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掠天记 >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关我屁事
  “相信我,我是真的不知道,她究竟对你做了什么?”
  青萝仙子看了他的眼神,神情更是急迫起来,向前踏出了一步,急急道:“就连我当初知道你归来的消息,都是重伤的她被人送回来之后,她也没有细说,只言得到了你归来的消息,想要过去接你,可是你直接便出手打伤了她,然后逃出了龙界,我一听这消息整个人都懵了,不顾神通未曾修成,直接出关来找你,直到现在,已足足月半时间过去了……”
  “真的假的?”
  方行死死的看着青萝仙子脸上的表情,都有些难以分辨了,眉头凝成了疙瘩。
  此时局面混淆,根本无从辨别!
  “她……她究竟对你做了什么?”
  青萝仙子似乎发觉了方行表情不对,也有些着急了起来,再踏上前一步,急急问道。
  “呵呵,你自己问她不就好了?”
  方行垂下了眼睑,不动声色,淡淡回答。
  “……好,当初我看她身受重伤,确实没能好好问她!”
  青萝仙子呆了一呆之后,立刻点了点头,而后猛然转身,回手一招,立时便有一道青光远去,遁向了这上玄城内的某个位置,几息功夫后,在那个位置,却也立刻飘起了一道金芒,旋及便看到,居然有几个身影飞腾了起来,远远的掠空而来,速度很快,不几时便已经到了这一区域,却是几个红袍的老妪,抬着一口白玉大缸,缸身满满皆是符文,而在缸口,则扣着一个九龙雕纹的盖子,盖上有孔,大缸一抬了过来,便能嗅到满鼻的药香,直泌心腑!
  “这是做什么?”
  方行忍不住微微皱眉,看了青萝仙子一眼。
  而青萝仙子则只是看着那白玉缸,纤细的手掌覆在了上面,喃喃自语,似是在向缸里的存在说话:“红芉妹妹,现在正是你疗伤的重要关头,但我有话问你,对不住了……”
  说罢了,便轻轻吸了口气,然后将那缸上的盖子提了起来。
  “呼……”
  这么一瞬间,宛若实质般的扑鼻药香传遍了四方,还带着淡淡的腥臭之意。
  诸修自从青萝仙子现身之后,便无人敢打断她的话,只能静静听着,这时候也都明白过来了些什么,心里更加的好奇,一见青萝仙子打开了盖子,便立刻都伸长了脑袋去看……
  而这么一看,心里便忍不住都有些震惊……
  那口白玉大缸里,赫然便是一个人……
  ……或者说,是半个人!
  很明显,那是一个女子,长发披肩,五官精致,只是她还完整的,却只剩了一颗头颅了,头颅下面,皆浸泡在淡红的药液之中,通过半透明的药液,可以看到有无数的血管,以及软绵绵的骨骼、脏器依着一个人形的形状长了出来,只是此时明显还没有长成,看起来异常的古怪,甚至还有些恶心之意,用惨不忍睹去形容或许不合适,但总是有些不成样子的!
  就连方行看了这一幕,都忍不住瞳孔一缩。
  倒不是惊诧于那女子的模样,而是着实有些佩服这大仙界的手段了,当初这红芉侍子,可是被自己直接打爆了肉身,仅剩一颗头颅了啊,本来以为她除了夺舍之外,别无幸存可能了,却没想到,居然有人直接用了这等古怪手段,似乎想要让她重新生出一具肉身也似……
  “小……小姐……”
  在缸盖被揭开了之后,那女子似有所感,便睁开了眼睛,轻轻唤了一声,十分虚弱。
  “红儿,是我不好,打扰了你疗伤,事后我会找十倍的仙药给你……”
  青萝仙子见了那女孩,也是眼睛一红,心疼的厉害,小心的抚摸了一下她湿漉漉的脑袋,然后忍着悲痛之意道:“可是,红儿,你一定要告诉我,当初你收到了龙界的传书,为何没有直接给我?你当时说是怕打扰我闭关修炼,便先自己去辩别消息的真假,后来怎么却受了这么重的伤回来?好红儿,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不会怪你的,但你一定要说实话……”
  “他……他来了?”
  那缸里的红芉仙子微微一颤,立时猜到了什么,脑袋居然可以自由活动,向后一转,便立刻看到了站在那里,大袖飘飘的方行,眼睛里立时闪过了一抹蕴含了恶毒、痛恨、悲愤、仇恨等种种情绪的光芒,然后用尽了全身力气,咬牙切齿的低喝了起来:“小姐,我为何这般做,你还不明白吗?这个人……这个浑蛋,就是小姐你命中的克星啊,当初他不听你劝告,执意要入龙界,结果再也没有出来,害你伤心了三百多年,如今好容易走出了阴影,与……与帝释大人情投意合,甚至连婚约都订下了,可是他……他居然又活着回来了……”
  这一番话说出来,所有听到了这番对话的人,都露出了一抹了然的表情。
  而青萝仙子脸上则难掩悲愤伤痛之意,泪光盈盈,低泣道:“傻红儿,你为何要……”
  “小姐……你……你总是心软,我知道他就是回来害你的……只要他一回来,一定就会出大麻烦,所以我……我要保护你啊……只恨……只恨我太弱,居然被他给……给伤了!”
  那红芉仙子狠狠大叫了起来,声音尖细,极其的怪异,而且随着她的情绪激动起来,甚至连那白玉缸上的符文都一个接一个的暗黯了下去,但凡有晓些阵符之术的人都知道,那缸壁上的符文,似乎代表的是那缸内伤者的生机,在符文全部黯淡时,便是她生机消逝之时,青萝仙子也看到了这一点,急的她立刻在激动的红芉眉心点了一下,使她沉沉睡去了。
  然后她急忙拿过缸盖,扣在了上面,重施封印,这才阻止了生机的继续消逝。
  而做了这些,她又缀泣了半晌,才缓缓的转过了身来,泪眼盈盈看着方行,语调酸楚。
  “帝流哥哥,这些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也没有想到啊……”
  偌大上玄城,在这时候,似乎都寂静了下来,只剩痴男怨女的淡淡哀声。
  天地无言,却似乎周围有难言的压力涌动了过来,在逼着方行说些什么话出来……
  凄婉的青萝仙子那一脸的哀伤与无奈,不知揉碎了多少人的心,他们几乎要感觉发狂,觉得若是自己站在了方行的位置,自然是恨不得要立刻将青萝拥在怀里,哪能教她这般悲伤?而这种无尽的期待,却也形成了一种可怕的压力,如同潮水,荡来荡去……
  唯一无语的就是方行了,他哪里想理会这些乱七八糟的,只是想安稳的进入传送大阵中去而已啊……可如今这局面,却让他不得不认真来对待了,不然怕是脱不了身……
  “唉,又到了飙演技的时候了……”
  方行暗暗想着,缓缓转身看向了青萝仙子,面色深沉,目光复杂。
  “你……你相信我吗?”
  青萝仙子急急问道,眼眶又已红了。
  “我……”
  方行神情也似有着无尽的悲伤,张了张口,却只说出了一个字,然后无数人的耳朵都支棱了起来……
  青萝仙子也是满面的泪花,似哭似笑的等着他的回答。
  然后方行的脸色就忽然间变了,眼睛猛得瞪圆,呆呆的看着城西方向,震惊的连自己的语调都变了,再开口时已经变成了惊讶大叫:“……我……我擦,那是什么东西?”
  “嗯?”
  他这个反应,却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急急回头去看。
  就连青萝仙子,也是脸色一变,猛然转过了身去。
  只不过转头看过去之后,却发现远空里空空荡荡,一片蓝天,什么都没有啊……
  他们都还不信,又呆呆的眨了眨眼,确认了一下,仍是什么都没有。
  甚至有人直接神识荡了过去,可依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而他们没有意料到的是,就在所有人注意力都转移了过去的一瞬之间,方行急急抓住了这个机会,简直像是火烧了屁股,一把捞起了小盲女,转身就跑,一身法力赫然在这时候提到了最强,简直就像是直接以肉身撕破了虚空,轰隆一声便直朝着那传送大阵冲了过去……
  “想要脱身,果然还是靠演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