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老实的幸福生活 > 九百七十二,无利不起早
  自古华夏礼大于天,甭管出自什么目的,传承至今,随经历多少此的变革,其中精髓保留了相当多。
  前苏,王家新坟地旁边儿,还有座骨灰堂,这是对外公开的叫法,谁都知道,那是王家祠堂。
  不但供奉着王家的祖宗牌位,还有相当多按照祖制不能入坟的。
  有因事不能的,比如犯罪什么的,此类人却是王家血脉,死后总算给了个地方安置,祖坟是不能进的。
  更多是因为不满足入坟条件的。
  近年来,前苏经济条件好,娶阴亲的比较多,减少了一些。
  还有很多王姓女子,没有出嫁的,也留在这里。
  最多的就是等候的,比如林子琪,她要进坟,还得等王老实蹬腿儿。
  入祠堂也不是小事儿,如同小丧一般,整个仪式要三天。
  王老实没有从简的意思,就按照老例办。
  林国栋跟邵大妈都来了,意外的是,还有几个林家的人跟着过来了。
  还有唐唯,她回到前苏,陪在王老实身边儿,没有出席各种仪式,但也公开露了面儿,这就难能可贵了。
  刘承君也跟着王馨回来了,一家人算是凑齐。
  他回来,恐怕也是眼下瀛城的不自在,来躲清静的面儿大。
  三天里,王老实几乎没跟这个姐夫谈及他工作的事儿,谈了也没意思,宫二自己不处理好,别人没办法动。
  心里边儿呢,王老实也是有打算的,如果宫二守不住,那就把姐夫调出来,反正刘承君也没犯什么错误,莫须有的东西,还拿不到台面儿上说。
  入祠堂,正式进家谱,林子琪算是彻底进入王家,邵大妈哭了个昏天暗地后,当晚就跟林国栋返回京城。
  其他人也没留下,王老实家吃了顿团圆饭,王嘉起跟一子一婿喝酒,王馨、唐唯跟着李梅忙活饭。
  三人没再谈林子琪,首先是王老实精神头不济,没必要再说,第二,唐唯还在,说了更没意思。
  更主要的是,刘承君这女婿要跟老丈杆子讨教。
  王嘉起大体上知道点其中的事儿,放下酒杯,郑重的说,“政治,最死人,不进则退,没人会给你逃避的机会,再想重新再来,谈何容易。”
  他反对王老实那个转进想法,而是希望刘承君顶住压力坚持下去。
  大道理没错儿,可眼下的事实呢,刘承君根本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宫二如何,决定了他的命运。
  刘承君不喜欢。
  王老实更不喜欢。
  改弦易辙没人想过,那还不如自己抹脖子痛快,所以,伸向刘承君的橄榄枝,绝对就是死路。
  其实,刘承君调走,也算是改弦易辙,都是心知肚明的事儿。
  王嘉起倒不是多担心,那么多年,他经历了太多,喝了一口酒继续说,“承君,我看让王馨调过去吧。”
  王老实大概明白了点,没做声,看着自己姐夫,决断还得他自己。
  “你自己没什么违规违纪的事儿,他们至多就是把你闲置,现在有落实在外,我想某些人不会过分到栽赃陷害,就是真敢,直接撕破脸就是,咱家未必怕他们,有起才有落,当官,不就是起起落落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刘承君迟疑了一下问,“非得让王馨过去?”
  没等老爷子说,王老实提醒他说,“那是你表明立场,无声的坚定。”
  第一,给宫二和宫家看。
  第二,给鲁东的人看。
  最后,将来会有更上边儿的人想到,刘承君曾做如此选择。
  原先王老实还没大捋清楚,经过老爷子点拨,他已经明白了,这次将会是姐夫积蓄底蕴等待勃发的机会。
  至于眼下的坎坷,看似危难而已。
  已经当了区委书记还兼着市委常委,刘承君自然有他的智慧,犹豫不过是事关自己,很快,他就懂了,立场,他的立场不容动摇,这时候,不能说,只能做,让妻子调到瀛城,是最正确的选择,没有可替代的。
  见女婿已有决断,王嘉起又扭头跟王老实说,“回头小宫那里,你提前知会一声。”
  王老实立即点头,“好的,我明天就办。”
  有了大方向,事情就没了纠结,顺着办就好,刘承君也更不彷徨,大不过就是到冷衙门坐几年。
  ※※※
  晚上,王老实与媳妇回到自己院子里。
  洗漱完,躺在床上,唐唯依偎在王老实身边,抱着王老实胳膊,她喃喃的说,“跟我说说她吧。”
  说什么呢?
  王老实自己也不知道,只好拣着林妞儿过去的一些事儿说了几件。
  转天早晨,王老实在院里呆坐,钱四儿去而复返。
  唐唯对王老实这帮朋友都很客气,但很少参与话题,这次也一样,准备好堂屋的东西,她就去找婆婆说话,贤惠媳妇。
  好一段时间里,王老实怀疑自己的年龄叠加了,心思总在变老,从抽屉里拿出一盒烟扔给四儿,问,“又跑过来干啥?”
  林子琪灵柩抵达滨城时,钱四儿是在机场迎候的,一直跟着,才离开没多久。
  钱四儿满脸兴奋,根本掩饰不住,手舞足蹈的说,“三哥,还记得你让我买的那本书版权吗?”
  记得,事儿是从吴楠悦那儿来的,当初王老实没少花心思琢磨,“怎么,他们片子拍完啦?”
  钱四儿还是那德行,笑嘻嘻的说,“导演是那姓章的,挂名儿。”
  随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王大老板若无其事的问,“怎么个意思?”
  坑完作者,那几个货并不在意,大张旗鼓的拍完片子,又找了关系,挂了章导的大名,本来打算赚一笔。
  可没想到,钱四儿已经放出风去,说了版权的事儿。
  搁原作者,用不着搭理。
  钱四儿却不行。
  本来就不对付,猛然间,话把落在四爷手里,脑子不坏都知道,钱四儿买版权就是图恶心人来的。
  无奈,找了中间人,递话儿给四爷,怎么解,没报价。
  钱四儿憋着搂一把,不过,他还是跑来找王老实,潜意识里,使坏,还是三哥地道。
  “那边儿什么路数?”
  钱四儿告诉王老板,那边儿主事儿的是个广告公司,拿了国视几个时段,主要做鲁东市场,他舅舅在鲁东当副书记。
  一听名字,王老实乐了,冤家路窄,宫二这事儿里,挑头儿的就是那货的舅舅,鲁东本土派的扛旗人。
  当初买版权,纯属闲着没事儿,替吴楠悦跟钱四儿解忧,没成想,还落个利器在手。
  要是没说透彻姐夫的将来怎么走,没准儿王老实也不会有心思,既然都注定要死磕,没必要让着。
  王老实问,“他们投了多少钱?”
  钱四儿说,“六千多万吧,鲁东方面已经高价要买首播权。”
  肯定是怎么回事儿,无利不起早。
  恐怕赚不赚钱都无所谓,重要的是钱进去转一圈儿,变干净了才是大头儿。
  王老实轻松的往后倚了倚,笑着说,“四儿,这事儿啊,你还得去问问宫二哥,他没准儿有些想法呢。”
  他,钱四儿懵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