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九星 > 第4章 星爆
六个村民里,有五个背后腾起了星象!
花斑猎豹黑豹鹤嘴锄两棵不知名的野草。中文
和田蒙的无霜刀有一颗星星发亮不同,这五个村民的星象都没有光亮产生。
“都是名仕级星象,一个命宫都没点亮,还好……”田蒙倒退了一步,拽起了一根桌腿,至于他的小书僮,已经被他赶到角落去了。
“你居然有战斗力?”唐正本来都做好了单刷的准备。
“当然有,我天生就是一星武者啊!”
“那你昨天晚上在怕什么?!”
“怕鬼啊!”昨天还拼命想掩饰自己恐惧的田蒙,现在却理直气壮地承认了他怕鬼。
唐正乐得哈哈一笑,伸出脚往门板上踹了一脚。
五个村民里有三个冲着田蒙去了,剩下的两个一个拿着锄头,一个拎着花铲,夹击唐正而来,可是,只听哐地一声,一块门板就被踹得狠狠撞在锄头男的脸上。
唐正的步伐宛如鬼魅,稍微往回一闪!
一边的花铲男刚跟着唐正的步子追上来,刚好又被锄头男用脸反弹回来的门板,砸了个正着!
唐正迅速从地上捞起花铲男掉落的花铲,流畅而潇洒地……扔掉了。
“一破铲子居然这么重!”唐正急退两步退进屋内,也抓起一条轻一点的桌腿。
一个刺客职业出身的人,其实也挺嫌弃桌腿的。
可惜,没得挑了!
唐正右手的桌腿被他死死握紧,等着锄头男一锄头先挥过来,他突然一转身,让过锄头的尖锐处,左手在锄头木柄上一滑一带,抓住锄头男失去平衡的一瞬,狠狠举起桌腿砸向了他的腰!
之所以不击头,是以为唐正知道,不面对锐器的情况下,人的脑袋是很坚硬的,一条木头做的桌腿而已,说不定人家拿脑袋直接给你顶个粉碎。
而他这样绕背砸腰,轻巧写意的一下,就让锄头男趴在地上,怎么努力都爬不起来了。
唐正一转身,就在花铲男过来救同伴的一瞬,将桌腿抬起来一刺出去。
花铲的杀伤力当然很大,但是,花铲比桌腿要短得多!
唐正手上的桌腿,借着力直顶向花铲男的肚子。
没想到,因为花铲男冲得太急,那带着些许木刺的半截桌腿,竟然直接扎进了他的体内,将他刺了个对穿!
不到十息的工夫……
一死一伤,两个搞定!
唐正再看田蒙那边,田蒙身上已经挂了好几道伤了,可他手上的桌腿上,,蒙着一层淡淡的白霜,所过之处,吹毛可断,只要碰到人就是一道血线,只是,他的“pk技术”,实在让唐正不忍直视。
唐正闪了两步靠近田蒙,拽起自己手上的桌腿,选个刁钻的角度,往田蒙背后的那个人脖子上一砸,那人身子一歪,一低头就撞上了田蒙的桌腿……
鲜血喷了两人一身,一颗大号头颅滴溜溜在地上滚了起来,脸上还凝固惊怒的表情。
田蒙身边的这三个人显然实力更高,唐正身上一下就带了好几道伤口,其中一道深可见骨。
唐正脚步立刻往后面错开。
另一个村民立刻朝着他挥起巨大的斩骨刀,唐正一脚踢在他的膝弯,刚好田蒙抬起手来,那斩骨刀就跟田蒙的桌腿一撞。
叮!
田蒙手上木头做的桌腿一点事儿都没有,那把精铁打造的斩骨刀却是被撞得碎成了好几块!
那拿刀的村民武器一脱手,短暂的愣神之间,唐正又迅速将田蒙的右手往下一拍。
田蒙手上的桌腿,顺势直刺那人的心口!
鲜血一下溅出来,再次糊得唐正和田蒙一脸热乎乎地血……
唐正伸手一抹,一把拉开正打得稀里糊涂,还分不清东南西北的田蒙,将他手上的桌腿送入了最后一个村民的咽喉。
静。
很突然的静。
整个屋子里,就只剩下桌腿上的血,滴落到地上的滴答声。
“不错,真的很不错,我居然看走眼了。”外面那个唯一没有动手的独眼大汉,身后腾起一条蝮蛇星象,冷森森地走了进来。
而且,那条蝮蛇的蛇尾,有一个星位闪着忽明忽暗的光芒。
命宫点亮,一星武者!
……
唐正的思路还停留在“小怪清完,准备开boss”的层面上。
可是,这不是游戏!
没有打坐调息回血回蓝的时间!
boss,当然也是不用开的。
一串飞刀寒光毕露,突兀地从独眼大汉的手上甩过来!
“小季!”田蒙顺着飞刀飞往的方向,一声悲呼。
第一轮飞刀全部插在了躲在角落的小书僮身上,每一把飞刀的尾端,都带着浅浅的绿色,就像是田蒙的桌腿上带的一层霜寒之气一样!
小书僮惊恐的表情,就在那一刻定格。
唐正眼神一凛,顺手抓起地上的一具尸体,往前面一挡,整个人躲在尸体后面,冲向那独眼大汉。
肘击!
唐正扔开尸体,一跃而起直击独眼大汉面门。
“小心。”田蒙已经变了调的声音,明显是阻止的意味。
唐正是抓着独眼大汉飞刀出手的破绽,顶向的近身位置,可是,一个肘击下去,他的手臂传回的,却是如撞上了钢铁一样的生疼!
“糟糕,经验害人。”唐正骨子里刻了十年的游戏经验告诉他,远程职业血少防低……
可是,那个独眼大汉会远程扔飞刀,但本身的身体强度同样并不差!
唐正一击没有得手,自己反而露出了一个破绽!
那独眼大汉粗实的一掌,朝着他的胸口就拍过来。
唐正脑中刚闪过“闪躲空间不足”的意识,突然,他就看到了那只手掌定在了空中!
一层白霜迅速地在独眼大汉的双脚和双手上集结起来!
独眼大汉一时之间,竟无法动弹。
白霜?
唐正回头一看,田蒙背后无霜刀的星象,正发出比之前耀眼得多的灿烂光芒,可是,转瞬之间,那些刺眼的光芒砰地一声像镜子的碎片一样消散在空中。
田蒙哇地吐出一大口鲜血。
就这么一个喘息之机,唐正一个翻身,费力地操起地上离他最近的沉重的锄头,照着他仅剩的一只眼睛就是一下!
“啊……”独眼大汉惨叫一声,血流如注。
“快!”唐正将独眼大汉打成“目盲”效果之后,扶起还在原地呆愣的田蒙就跑。
十几步之后,田蒙才会过来唐正的行动有多迅速——濒死的那个独眼大汉,发出了一声令人牙酸的尖锐厉啸!
那是暗号!
一声尖啸之后,居然从每一个空房间里都钻出了人来。
如果他们晚两步撤离,绝对会被堵在屋子里剁成肉酱!
“你……你真是个有意思的人……”田蒙跟着唐正跑着,扯着嘴巴,抽着冷气强笑了两声。
唐正还在进行“如果按照游戏设定,你应该是个大美女”这种无意义的吐槽,却发现情况越来越糟了。
四面八方都有人围追堵截上来,村子就这么大,往哪里跑?
“站住!别跑!”
“赶紧趴地上,爷一刀给你们个痛快。”
“还跑?还跑?老子就不信你们能跑得掉!”
偏偏身后还传来这些嘲讽……
唐正心口一团火就冒了出来。
你说跑不掉就跑不掉?每个副本的boss还都要装个逼呢,结果呢,最后不都要给玩家舔鞋底?
当然,事实上这到底不是游戏。
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的伤口正在一道道撕开,而田蒙的气息也越来越弱了。
唐正扶了扶田蒙的身子。
“你的伤太重了……放……放下我吧。”田蒙的脸上,分不清在哭还是在笑,“我刚刚……我霜刃外放,是……是‘星爆’才能做到的,‘星爆’之后……人不可能活……”
“星爆?燃烧小宇宙?”唐正稍微猜测了一下星爆的意思,“喂,田蒙,田蒙你清醒一下,要不哥再给你讲个《圣斗士星矢》?”
田蒙又咳出了好几口血,一步一跌地糊在了唐正的衣服上:“对不起,我……不可能……妻妾成群,子孙满堂了,但是……谢谢你,对我这么说……还有,你讲的斗破苍穹……很精彩,只可惜……我……我不是主角……”
唐正又把他往上扶了一把:“我说,你这么轻,不会是个女扮男装的大美女吧?”
“呃?”田蒙再一次被他的跳跃一怔。
“不说那些废话,”唐正阻止了他的临终遗言,“田蒙!告诉我!纸醉金迷的花,长什么样?”
谁在说他跑不掉?
他就非要跑给他们看看!
如果不是田蒙甩丧气话,打断了他的思路,他的解法还会来得更快。
“咳……纸……纸醉金迷的花?”
“是的。”唐正奔跑的时候,大脑也在高速转动,回想着初到这个世界,他所看到的一切,所知道的一切,想要在这千丝万缕的线索中,找到一线生机。
“我不太清楚……不过听说……应该是……金色,大朵……大朵的……”
“果然!”唐正稍微判断了一下方向,嫌弃田蒙跑得太慢了,索性把他往身上一背,拿那条紫金腰带把他往身上一绑,加快速度转向而去。
那片花田!
唐正跑向的是他站在树梢上,远远看到的那一片如金色的地毯一样漂亮的花田。
田蒙已经晕过去了。
而唐正的眼前也开始犯黑。
四面八方包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唐正却好像什么都看不到,他的眼睛直盯着那片灿烂的花田,靠近,再靠近!
一刀两刀……
无论是劈是斩是砍的来袭,唐正都只避开要害,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脚步一直还在加快!
他身上的每一个伤口都在叫嚣,伤口越多,他的脚步却越快!
直到,他一头扎进那一片金色的花田!
……
一群村民一脸的惊恐地停在了花田旁边。
“什么?他们冲进纸醉金迷的花田了?”
“两个蠢货,死在那种最可怕的幻觉里,还不如老子一刀给他们个痛快!”
一想到纸醉金迷的效果,他们就打了好几个寒战。
没有过多久,一老一少穿着名贵衣服的人,赶到了花田边,他们因为身上贵重的物品多,还朝着花田里走了好几步。
出来之后,年长的那个汗都冒了出来:“蓝少恕罪。像这种小状况,一般都是蝮蛇处理的,但是这次……实在没想到两个实力低微的路人,能把蝮蛇给杀了!”
那个被称作蓝少的年轻人,唇角很轻蔑地一挑:“杀了就杀了,一群废物。”
“要不,老身安排一下,从隐蓝山庄调一套紫金软甲过来,派人穿上进去找找?”
“不用了。”年轻人慢悠悠地回过头,“回去吧。”
“可是,蓝少……”
“我说,不用了。只等下一场雨,他们就变成了纸醉金迷的花肥,不会再有人记得,他们是谁。”
————————————
亲们,请不要忘了我们老书的完本满意票!!谢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