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九星 > 第1章 我,是,谁!
“欢迎收看电子体育频道……”
“下面即将直播的,是星源世界第十届天榜擂台赛,十六晋八的比赛。中文.com”
“现在擂台上的十六名选手,全部是我们星源世界的最顶级的封神玩家!”
一台闪着雪花点的电视机,正在播放体育频道。
而电视机的正前方,唐正吃着泡面的筷子,慢慢地定在了空中。
“呵呵,王者组第一的叶无双?手上拿的【冷烟罗】,还是我去年在寒冰秘境单杀隐藏boss掉落的暗金武器,他用了一年还没换?”
“王者组第三的苏林身上的那套【天涯止水】,花了哥四个半月的时间才打出来……”
“不错不错,刚从我手上买了【游吟】披风的那位兄贵,已经钻石组第五了?”
“咦,钻石组第七的……那是【风雨不系舟】……还有【苍君】【涅槃】【独步】,嗯,那条项链是【深烛倾影】……那对戒指叫什么来着,不记得了……”
等到把十六个擂台的封神玩家看完,唐正手上的筷子,才重新搅和到面碗里去。
那碗泡面,已经完全冰冷。
唐正把它放进冰箱,又掏出手机,把刚到账的一笔钱,转入了房贷账户。
那边的电视机里,还在不断传出粉丝们的欢呼。
当然,他们欢呼的是叶无双,苏林这些叱咤风云的名字。
至于唐正?
一个靠卖金币卖装备为生的职玩,谁会关心他是什么玩意?
泡面房贷工作……
这些才是属于他的生活!
唐正走过去,一按,关掉了电视机。
封神玩家打的擂台真没什么好看的,那技术,完全入不了他的眼。
“吃饱了,工作喽,还欠着一屁股债……”唐正笑着拿袖子随意抹了抹嘴,打开布满灰尘的游戏仓,熟练地钻了进去。
将要关上舱门的那一刻,唐正眼底空洞的笑意,终于渐渐隐去……
游戏仓的舱门内侧,刻着一行工整的小字。
虽然经过十年的磨损,那行字已经看不清了,但每一个笔划的转角,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总有一天,我不会再为钱而奔波,那个时候,我会让全世界都记住,我是谁!——唐正。】
哐。
游戏仓的舱门,重重地关上了。
很快,里面的登陆提示灯亮了起来。
唐正刚刚完成账号登陆,突然感觉脑袋一阵剧烈的眩晕。
十年来不健康的饮食和高强度的工作,仿佛在这一瞬汇聚成了一道凶猛的闪电,一下砸在他的头顶上,轰地一声,熟悉的登陆界面,就像是被巨大的力量击碎的玻璃,在唐正面前碎成了一片一片……
一片虚无之中,一个标题为【你死了】的对话框,出现在他的面前。
a重生回到十年之前,星源世界开服当日?
b前往一个陌生的世界,面对未知的一切?
……
玩笑?
一个已经濒临消散的意识,做出了选择。
一道流星从夜空划过,坠落到了不知名的远方。
……
唐正睁开眼睛,下意识地握了握手上的匕首。
匕首?
不,没有匕首!手心里什么都没有。
而且,他的身上凉飕飕的,低头一看,他发现不只是匕首,他全身的衣服也都不见了。
唐正的第一反应是,他没死,那个对话框只是一个木马,他遭遇了盗号!
不过他马上又注意到,他也不能算是完全一丝不挂——他的腰上,还缠着一条腰带。
那是紫金腰带!
游戏里存放金条的专用空间道具!
没有哪个盗号的会那么弱智,捞走他一身的破烂,却把这条最最最贵重的里面装满了金条的腰带留给他。
“弹出命令:属性页面。”唐正两指轻叩打了个响指。
没有反应。
唐正的眼睛眯了一下:“关机命令:重新启动。”
还是没有反应。
“弹出命令:好友名单。”
“弹出命令:技能列表。”
“弹出命令:角色背包。”
“召唤命令:gm!”
无论他说出什么系统命令,全部没有反应……
唐正的耳边唯一传来的,只有寂静的树丛中树叶摩挲的声响。
“哟,玩真的啊……”
没错!唐正选的是b选项:前往一个陌生的世界,面对未知的一切!
他脑子没发烧,他很清楚,选a=享受,选b=折腾。
重生,肯定是一个更稳妥的选择,重生意味着未来的十年,他什么都知道,他可以买福彩赌足球玩股市,坐拥名车豪宅顶级美女,以及星源世界粉丝的朝拜……
然后呢?全剧终?
唐正摇了摇头,沉默了几秒钟之后,从有些潮湿的地上站了起来。
他再一次确定了,他不认识这个地方,而游戏里,绝对不存在他不认识的地方。
换句话说,他可以确定自己已经不在游戏里了!
“浪费啊,我的半碗泡面……”虽然他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但他对他的前世,也并不是没有一点牵挂——他花了足足十秒钟的时间,与他剩在冰箱里的半碗泡面告了个别。
然后,他挠了挠头,随手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树枝。
呼!
一阵厉风被他自己带起!
他双脚同时一转,手上的树枝跟着他身体的原地旋转划了半个圆圈,他低喝一声:“透骨冰刃!”
出手动作一百分,可惜,前面的树干上,只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划痕。
他脚步急退,右手下沉,转身,突进,斜下方往上刺击:“封喉!”
只有几片树叶,晃悠悠地从树枝上飘落了下来……
“落旋刺!”
“龙脊十字杀!”
唐正连续试了几个熟练度100%的技能,扒拉掉落在脑袋上的树叶,终于确定了他最关心的事:“技能好像真的不能用。”
系统命令打不开,技能也不能用,至于装备……
“我挥一挥衣袖,没带来一条**,穿得还挺环保的。”唐正嚼着嘴里的树叶,用半截树枝,挑起掉在地的紫金腰带,笑道:“那,这么说,就剩下你了,老伙计?”
紫金腰带。
唯一跟着他来到了这陌生世界的东西。
这条紫金腰带是跟了他最久的装备,一个打金者可以没有顶级装备,但一定要有一条容量够大的空间腰带——如果你从仓库里一次一次地往外搬金条,再一次一次送去交易,看金主会不会吐你一脸口水。
“可是,老伙计,打开你是要耗蓝的,我却连一滴蓝都没有,”唐正以一种很挫的姿势蹲在地上,对着他的紫金腰带自说自话,“就算能打开,也不知道你里面的金条还在不在,好,就算全都在,也不知道这鬼地方是用什么交易,说不定……嘿,他们用贝壳呢?”
树上传来一阵小鸟扑腾翅膀的声音,唐正只是耳朵动了一下,头都没抬,一个侧翻轻松躲开了从天而降的鸟粪。
还好,pk技术还没丢。
唐正继续蹲在地上,像是梳理游戏资料一样,梳理了一遍自己目前的处境。
目前最好的状况是,如果紫金腰带有办法打开,金条还在,也可以使用,那当然最好了,而就算是最糟糕的情况,凭这条腰带的做工,换上几个月的口粮应该也没问题。
“已经不错了。那就,开始吧?”唐正站起身,抬起头,半遮着眼睛,看向刺眼的太阳。
然后,他轻轻跳了起来,左手抓到了一根粗壮的枝条,再将身子往上一甩,右手抓住了另一根粗枝。
往上,再往上。
不过十几息的工夫,他就已经稳稳地站在了一棵大树的顶端。
树梢很软,随着微风的吹拂摇摇晃晃。
可唐正在这摇晃的树梢上,站得比在平地上还稳!
“哈,高手,就是这么任……”唐正话没说完,一低头,尴尬地将腰带理好遮羞,“咳,先找个地方搞件衣服。”
树很高,树梢上视野相当不错。
远处,有一大片花田。
大朵大朵不知名的金色花朵,在夕阳之下散漫地招摇着,一连就是一大片,像是夕阳用自己的绝美的光芒编制而成的巨大地毯,清风吹过荡起的涟漪,就仿佛有诱人犯罪的精灵在上面欢愉地起舞。
顺着穿过花田的那条小路看过去,就像是那条小路,连接的是天的尽头……
金色的花田旁边,有一个小小的村庄。
“叮,发现新手村。可惜,没有自动寻路……”唐正吹了声口哨,自言自语地从树上跳下来,又整理了一下腰带,“好了,走!”
现在就算坐在地上大哭撒赖,恐怕也活不回去了。
既然是自己选的路,那就一定要笑着走下去,直到……
唐正朝着村庄一路行进,速度并不快。
只是因为太阳下山,黑夜的降临让温度下降了好几度。
斑驳的树影被风摇曳得一晃一晃,黑暗的视野里,渐渐弥漫起了一种阴森的气息。
四周仿佛被忽然一阵瘴气笼罩,时而看得清楚,时而看不清楚。
还好,远处的小村庄闪起了星星点点的火光,在夜色之中显得特别温暖,也特别容易辨认。
“不晓得赶不赶得上一顿晚饭?”唐正加快了速度走到了村口。
村庄入口的石头上,刻着“封门村”三个大字。
唐正一脚踏入了村子。
一进村,他手上的半截树枝,就被他猛地一下握紧了。
那些在远处看上去温暖的火光,不是民居里的灯烛,而是,家家户户门口正在燃烧的纸钱!
没有哪一间屋子里亮着灯。
村子里,根本就没有人的生息!
夜晚的风很轻很轻……
像是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贴在他的耳边,轻轻地吹着气……
——————
新书上传,求点击求推荐求收藏求一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