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护花狂龙 > 正文_第2560章 大结局!
  因为你没死过!
  这个说法,更有点黑色幽默的意味。
  原来,根据那玄之又玄的天道和人道之说,进阶之后是有些别的隐秘需要注意的。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假死!
  因为你弃绝了“人之道”,就等于告别了“人”的范畴,等于隔绝了一世。而你踏上了天道,则等于莫名窃取了天地之力、隐约得到了大造化,所以你的身体机能会变得年轻,甚至连双眼都好似婴孩一样明亮。这一点,类似于古时候武学这种所谓的“先天高手”。
  但是,这同时也意味着“天人之隔”。既然隔绝了俗世,等于你已经过了一世。而这一世既然已经“结束”,那你就该“死”,死而后生,方是正途。这种说法,也叫“避世”。
  按照那些玄之又玄的古武学说法,一旦进阶为天道传奇之后,应当假死九九八十一日。否则,到期之后就会遭到疯狂的反噬,不但原本晋升的所得会再度失去,反而连一开始的境界都保不住,从而迅速的衰老——这是天道的惩罚。
  而假如你非但不假死避世,甚至还敢在此期间擅自动用天道传奇的力量,那么就会遭遇更加明显、更加迅速的惩罚。那可就不用等到什么九九八一的期满了,只需要百招之后就会出现重大的反噬,浑身的力量仿佛被剥夺,甚至好像生命力都被剥夺了一般。
  或许织田利昭当初从华夏盗取了有关的东西,但却有没把所有的东西都盗干净、弄明白。结果弄了个不伦不类,便祸害了陈老板。
  “这……怎么可能,恩师他并没有……”说到这里,陈老板的话忽然止住了,因为他猛然想起了一件事——
  数年之前,织田利昭仿佛觉得自身有变,感觉似乎要进阶那个玄之又玄的境界了。但也正是那个时候,他觉得似乎有一股重大的危险临近。这股危险莫名其妙,仿佛某位绝世强者要登门索命!
  为了渡过这一劫,织田利昭假装自己重病不治,躲起来好长一段时间。一方面完成了自己的进阶,也干脆在那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稳固稳固自己的心境和所得。
  其实那次,是光头老者莫名感觉到了岛倭国似乎有同类的强者即将出现。光头老者觉得不妥,而且也感觉可能就是当年那个偷盗传国玺、盗挖黄帝陵的宿敌,于是悄悄赶赴岛倭国来寻找。假如能够找到,必然诛杀此獠。
  可以说,天道传奇这种感应力很灵敏,而作为刚刚进阶的织田利昭,对于危险的感应也同样灵敏。两人仿佛被宿命安排,来了一次擦肩而过。而也正是那一次,织田利昭误打误撞的来了一次假死避世。他自己并不知道这一点,纯属误打误撞。
  织田利昭自己都不清楚,他是何等幸运的躲过了真正的一劫,所以在教给陈老板的那种法门之中,自然也不可能提及这些。于是,可怜陈老板就成了现在这样一幅状态!
  总之,这些东西太过于玄妙,说也说不清。但是,世界万物森罗万象,本来就有太多无法解释的东西需要人们去探索,而探索的过程也正是进步的过程,不是吗?
  “不!不该是这样!”陈老板歇斯底里,但疯狂的哀吼之中是数不尽的苍凉。
  易军叹息着看了看这位不世枭雄,其实心底深处也为之感到一抹苍凉和悲哀。至于陈老板的最终结局,究竟是拉回去审判,还是让风影老爷子捅一刀?忽然之间,易军自己也觉得有些拿不定。毕竟,眼前这位也算是一代不世出的人物了。
  ……
  半年之后,天气转暖,不过北国龙江的风还是透着丝丝冷意。
  一行人男男女女甚至还抱着个不到一周岁的婴儿,走在一个山间小路上,那里是一片民风淳朴的小山庄。没有丝毫起眼之处,一切都是那么的寻常,但是最前面居中的魁伟男子却禁不住满是感慨。
  这里的一草一木,太熟悉了,几乎每一块石头都留有他最深沉的眷恋。时隔多年,这是他第一次回到这个小小的山庄。
  暂且回避了那些乡亲们,一行人直奔庄子外位于深山之中的一处空地。这里风水极佳,若是精通风水的盗门首徒“假爷”南伯望在此,肯定禁不住生出挖坟掘墓的念头——因为前面还真有座坟。
  坟头很小,也很不起眼,上面已经长满了青草。一块毫不起眼的简陋碑记,没有姓名。
  一行所有人都恭恭敬敬的跪下,认认真真的磕了三个头。带头这年轻男人一边磕头一边说:带着你孙子来看你了,总该满意了吧?
  只不过这男子磕头之后刚刚抬起双眼,竟然看到那小小的碑记后面,似乎有几把新土!
  新土?
  有谁动了这不起眼的小坟包?
  他心中一动,本该稳定有力的手却颤颤悠悠的扒开那抔黑土,里面竟是一个崭新的小匣子。太新了,显然就是刚刚放进去不久。
  不久?
  打开这小匣子,里面只有一封薄薄的信。单是看到信封上那笔力遒劲的熟悉字体,他顿时禁不住热泪盈眶。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此时还是忍不住满腔的激动。拆开信封取出那张薄薄的信纸,他连续看了三遍这才仔细的叠好放回信封,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一旁,抱着孩子的少妇眨了眨眼,问:“写了什么?”
  年轻男人笑了笑:“爷俩都是逆转阴阳之命,从他‘死’的那一刻起,就不便再相见了,不然犯冲。所以从多林寺那次助我进阶传奇开始,虽然多次擦肩,却从未真正相见……这老迷信,呵呵。”
  而旁边一个中年迟暮却风姿犹存的女子嗔怪了他一句:“别瞎说!老爷子有大神通,你别瞎咧咧。”
  “哈,他自己在信里面都说了,这些东西只可偏信、不可全信嘛。而且很多旧时代遗留之物过于玄幻,吃不透、拿不准就别碰这些。”年轻男子笑了笑,“我说呢,当年一把火烧干净了那些破书,恐怕是怕我吃不透拿不准,结果变成织田利昭那种似懂非懂的家伙吧,嘿。”
  ……
  三年后,一个风雪交加的山路上。
  一前一后两位僧人模样的光头老者,脚踩粗布鞋信步前行。前面那位身材微胖,但双眸清澈如初生婴孩;后面那位面容苍老,宛如年近八旬。这两位,是一对苦行僧人。
  后面这仿佛年近八旬的老僧,对前面那身材微胖、貌似中年的僧人说:“师父,若存善念、行善举,便真可消弭旧恶业障吗?”
  这位皮肤苍老如老朽的老僧,竟然称呼前面这位貌似中年的僧人为“师父”!
  而这位“师父”则双手合十,禅音如晨钟暮鼓:“善哉,但有心为善,非为至善。不过慧胤你能持善念,已然可喜。便是不修金身正果,也可修此生功德圆满。修行不分早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也并非空话。”
  那位苍老的僧人笑了笑:“金身正果,弟子此生不做这个非分之想了。咦,师父,假如真有虹化一事,是否就算是修成了金身呢?”
  前面那微胖的“师父”微微一怔,随即摇头笑了笑:“出家人本该不打诳语,但老衲那次倒是撒了个弥天大谎,呵呵。罪过罪过……”
  ……
  五年后,金三角。泰邦小公主叉着小蛮腰,以清澈的嗓音、熟练的华语喊道:“念苍你给我出来,太保呢?他说今天教我学功夫呢!”
  一个虎头虎脑的小机灵鬼探出脑袋,笑咧咧的说:“姐姐你别喊,刚才他出去了,说是这就回来。来,好多妈妈和弟弟妹妹们都在这里度假呢,给你和小哥哥带了好多礼物。”
  “真的?”小公主眼睛顿时一亮,飞一般的跟着名叫念苍的小孩子跑到了里面。可不,那么多人呀,好热闹!
  而就在这时候,大门口走进来一个年轻男子,脑袋剔明锃亮仿佛灯泡儿,脸上带着坏坏的笑容,嘴里还叼着根烟。
  顿时,一屋子人都愣了,她们可是第一次见到这货竟然以光头的形象出现。包括那几个小孩子,也痴痴看着他这个崭新的“发型”。
  忽然,其中最厉害的那个女子似乎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怒道:“你个混蛋,你进阶了?!你……”
  这女子可厉害了,哪怕只是这一怒之威,整个房间的温度都仿佛下降了好几度。而随着她这么一说,其余一群女子顿时大惊,花容失色!这是……要禁*欲的节奏么?!
  !!!
  这光头货笑咧咧的说:“怎么,不行啊?”
  “你死没良心的,看我不一掌劈死你!”先前说话的那厉害女子飞身过来,影如鬼魅,还真的要打。有些话当着孩子们没法说,但是这事儿关乎大家一辈子幸福,这……既然没法说,那就只能打了!
  不但她要打,一屋子女人都找趁手的家伙要打,必须把这个作死的货打个半死才行啊!
  光头货顿时大惊,风一般退出门槛儿,扶着门框笑咧咧的直不起腰:“骗你们呢,主要是金三角这地方天热潮湿,剃个光头也舒坦点。瞧你们一个个吓的那模样,哈哈哈!”
  顿时,屋里面的女人们同时“切”了一声,非常不雅的竖起来齐刷刷一排中指……
  
  完本感言
  完本感言,又一次完本感言。当然,这也是狐妖新书的开篇语。
  这个结局不是普通都市小说的俗套大圆满,而更像是一次悬疑大揭秘。诸多疑问、诸多伏线,在最后时刻以火山喷发般的态势涌现出来。这一点,是和上本写法和构思上的最大不同。应该说,这是另一种爽。
  至于军哥没有选择进阶最高境界,这只是个人选择。其实,我并不觉得身为主角就必须天下第一,必须高手寂寞。人生,正是因为有了属于自己的选择而丰富多彩。就像军哥自己说的——“生活之中有太多的东西需要我们去追求,而不仅仅是打打杀杀”,不是吗?
  理智把握自己的人生,那么做出的选择就必然不会遗憾,不是吗?
  至于说到本书的成绩,狐妖同样很满意,也很感激。在大家的陪伴和支持下,取得了又一次的辉煌,不亚于上一本。在大家的热情支持下,狐妖实现了连续两本大火。在此,狐妖再次感谢兄弟姐妹们,猛虎落地式的拜谢!
  那么,再下一本呢?
  再下一本,狐妖依旧能保持创作激情。只不过,再下一本的优秀成绩却依旧只能拜托大家。狐妖能做的就是继续坚持,要继续突破,继续努力。
  努力没有终点,狐妖一直在路上。
  第三本书已经上传了,书名……咳咳……叫做。泄个密,这是网文圈某位编辑大佬亲自帮狐妖起的书名,他说这个名字通俗易懂……咳咳。
  这本书已经开始连载,塔读文学网已经上线,点开狐妖的笔名连接也能看到。
  至于新书风格,狐妖下定决心稍微突破一下。因为我有一个市井梦,有一个小底层、小**丝的逆袭梦,所以我想写出一股游侠儿的风尘气,同时让我们的新主角在十丈红尘的摸爬滚打之中爽到爆。
  冲!我们要继续冲!
  简介:萌妹最多情,御姐有大爱,拱翻女汉子,终成高富帅。混世高人起风云,泡妞低手醉花阴。菜鸟泡妞没套路,硬拱是王道。
  闲话不多说,新书如小树嫩草需要呵护,兄弟姐妹们赶紧来爱*抚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