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九星 > 第592章 我能想到的最糟糕的理由

  唐正做了个制止的动作。
  唐小糖立刻会意,两个人收敛起星力,轻手轻脚地靠在了门的两边。
  秦希这个名字,星曜大陆的任何一个孩童都不陌生,“紫微禅棋”的故事,几乎是每一个孩童从小听到的第一个童话故事。
  秦希,就是初代紫微星主的名字。
  紫微为正中之星,得天时地利人和,如果说其他星主登顶的方法还是力量上的领悟,那紫微星主的登顶则基本属于哲学范围,紫微星主不是拥有紫微星力就可以随便登顶的,其到达星主之位,需要其他星主可能都无法去想象的机缘。
  虽然从来没有人跟唐正讲过星曜大陆的童话,可他是在溯世问星塔见过秦希本人的!
  秦希在他体内留下的一道“赦印”,让他差一点无法跟任何紫微主星的星眷者战斗,但同样的,秦希在溯世问星塔里为了救他而放出的“星主本源”,在他从梦蜃魔境出来后濒死的时候,再次救了他一命。
  可以说,唐正对秦希也不知道是该抱有什么样的态度。
  千琼宫云雾缭绕的高门里,声音再一次传出……
  “秦希,你刚才所说的一切,不过就是否认了星曜大陆千万年的童话——紫微禅棋。可童话既然是童话,我身为成年人又怎么会当真?”方君寂略带笑意的声音,终于少了那一丝唐正初见的空洞,“既然你说紫微星主不可能真正做到低头,否则根本就无法登顶星主之位,那么……我又为什么要对你低头?就因为你要开启天医秘境,屠灭妖族?可那是你的想法……与我何干!”
  与我何干!
  唐正从一开始就能感觉到,方君寂想要的,从来就不是止步在星主之位上。
  他估计知道自己的身份和隔代大遗传。
  但是,紫微星主却是他踏上紫金大帝路途的必经之路。
  跳板而已!
  虽然方君寂现在五星初阶,但是,他从心态上就已经决定了他未来如果和初代紫微星主一战。恐怕是他的赢面居多了。
  “我的想法确实与你无关,可虽然与你无关,你有能力抽身而退吗?”秦希的冷笑声回荡在千琼宫,“如果再给你二十年的时间。你也许有资格拒绝。但是,现在,我对你所做的一切解释,只是对方君临的后裔的尊重。”
  哗啦……
  千琼宫的大门一下打开了。
  整个千琼宫的城墙都一块块地变动,明明是山崩地裂的场景。却静得像是溪流一样无声,青白色的砖石和黑白的砖瓦,飞快地变幻成一道道线条,纵横交错,山川河流在这纵横的线条上浮现又消失。
  唐正愣了。
  现在的千琼宫看上去就像一个游戏编辑器!
  那些纵横的线条就像是电脑里编辑地图标尺,而山川河流就像是被游戏编辑器一点点编辑出来的东西,这样的东西每一个资深玩家都不陌生,当然,更不用说是专业的游戏美工了。
  看着唐正诡异的目光,唐小糖推了推他:“夫子?”
  “退。”唐正刚准备拉着小糖后撤几步。但以一个游戏高玩的眼力,他几乎是同时就发现了,他们即使步法武技开到极致,也退不出千琼宫延展的范围。
  于是,他们两个人很快出现在了秦希和方君寂的面前。
  方君寂立刻皱眉:“你们为什么会在?”
  秦希却是似笑非笑,看着唐正:“这么快又见面了。”
  唐正挠了挠头:“咳……我大概是……来找人的?”
  唐小糖想撞桌子。
  千里迢迢穿越边境线,深入极北荒原,潜入紫金大帝遗迹,驾临上古神迹千琼宫——结果是来找人的?
  还能有比这更Low一点的理由吗?
  千琼宫还在继续变化着……
  慢慢的,宫殿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已经完全消失了。他们所在地方,已经变成了纵横交错的十九乘以十九的棋盘。
  “……”方君寂的脸色非常少见地发生了变化。
  唐正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盘棋?
  轰!
  一个棋台出现在了千琼宫的正中央。
  棋盘上的残局渐渐清晰起来,唐正一下想起来。这就是在溯世问星塔里,他在紫微星主的星眼里看到的,紫金大帝方君临,和紫微星主秦希,所下的那一盘棋。
  那局棋没下完。
  当时,那局棋下到一般。秦希手中的水杯里水像海潮一样窜起来,他手指一点,水虽然平静地落了回去,可他手中的茶杯却轰然而碎。
  秦希沉默了片刻之后,朝着棋局对面的方君临说了八个字:“天无二日,国无二主。”
  两个人的战斗,就在一局棋。
  秦希输了。
  童话就到“紫微禅棋”这里结束,当然,还经过了一些宣扬美德的美化。
  但实际上,秦希输了,并不代表他就真的认同紫金大帝,所以,才会出现了这么多年之后,他仍然坚持着屠灭妖族,真正一统天下。
  他不是紫金大帝。他是真正的紫微星主,他有他紫微星主的坚持。
  “请。”秦希请方君寂坐下。
  方君寂一动没动。
  虽然唐正不怀疑,方君寂一定是个弈棋高手,可是,方君寂此时没有坐下,代表他对能不能下赢秦希心知肚明。
  可是,就如秦希所说,他对方君寂的礼貌仅仅是处于对方君临的尊重。
  仅此而已。
  方君寂不想坐下,不想下这局棋。
  因为谁都猜到了这局残局一定就是开启天医秘境的钥匙。
  方君寂输了,天医秘境开启,灭妖火重现,妖族覆灭。
  整个过程就这么简单。
  因为梦蜃偷袭学宫论武会的“人类希望”,那群被妖族天宿大先知列为“黑名单”的人,人类现在对妖族的仇恨已经到了顶点,只要灭妖火现世,谁也阻止不了秦希和萧叹止覆灭妖族了!
  至于半妖,对于大多数人类来说,她们只是玩物而已。谁会在意她们的死活?
  方君寂的额头上渗出了冷汗。
  秦希并不具有完整的星主力量,但即使是这样的秦希,也不是方君寂能对抗的。
  “酒多马跌……”唐正突然伸出手,一掌拍在他们中间的棋盘上。“这里是不是溯世问星塔?”
  “……”气氛突然变得有点奇怪。
  “是。”秦希并没有特别在意唐正的存在,微笑地回答,“也不是。”
  “怎么回事?”
  “溯世问星塔原本并不是你们所知道的问星之所,而是叶先生设计帮助紫金大帝登顶的最后一战的战场,也是为我们初代星主准备的坟墓!”
  除了方君寂之外。唐正和唐小糖都一愣。
  唐正想起了第一次,他见到太阳星主的时候,太阳星主皇甫瑄落好像隐隐约约叹息了一声,就算复活了她,唐正也总有一天要亲手杀了她?
  “紫金大帝必须要得到所有星主的力量,覆灭掉所有初代星主,才能达到实力的巅峰,”秦希的声音没有一点波动,笑道,“叶先生的设计很完美。如果真的按照他的计划,我们这些人都不会存在了,溯世问星塔里的星主残识更加不会存在了。”
  “然后呢?”唐正现在也没有特别好的办法,只能一边跟秦希说话,一边回忆他除了上次到溯世问星塔的时候,还在哪里看到过这个棋局。
  方君寂已经快要坐下了
  一旦他坐下,那么这盘棋局就将开始。
  但是,方君寂挡不住了!
  方君寂凭借着自己一个人的力量,硬扛一个星主,肯定坚持不了多久。
  这还是秦希“请”他坐下的情况。如果是秦希“逼”他坐下,恐怕这盘棋早就开始了。
  “因为,我们大帝拒绝了。”秦希的目光里,也看不到是认同紫金大帝这么做。还是觉得他蠢,“因为天机星主已经算出了自己将死于这场宴会,他站在塔顶一直保持着沉默,被方君临看出了问题,在最后关头救下了所有星主。”
  唐小糖已经听傻了。
  那么多年前的上古时期,还发生了那么多惊心动魄的事情。
  “但是。他拒绝了叶先生的好意,就等于拒绝了他登顶的机会,所有星主都以为,他放弃了……”秦希说到这里,眼底也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崇敬,“谁知道,他拒绝的只是这个登顶的方法,而不是结果……他终究还是用他的方法成为了星曜大陆最强的人。”
  他没有杀死星主,没有做火烧功臣楼之类的扯淡事情,也没有尊崇所谓的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冷血逻辑。
  他的目光,指向了广阔的苍穹——尽碎百辰,独尊主星!
  这是紫金大帝的硬气,却也是紫金大帝的温柔。
  “作为初代紫微星主,有点倒霉啊。”唐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棋局,他终于想起来在哪里看到过这一桌残局的后续了。
  “是啊。”秦希轻声道,“面对一个自己从心底里崇敬和爱戴帝王,却不能向他低头,很倒霉……”
  忽然,秦希一下没注意,唐正唰一下推开了已经支撑不住的方君寂,坐在了秦希的对面。
  “啊……”唐小糖叫出声来了。
  唐正目不斜视,朝着棋桌对面的秦希做了个“请”的动作。
  残局,再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