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九星 > 第8章 唐家,唐小糖
夕阳西垂。中文.com
唐正三人,已经站在了城郊的小道上。
阿稚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嘲讽:“看,顺着这条路往北边走,就是通往乌龙镇唐家堡的路,没有岔路,你走上六七个时辰,也差不多就到了。”
唐正点了点头,打了个响指:“谢了。”
“哼,大爷我本来不想告诉你。”阿稚仍然一脸的别扭。
“那么,就此别过,有缘再见!”唐正直接无视了他,朝着老者拱了一下手,转身而去。
等唐正走远了,阿稚却还愣在了原地,好久才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问道:“他……他就这么走了?”
老者笑着点头:“对呀。”
“啊啊啊,他有没有认真听我说啊?我说,六七个时辰啊!”阿稚气得走过来走过去,“他不准备回乌龙镇,雇辆马车什么的吗?”
“回不去了。”老者叹息了一声。
乌龙镇马上就将要被蓝家翻得底朝天了。
现在回去雇马车,哪里来得及?
“可是,六七个时辰,他就准备……准备就这么徒步走过去?”
“大概吧。”老者慈爱地在阿稚脑袋上摸了摸。
阿稚忽地气息一滞。
他困惑地抬起头,看向老者枯槁的手。
就连老者摸他脑袋,他都提前能有感觉!
但是,刚才那人摸他的脑袋,他却真的一点察觉都没有!
就好像那只手摸到他脑袋上之前,根本都是不存在的一样!
“对了,还没问他叫什么呢。”阿稚郁闷地想起来,看来,只好等所谓的“有缘再见”了。
……
没有游戏里那么清晰的体力值数据,控制体力就是一件纯靠经验的事情了。
但是,这倒是难不倒唐正。
什么时候疾走,什么时候漫步,什么时候停下休息,都不是大问题。
他真正要吐槽的是——鞋子的质量太差了!
等他走到唐家堡的门口,两只脚拇指已经戳在了外面,形象要多挫有多挫。
夜有点深了。
唐正估摸着已经过了零点。
但是,唐家堡里面还是灯火通明。
三人高的暗红大门正开着,可唐正刚一靠近,立刻被两个家丁拦住了:“站住!干什么的?”
唐正到来的这时间这扮相,实在是没法解释,所以,他干脆也不解释了,有气无力地递上了田蒙的玉佩。
如此贵重的玉佩一拿出来,虽然那两个家丁还是不会直接放他进去,但目光果然和善了很多,其中一个礼貌地朝他欠了欠身:“稍等,我进去通报!”就进去里面了。
大概等了一刻钟的工夫……
从唐家堡里面,跳出了一个少女来。
那个少女一头长发高高束起,穿着很短的上衣,没有襟扣,露出里面紧身的黑色小衣,她刚刚饱满起来的胸峰,被那小衣牢牢地挡在里面,下身也不是唐正在乌龙镇常见的那种襦裙,而是一条只略带裙边的长裤。
她纤细的腰肢,就在衣裤相接的地方露出来,可以清楚地看到她肚脐旁边,纹着的一朵火红的荆棘花。
“大小姐!”两个家丁同时行礼。
少女的唇又红又润,就像是刚淋过一场小雨的草莓。
那种特有的青春气息,随着她一开口,就朝着唐正飞扬而来:“不愧是敢来乌龙镇这种地方教书的夫子,果真是有性格,竟在这种时间到访!”
大半夜十二点,无论去敲谁家的门,得到一句“有性格”的评价,绝对算是客气的了。
“敢问,夫子打哪儿来?”少女一边将唐正引进去,一边上下打量着他,最后目光落在他的脚上,“你……路上和人干架了?”
“我打东土大唐而……咳,不是,我代朋友来的。”唐正逗比到一半,算是强行掐回去了,“我从乌龙镇走过来,鞋子坏了。”
“哈哈哈哈哈……”少女一笑起来,眉间就像是放肆燃烧的烈火,“走……走过来的?从……乌龙镇?哈哈哈……”
“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唐正也跟着笑道。
“你怎么那么笨啊!”少女吐出的却是这么一句,“不会雇个马车吗?”
“……”唐正帅不过三秒的笑容,果不其然又僵在了脸上。
“呃,你没钱?”少女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有……”唐正想着自己的紫金腰带里,简直是一个小金库,哦不,是大金库,可是,转念一想,再多的钱,拿不出来有个毛用,只能憋屈地点了一下头承认,“好吧,是的,没钱!”
“真可怜!”少女踮起脚尖来,摸了摸他的脑袋,就跟他之前摸阿稚的脑袋似的,“你放心,以后在唐家堡,只要还有我一口饭,就绝对不会饿着你!我们唐家堡最尊重读书人了!”
“……”唐正这种一连能不歇气说话两个小时的货色,面对一个小丫头居然没词了。
唐家堡虽然地处北郊,但占地并不大。
两个人也就说话的工夫,正厅也就到了。
正厅上有两个中年男人,唐正进去的时候,隐约听到他们在说隐蓝山庄花田的事情。
等到唐正进来,那两个中年男人才停下了话头。
“田夫子来了啊?”其中一个中年男人看向唐正,“好像……长……胖了些许?”
“还长高了一些,皮肤也变黑了……”另一个中年男人道,“历练了啊!”
唐正抚了一下额:“那个……”
“快坐快坐,哎呀,上一次见到你,都是五年之前的事了。唉,乌龙镇没有读书人肯来啊,你愿意来唐家堡教书,真的是太好了……”
“嗯,可是……”
“小糖,还不快倒茶?”
“两位!等等等一下……”唐正止住了那个烈焰一般的少女倒茶的动作,“田蒙没有长胖也没有长高,皮肤也还是那么白,至于历练……他的战斗能力也还是那么糟糕……”看着两个男人的脸色一变再变,他算是吭出了一句总结,“简单说,我不是田蒙。”
说着,唐正把田蒙的手书,从衣袋里拿出来,递给了两个中年男人。
那两个中年男人传看了一遍,再抬起头来,笑容就稍稍有点尴尬了,其中一个拱了一下手:“实在不好意思,我们……也是很久没有见过田蒙了,所以,刚才……冒犯,冒犯……”
“没事没事。”唐正摆了摆手。
田蒙的手书唐正看过,并没有详细写他们在封门村的经历,只说自己路遇山贼,偶然被唐正所救,但他身受重伤,需要尽快去找天医谷少主萧叹止,只好把唐家堡的事情,暂时托付给唐正,他本人则改日登门致歉。
“看田蒙在信中提及,夫子也姓唐?真的是有缘啊。”那个中年男人将玉佩交还给唐正,道,“唐夫子,在下是唐伯远——这个唐家堡的堡主。”
“幸会!”唐正道。
“唐夫子一路受累了!近日,因为乌龙镇出了一些事情,堡内子弟大多出外,唐夫子也正好可以在堡内休息几天,等他们都回来了,我让他们专门为你办一场盛大的迎师宴!”
“都外出了吗?那这位……”唐正指了指身边的那个少女。
“哦哦,这是在下的独生女儿,小糖,唉……惯坏了,以后还请夫子对她多加管教。”唐伯远看向自己的女儿,一脸的慈爱,“小糖,不早了,带夫子去休息吧。”
唐小糖蹦蹦跳跳地出去,在门口回眸一笑,朝唐正勾了勾手。
唐正跟出去的时候,才隐约听到那两个中年男人,重新接上了刚才被打断的话题……
“隐蓝山庄这次栽大了!”
“嗯,下个月他们货量不够,要赔给摘星宗和钦天宗大量的钱财。”
“要赔,他们就必须得卖掉一些铺面!我们正好接手,紫金方面,一定要提早做好准备。”
“已经准备好了。哼哼,隐蓝山庄做了这么些年的缺德生意,也该是好好吐一大口的时候了!”
“只是……”
“什么?”
“蓝家花田那么隐秘,连我们都探不到具体位置,这次是哪路神仙给他们端了?”
“能够进到那种花里面去烧花毁田的人可不多……难道……紫金之城……杜启溪?”
“可杜启溪没事干,跑去烧他们家的花田干嘛?”
“说不定是给哪个漂亮姑娘放火看?为博姑娘一笑?”
“咳,有可能!”
“如果真是杜启溪,那蓝家这次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两个人的声音越来越小,唐正也隔得越来越远,渐渐也听不清楚了,索性快步跟上了唐小糖。
唐家堡安排给唐正的,是一间两进的院子。
院子里有道活水流过,水边上还种着成片的墨竹。
“就是这里了,虽然地方不大,但我每天都打扫得很干净,唐夫子还满意吗?”唐小糖站在院子门口,很满意地看着她的劳动成果。
“你?打扫的?”唐正脸一抽,往里面看去……
干净是很干净,可清一色的火红色是什么鬼?他是来教书的,不是来拜堂成亲的!
唐小糖的手已经搭上了唐正的肩:“好不容易有夫子愿意来教学,我们一定不会怠慢,这是唐家最好的一套陈设了,我哥哥娶媳妇都没舍得用的……”
唐正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嗯……看出来了……”
“如果夫子还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跟我说。”唐小糖很义气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胸。
“好……那个……我的书在遭遇山贼的时候,都损毁了,希望明天唐家能够提供一些……”唐正觉得自己现在还能平静地说话,简直是修养等级又提升了好几级。
“嗯,当然没问题!”
“还有,我需要一个花盆……大一点的。”
“花……花盆?”
“嗯,书不急,但花盆最好现在就要……”
“大半夜的要花盆……”唐小糖一路去给他找花盆,一路数着手指嘀咕,“嘻,这个人,真的太有意思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