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九星 > 第589章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唐正的目光瞬间冰冷。??? ?? ?? W?W ·
  是的,他从一开始就觉得,萧叹止知道的未免太多了!
  而且他赶来之后,对唐正和徐清炎的尽心尽力程度,也远远出了他的职责范围,萧叹止二话不说就把前前后后所有的责任全部担下了,几次为了设计徐清炎的苏醒妨碍熬夜熬到吐血——唐正心里其实也隐隐觉得过有点不太正常。
  现在看来,萧叹止是在赎罪?
  两个人在说话的时候,一片树叶飞扬而至。
  秦融和唐正朝着树叶飞来的方向看了一眼,却都没有挪动脚步。
  下一刻,从他们中间传过去的树叶,星力迸射,将整个树林都笼罩了起来。
  “哎哎,鬼爷爷你赢了,一个都没中啊。”一个唐正很熟悉,而秦融却有点陌生的声音,随着树叶传来。
  然而,在树叶落下之后,唐正反而一脸无奈,秦融却准确地吐出一声:“影王阵?”
  秦融陡然明白,唐正说的不介意多等一个人,是指的谁了。
  影山,影王!
  “阿稚,一年不见,一点进步都没有啊。”唐正的目光落到徐徐行来的小孩子身上。
  一片树叶,一方天地——阿稚当然是有进步的!
  可是,他也知道唐正说的不是他实力上的进步,而是他几乎没怎么变的脾性。
  “切,”他扭了一下头,“没进步的是你自己吧?”
  “嚯嚯,学会欺师灭祖了是吧?”
  “我刚才听了好一阵……”阿稚看着唐正,无语道,“夫子啊夫子!这世上,影山影王姓什么,都没有几个人知道,至于影王继承人准准确确的名字……你觉得是妖族什么天宿大先知能算出来的?”
  “……”
  “所以,夫子你在看到那份黑名单的时候,就应该知道根本就是出自疆内的吧!”
  “……”
  “鬼爷爷鬼爷爷你看。 ?·我就说夫子他被黑名单骗了吧哈哈哈哈哈,这可是你输了哦……”
  “阿稚,我收回刚才那句话。”唐正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出外游历之前的阿稚,因为要修习最困难的武技。所以需要保持最纯净的赤子之心,直到唐正遇到他的时候,他都还能轻而易举地被耍得团团转。
  但是,一年过去了,他竟然已经可以读出这样的细节来。
  黑名单。根本就不是什么天宿大先知算出来的,它是疆内的有心人杜撰的。
  而疆内能直到阿稚本名——方幼邪的人,恐怕也不会太多。
  就连七个顶级世家之一的天秦世家的世子秦融,恐怕都不知道下一任的影山影王,真实的姓名是什么。
  “不巧,萧叹止就是知道我名字的人之一。”阿稚摊开手,笑道。
  一年的时间,阿稚长高了一点。
  但是,眉宇间的活泼和明丽,还是没有变化。
  就算长大了一岁。也还是个孩子。
  “哦?放任梦蜃袭击我们?呵,看不出来,萧叹止还有这个狠心,玩珍珠港之战啊?”唐正来到星曜大6之后,很少有这样心情和呼吸一起重起来了的时候。
  其实,阿稚的到来是唐正早有预料的。
  萧叹止到了,杜启溪到了,罗非不知所踪,花盈袖有唐正的托付在身,五个虽身在世家领土内。势力却游离于世家权力之外的名城的继承人,就只剩下阿稚没现身了。
  所以,唐正并没有多期待秦融讲的这些。
  因为即使没有秦融的这番坦白叙述,唐正等到阿稚来了。也会搞清楚前因后果的——有哪家的秘密能瞒得过影山?
  而现在,结合秦融和阿稚的话,唐正才开始觉得事情难办了。
  从头开始整理,事情的顺序恐怕是这样的——
  先,萧叹止和他背后的某位星主大人,勾搭在一块儿。?  ·寻找天医秘境寻找到了一些头绪。
  然后,他们得知了妖族的一个重要袭击计划——或许是从瑶山部传出的?
  再然后,他们决定利用这个袭击计划,做出一份黑名单,在妖族袭击唐正他们之前先行传播,那个间接帮助了黑名单传播的邪教,估计也是他们一手策划的。
  最后,东窗事。
  因为有黑名单在前,黑名单上的人已经被视为了整个大6未来的希望,然后,这样的一群大6希望差一点被灭了一大半……
  整个人类灭妖之心,以及对妖族的仇恨值,立刻就会被提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真的是太会玩儿了。
  唐正搞清楚了之后,真的不想吐槽这个漏洞百出的“珍珠港之战”了。
  “等一下,阿稚你也是反对全灭妖族的?”唐正突然又意识到了不对。
  “我?废话,我当然是……不反对!”阿稚摩拳擦掌,一副立马就要去会会那些上位妖族的样子。
  一直陪在一边的鬼爷爷,摸着胡子笑了笑:“紫金之城的经济已经渗透了妖族一大部分,而影山的势力自然也没有落于其后……要是妖族一夜之间都被毒死了,估计……人类马上就要大乱了。到时候影山要干嘛?参与内战?”
  紫金之城的经济体系会不会崩不说,影山这种专司杀伐的地方,还留着干什么?
  暗影强者榜也干脆随着一起死掉好了。
  他们不同意萧叹止的行事,和秦融的原因又不一样,他们不是政见不同,而仅仅是利益冲突。
  “得,既然这么多人不同意,那直接把萧叹止逮出来杀了好了,省得你们还都……”唐正又是话说一半,一拍脑袋,“不对,萧叹止不能死啊……”
  秦融无奈。
  鬼爷爷也是一脸的无奈。
  如果是别人,哪怕是萧叹止背后的那位星主,要强行推进这件事,恐怕把他弄出来杀了都是有可能的。
  可是,偏偏萧叹止不能杀!
  他是天医谷的少主。
  八十一个世家,无数的军队,谁没有记过他的恩?
  甚至。谁家没有那么一两条人命,还挂在萧叹止的身上?
  说不定,天医谷里萧叹止悉心照料着的,就不乏一些顶级世家垂垂暮年的九星强者?
  而且……唐正自己都不能让萧叹止死——徐清炎要苏醒。还少不了萧叹止!
  “读题不易,解题更难啊。”唐正原地靠在了树干边上。
  不远处,就是封门村。
  唐正记得自己刚刚穿越到星曜大6的时候,就是从这个视角,远远地看着封门村的那一片纸醉金迷的花田。
  时间不多了。
  田蒙破解先知之井之后。他们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穿过边境线前往妖族。
  可此行的变数,却越拖越不单纯了……
  “田将军星力不足,我怕是没有办法和你们一起越境了,”鬼爷爷嚯呵呵呵地笑了几声,“王上的这趟旅途,就是真正的第一次独自出行了。”
  “……”阿稚愣了一下,深深看了一眼鬼爷爷,而后哼了一声,“早就该让我一个人出门了!”
  看到鬼爷爷渐行渐远。秦融转向了唐正:“现在,你都搞清楚了,准备怎么做?跟萧叹止摊牌?”
  摊牌?
  唐正摇了摇头。
  这牌都已经明了,萧叹止那个是敌是友的回答,就是吃准了唐正肯定能搞清楚他要干什么的。
  既然双方都知道对方想做什么,那就不存在摊牌的问题,而只存在谁愿意让步的问题。
  唐正这边,如果愿意牺牲花盈袖,牺牲他家里那两个有妖族血脉的半妖——小狐女妲己,以及宁墨的侄子。那么,他跟萧叹止之前其实不存在什么太大的冲突。
  可是,怎么牺牲?
  花盈袖为他的事情,连妖族都愿意去。
  妲己和宁墨他们。每晚在天下名庐又是为谁点亮一盏归灯?
  “夫子……”阿稚拿手指戳了戳唐正。
  秦融一直没有忽略这位年轻影王继承者对唐正的称呼,但是,本着世家世子的修养,倒也没有好奇开口问。
  唐正被阿稚戳了这一下,“哦”了一声,眼睛又亮了。
  阿稚一看他这眼神。就有点不太好的感觉:“夫子?”
  “嗯,先回去。”唐正漆黑的瞳仁,闪耀在阳光之中,“把所有人叫过来,集合。”
  不一会儿,营地的所有人全部集合到了唐正面前。
  唐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些世家世子、边境名将,说道:“妖族有一个传说——没有一个勾心斗角的部落,能够活着走出极北荒原!所以,离开封门村之后,无论你们心里是什么样的目的,不互相残杀,不故意陷害,能不能做到?“
  “能。”萧叹止笑着先点了一下头,本来他就没有要害谁,他只是要屠灭妖族。
  “那……能吧。”稀稀拉拉的一阵回应,反正唐正只说在妖族不能这样不能那样,他们就算想对方君寂出手的,也是要等回来之后,所以,似乎跟唐正也没什么冲突。
  唐正点了一下头:“很好,你们都是世家世子,当世名将,信誉应该不会有问题……”正当所有人都以为能出了的时候,他却话锋一转,“然而我不认识你们,我也不相信你们,所以,我设计了一个咒语,你们唱完之后,誓言就生效了。”
  萧叹止微微皱眉:“可以。”
  一边已经听呆了的唐小糖,眨了好几下眼睛——他们夫子什么时候设计过咒语了?
  没等她想明白,唐正直接就开口了:“这个誓言对我也一样有效……预备,起……我们是**接班人,继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爱祖国,爱人民,鲜艳的红领巾飘扬在前胸……”
  随后,这个集中了星曜大6三十年后最位高权重的一群人的营地里,响起了庄重而严肃的“誓言”声:“我们是**接班人……”
  唐小糖眼睛直跳——夫子,这不会又是你从哪儿瞎掰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