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九星 > 第6章 鸡飞狗跳的乌龙镇
乌龙镇的一家小馆里,桌上摆着几个清淡的小菜,没有酒。中文.com
唐正和田蒙都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坐在了桌前。
田蒙买了一段一尺长的绸缎,把那朵纸醉金迷的花王珍而重之地重新包好,又小心地放入崭新的包袱里,才重新交给唐正。
“一天一夜的光景,就像是一场梦境……”田蒙的眼圈还有些泛红,将自己的包袱也整理好之后,为唐正和自己都倒了杯茶,以茶代酒碰了个杯。
唐正把捡的火折子之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一股脑地扔进了包袱,一言不发地喝完杯子里的茶,又扒拉了两口小菜。
田蒙放下杯子:“没想到,必死的‘星爆’之力下,我竟然能活下来,如果不是遇到了你,可能我已经死在封门村了。”
“如果你没有星爆干掉那条毒蛇,我也一样死翘翘。”唐正扬了扬筷子,无所谓地挥了挥,“不想那些了!往前看!”
“嗯,往前看……”田蒙眼底的颓然之意霍然一收,认真地举起杯子,“兄台!上次萍水相逢,问及兄台大名,兄台没有直说,不知现在是否可以告知?”
“哦?”唐正扒拉着小菜的筷子,静静地放了下来。
田蒙问得很认真。
虽然上次在封门村的鬼屋里,田蒙也问得很有礼貌,但这一次的认真,却是上次无法相比的。
唐正抬起头来,拿筷子轻敲了两下碗:“我啊……”
多少年来,貌似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如此认真地,问询他的名字!
“唐正!”唐正的声音不大,但却清晰得如黎明的晨钟:“记住我,我叫唐正!”
“唐正……唐正……”田蒙念了两遍,“好名字……堂堂正正,正人君子……好名字。”
“是吧?我也觉得!”唐正哈哈一笑。
虽然他的真实感觉是,恰好田蒙吐出的那几个词,就是和他没什么关系。
两个人相谈甚欢,以茶代酒,互敬几杯。
一餐饭很快吃完,田蒙擦了擦嘴才又开口:“那么,唐兄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继续云游四方吗?”
“嗯……”唐正刚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一时半会还真没想好去处,反过来问道,“你呢?”
“其实,经历了这一天一夜的事情之后,我的想法改变了很多。在封门村里,我迈出了自己一直没有鼓起勇气迈出一步,战斗!其实,多少终其一生都没点亮一个命宫的人,都在沙场之上建功立业?我觉得,即使是星脉封锁,无霜刀的传承者也不该像我这样活着!”
“所以?”
“投笔从戎,一直是我的梦想!”田蒙的目光,幽幽地飘向窗外,“如果,我没有应下唐家堡的邀请去教书,在经历了封门村的一切之后,我肯定立刻往西边动身了!”
可是,田蒙是个言而有信的人。
既然答应了去唐家教书,肯定不能因为自己想法的改变,就不负责任地对唐家堡撂挑子。
而且田蒙没有说的是,比起别的地方的老师,乌龙镇还更为特殊。
乌龙镇处在乌青山和龙定山两山的交界处,乌青山是摘星宗的领地,而龙定山是钦天宗的领地,所以,乌龙镇属于处于两个宗族之间的一个灰色地带,非常混乱,很少有读书人愿意到这里来,如果他不去赴任,恐怕唐家堡短时间之内,真的很难找得到老师。
唐正沉吟了片刻,突发奇想地问道:“话说,当老师包吃住吗?”
“啊?”田蒙再一次被唐正跳跃得一愣。
“我的意思是,要不,我替你去唐家堡?”
田蒙的眼睛一瞬就亮了。
但是,他马上本能地还是觉得不妥:“那……怎么行,你也有你的事情……”
唐正靠在椅背上,一摊手:“实不相瞒,我正缺一份合适的差事!”
“不……不会吧?”田蒙简直不敢相信,“这么巧?”
“对啊,这么巧。”唐正又指了指自己,笑得跟一朵纸醉金迷似的,“所以,你看我怎么样?合适吗?”
两个人还没有深谈此事,就看到小馆的木门被轰地一脚踹开。
进来的三个人穿着统一绣了“蓝”字的外褂,领头的一个一脚踩在进门的椅子上,一手举起一个紫金色的圆形阴阳盘在空中挪动,另外的两个则拿着小号的这种紫金圆盘,跑上了二楼去了。
“那是……鉴星盘?”田蒙眉头一皱,拉了拉唐正的袖子,“不会是找我们的吧?”
唐正把杯子轻轻放到桌上,像是说的不是自己似的一笑:“嗯,应该是。”
……
唐正和田蒙当然不知道封门村是属于谁的,更不知道纸醉金迷花田和隐蓝山庄有什么关系。
只是,一看这急吼吼地找人的架势,也不难猜他们要找谁。
田蒙浑身一乍,觉得脊背上冷汗都冒出来了,再一看,唐正竟然还优哉游哉地在喝茶。
两个人现在坐在靠角落的位置,一时半会还找不到他们身上,但是,那个头领就站在门口,一动不动,他身后浮起的青色双翼星象毫不掩饰地维持着,双翼的下方都有一道星光亮着。
带队的赫然是一个二星武者!
别说田蒙已经星爆了,就算没有星爆,他一星之力加上三脚猫的pk技术,也肯定没办法跟二星武者抗衡。
那个蓝家头领扫了一眼鉴星盘,竟然直直地朝着田蒙和唐正这边过来。
唰地一下,田蒙的脸都已经白了。
谁知,蓝家头领在唐正他们前面一个桌子停住了,伸手一拍:“你,还有你,起来!”
田蒙登时愣住。
那张桌子上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和一个十二三岁小男孩,看上去像是爷孙俩。
听到蓝家头领的声音,两个人连头都没有抬一下,继续吃饭喝酒。
“哟,让这么小的孩子喝酒真的好吗?”唐正低叹一声。
“……”田蒙无语,那是重点吗?
没有得到回应,蓝家头领叫了一声,楼上的两个蓝家家丁也都捧着小号鉴星盘下来,三个人在桌子前呈现了一个合围之势。
只见那位老人家用他看起来颤巍巍的手,夹了一块鱼,放到小孩子的碗里。
蓝家头领的怒火一下就被这个轻描淡写的动作点燃了:“奉隐蓝山庄庄主令,盘查乌龙镇所有二星以上的武者,你们最好配合一点。”
田蒙诧异地看了一眼唐正。
二星?
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为什么盘查的是二星以上的武者?
没等田蒙想清楚,蓝家头领就一把抓起老人的衣领:“不说话?以为不说话就能逃过老子的法眼?带走!两个都带走!”
田蒙的脸忽的一下涨红了。
光天化日之下恃强凌弱,而且对付的还是一位长者和一个孩子,他不可能看得下去!
“放开他们,你们要找的……”田蒙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
结果,站到一半,唐正突然把他扯回了椅子上。
“啊……”田蒙看向唐正的目光,满是疑惑。
虽然他对唐正的节操还不太能适应,但是,对唐正的人品,他却绝对是相信的!
如果唐正是那种路见不平吭都不敢吭一声的货色,在封门村就完全可以扔下他一个人走了。
可是,唐正现在这是什么意思?让他不要多管闲事吗?
田蒙的脑子本来就转得不快,这一下更是干脆当机。
“哎哎,ot了ot了。”唐正无奈地抚额。
其实,他是看得清楚,这一老一小,从一开始就没把蓝家头领他们放在眼里。可田蒙的书生意气,已经妥妥地将蓝家头领和两个家丁的仇恨拉过来了。
唐正按下田蒙之后,自己却站了起来,迅速地拉了一把那蓝家头领,堆起一脸的笑:“哟,三位大哥,来来来,听我说一句……”
说着,他就神秘兮兮地把三个人拉到了另一张没人坐的桌子旁边。
“呃……”田蒙的目光落在了唐正放在他身边的那个包袱上。
刚才,有那么一瞬,他好像看到唐正两根手指伸进包袱里,掏出了什么东西?
可唐正的速度太快,他实在是没有看清楚。
整个酒馆的人,目光都随着唐正集中到了那个角落……
“有件事我偷偷说,你们要是让第四个人知道了,那就是个死,”唐正压低了声音,伸出手在三个人身上拍了拍,“我们……是摸金的!”
“啊?盗……盗墓?”其中一个家丁瞪了一下眼睛。
“嘘!”那个头领立刻阻断了他,转向唐正,“嘿,干你们这行,一趟收获不小吧?”
“这不,刚捞到些好东西,不宜声张,不宜声张……”
“我懂我懂……”那个头领也跟着压低了声音,“嘿嘿,那个……”
“既然今天跟三位大哥有缘,当然也不会让三位空手而归,”唐正很豪爽地拍了拍自己的胸,“也真的是太有缘了,今天刚捞出了一组血玉杯,正好就是三只,像是早就为你们准备好了似的……”
整个酒馆的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唐正像是说真的一样,顺手操起旁边桌上的空茶杯,塞到了那个头领和两个家丁手上。
酒馆小二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他没有眼花!
唐正拿起的真的就是三只空茶杯。
甚至,其中有一只,角上还破了一点点!
“那就是……血玉杯?”田蒙更是呼吸都已经忘了,他就算脑子转得再慢,也可以确定,那绝对就是三只普通的茶杯。
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没过一会儿,他们就看到那个头领张大嘴巴,欣喜地把手上那只破了角的茶杯,颤抖地举过头顶,一边看一边深呼吸地道:“漂亮……血玉杯果然名不虚传,太漂亮了……”
田蒙的嘴巴也跟着张大了——这怎么可能?
“你看,这月光透过来的角度,像是从小……妞儿的纱裙里透过来的一样。”一个蓝家家丁也一脸陶醉地举起来。
“这要是装上一杯老酒,那滋味儿……啧啧……”另一个蓝家家丁也是差不多的反应。
酒馆里至少有一半的人都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窗外。
月光?
哪里来的月光?
现在午后过半,正是太阳最好的时候!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