离他们所有人,但这个小子,胆大包天,没准真的会跟上来瞧瞧有没有机会捡个渔翁之利……
“他若真的来了,那便好了,我已经在周围布满了陷阱,虽然都是一些简单的陷阱,伤不到身上有修为的人,不过却可以做个警戒,只要他一靠近我们三十丈之内,便会察觉,以那小子的修为,在如此近的距离内,想要逃过我们的追拿,那等于是做梦了!”
柳三点了点头,说道,又看向了钱通,迟疑的向候清望了过去。
候清似乎明白他的心思,轻轻点了点头,道:诱饵有一个就够了,若能擒住那小子,钱师兄自然就不用了,到时候我候清备上厚礼,向他陪罪便是!”
柳三叹了口气,道:“如此便好,如此便好……”
话音还未落下,忽听得西侧深林里,一阵弓弦弹动声响起,旋及便劲风急掠,似乎有人飞快的逃走,柳三一怔,旋及大喝:“是那小子……”
在他说出“是”这个字的时候,候清已然反掌拔剑,和身掠起。
一句话说完之时,候清已经化作一道青影消失在黑暗里,只留火苗乱晃。
“好快……”
柳三呆了呆,也有些惊叹候清的修为,低叹一声,也跟了过去。
方行在林子里飞奔,心里暗暗叫苦,骂自己是个蠢猪。
看样子自己这段时间太顺,连最基本的小心都不会了。
他早注已经确定,候清乃是一个劲敌,却还是漏算了一着,踩了陷阱。
身后,一道银光掠来,竟然是候清,为了快速追来,竟然脚踏飞剑,闪电般滑掠。
“我的天,这回小命要丢……”
方行叫了一声苦,狂奔的速度更快了,仗着身材矮小,在山林间乱窜。
候清纵剑飞掠,也就掠出了十余丈,便跳了下来,挥手收起飞剑,步行追来。
不过这时候,他与方行的距离也拉近到只有十丈左右了。
望着前方那仓皇奔逃的小小背影,候清眼中寒芒四射,嘴角登时弯起了一丝冷笑。
这小鬼确实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但终究是逃不过自己手掌心了。
“没办法了,往第一个陷阱那里逃吧!”
方行一咬牙,便加速向着第一个陷阱逃去,来到一处用枯叶堆着的地方时,方行脚下一轻,从枯叶上奔了过去,候清几乎在下一息时间,便来到了这里,伸足一踏,忽然察觉落脚之处有些轻,急忙一口灵气提起,身子竟然硬生生拔高了两尺,从陷阱上面跃过了。
方行暗暗叫苦,那一处陷阱,本是他特意设计的,借助一个也不知是什么玩意掏出来的洞,上面铺了些枯叶,自己身小体轻,自然可以从上面跑过,但候清一步踏上,却非跌入里面不可,谁知道候清竟然这么厉害,在不可能之际凭一口气硬生生拔高,避过了陷阱。
“哼,这点小算计,还是不要在候某面前摆出来了!”
候清冷笑一声,再次加速追来,眼见着与方行的距离拉近到了五六丈。
“哈哈,小爷手段多着呐,还有一个终极大陷阱!”
方行一边狂奔,一边嘴上大叫,反正是不能吃亏的,气势上一定要做足。不过他说的倒也是实话,他确实还有一个陷阱,而且是他这一路上布下的最大的一个陷阱。
“嘎嘎……”
几声响动,忽然在旁边的树丛里,两道竹箭射了过来,一枝正射向后面追来的候清。
候清一声冷笑,手指轻轻一弹,连灵力也没用,便将竹箭弹飞了。
这种小机关,连方行都不会被伤到,候清又怎么会上当?
“雕虫小技,也来卖弄……嗯?”
候清冷笑不已,但就在这时,忽然耳畔闻得一声风啸,旋及腥风扑面,斜侧里,竟然有一条水桶粗细的妖蟒扑了出来,一脑袋将他顶飞了数丈之远,旋及巨大的身子飞快的一甩,便朝他卷了过来,候清出其不意,竟然被这妖蟒的身子卷在了中间,还不停的勒紧。
候清也终于明白了方行的终极大陷阱指的是什么,这小子的机关上,根本就有两道竹箭,其中一道射向他,根本就是扰敌之计,而另一只竹箭,却指向了一条正吃饱了呼呼大睡的妖蟒,这种妖蟒,性情与普通妖蟒差别不大,吃饱之后便非常的温驯,并无敌意。
但是在熟睡之际,一旦受惊,立刻就会下意识的攻击对自己造成危胁的猎物。
那枝竹箭,正射在了妖蟒身上,妖蟒立时受惊,一脑袋便将候清撞飞了。
“哈哈,终叫你喝小爷的洗脚水……”
方行停了下来,跳着脚哈哈大笑,忽然间脸色又一变,大叫一声,接着逃。
(接到了推荐通知,下周就会上推了,《掠天记》也迎来了开书以来的第一份挑战,老鬼决定借势冲榜,希望兄弟到时候会来给老鬼帮帮忙,拜谢各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