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910章 秦皇密藏,数典忘祖
  一听到秦皇密藏,王程也是一样变得神色严肃起来了。
  这是每一个知道内情的武者都必须应该有的尊重,和最开始听说秦皇密藏的时候已经不同了,王程经过这段时间的不断深入了解各大宗门的秘辛,以及关于上古的诸多典籍,对秦皇密藏多了很大的了解!
  秦皇密藏可以说是中华大地最最最神秘而且强大的一个武学密藏,几乎可以说是隐藏着大部分先秦武学的精华!
  同时,也隐藏着秦始皇到底有没有长生不老的隐秘。
  所以,王程对自己掌握的秦皇密藏的地图也是更为看中,但是他不敢轻易去寻找其他拥有地图的人一起开启,因为开启这个最神秘强大的武学密藏之后,谁也难以预料结果,可以想象的到的是,其中的凶险也绝对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秦皇陵仅仅是外围,就让整个国家的诸多考古学家为难了近半个世纪。
  最重要的是,王程现在对自己的实力还不满意,一旦开启这个秦皇密藏,他无法掌控全局,万一让其中的精华武学流入海外,那就是莫大的损失,他可以让自己放弃其中的一些东西,可是却不容许国外的武者得到,只能留在国内!
  这是中华武学最精华的部分!
  王程一直都认为,中华武学最鼎盛和强势的时期不是现在,也不是百年前,更不是唐宋时期,也不是三国时期,就是先秦百家争鸣的时期,诸多武学流派竞争之下,诞生了很多神奇而强大的武学。
  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罢黜百家,将百家武学都搜刮起来,去掉其中的糟粕,取精华融合来钻研长生不老之术!
  说其秦皇密藏,师徒俩之间的气氛都变得紧张起来,似乎大战来临一般,仿佛下一刻就是决战时刻。
  这说明王程和长鹤道士两人对这个秦皇密藏都是极其的看重,重要程度甚至超过了其本宗武圣山。
  这也是中华大地上所有的宗门都梦寐以求的武学密藏。
  “师傅,您发现了什么?”
  王程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声音问道。
  长鹤道士也放低了声音,道:“王强和邱世民出狱之后就销声匿迹了,你可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王程摇头,这种先天密境超级高手的行踪,除非是他们自己暴露,不然根本难以追踪。
  长鹤道士也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他们最后出现的时候就是在长安附近!还有三藏院的玄机和尚,你可知道他在哪里?”
  王程依旧摇头,玄机和尚是王程第一次见识三藏武学强大的高手,其强大之处或许不在王程之下。
  玄机和尚虽然自己说要游历天下去洗刷自己的罪孽。
  可是,谁又知道当年这个血手佛陀是不是真的皈依了?还是去做了其他的什么?
  长鹤道士神色神秘,道:“玄机和尚的确是在游历,不过就在中原一代没有离开。最重要的是,最近我发现了,有不少国外的人来长安转悠,都不是普通人!”
  王程也知道这个消息,低沉地说道:“是罗家和十字教的人。”
  这是牛大海之前才向他汇报的消息。
  十字教乃是西方第一大宗教,同时也是世界第一大宗教,旗下信徒数以十亿计!国际知名的神圣骑士组织就是其暗中控制,高手如云!
  罗家和美国中情局展开深入合作之后,虽然本身的硬实力没有增加多少,但是对世界的了解和掌控力绝对上升了许多,毕竟美国中情局是世界第一情报机构,绝对不是浪得虚名!
  “我怀疑,罗家和十字教可能已经得到了剩下的秦皇密藏的地图。现在我们中原武术界的注意力和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港岛这场比武大会上,是他们行动的好时机,我猜测,他们可能已经根据余下的几张图推测出了具体的位置,所想要强行打开秦皇密藏,得到其中的先秦武学精华!”
  长鹤道士缓缓地说着自己的猜测。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气息也凝聚了起来,问道:“师傅,您知道他们得到了多少张地图?”
  “不知道具体情况,都只是猜测!”
  长鹤摇头,道:“我知道你有两张,逍遥宗有一张,王团长可能有。其他的,有可能都已经被罗家和十字教得到了。十字教在武学方面,一直被我中华大地和印度佛宗压制,他们这次是想要翻身了!”
  王程身上的气息放松了下来,嘴角溢出一丝笑意,道:“那就无所谓了,他们如果只是想凭借四五张地图就去推测位置,想要挖出秦皇密藏,就太天真了!”
  长鹤也赞同地点头,道:“不错,秦皇密藏几千年来不知道多少人想要去挖出来,可是都没有人成功过。不只是确定位置就可以找到其中的武学密藏的,还要找到最重要的钥匙。现在我也不知道那秦皇密藏的钥匙是什么!”
  “总之他们是得不到就可以了,那我们只需要派人关注他们的行踪就足够了,暂时先全力击败他们的挑战,证明我们中华大地的实力。”
  王程掷地有声地说道。
  长鹤则显得无所谓:“现在是你做主,你拿主意就好,我一个老头子,现在只想着能好好的休息一下,安享晚年,不知道还能活多久!”
  王程露出一丝微笑,道:“师傅您最近的气色和气息越来越好了,我觉得您可能晚年还会有一些突破,到时候可以活更久,可以看到我将武圣山再次发扬光大的时候!”
  “哈哈哈,如果能活到那时候,我这辈子也值得了!”
  长鹤道士爽朗地笑了起来。
  “师傅,王程,吃饭了!”
  杨青语走上来叫了两人一声。
  王程站起来说道:“师傅,吃饭吧!”
  “嗯,走,吃饭!”
  长鹤道士起来当先走了下去。
  王程看向杨青语,轻轻地走上前去,伸手轻缓地将眼前的人儿搂入自己的怀里,闻着发相,低声在耳边说道:“幸苦你了,青语!”
  杨青语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靠在王程的身上,也嗅着王程身上的味道,享受着这难得的相聚时刻,好一会儿才低声说道:“这次你要小心,只要你能安全的回来,我再辛苦也没什么,家里你别担心,我会照顾好大家的!”
  王程心中触动,低下头,深深地吻了一下,声音略微颤抖:“青语,等这次事了,我们就结婚!”
  杨青语惊喜地仰头看向王程,和王程灼热的视线对视着,声音之中也是微微颤抖:“真的?”
  “嗯,真的!”
  王程没有丝毫犹豫。
  杨青语重重地点点下巴,使劲地扑进了王程的怀里。
  她是那种很传统的女子,为了一个承诺,可以为之付出一生和自己的一切,知道自己在外面帮不上王程的大忙,就主掌内,将武圣山和王程的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不让王程在外面奔波的时候还担心家里的事情。
  男主外,女主内!
  这是王程和杨青语都认可的传统思想,这也是两人能走到一起的最主要原因。
  “走吧,吃饭去了,媛媛和晓琳最近没有给你惹事吧?”
  王程不是那种喜欢腻歪的人,两人亲密了片刻,就走向楼下去吃饭了,毕竟大家都到齐了。
  杨青语微笑道:“没有,她们最近很听话了,一个劲的闷头练武。”
  “等我击败了你,你就要娶我!”
  不知为何,王程想起了王媛媛的话。
  摇摇头,王程将王媛媛说的话甩出了脑袋,只当是这丫头舍不得自己。
  两人走下楼,长鹤道士已经和大家开始吃饭了,显然知道两人需要一点单独的空间,所以都没有等他们。
  “师傅,师娘,你们坐!”
  张绍云急忙起来给两人拿来碗筷。
  安娜,文欣,王媛媛,王晓琳几人也都停下来等王程和杨青语坐下来之后再继续吃饭,只有辈分最高的长鹤道士依旧自顾自地吃东西。
  这就是一个大宗门应该有的传统规矩,长幼有序,尊师重道!
  “都坐下吃饭吧。”
  以前的王程不在乎这些虚礼,也市场给张绍云说不用每次见自己都这么客气的行礼,可是张绍云依旧坚持。
  现在他一路走过来,见识了天下宗门的底蕴和实力,他知道这是不能避免的传统礼仪,也是一个大宗门应该具有的威严。
  在许多人看来,礼仪规矩越多,越能显示其底蕴。
  在欧洲,甚至有专门的学校教授不同的贵族礼仪,在上流社会非常的受欢迎,一些崇洋媚外的土豪不惜花费大价钱去学习别国的所谓贵族礼仪来显示自己的高贵,洗刷自己身上的土豪气息,以为如此自己就能变成贵族。
  事实上,他们不知道自己老祖宗留下来的贵族礼仪比欧洲那些贵族更为复杂和具有象征意义,不是穿戴名贵首饰和露出大白胸口就是贵族名媛的。
  在欧洲真正具有国家和贵族的时候,中国已经出现了百家争鸣,出现了秦始皇统一六国,出现了人类历史上首次的百万士兵参与的集团大作战。
  不过,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
  眼下,王程就要用这次港岛的比武大会来向全世界证明中华武术的实力。
  吃了饭,王程正想和长鹤道士再聊聊关于秦皇密藏的事情,而外面的守卫进来汇报道:“道长,局长,外面来了两个道士和一个女子,自称是宣华道长和云中道长,想要见你们!”
  王程和长鹤道士师徒两瞬间神色凝重无比。
  宣华和云中亲自过来了?
  王程没有说话,看向师傅长鹤道士,虽然他现在是武圣山掌门,可是长鹤道士是他师傅,辈分更高,理应在这种道门内部事情上先说话。
  长鹤道士点点头,当先走上二楼,道:“带他们来二楼!”
  王程跟着师傅走了上去。
  守卫出去将宣华和一男一女带了进来,正是当初罗源从机场迎接来的北欧逍遥宗三人。
  宣华和云中,以及那金发女子,本名爱娃,自小就进入逍遥宗,现在有了自己的道号,云非!
  走进大厅,听闻长鹤和王程在二楼等他们,宣华道长淡淡地说道:“长鹤这么多年来,本事没见涨,架子倒是大了不少!”
  云中和云非两人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跟在宣华身边,一起走上楼梯。
  可是,云中却是心中有些紧张。
  因为,宣华道长是得知云中败给王程之后在决定来见长鹤和王程的。
  一行人来到二楼。
  王程和长鹤道士都坐在那里,没有起身迎接两人。
  因为,武圣山才是本宗,逍遥宗是分裂出去的,按尊卑来划分,逍遥宗就是武圣山的分支,乃是分家,不是嫡系,见面就要比本宗的人矮一头。
  以王程武圣山宗主的身份,以及长鹤道士上一代宗主的身份,比宣华道长这个不是逍遥宗宗主的身份高了不知一筹。
  “长鹤,现在你爱摆架子了?”
  宣华道长走进来就不客气地看着王程和长鹤道士说道,双手背后,语气带着一丝质问,很有些举高临下的味道。
  这是最近百年来武圣山衰败所引起的,北欧逍遥宗已经习惯了将武圣山看的低下。
  王程直视着宣华道长居高临下的眼神,淡淡地说道:“叛逃之徒见到本宗宗主,是不是该下跪?”
  长鹤道士也平静地说道:“宣华,别说是你,就算是逍遥宗宗主来了,我也这样,你们没有资格让我尊重,叛逃中华大地在先,现在勾结武圣山和中华大地的宿敌在后,我不知道你们还有和颜面生存于世,你们死后是不是还有胆量去见逍遥宗天成道长,和我武圣山历代祖师爷?”
  长鹤道士的一个个质问让宣华和云中,云非都有些面色难看。
  他们这次的事情的确是做的很不地道,不回中华大地帮忙也就算了,竟然还倒戈一击,反过去帮罗家来对付中华大地的各大宗门,这几乎就是数典忘祖的行为了!
  可是,宣华道长心中却是认为这是值得的,因为他是在北欧长大,对中华大地的归属感不强,而且这次他只是出手一次就能拿到罗家珍藏的武圣山至高武学黄庭升龙,绝对是划算的,如此他逍遥宗就有了武圣山几乎所有的武学传承,地煞天罡,周天黄庭,再加上庄周武学传承,逍遥宗甚至可以说是全世界最正宗的道门武学之地!
  “哼,我们逍遥宗能将道门发扬光大,有何不敢见祖师爷?倒是你们,让武圣山衰败至此,早就应该自尽了才对!”
  宣华道长也不客气的反唇相讥。
  “呵呵,衰败至此?”
  王程听到这话就不乐意了,有自己和自己门下弟子再,武圣山的兴盛已经是指日可待了,竟然还衰败至此?
  当下,他一挥手,就是一道炙热如火的纯阳天罡雷劲轰击而出。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