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九星 > 第18章 刻阵,暖玉封魂
玉佩被放回到了柜台上。中文..
唐正眼里的老爷子,看上去像几个世纪之前,坐在钟表店里戴着老花镜,修理着各种小零件的那种老师傅。
只有一点不像。那就是,眼神!
聚宝阁的老爷子浑浊的双目中,时不时会有意无意地漏出来两丝精光。
于是,唐正就盯着他的眼睛盯个不停……
“我脸上有脏东西?”老爷子的逼格瞬间就被他拉低了,“盯着我干什么?”
“我要仔细看看,你是不是坏人。”
“咳,这能看得出来?”
“当然。”唐正用的完全是他前世在游戏里辨别npc阵营的经验,看了半天,他才回答老爷子的问题,“玉佩是我一个朋友交给我的信物。”
“……”老爷子摸了摸自己的脸,“看来,我不是坏人?”
“但也不是好人。”唐正补了个刀。
“哈哈哈……”老爷子笑了起来,“你这小娃娃有意思!”
说着,老爷子也没把玉佩还给他,而是从柜台下面翻出来一个已经老旧不堪的石台,看上去有点像唐正前世见过的那种蛋糕店里做蛋糕的转台。
只见老爷子把玉佩小心地放上那个石台,双手按在石台的边缘,喝地一声,他的背后腾起了一只精致小锤的星象!
而那只花纹繁复的小锤上,顺次腾起了三颗明亮的星子!
随着星力的注入,玉佩上的刻纹路就像是被放大镜放大一样,从石台上浮了起来……
“这个阵法的结构……”老爷子的眉头又皱紧了。
唐正站在一边,一言不发。
“你,运转一下。”老爷子将那个石台往唐正面前一推,然后低下头又去翻找。
唐正双手抚上石台,只觉得一股冰凉的寒意彻骨而来,石台就像是一头怪兽,迅速着吞噬着他的星力……
而此时,老爷子已经从柜台下面翻出了笔墨纸砚来,看都没看一眼唐正,一笔一划地临摹起浮在空中的反复阵法图来。
唐正额头上冷汗都冒出来了……
今天一天他也是够了,汇聚五十缕星力就精力透支了一次,切割拿出紫金又精力透支了一次,而这运转石台应该还要再来一次。
有没有这么折腾的?
沙沙沙……
整个聚宝阁里,只剩下老爷子落笔的声音和唐正越来越沉重的呼吸声。
“好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老爷子终于临摹完毕。
“呼……”唐正几乎软倒到柜台下面去了。
“咦?你这小娃娃,竟然一星都没有点亮?”老爷子这才注意到唐正。
“你才看出来!”
“那你怎么能运转‘星仪演阵台’?简直是胡闹!找死!”
“卧槽!不能用你还不早说?明明是你在谋杀吧……”就连唐正都服了这老爷子的脸皮了。
“你……你找死。”老爷子眼神闪烁。
“你谋杀!”唐正态度坚决。
“不许说了。尊老爱幼都不懂吗?”
“你先不爱幼的!”
“草,你很幼?”
“哥很幼!!”
“……”老爷子斗嘴败北,摇摇头,从口袋里随意地捞出一个小盒子,抛给唐正,“得了,拿回去补补吧。”
唐正打开瞄了一眼,里面是一颗硕大的药丸,吞下去绝对能哽死人的那种。
唐正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也不客气,直接把盒子揣进了里兜。
扔出了药丸之后,老爷子也没有再理唐正,而是仔细地看起了他临摹阵法的那张纸。
“刻痕如丝深浅有序五行环环相克……这么精彩的阵法结构,竟然隐藏在一个辅助修炼的玉佩之中……”老爷子看了好久,拿手指比划着,好半天才抬起头,看向唐正道,“年轻人,这个阵法看上去虽然像是辅助修炼的‘聚灵阵’,但大师修改了寥寥几笔,它就不再是‘聚灵阵’了。”
“那是什么?”
“碎玉封魂阵!”老爷子将玉佩小心地交还给唐正,“那位刻阵的大师,把自己的灵魂封入了这个玉佩,以保玉佩的主人子孙后代平安……”
“那玉佩的主人的后代,星爆不死,难道是因为……”
“有此玉佩在,即使是星爆之力也会被它吸收一大半,主人本体承受的只会是一小部分,如果及时得到救治,应该有一线生机!”
“那如果不是他们家后代使用呢?”唐正不知道自己触发了这玉佩算什么回事,他是偷渡来星曜大陆的,总不可能跟田蒙是失散多个位面的亲兄弟吧?
“最好不要使用了,非玉魂相知的血脉,使用起来不稳定,可能有被反噬的危险。”老爷子看着唐正收好了玉佩,才继续道,“保管好它,它不只是一个玉佩,它是一个故事!”
“嗯。”唐正点了一下头。
田蒙应该还以为,在星爆之力后救了他的是纸醉金迷的花王。
现在看来,实际上在他星爆的当时,及时为他护住星脉的,却是他们家祖传的玉佩!
……
唐正过来聚宝阁一趟不容易。
鉴定田蒙的玉佩之后,他还有自己的正事要做,所以,收好玉佩之后,他当即又在聚宝阁里找起了纹墨。
纹墨,因为可以用来进行“星象纹见”,所以看样子是星曜大陆十分常用的一种东西。
聚宝阁整整一面墙的架子上,摆放的全都是纹墨。
有一个个精致的小瓷瓶装的水墨,也有放在盒子里的石墨,朱砂墨松烟墨紫鸢墨各种颜色应有尽有……
“崽儿,别看那些,那些你买不起。”老爷子得意地哼着小调,明摆着是故意跟唐正抬起了杠。
“那,哪些我买得起?”唐正知道他不是欺客,而是因为刚才斗嘴想找回个场子,所以也不生气。
“嘿!你买得起的,全都不在这家店里,隔壁,左转……喏,那一排小店,全是买纹墨的,你去看看?”
“这个,多少钱?”唐正根本没听他在说什么,拿起一个看上去不错的小盒子。
“你年纪不大,眼光倒还真是狠!那是瑶山部出产的瑶墨,我这货架上最贵的,就是这几方瑶墨了。”
“多少钱?”
“一个紫金通宝一方!”
“要了。”
“要……要了?”老爷子一副还没嘚瑟爽快的脸色。
“嗯,要了。”唐正从兜里扔出那一块紫金。
一脸世外高人扮相的老爷子,刚一接住那块紫金,逼格再次被拉低:“这么软?你这是……纯金?”
唐正笑而不语。
判断玉佩的时候,老爷子还用到了仪器,但判断紫金的真假那就太容易了——纯度越高,沟通星力的能力越强,只要注入星力一探便知真假。
真的是纯金!
老爷子抬起头,深深地看了唐正一眼。
“崽儿,三两纯金可作紫金通宝五枚,但我这不是当铺,只能给你折一点算,算你紫金通宝四枚半,你买那一盒瑶墨,我找你三个紫金通宝,五十个流银通宝。”
因为纯金太软,哪怕是普通人用手指都能划出划痕来,所以,紫金通宝不可能是用纯金制作的,而是掺杂了大概四成其他东西固定塑形。
“怎么样?”老爷子也没有问这块纯金的来历,只问唐正道。
“行。”唐正点了点头,虽然五十个流银通宝的通兑手续费不算低,都比唐正一个月的工资要高了,但是,聚宝阁的安全值这个价。
聚宝阁的交易比较复杂,每一笔交易,都要详细地记录日期物品和购买人的身份及外貌特征。
当问道唐正身份的时候,唐正当然拿不出来。
他来聚宝阁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解决身份铭牌的问题,身份铭牌还没搞定,他怎么说得清楚身份?
“身份……”唐正压低了声音,“我朋友介绍我来聚宝阁的一楼半,解决身份铭牌的问题。”
“一楼半?”老爷子眼睛猛地眨了两下。
“对,一楼半。”
“什么一楼半?”
“咦?”唐正记得孟风华说的应该就是一楼半吧,“就是聚宝阁做‘大生意’的一楼半?”
“我管你是不是大生意?说!谁告诉你老头子我叫一楼半!老子明明叫班依楼!”
————————————
求!推荐票!!!!!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