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九星 > 第14章 坏学生,七劝酒
唐正一边吐嘴里的鸡骨头,一边含糊地吐出了两个字:“顽皮。中文.com````”
无论是幼儿园小班还是研究生大班,一个班上总有好学生和坏学生,而看来他的第一个坏学生要登场了。
当然,唐正的声音很低,并没有人听清楚。只有旁边的唐小糖,有些心虚地看了他一眼。
整个大厅里突然变得很安静。
唐子邪也是乌龙镇长大的,当然不会怯场,他略一沉吟,就开口了:“七步七劝酒,请君倾耳听!一劝酒,小柳千丝夜殿前,月掩星落琉璃杯……”
“……”唐正差点被鸡骨头卡住了喉咙,低声吐槽,“老子读书少,你也不能这样敷衍吧?”
唐正就是个九年义务教育都没读完的半吊子,可他到底出身于教育普及率99%的文明社会,才听唐子邪念了两句,就忍不住要喷饭。
画风明显不对啊!
这是大老爷们的劝酒词,还是唱的**小曲?
“二劝酒,唐门子弟多才俊,酒到酣处与君饮。三劝酒,先有明帝摔杯信,不破图伦誓不归……”
“咳咳咳……”唐正这回是真的被卡住了。
“夫子……夫子你没事吧?”唐小糖急忙过来,给唐正拍着后背。
“没,没事……”唐正吐出鸡骨头。
“夫子真是……哈,您居然亲自被骨头卡到。”
“……”唐正知道自己帅不过三秒的技能,又产生了一个重要的质变——亲自丢脸。
唐子邪那边也停了下来。
那眼神,像是以为唐正拜服于他的才华,才被卡到的一样。
唐正本来也没准备跟坏学生斗气。
但是,一看他那小眼神儿,索性了,站起来!
唐正端起酒杯,走到唐子邪身边,一拍他的肩膀:“不错!要不,让我来接下面的?”
“啊?”唐子邪一愣。
几个少年少女,也都诧异地交换了一下视线。
他们设想过各种情况,可偏偏就是没想过,他们都还没开口提任何要求,唐正竟然会主动窜上来了。
“请……请夫子指教……”唐子邪当然不好拒绝。
唐正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猛地将杯子往头顶上一举。
整个大厅的目光,立刻都集中到了他的杯子上:“四劝酒,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五劝酒,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哈哈……还复来!”
唐子邪的嘴唇微微抖动着,却一句话都接不上。
满场皆静。
“哈哈哈哈哈……”唐正又斟满一杯,哈哈大笑了起来,朝着所有人举杯,“来!六劝酒,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七劝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
“与尔同销……万……古……愁!”
唐正的眼眸里,还真多了几分醉意。
没错,他既然选择来到了这个世界,就一定能找到他的一席之地,而这个唐家堡,就是他的开端……
每个人的酒杯,都忍不住跟着举起来了。
可是,竟然没有一个人跟着他把这杯酒喝下去!
人生得意须尽欢……
天生我才必有用……
一句推动一句,就像是星潮一浪一浪地叠起,每一句直击灵魂!
星曜大陆是个绝对的金本位世界,因为这个世界的力量本源就是星力,而紫金则是沟通星力最强的贵金属,这就注定这个世界里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一定就比普通人修炼更快。
可是,那有什么关系呢?
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唐正无意中的十四个字,直接撞进了星曜人的心底深处!
正因为“天生我才必有用”,已经消亡了的紫金帝国第一任帝王才会将最低一等的星象资质,命名为“潜龙级星象”,而不是“废物级星象”。
也正因为“天生我才必有用”,天医谷的少主萧叹止才会说:“星曜大陆没有杂草,那些所谓的杂草,只是还没有被发现用途的草药!”
半首《将进酒》,对于唐正来说只是一首劝酒辞,甚至对于原作者李白来说,也只是更应景一些的劝酒辞,但对于星曜大陆的人来说,《将进酒》的每一句,却有着震撼他们世界本源的特别涵义!
唐正最后一段落了音,已经是五杯酒下肚了……
可是,他忘了他的酒量真的是很糟糕!
他听着鸦雀无声的厅上,耳朵动了动,睁开有点朦胧的眼睛,含糊地咦了一声:““剧本不对啊……鲜花呢?掌声呢?”
晃来晃去,晃来晃去……
还没等到正常的剧本应有的掌声欢呼惊叹和崇拜,他就有点摇摇欲坠了。
最后,他咚地一声倒在地上,才惊醒了在座的所有人。
于是……
手忙脚乱……
“快快快,夫子醉了!”
“他也没喝多少啊,怎么就醉了……”
“废话那么多,还不是你把夫子的诗性给引动了。”
“我?”唐子邪就委屈了,“明明是……”
试探夫子的话到嘴边,又不能说给长辈听,唐子邪只能委屈地把这个黑锅给背了。
唐正一边迷迷糊糊地被抬走,一边在心里咆哮着:“喂,喂喂喂,你们这么做是不道德的!别随便把我弄走了啊,就不能让我先装个逼再去睡觉吗?!”
……
游戏宅男的体质也是无解了。
唐正真没想到自己才五杯酒,就能昏睡整整一晚上。
只是,他昏睡的时候,大厅里却一直没有平静下来。
唐子邪他们的疑虑才刚刚消了下去,正想着怎么掩盖他们试探夫子的“恶行”的时候,就听到坐在唐伯远下首的唐仲行,低头沉声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唐仲行是唐子邪的父亲,也是唐家最坚持文化教育不能落后的人。
所以,他对这首《将进酒》的感触,可以说是最深的。
“二伯是什么意思?”几个小辈赶忙问道。
“我想知道,唐夫子如此大才,为什么会来乌龙镇,为什么会屈居唐家堡?”唐仲行对《将进酒》的震惊,一点都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退下去,反而如同陈年烈酒,越品味道越浓郁。
厅上顿时陷入了一片沉默。
乌龙镇鱼龙混杂,出现什么人都有可能,所以按道理说,这个问题不应该从乌龙镇的人嘴里问出来。
可是,这首《将进酒》不一样!
唐仲行也无法准确说出那种感觉,就是那种直击灵魂的震撼让他觉得,这样的大才无论犯下了什么事,都一定会有人保他,完全没必要躲到乌龙镇才对!
“那有没有可能……他真的是隐蓝山庄的奸细?”唐子邪问道。
“就隐蓝山庄那德行?能拿得出这样的人?还拿他做奸细?”唐仲行对隐蓝山庄鄙夷地一哼,又扫了自己儿子一眼。
坐在最上首的唐伯远,半天没有说话。
其实,小辈的这些风言风语,他也不是没有听说,但是,他相信田蒙的人品,知道田蒙在任何情况下,也不可能给唐家堡引狼入室,所以并没有怀疑过唐正。
可现在唐仲行的话,却是需要他做出一个决定的时候了。
如果不彻查唐正的来历,就可能给唐家堡埋下一个大隐患……
可如果彻查唐正,查清楚之后,他们要怎么样?
为了怕麻烦把他赶走?
唐伯远一想清楚就笑了:“我觉得,这件事不用讨论了,我们唐家堡虽然不是什么世家宗族,但在乌龙镇还算得上是一方地头蛇。”
这话一开口,其实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果然,所有人听着他继续说了下去:“人,既然是我们请的,就没有再赶出去的道理。所以,无论他身上背着什么东西,我们唐家堡也有义务担上一份。”
唐伯远说得很实在,并没有很虚地去说什么“包在我身上了”之类的,因为,如果唐正身上真的是有太大的牵连,那么,唐家堡即使是倾全堡之力,也只能算得上是担一份而已。
“入我唐家门,即是唐家人!”唐仲行也同意唐伯远的处理态度,“只是,关于他的来历,我们自己也应该有个数,不是为了查他的底,而是为了我们自己能有个准备,因为,他姓唐,万一是……乾唐世家那边的……”
“不会,”唐伯远摇了摇头,“你别忘了,乾唐世家是世家级星象!而豪强级以上的星象,天生都会点亮一个命宫,可小糖说,他还在从头开始学《引星式》。”
“原来如此。”唐仲行长舒了一口气,“不过,至少看看他的身份铭牌,确定他真名是不是叫唐正,这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嗯,那倒可以。”唐伯远也不再坚持了,“看看他的身份铭牌,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
这两天起点币的系统更新,很多读者发现自己的点币减少或清零,请大家登陆后在主页最上方点击“个人中心”,进入中心后,在左上方菜单选项卡中点击“财务中心”;进入财务中心后,在账户余额栏目,点击“点券转换”,输入最大值,点币就全部回来了。
如果没有进行这个操作的朋友,请务必操作一次!
手机用户在进入起点客户端后,在最下方的栏目选择“账户”,进入个人中心,也有点券转换栏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