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四章 炼出第一缕灵气
在小雀斑与吊死鬼惊恐的目光中,方行三两下把化精草嚼了嚼,梗着脖子咽了下去。【】
“没事不要打扰我!”
方行眼睛有些红,狠狠下了命令,一抹嘴便钻进了木屋里去了。小雀斑与吊死鬼两个,被他吓的不轻,对视了一眼,都感觉方行是疯了,那可是房中宝啊,便是成年壮汉,一次也只能吃一小片叶子,这就足以奋战一整夜了,你这个十岁的小娃,一下子吃了三株……
这特么是要日天么?
方行来到了木屋之中,立刻便按着青云锻气篇上所说的,盘膝而坐,五心朝天。
化精草起作用很迅速,没过多久,方行便感觉一道暴躁的热气从小腹升腾了上来,裤裆里立刻感觉鼓胀胀的。方行深吸了口气,开始按照青云锻气篇上所说的口诀,运转玄法,搬运气血,此时的运转玄法,只是一种心思上的空灵,因为他体内并无灵气可供运转。
药效很猛烈,方行眼睛里甚至都布满了血丝,嘴唇焦枯的厉害。
暴躁的热气在他体内横冲直撞,让他感觉身体鼓胀胀的甚是难受。
“一定可以……”
方行难忍着身体的不适,维系心灵间的空灵之态,不着一迹,不用一力。
渐渐的,一柱香时间过去了,半个时辰过去了。
就连细嫩的面皮也开始胀的红里发紫时,方行体内,忽然出现了一丝异状。
在他不停的以心神在脑海中构想有一道气流随着自己心意运转的时候,体内那已经近乎狂暴的热力,忽然间有一缕分享了出来,化作了一道清凉适人的涓涓细流,若有若无,随着自己的心神运转了起来,与此同时,方行体内的狂暴热力有所减缓,经脉却无比的疼痛。
“成了……”
方行心间大喜,但立刻又谨守心神,强忍着经脉的剧痛,小心翼翼的维系着那丝气息。
本就是一个小小的冒险,没想到真的成功了,方行心间自然无比的兴奋。
他是在看到了化精草时,无意中想到了阴阳神魔鉴上显露出来的青云锻气篇的一个说明:此诀纳天地灵气以修自身,囤于资质,适者寥寥,可以炼精化气,弥补不足。
结合这本书的鉴订之语,再加上这几天方行研读青云锻气篇所得到的感悟,方行已经明白了一件事,修行第一步,就是吐纳调息,修炼自身的灵气。
只是这一步,并不是天下间谁都能做到,有的人的体质亲近天地灵气,修炼起来自然事半功倍,可有的人,比如自己,甚至也包括王志等几个道童,则是道家所说的凡胎,根本难以感悟到灵气的存在。
像王志已经修行了七年,还没有感悟到灵气的存在,这并不罕见,事实上大部分人别说修炼七年,就算修炼一辈子,也感悟不到灵气存在的多的是。
但是吐纳调息,就是唯一凝聚灵气的法门么?
显然也不尽然,即便是肉身凡胎,也是有希望踏入修行之路的,那就是炼精化气。
精乃人身本源之气,这不难理解,想想自己是怎么来的就是了。
而炼精化气,则是将自身的精气,化作修行上的灵气,来破开这第一步的关隘。
方行便是想到了这一点,才看到了一抹曙光,不过,普通人根本感受不到自己精气的存在,这也需要常年累月的感悟去体会,可方行却不同,他本身就是个胆大的,头脑远比别人更灵活,在看到了化精草的时候,他就想到了一个方法,而且只考虑了两息便决定去做了。
既然平时感觉不到,那就让精气旺盛起来!
三株化精草下肚,方行切切实实的感悟到了这旺盛的精气。
那暴烈的热力,便是精气的最直接体现,也就在这时,方行以青云锻气篇里凝聚灵气的法门去搬运那暴烈精气,果然从里面提取出了一丝微弱的灵气出来。
虽然不多,几乎聊胜于无,但终于是迈出了一大步。
如今说来赘述,但当在方行脑里也只是一个一闪即过的念头,便立刻被他实施了。
方行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经历了多少凶险。
用这种方法来凝聚灵气,其实是行险之法,等若玩火,稍有不慎,便会欲火焚身,理智尽丧,在这修行上便叫作:走火入魔。
好在,方行年纪虽小,但定力惊人,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硬生生坚持了下来。
“咕……”
在这丝灵气稳固下来,散溢进了自己的经脉之中,暴躁的热力也渐渐去了。
方行这时候,却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饥饿感,甚至有些头晕眼花,像是三天没吃饭一般。这却也是必然的,方行以化精草摧发精气,又将精气炼成了灵气,而这精气是从哪来?自然就是自己的一身的气血转化来的了,虽然只是修炼了这么一丝,身体已经亏的厉害。
这最直接的体现,就是饿的头晕眼花,急需进补。
“他奶奶的,整点东西吃去……”
方行强撑着虚弱的身子站了起来,手恰好按在了那本阴阳神魔鉴上,也就在这时,忽然诧异的一幕出现,那本书在接受到了方行的手掌之后,忽然间方行经脉里的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灵气动了一下,随后这本书上便出现了一道诡异的力量,与方行的灵气同时一震。
“嗯?”
方行下意识一瞧,顿时看到了惊人的一幕,那本书竟然不见了。
与此同时,他感觉自己的脑海微微一凉,像是有什么东西进去了。
“书哪去了?”
方行大吃一惊,还没想到一本书会进入自己脑海的可能,急的四下乱翻,就在他翻到了青云锻气篇,准备随时扔一边时,一道信息莫名在他脑海间出现了。
“青云锻气篇,凝气境修行法诀,调息吐纳,可成神通……”
“这……”
方行呆住了,过了好一会,他才确认,这本书竟然进入了自己脑海了。
他呆呆站了半晌,直到肚子再次不争气的狂叫起来,才清醒了过来。
“搞什么鬼?那么大一本书塞我脑子里,不会把我脑子挤扁了吧?”
一边嘀咕着,一边揉着肚子向外走去。
此时夜幕已临,门外的王志等人,正一边喝酒吃肉,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木屋。
他们害怕方行发狂,忽然突然间从木屋里闯出来砍人,所以刻意离得木屋远远的。
“他真的把三株化精草都吃下去啦?”
王志抿了一口小酒,压低了声音问道。
他已经问了三遍了,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可不是,就跟牛吃草一样,嚼了嚼全咽下去啦……”
小雀斑惊恐的回答,还看了一眼木屋方向,似乎怕方行冲出来。
“哎呀呀,别说三株,就算是一株,也不是一个人可以承受的呀,我说,这个家伙不会是好那一口吧?他一下子吃了这么多,呆会肯定找人泻火,吊死鬼,就交给你了……”
王志瞅着吊死鬼,心有余悸的说道。
吊死鬼就是这群道童里脸最白的那个,一听王志的话,吓的嘴里刚咬了一半的猪头肉都掉了,哭丧着脸道:“俺可不行,俺怕疼啊,要么……要么让小雀斑上吧……”
“那怎么行?”
小雀斑吓的跳了起来:“你脸最白,传说中的小白脸就是你,这兔儿爷你当定了……”
“什么兔儿爷?”
忽然间,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五个道童顿时吓的一哆嗦,齐齐跳开。
不知什么时候,方行竟然走了过来。却见他在火光掩映下,脸色苍白的厉害,不过精神倒是不错,他来到火堆旁,只是随口一问,也没等这个家伙的回答,直接盘膝坐了下来,抓起一大块猪头肉来就啃,雪白的牙齿一撕一大块,吃的满嘴是油,似乎饿疯了一般。
事实上,这时候的方行也真是饿疯了。
身体亏空的厉害,感觉怎么吃都吃不够。
一阵狼吞虎咽,将所有的肉食都吃了进去,又喝了两口酒润润嗓子,方行才揉着肚子停了下来,他感觉还不够,但肚子实在太胀了。
“我跟你们宣布个事儿,以后每天拿三株……哦,不对,拿一株就够了,以后就每天拿一株化精草给我,我不管你们去哪找,反正每天都不能少,谁最早给我,谁这一天可不干活……嗯,还有,以后生活要改善改善,这点猪头肉哪够,以后加倍,不,加三倍!”
听了方行的话,几个道童都呆了,不明白他这是要干什么。
过了半晌,王志才颤声道:“这……这可是五斤猪头肉啊……还要再加三倍?”
“对!”方行点头:“先这么着,不够的话再加!”
“可我们的银子不够呀……”王志苦着脸。
“那就去卖屁股好了……”
方行若无其事的道:“反正你们刚才也在抢着做兔儿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