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五十四章 现代药王孙毅云
(求票,求支持,今天上三江呀,大家投点推荐票,有时间的童鞋去三江页面投点三江票,谢谢……哎,现在也没什么动静,心中凉凉的……)
仁和堂,药房内。
孙毅云满脸得意地看着李牧山,指着面前刚刚抓好的一副药,看了看李老面前抓了一半的药材,摇头道:“抓药首要心静,和记忆力,老李,几十年了,你抓药的本事也没长进一点,呵呵,我有些失望呀。”
李牧山面色平静,没有孙毅云想象中的气急败坏,让孙毅云更加失望。
“呵呵,孙毅云,你大老远的从京城赶过来,就是为了要证明你抓药比我强?如果就是为了这个,那你早就做到了。”
李牧山笑了笑,无所谓地说道。
上午,孙毅云就从唐家离开,然后来到了仁和堂,找到李老聊了几句,就提出了挑战,而且是公开提出挑战,仁和堂当时很多人都听到了。
提出的挑战就比抓药,三局两胜,三局里,第一局是看方抓药,并且可以用工具称量;第二局也是看方抓药,不过不能用工具称量;第三局也能看方,不过一旦开始抓药就不能看了,而且不能用工具称量。
三种方法,第一种无疑是所有的药铺学徒都能做到的,就是速度快慢不一;可是第二种,就不是谁都能做到的了,虽然不是真正的盲抓了,不过也算是半盲抓;而第三种,就是真正的盲抓,要迅速背下药方,并且不用称量工具,能做到这一点的,国内屈指可数。
说实话,李牧山虽然一辈子行医,在抓药上也有些造诣,但毕竟不是专精于此,所以前两种勉强可以做到,第三种他几乎是做不到的,除非是自己开的药方,才能迅速的背下来。但是两人比试,都是抓对方开的药方。
所以,刚才的比试,李牧山是完败了。
前两局就输给了孙毅云,孙毅云抓药速度比他快了一个档次,尤其是第二局盲抓的比试,一副四十味药的药方只用了五分钟就抓好了,李牧山用了近十分钟,而且有几味药的分量抓的还不准确。
最惨的是第三局,李牧山只记下了孙毅云开的药方当中的十位药,盲抓还有两味药重量不对。而孙毅云虽然抓的比较慢,也没记下四十味药,但是却是记下了三十味,重量也都是对的。
“老李,我可不是专门为了欺负你,从京城赶过来。”
孙毅云得意地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笑道:“你可认识王程?”
李老微微皱眉,疑惑地看了孙毅云一眼,随后道:“王程是我药铺以前的伙计,不过学医天赋奇高,我允许他有不懂的就问我,并且随意看我的藏书,在中医上的造诣很深,只是缺少实际经验,如果他专注医术,以后只怕国内无人可比。”
说着,李老语气有些遗憾,他想收王程做关门弟子,可是以前出于名医身份不好主动开口,以为王程想学医会主动要求拜师,可惜没等到;而现在,人家王程的医术在理论上比他也不差多少了,他更不能开口,因为拜入他门下,他也不能教王程什么了。
孙毅云心中震惊,他年轻时候和李牧山有过一面之缘,知道李牧山也是一个骄傲的人,并且和他一样也是家学渊源,能让他现在如此评价的年轻人,绝对不是平凡之辈,难怪那小子有些手段!
不过,那小子如何学到的针灸之术?
“哦?那他跟你学习的医术?”
孙毅云疑惑地问道。
李牧山摇头:“不曾,就是看了我所有的医书,看看我开的药方,他就自己学会了。”
“如此厉害?那他可曾学习过针灸?”
孙毅云继续问道。
李牧山好奇地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在我这里,他应该是没有学到针灸之术,我自己都不敢随意用针灸治病,你问王程做什么?你见过他?”
孙毅云点点头,直言不讳:“嗯,的确见过,你可知道我这次来江州是为何?”
“为何?”
“唐家出钱请我来给唐老哥治病。”
“以你的能力,我看没可能。”
面对李牧山的直言,孙毅云苦笑一下,道:“不错,我是没那个本事,不过我们行医之人也是要养家糊口的,为了那黄白之物,我还是来了。不过,唐家小姑娘带来了个小伙子,用针灸之术给唐老哥治疗,有了效果。”
李牧山很安静的神色也震惊了:“针灸?可是王程?”
他从何处学到的针灸之术?武圣山?不可能,那老道士会一点点是不错,但是和自己差不多的水平,绝对不敢治疗脑疾。
孙毅云点头:“不错,就是王程,当时我还以为是江湖骗子,说了他几句。想来他心中是记恨于我的。”
“我看不是他记恨于你,而是你记恨于他吧?所以才找到我这里来,赢了我,心里就舒坦了?”
李牧山毫不留情的戳破了孙毅云的心思。
孙毅云老脸一红,嘿嘿一笑:“不错,老李你还是了解我的,现在我心里舒坦了一些,来江州白赚了些钱,丢了些名声,不过赢了你老李,就算外面还有人说我什么,我自己也舒服了。”
“那有人说我呢?说我不如你孙毅云,我不高兴怎么办?”
李牧山放下茶杯,看着孙毅云。
孙毅云笑道:“那你可以继续挑战我,只要你能赢我,别人就不会说你不如我了。”
“你可敢和我比开方诊脉?”
李牧山盯着孙毅云。
“老李,开方诊脉的确是你的强项,不过,我老孙家的家传本事也不差,世代行医,谁不会诊脉开方?除非是真正的疑难杂症,我自认比你老李差一点,但是一般的病症,你我并不差多少,所以,你也未必能赢了我,而抓药这一项上,我稳赢你,不仅是你,整个国内,也没人能赢我。”
孙毅云自得地说道。
“哦?孙老先生就如此肯定你是国内第一?”
一道声音从后门传来,王程带着王媛媛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冯习和,唐乐乐,宋元明。
孙毅云和李牧山都看向门口,看到王程,李牧山露出一丝笑容点点头,而孙毅云则是面色有些难看。
“呵呵,小伙子,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学到的一套行针之法,治疗脑疾有些手段,这个我的确不如你,但是抓药,我就敢肯定我是国内第一。”
孙毅云看着王程笑了笑,如是说道,神态自豪。
孙毅云年轻时候行走天下,和国内许多有传承的中医比试过,诊脉开方方面,他有过输赢,但是抓药方面,他还真的没有输过,顶多是平手,而后来,他回京城专注于抓药二十年,再次去南方挑战几个抓药方面的名家,都一一击败对手,随后就成为国内抓药速度第一人,在中医界被称作现代药王。
这个现代药王的名号,李老没给王程说过,因为他认为这些都是虚名,所以王程也不知道。
唐乐乐低声给两位老中医行礼:“李老好,孙老好。”
宋元明也乖乖的行礼:“李老好,孙老好。”
小姑娘也脆生生地道:“李爷爷好。”并没有理会孙毅云。
李牧山听到小姑娘王媛媛的声音,笑呵呵地道:“哎,媛媛这么乖,到李爷爷这里来。”
王程松开小姑娘的手,示意她过去,小姑娘听话的来到李老身边坐下来,李老的心情也好了一些。
孙毅云看向唐乐乐:“唐家姑娘,你爷爷现在怎么样了?”
唐乐乐面色平静地点头道:“还好,多谢孙老挂念。”
孙毅云脸色再次红了一下,拿了人家的三百万,什么都没做就走了,这事儿传出去,肯定有不少人会在背后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有王程出手,你爷爷康复指日可待。”
孙毅云淡淡地说了一句,将压力转移到了王程那里。
王程看向孙毅云,说道:“孙老此话可是说差了,你这个国内抓药第一人都治不好,我一个得到行针偏方的小子如何能治好?”
“你有自知之明最好。”
孙毅云倚老卖老地说了一句。
唐乐乐和宋元明,都是知趣的站在后面,不说话,不过都是眼神兴奋,知道接下来应该可以看到一场大战,王程会出手,他们很期待。
小姑娘王媛媛则是嘟着嘴瞪着孙毅云,李老笑眯眯地看着王程,也不说话,他知道,孙毅云这老贼绝对会吃亏,王程的抓药速度,仁和堂内谁不知道?比孙毅云这个自称的国内第一快更高一个档次。
王程呵呵一笑:“孙老此话说的好,有自知之明最好,孙老自称国内抓药第一人,如果我赢了你,是不是我就是国内抓药第一人?”
“呵呵……王程,年轻人有朝气,有胆量是好的,但是要量力而行,你在老李这里当抓药学徒,学了几份本事?也敢向我叫嚣?老李都不敢。”
孙毅云笑了笑,眼神盯着王程轻蔑地说道。
李牧山摇摇头:“孙老贼,我不是不敢,而是没必要,有本事你去和人家西医比开刀。”
孙毅云瞪了李牧山一眼,孙老贼是圈内人给孙毅云取的名号,表明这家伙心机比较深,但是被公开叫,还是头一遭,毕竟谁都要给个面子,李牧山直接叫了孙老贼,他知道,李牧山是真的心中有气了。
“李老教我的本事很多。”王程看着孙毅云说道:“你治不好的病人,我去治疗有了效果,你却来李老这里寻仇挑战,赢了李老你就满意了?”
“小子,说话要注意,切忌祸从口出。”
孙毅云沉声说道,脸色很不好看了。
王程笑了笑:“孙老先生所说的祸从口出,是什么祸?我不知道我将来会有什么祸事,但是你可能会在今日埋下祸根。”
“现在你和我比试一场,不管谁输谁赢,你我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如果你拒绝,那昨夜你污蔑我之事和今日你故意挑战李老之事,我都铭记于心,有生之年,我定会加倍奉还。”
说出这番话,王程面带微笑,很是从容,眼神甚至都很平静,没有丝毫的仇恨之类的情绪,好像在陈述一个事实。
看的唐乐乐和宋元明都是心中一寒,这样冷静的人,最是可怕,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秒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孙毅云更是心中突突直跳,有一股危机感,不敢和王程平静的眼神对视,看向药铺的药柜,沉声道:“好,既然你要自取其辱,那我就成全你,小子,输了,别说我倚老卖老欺负你。”
孙毅云意思是说,你还年轻,还嫩了点,但是,气势上,他弱了,因为他答应了王程的挑战,就是心中有些怕了。
“那孙老你输了也别说我年轻人欺负你老人家。”
王程也是毫不示弱地回应,我年轻就是本钱,我自豪任性,你老了,你不行了。
中医之间的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冯习和急忙去检查药柜的药材是不是都足够,两个药铺伙计拿上笔墨纸砚,给王程和孙毅云写药方,宋元明和唐乐乐,还有李老和王媛媛,都走过来目不转睛地看着两人下笔。
I1153