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冤孽冲天
  “三万三……三万三……三万三……”
  方行口中不停回味着这几个字,脸色已经变得无比的凝重与古怪。
  便是他,也万万没想到,这诸天升仙会的规则居然是如此简单,简单到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规则,从那空中的仙符释放的神识来看,这特么哪里是什么诸天升仙会啊,根本就是一场杀戮盛宴,所有与会者根本就不必考虑太多,只管放手杀戮就行了,一路杀,一路进入这一片世界的最深处,也就是仙符所引领之处,然后最终活下来的三个人便得到仙命……
  十万人活下来三个,三万三千生灵屠灭,成就一位长生不死真仙!
  这世上……
  怎么会有如此古怪的规则?
  本来已经做好了面对所有凶险的准备,立志要三条仙命全夺到手的方行,此时竟懵住了!
  心里充斥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让他感觉极是别扭!
  他牵着小盲女与太虚宝宝的手,向一座高山走去,踏上了一座孤傲高峰,俯视这片世界!
  如今他闭关三天时间,这片世界已然大不相同,三天之前,还只是诸修降临这一方世界的时间,天上的仙符还未出现,也无人知道这诸天升仙会的规则,因此初降临这一方世界时,也只是如方行一般,找地方躲了起来,在这仙符出现之后才了然了这份规则,现身出来……
  此时的这一片屠浮界,赫然如同一片战场!
  方行蹲在孤峰上,低头俯视,便看到了下方有无数的人在厮杀、斗法!
  “屠尽生灵三万三,修成长生不老仙……”
  他看到有一身血衣的男子在大地之上纵跃,驾御数道飞剑,所过之处,人群如稻草堆般倒地,连肉身带神魂,都被彻底斩断,化作道道冤魂,飘飞在那血衣男子的身后,而这种力量,又像是在不停的帮助他增强着力量,使得他的飞剑更为犀利,法力更为雄厚,就好像是一座已经运转了起来的大阵,愈转愈快,势头愈猛,根本无人可以抵御那大阵的力量……
  “饶命,饶命,饶命啊……”
  他看到了苍须老者,以身体护着三位稚童,满面老泪,不停的叩首求饶。
  “既然到了这一方世界,又还求什么饶命?”
  不知有多少人,盯上了这四个明显十分弱小的存在,大喝着逼来。
  “老天有眼,我们祖孙只是因为不愿投效羽江府,便被府主强行拘来的啊,各位道友前辈开恩,老夫的性命尽管拿去,只求你们大发恩典,给我三位孙儿一个投胎的机会啊……”
  那苍须老者满面老泪,不停的叩首,但却一点用处也没有,足有七八个实力强劲的散仙冲了过来,争抢着将他连同三个孙儿斩成了肉酱,连一丝神魂也未留下,只有淡淡的神魂哭号着,痛骂着,化作了一种淡淡的冤孽力量,飞到了那几个散仙的身后,化作了冤孽……
  方行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没有去救,因为遍目四方,这样的场景处处都是!
  他也没有去斩杀了那几个人出气,因为那几个人在瓜分了苍须老者以及他的三位孙儿之后,立刻便互相看不顺眼,早就轰隆隆的出手战在了一起,很快便已经倒了几具尸首……
  “这群人都疯了不成?”
  方行心里升起了一种极为怪异的感觉,他缓缓抬起了头来,向更远处望去!
  杀戮!
  疯狂!
  整片天下,只能看到这样的场景,只能感受到这样的情绪!
  他看到有娇艳女子脱去衣裳,在用自己最有用的武器引诱意志力薄弱的对手!
  他看到有人结成联盟,如狼群一般去狙杀孤身的散仙!
  他看到了无数弱小者哆哆嗦嗦的躲在山崖后面,然后被人找了出来一刀杀掉!
  看到了师兄弟们互相背叛……
  也看到了道侣之间互相黑手……
  “冤孽吗?”
  方行喃喃自语,目光落向了那些杀人多的散仙背后。
  在他们身后,无一不是冤孽缠身,仿佛狼烟一般直窜上天,搭眼看去,滚滚黑气萦绕不绝,而在那黑气里,赫然浮动着无尽的冤魂,在那里哭号,嘶吼,而这些身上缠绕的冤孽愈多之人,实力便愈是可怖,那种力量似乎无穷无尽,没有上限,不停的加持在他们身上……
  望着这一幕,方行心底略略醒悟!
  他对这种力量并不陌生,在天元时,他便得传过魔祖的剑魔大术,也得传过根伯传给他的杀生大术,以前的他不明白,现在修为到了,自然早有感悟,那实际上都是一种通过冤孽来修炼的诡异法门,杀人愈多,冤孽愈多,自身获得的力量加持便也愈强,达到了某种上限之后,甚至可以滚雪球一般使自身的力量突破上限,然后迈入一个全新的境界中去……
  而在神族生灵入侵之后,他将剑魔大术与扶摇宫古圣法门融合,悟出了大屠神法,那某种程度上,也是利用冤孽的法门,可以让他的力量无极限的提升,发挥出狂暴力量来……
  此时看到了这一幕,他甚至怀疑,当初的魔祖,是不是便是从这等战场中走出去的?
  因为无论是他对冤孽力量的利用,还是那一昧杀戮的剑魔大术,都无不符合这片战场!
  在这一刻,他甚至觉得,自己或许遇到了修炼剑魔大术最为适合的环境……
  也许可以在这里,将剑魔大术修炼到极致……
  “难怪从诸天升仙会里走出去的,都一身杀性,拥有最强战仙之名,且对自己在屠浮天界的经历讳莫如深,原来……原来……他们的仙命,根本就是被死人堆起来的啊……”
  太虚宝宝看着下方的一幕幕,似乎被吓到了,过了许久,才轻轻开口。
  “方……方大爷……”
  小盲女紧紧的握着方行的手掌,她虽然看不见,却能嗅到周围那如渊海一般浓重的血腥气,也能听到一片一片传来的凄惨大叫声,吓的小小额头上,都已经渗出了层层冷汗,此时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忽然抬起了小脸,声音颤抖的问:“……你……你也去杀人吗?”
  “我?”
  方行沉默了下来,望着下方的乱局,良久才声音低低的道:“我要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