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十六章 行针九穴
(今天两更,求票,谢谢猫猫童鞋,兜兜童鞋,还有九天夜色童鞋的打赏……)
如果说,孙毅云抓药的本事看做是一种纯熟的技术,看起来很赏心悦目的话;那么,王程抓药就显得很暴力了,直来直去,看准了目标就是一下子。
从王程开始的时候,孙毅云就瞪大了老眼。
第一场!
一分半,比他的两分半快了足足一分钟,这差距简直是天壤之别。
第二场!
王程用时一分二十秒,再次提升了十秒钟,依旧比他快一分钟,孙毅云已经长大了嘴巴了,这,这,这……
别说孙毅云了,就是宋元明和唐乐乐第一次看到王程这种抓药的速度和手法,还有移动速度,都是瞠目结舌,不敢相信这是人类能办到的。
只有冯习和和李老对此习惯了,小姑娘王媛媛自然是知道哥哥的本事的,所以三人都面色如常,理所当然,这就是王程的本事。
第三场。
王程将药方丢在一边,其实第二场他就可以不用药方了,看了一分多钟足够记下来了,虽然孙毅云这个药方写的很诡异,大多数的药材都是名字很长的,但是对王程来说不是事儿。不过规矩说了要看,那就得看。
于是,第三场王程的速度再次提升了一个档次。
四十味药,一个不少,分量也全部正确,用时一分钟,平均一味药用不到两秒钟。
这几乎是一种极限了,是孙毅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极限。
当冯习和检查完毕,公布三场时间数据的时候,场面一片安静。
孙毅云面色难看,激动地起身亲自来检查了最后一场的四十种药材,确认每一种都是正确的,并且他稍微看了看,就知道分量应该没错,神色逐渐落寞下来,抬头看向王程,眼神复杂:“你赢了。”
王程点点头,没有很兴奋的样子,也只是说了一句:“给李老道歉吧。”
孙毅云长长地叹了口气,来到李老跟前,说道:“老李,这次是我对不住你了,抱歉。你们江州出了一个了不得的人呀。”
说完,孙毅云就直接离开了,身体没有之前的笔挺,也没有再和谁说一句话,从后门坐上车,直奔机场。
李老得到了孙毅云的道歉,可是心底也是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两人都是老一辈,在中医领域来说,都是站在巅峰的,越老越吃香,可谁没有倒下的一天?
孙毅云现在被一个少年人击败了,虽然在场的人不会刻意的去传播,但是孙毅云本人知道,他自己的骄傲也会让他再也不会以现代药王,和国内抓药第一人的身份去自称了。
即便是李牧山,此刻也不能完全理解孙毅云的心情,或许,他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京城了,现代药王的称号,可不仅仅是他个人的,还是他们孙家,孙氏药堂的荣誉,传自祖辈孙思邈的荣誉。
在孙毅云的手中,丢了,丢给了一个毫无名气的少年。
“王程,你这就赢了?赢了就这么轻松的让他走了?”
宋元明有些不解地问道,这么郑重的比赛,还分为三场,看的他都紧张的不行,可是赢了之后,就这么简单的说一句话就走了?
完全没有想象中的生离死别,血肉模糊。
王程点点头:“他输了,就是最大的损失。”说完,看向李老:“李老,这次我和唐乐乐来,是想向你借一套银针,我要给唐老针灸活血,保险起见,还是用一套顺手的上好银针。”
李牧山点点头,起身走向后面的院子:“我这里的确有一套上好的针,是我爷爷在留辫子的时候收藏的,这么多年来,我们家也没人在针灸上有什么出息,所以就一直收藏着,要是小程你有用,就拿去吧,你在我这里这么久,我也没送你什么东西。”
王程急忙摇头道:“别,李老,这是您祖辈传下来的的东西,我可没资格拿,借来用几次就好了,再说,我的这些医术就是从你这里学的,这就是最宝贵的东西。”
“呵呵,你呀,就是戒心太重,我一个老头子还能图你什么?”
李牧山一语道破王程的为人准则,那就是不白拿人东西,不欠人情。
王程讪讪一笑,不再说话。
唐乐乐呵呵笑道:“李老说的对,王程什么都好,就是对谁都这样,戒心太重,不过,李老,要是您这套银针用不上,不如卖给我吧?”
李牧山笑着看了唐乐乐一眼:“我都送不出去,你还能送出去?”
“那说不准,我是美女不是?比您老可有优势。”
唐乐乐笑眯眯地说道,伸手挽了一下耳边的头发,别说,这动作真的很诱人,看的旁边的宋元明都咽了咽口水,她一直都是江州的顶级美女,但是宋元明此时只有离她远一点的想法,不然迟早被玩儿死,至于老爸和二叔的想法,也不管了,现在小命都有些不保了。
王程知道他们说的是谁,急忙说道:“乐乐姐,算了,银针的事儿,我自己有想法,我想回去自己做一套,这样用起来最顺手,而且,我的行针之法和其他人的不一样。”
李牧山好奇地道:“小程,你的行针之法跟谁学的?是不是孙老贼说的,无意之中得到的一种专治脑疾的针法?”
王程笑了笑,道:“是在武圣山上得到的一本古书上记载的,不过不是专治脑疾,只是一种理论,我还在琢磨。”
“呵呵,就知道你藏了些东西,孙老贼估计是信了。”
李牧山摇摇头,来到自己的书房,从一个箱子里拿出来一个小盒子,递给王程道:“喏,给你,这一套银针有一百零八根,每九根都不一样,听我爷爷说,制作这套银针的医生,善于行针九个穴位。”
王程点头表示明白,心头微微震动。
中医这一行,经验最重要,传承最重要,所以很多东西都是独门绝技,同时也导致很多东西在时间当中失传。针灸这个神秘的手段更是如此,行针的时候,一次性扎针的穴位的个数能证明手法的高低,穴位的个数越多,越是难以把握。
王程给唐老爷子扎针,最开始就是一次三个穴位,熟悉之后,也就是一次五个穴位,行针九穴,算是针灸领域的一个可控的极限了,整个中医历史上,能行针九穴的,估计两个巴掌都能数过来。
当然,那些大街上随便扎十几二十个穴位来刺激的不算数,那根本不是治病。
拿到银针了,王程就要告辞了。
唐乐乐看了宋元明一眼,看到这家伙脸色犹豫,不由笑道:“宋元明,你不是找李老给你把把脉?看看你还能活多久?”
宋元明看向李老,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呵呵,李老,刚才王程兄弟给我看了看,说我身体很虚,以后会影响寿命,您老给我看看?”
李老看向王程,王程点点头,不过没说话,李老这才仔细地看向宋元明,看了几眼,顿时面色凝重起来,严肃地道:“元明,你最近可是房事过多?”
噗嗤!
唐乐乐忍不住捂着嘴笑起来,要不是在李老面前,估计会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
小姑娘王媛媛也是瘪瘪嘴,表达了对宋元明的不屑。
宋元明没顾忌什么面子了,而是真的惶恐起来,李老都是一眼就看出来了,难道自己身体不行了?已经这么明显了?急切地道:“李老,您给我把把脉,我还有没有救。”
李老看到这小子的模样,笑了笑,道:“你不用惊慌,你又不是病,只是身体虚,慢慢补就可以了,不过以后切忌不要过度纵欲,最好禁欲一段时间,再修生养性,配合药补,食补,几年时间就能养起来。”
这话,和王程说的差不多。
宋元明这才松了口气,将心中的恐惧驱赶了出去,点头道:“多谢李老指点,我以后一定会注意。”
“宋元明,可是王程先给你看出来的吧?”
唐乐乐提醒道。
宋元明醒悟过来,急忙转头对王程说道:“嗯,是王程救了我,这事儿,我记住了,王程,救命之恩,大恩不言谢,以后有事儿,直接找我,只要我能办到的,绝对不推辞。”
王程微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我就是提醒了你几句,不用说的这么严重。”
“不,对你来说可能就是一句话。”宋元明郑重地说道:“但是对我来说就是命,所以,你真的别跟我客气,不然,明天我去一中找你,给你送一辆跑车。”
“你的命就值一辆跑车?”
唐乐乐不屑。
宋元明没理会唐乐乐:“跑车是谢意,人情咱还是欠着的,以后有事儿说事儿。”
王程苦笑道:“跑车就算了,我就是一个学生,你把跑车给我,也只能放在小区里摆在那里看,再说,我也没驾照,所以你别麻烦了,人情什么的,以后再说,说不准我真有事儿找你帮忙也不一定。”
“哈哈哈,好说,真有事儿,一个电话,我马上就到,你电话多少,我记下来,给你拨过去。”
宋元明爽朗地笑了笑,要了王程的电话,存下来之后,打了过去,王程也将他的电话存了下来。
一行人,这才告辞了李老,李老告诉王程准备离开江州几天,去南方拜访几个朋友,孙毅云的事情,让他有些触动,所以想走动走动,最近仁和堂都是冯习和坐诊。
时间已经过了上课的点了,王程和王媛媛走到学校的时候,第一节课刚好下课,在王程这个哥哥的带领下,小姑娘王媛媛刚开学也就缺课一节了。
I1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