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三十章 诱饵
“这符诏啊……说白了就是讨命缴,道门弟子领了符诏,就按符诏上面的内容出去斩妖除魔,然后带了妖魔内丹回来交差,赏赐倒是十分丰厚的……就是……就是太危险了些……外门弟子里面,每过十年,拜入了道门的弟子都会有百十来个弟子达到灵动三重的巅峰……但进入了内门的,也就那么十几个……其他的,多半都是折在领符诏的任务上了……”
木屋里,胖道人舌头已经有些大了,但还是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方行。【】
说白了,这道门符诏,便是任务卡,分有各种种类。
斩妖符,便是说青云宗辖地哪里出现了妖魔,需要门人弟子出去斩杀。
平乱符,便是说有哪里出现了叛乱,需要门人弟子前去平乱。
诛逆符,往往是针对背叛了道门的弟子,一符发出,门人弟子皆可诛逆领赏。
…………
道门平时便是通过这些符诏,来评定门人弟子的功过赏罚。
进入了内门之后,还会有规定的领取符诏的次数,符诏不够,便断绝资源。
而外门弟子之中,则不设此限,只不过,想要突破灵动四重,进入道门内门,却不得不领取一次符诏,因为炼制灵动三重破入四重的破阶丹,里面最为重要的一种材料“石精散”,被道门牢牢把持吧,不领符诏,便只有花天价来购买……
说白了,候清也可以说是被方行逼得没办法,才会去领符诏的。
就连方行都没想到,自己骗了候清一枚妖灵丹,竟然会有恶果降临在自己脑袋上。
一整夜,门外都有人监视,似乎怕方行做出什么意外的举动来。
方行却也没有这样做,只是把这两个监视的人模样都记在了心里。
待到他回来,这两个家伙以及那个出卖了自己的执事,自然都得不了好。
连夜收拾好了东西,烟壶、九蛇金炎剑、暴雨梨花钉以及灵石等物,都被方行放进了洞天指环里,然后把指环当作束发环,绑住了自己的头发,成一个马尾,最显眼的地方,反倒是别人最难发觉的地方,而其他的诸如万罗鬼面、候清给的飞剑等,则放进了包袱里。
再然后,方行便盘膝而坐,等待着旭日东升。
心里,气血难平,战意昂然……
第二日一早,天蒙蒙亮,候清并另外三个劲装结束的外门弟子便来到了清溪谷,强行带了方行,往谷外而来。除候清的灵动三重巅峰之外,另外三个外门弟子,却有两个是灵动三重,一个灵动二重巅峰,可以说最弱的人也与此时的方行修为相当,十分棘手。
清溪谷执事弟子黑三,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满面笑容的目送五人离开。
胖道人则一脸悲凄的看着方行,想要阻拦,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方行被带走。
“我姓余,不姓朱啊……方师弟……”
眼见方行就要离谷了,胖道人忽然鼓起了勇气,高声喊了一句。
“知道啦……猪师兄……”
方行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胖道人瞬间哭倒在地。
“嘿嘿,死胖子,这小子走了,下面就轮到你了,放心,我会陪你好好玩……”
刘烽阴瘆瘆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胖道人顿时心里一惊,瞬间站了起来,满面惊容。
他这才发现,自己的处境也不见得比方行好到哪里去……
候清的符诏早已领取到手,这一日直接出发便可,四个人挟了方行,一路来到弼司监。
出示符诏,然后领取了五匹龙马,牵着出了道门,就跨坐其上,一路狂奔。在此过程中,他们都紧紧的盯着方行,似乎怕他会忽然间道门里大闹起来,惹出麻烦,不过方行竟然一直都是一言不发,默默的跟着他们出门,上马,配合的不得了,也让这几人啧啧称奇。
他们所骑乘的龙马,都是道门用了几千年时间,培育出来的坐骑,拥有妖蛟血统,浑身生有鳞片,不仅可以日行千里,凡遇大江大河,而是可以直接泅水而渡,神异非常。这种龙马,任何一匹流落在红尘间,都会有有高官贵手花高价收购,异常的炙手可热。
当初方行的二叔叔,就曾经见到有一匹官府的龙马被运往皇都,立刻喜欢的不得了,纠集了一帮兄弟去抢,结果护送的人也很厉害,双方打了起来,皆是损失惨重,最重二叔叔见实在抢不过来,便放毒将那龙马毒死了,强盗性子便是这样,我得不着,也不留给你。
也正是因此,方行骑上了这匹龙马,倒还觉得有些新奇。
龙马虽有妖蛟血统,却是非常温驯,这已经是几千年来不知培养了多少代的后果,说走就走,让停便停,几乎像是能感应到骑士的心意一般,颇为神异。
当然了,这种龙马,也多是为内门与外门的弟子准备,真传弟子及道门长老是不会骑乘这样的坐骑的,或是掠空驾云,或是收伏妖禽,都是纵横青天的主儿。
青云宗最出色的两名真传,许灵云与肖剑鸣,便是一乘白鹤,一骑铁鹰。
疾行一日,距离青云宗已有千里之遥,众人眼见天黑,这才停了下来,寻一地休息。
“候师兄,我们……我们这一次出去,是做什么呀?”
方行装作一副胆小怕事的小孩子模样,腼腆的上前询问候清。
候清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淡淡道:“自然是斩妖伏魔了,你怕了么?”
方行身子一颤,好像非常恐惧的道:“是……是什么样的妖魔啊?”
候清冷笑不语,他身边的一个名叫钱通的灵动三重弟子却冷笑道:“四阶妖兽蟒枯蛤,非常的厉害呢,你可要小心点,若是被一口吞了,就变成了妖粪了!”
“啊……”
方行低低叫了一声,脸色无比惊恐。
“哈哈……”
几个男子,同时放声大笑了起来,意态轻松。
不过方行从他们的目光深处,却也发现了一丝凝重之意,显然并不像表面上这么轻松。
“那个……候师兄,如果斩杀成功了……这飞剑和……十块灵石,真给我呀?”
方行忽然又小心翼翼的问道,似乎在害怕之余,还有些贪焚。
候清倒是有些意外,目光落在方行脸上,微微一笑,道:“我说话自然算话!”
其他三个人嘿嘿一笑,并不言语。
方行像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一挺胸膛,道:“富贵险中求,那我……那我拼了!”
这一副外强中干的豪气模样,又使得几人冷笑不语。
不过他们下意识里,却也对方行略略放下了心。
只要方行贪心,他们便不用担心他逃走,应有的警惕之意自然也会稍稍松懈。
第二日,启明星升起之时,众人便再次上马赶路,从这时候开始,方行开始为让这几个人对自己放松警惕而努力,他彻底把自己装扮成了一个有点小小野心,还有些天真的小孩子模样,按捺不住的兴高采烈,让同行的四个大人对他有些无语。
每停下来休息,方行打水、喂马、生火、打猎,非常的勤快,还总是装出一副恭敬的样子去请教这几个人修行上的问题,在这过程上,自然也会巧妙的将这几个人平日里最英勇的一些事迹打探出来,每当他们吹牛吹的兴高采烈时,方行都会恰当的露出敬佩的眼神。
如此一来,用来赶路的三天时间里,方行竟然与这几个人都混熟了,一口一个师兄,喊的那叫一个亲,这几个人也似乎都认下了这个“方小师弟”,甚至于有些喜爱了,那个灵动三重修为,生了一脸络腮胡子的柳三师兄,已经好几次看着方行的小脸轻轻叹息。
在第三天的晚上,方行看起来躺在火堆旁沉沉睡去之后,这柳三师兄便悄悄来到了候清身边,低声问道:“候师兄,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候清看了一眼正在沉睡的方行,见他气息绵长,脸上似乎还挂着一丝小孩儿独有的甜蜜,便压低了声音道:“没有别的办法,那毕竟是一只四阶的巨妖,凭咱们这几个人的修为,硬碰硬是拿不下来的,只有用计,那畜牲最喜食人,尤其是体内有修为的童男,对他来说更无异于绝世美味,到时候我们也只能用这个小子把它引出来,然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